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三十三章你答应我的,好好照顾她呦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604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窗外的阳光洋洋洒洒的散落在医务室的窗前,仿佛万物都被阳光浸染了一层调皮的活力。

  杨旭坐在医护床上,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前的女医生,女医生拿着听诊器的手温柔白皙,正从杨旭结实的胸膛缓缓停顿或划过。

  她歪着头,两边的长发如瀑布般斜下,午后的阳光轻轻地照耀在她身上,披上了一层明媚的气息,仿佛听到了杨旭有些凌乱的心跳声,有那么几个瞬间,杨旭看到了她在偷偷的笑。

  她听见了什么,是自己的心声吗,杨旭这样想着,有些失神。

  女医生放下了听诊器,在记录本上写着什么,娟秀的小楷记录着杨旭一天天走向健康的日记。

  “恢复的不错,在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女医生抬起头,轻轻地微笑,午后的清风从窗外轻轻吹来,调皮的扬起她脸庞的秀发。

  那一瞬间,杨旭的心充满了感动,杨旭失神的站了起来,整理自己的衣装。

  “别动”

  她轻轻地把他拉到窗下,彼此四目相对,女医生清澈的目光在阳光下闪烁着动人的美好,她嫣然一笑,整理着杨旭的军装,像一个贤惠的妻子,轻轻地系好丈夫的领带。

  杨旭看着她,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他都悉数铭记,他和她就像一对亲密的舞伴一样没有距离。

  动人的微笑,郁郁的体香,耳边的碎发,就是那个瞬间,杨旭真的确定自己爱上了她。

  “嗯,好了”

  她看着面前完美的男人,开心的笑着,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

  忽然,杨旭抓住了她的手,女医生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陈琳”

  杨旭的声音带着一丝冲动和维诺。

  陈琳的眼睛眨呀眨,仿佛在等待他将要说出的话。

  “嫁给我好吗?”

  他终于说出了这句话,陈琳的心底惊愕了一下,想不到杨旭真的说出了这句话,陈琳低下头,苦涩的笑了一下,想挣开杨旭的手,却被他握的更紧。

  陈琳抬起头刚想说什么,杨旭的吻毫无征兆的吻了过来。

  彼此相拥在一起,十指紧扣,深情款款,仿佛是即将离别远行的恋人,吻得依依不舍。

  有人说亲吻是灵魂之间的交融,可以超越生死,穿越时空,陈琳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她知道,这一刻她真的拥有了杨旭。

  窗外的阳光和清风像是婴儿的小手,调皮的从他们身边带过,留下麻酥酥触摸,享受彼此带来的温暖。

  “杨旭,你又调皮了”,陈琳躲在杨旭的怀中,浅浅的微笑,仿佛不想让杨旭看到她的悲伤。

  “嫁给我,让我照顾你一辈子”,杨旭的声音带着军人独有的坚定。

  陈琳笑了,从第一次遇见杨旭到开始,似乎都是他在照顾这个大男孩。而今天杨旭竟然说出了这样好笑的话。

  她轻轻地离开了杨旭的怀抱,摇了摇头:“忘了我吧”,陈琳的声音很轻,却带着坚定。

  杨旭不解的看着她:“陈琳,你怎么了?”

  “忘记我吧,不忘记我的话,你怎么开始重新生活呢?”,陈琳的脸上布满了无奈。

  “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可以忘记你呢,我能说出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感觉,你怎么能让我忘记你”。

  “你该出院了”,陈琳转过头,脸色黯然,仿佛像装成狠心决绝的样子,却终究不忍,于是转过头,不在面对他。

  “不,我不走”,杨旭看着她,声音带着倔强。

  陈琳看着他,目光清澈的如同山涧的清泉:“我妹妹陈怡还在外面等着你呢?你怎么还不回去找她呢?她一直在等你呀”。

  陈琳的声音带着期待,却不是杨旭期待的,杨旭愣了一下,忽然觉得陈琳有些陌生,仿佛不再是他的恋人,而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朋友,因为杨旭根本看不出陈琳这句话中的喜怒哀乐。

  “陈琳,你怎么了?”,杨旭非常惊讶,抓着陈怡的双肩:“我向你求婚,怎么扯到你妹妹了?”

