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五十章相互牵制的阴谋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215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丰臣秀吉戏谑的冷笑,解下了自己的领带,握在手里,前田麻里绘知道,对付这个样的人必须要快速解决,她跟他耗不起,于是快步上前,匕首对着他连番攻击,丰臣秀吉来回闪躲周身的刀光,最后抓住前田麻里绘挥过来的匕首,猛地打落,一记鞭腿踢开了前田麻里绘,随后快步上前,领带勒住了前田麻里绘脖子,绕到她身后,狠狠的用力勒,

  前田麻里绘被完全制住,没有丝毫反击的余地,丰臣秀吉凑近她的耳边:“前田情报官,真的非常抱歉,但这是部长的命令,你知道没人可以违抗他的命令,当然,部长也不想下这样的命令,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一味追求自保,最后让大家都无路可走,你太不小心了”

  前田麻里绘的双手狠狠的抓着丰臣秀吉的勒住自己脖子的手,她的脸因为窒息已经变成了酱色,她它垂死挣扎的抓着他的手,很不甘心的样子,仿佛在拼命的争取最后一次喘息的机会。

  那些情报人员没有一个人敢过来阻止,都纷纷低下头,默认了面前的谋杀。

  丰臣秀吉的力度没有丝毫减少,狠狠地勒住她的脖子,隐约的听见了一丝肌肉组织扭断的声音,前田麻里绘的双眼因为窒息而布满了血丝,目光带着惊恐和怨恨,最终放开了无力的手。

  看她不再挣扎,丰臣秀吉松开了手,前田麻里绘的身体软绵绵的倒在地上,怨恨的目光带着血色,死死地盯着前面。

  “死的真够难看的”

  丰臣秀吉转过头,凌厉的目光盯着四周惊恐的人群,他慢条斯理地整理一下凌乱的衣衫,缓缓地说道:“外务省情报官前田麻里绘小姐,因为在大阪市的雇佣兵袭击事件中,作为主要负责人和指挥员,未能完成任务,在今天晚上自己的家里上吊自杀了,大家懂了吗?”

  那赤条条的颠倒是非倒是和刚才前田麻里绘的新闻发布会有着异曲同工,外务省的人似乎都已经习惯了对别人和自己人说这种谎言,那些人惊恐地面面相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丰臣秀吉眯着眼睛,冰冷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缓缓地问:“大家听懂我刚才说的话了吗?”

  那冰冷的语气中,带着绵柔的杀意。

  这一次他们听懂了,应该说是发自内心的听明白了,纷纷立正敬礼,高声地回答。

  “属下明白!”

  丰臣秀吉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从三个小时前开始,情报本部就已经成立了雇佣兵袭击事件特别调查委员会,而我,作为特别调查委员会特派人员,负责这里的一切工作,我的名字叫丰臣秀吉,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丰臣秀吉说完这句话,没有顾及大家是否听懂或