  “因为你答应过我要照顾好她呀”,陈琳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天真烂漫和不容置疑。

  杨旭更加糊涂了:“我当然会照顾她,可是你呢,你这个当姐姐的怎么忽然说这种话,照顾她不是也有你一份责任吗?”

  陈琳无奈的摇了摇头,目光更淡:“我已经照顾不了她了”

  杨旭疑惑的看着她:“陈琳,你到底怎么了,今天你说的话为什么这么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照顾不了陈怡了?”

  陈琳推开了身前的杨旭,刻意和他保持距离,很认真的看着他:“你忘了吗,我已经死了呀!”

  顷刻间,天空破碎,大地沦陷,阳光、清风、宁静的医院,一切他能看见的东西都在空气中分崩离析,陈琳的身影越来越远,在他眼前缓慢的灰飞烟灭,仿佛从天堂瞬间跌入地狱,杨旭惊恐的看着这个被碾碎成尘的世界……

  “陈琳……陈琳……”

  刺耳的手榴弹爆炸声响起,陈琳较弱的身体伴随着爆炸的劲风而被震飞,血肉横飞,支离破碎,陈琳的坟茔在面前越来越清晰,那些他永远都不愿想起的记忆发疯一样涌进脑海……

  ……那一年在医院里,陈琳抱着他哭了:“杨旭,答应我好吗,不要再让你的枪口沾染鲜血了”,陈琳哀伤的抽泣,为自己没能救回那个罪犯的生命而愧疚的哭泣……

  ……同样是哪一年,陈琳对他真的失望了:“杨旭,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他还是个孩子,他才19岁呀,你怎么可以怎么做”,陈琳的哭声悲痛欲绝,仿佛那个死去的少年犯是他的亲人一样,一瞬间,她发现杨旭让她陌生了很多……

  ……杨旭的瞄准镜十字线里看到了陈琳迎过来的目光,带着一丝哀愁和祈求,杨旭明白了陈琳的心声,也就放过了杀死那个该死的人……

  噩梦是一个人永远无法忘记的记忆,它会在人的潜意识中千遍万遍的回响,让人铭记,让人沉寂。

  杨旭睁开双眼的瞬间,那梦中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他想起来了,陈琳已经去世了很久,而自己也失去了她很久。

  脉搏器里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弹动,杨旭听到一尘不变的心跳规律,和死了没什么区别,看见医生在周边忙碌,他想抬起手却发现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你醒了”,刚替他换完输液袋的护士兴奋的叫了一声。

  “这是哪里?”,杨旭的声音没有一丝力气。

  “陆军第211部队医院呀”,护士的声音充满了热情。

  杨旭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受了重伤,你忘了吗?”

  杨旭的思路这才清晰起来,仿佛想起了什么,他紧张的问:“于磊他……”

  “你放心吧,于磊已经死了”,护士说:“警察赶到那里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他的生命力还挺顽强的,打碎了心脏之后竟然还能走出20多米”

  杨旭苦笑了一下,看不出他的表情究竟是欣慰还是别的什么,他看着头顶的输液袋,又抬起了左手,那些白色的管子像是一条条蛆虫一样依附在身体上,让杨旭忽然有种撕下它们的冲动,他无力的手吃力的握了握,针管在弯曲的血管中挣扎了一下,杨旭感到一丝刺痛,鲜红的血液像是逆流而上的泉眼,手背上的细细软管里变成红色。

  “别乱动呀,会滚针的”,护士赶紧抓过杨旭的手,轻轻地舒缓放在床边。

  是真的,不是梦,我还知道痛,杨旭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看不出是心酸还是苦楚,无论是什么,都不是庆幸自己劫后余生,如果可能,他多希望刚才的梦能永远继续下去。

  “我睡了多久?”,杨旭问。

  “都快三个月了,你的枪伤都愈合了,本来早就可以出院了,谁知道你睡到现在,你女朋友天天等你醒过来,天天守在床边,你可不能辜负人家哟”

  “我女朋友?”,杨旭看着护士。

  “是呀,刚才出去给你取病例单去了,现在应该回来了,你等着,我去叫她”,护士检查完后,轻快地跑了出去,看来他的那个“女朋友”在这里很受欢迎嘛,杨旭摇了摇头,安静的躺在那里,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病房的门被用力的推开,杨旭看见陈怡激动地站在门口,眼睛通红,像是刚刚哭过一样。

  杨旭坐了起来看着她:“陈怡”

  那一声呼唤不知带过多少哀愁,陈怡跑了过来,抱住杨旭,在他怀中呜咽哭泣:“杨旭,你怎么才醒过来呀,都三个月了,医生说你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我都快吓死了”

  杨旭搂着哭泣的陈怡,轻声的说:“不要哭,我没事的”

  杨旭抚摸着陈怡的后背,安慰着这个哭泣的女孩,他依稀的感觉到陈怡的瘦弱嶙峋,她怎么瘦成这个样子。

  陈怡刚刚进来的时候他都有些不敢相认,那憔悴的脸,单薄的几乎没有任何颜色的嘴唇,要是在以前,杨旭怎么也不敢相信那是陈怡,这三个月,她真的受苦了。

  陈怡像个撒娇的小孩一样,躲在杨旭怀中哭个不停,无论杨旭怎么安慰她都哭个不停,哎,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女孩,杨旭这样想着,带着怜惜,情不自禁的抱紧了那有些弱不禁风的身体,生怕她在受到一点伤害。

  ……你答应过我的,好好照顾她呦……

  熟悉的声音猝不及防的闯进入脑海,杨旭一惊,轻轻的看着四周,仿佛那双充满祝福的真诚目光无处不在,杨旭的心忽然刺痛起来,他忽然觉得,这三个月来,虽然他们阴阳两相隔,却是她们姐妹一直在照顾他一样。

  “喂,杨旭”,病房的门被硬生生的撞开,身穿迷彩服的男人激动地闯了进来。

  男人刚想叫骂两声,却看到杨旭和陈怡相拥在一起,杨旭和陈怡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样忽然分开,搞得这个不速之客都有点尴尬。

  憨厚的士兵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陈怡呀,呵呵,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在药剂师哪里呢”

  陈怡没有说话,脸红扑扑的。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他的话明显不经过大脑,这种问题谁会回答他呀,弄得杨旭和陈怡都有点尴尬。

  “邹林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杨旭赶紧岔开话题,谁知道这个鲁莽的战友待会儿还会问出什么问题。

  邹林帅说:“早就回来了,只是没想到你躺在这里了”,邹林帅坐在床边看着他:“一开始我还在纳闷呢,什么样的对手能把你搞成这个样子,等我看完于磊的资料才知道,你能活下来真是走运”

  “我能打过他”,杨旭很不喜欢邹林帅这句话,虽然杨旭性格低调,但归根结底也是要强的军人,哪有军人不好胜的道理。

  “按正常逻辑来讲,你俩都该挂了”,邹林帅一副就事论事的姿态。

  他真让杨旭不舒服了:“你小子到底是来看我的还是损我的?”

  “当然是看你的,哈哈,看你醒过来心里也舒服多了”,杨旭无奈的笑了笑。

  邹林帅是他的同届兵,而且是一个新兵班出来的,在绝命突击大队里他们都是狙击手,邹林帅的狙击手等级是一号狙击手。

  但是杨旭知道,如果邹林帅的性子能在稳重一点,说不定今天绝命突击大队的零号狙击手序列里也会有他的名字。

  “刚才我看见宣中队了,听说你醒了可把他乐坏了,他去媳妇那里请假了,一会儿就过来”,邹林帅说。

  “宣中队?”杨旭愣了一下:“中队长也在医院?”

  “那当然,他儿子在哪里他就在那里呀”,邹林帅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什么?他儿子都出生了,不是才五个月吗?”杨旭惊讶了半天。

  “那是半年前,你睡了半年了,满月酒都喝完了,可惜你没赶上”,邹林帅没注意到杨旭脸上的变化,继续说着:“他说了,等你醒了就在办一次,你这个干爹不喝怎么行”。

  杨旭这时候才想起来,刚才护士告诉他自己昏睡了半年了,想不到半年里发生了这么多变化。

  “这半年可真漫长”,杨旭有些感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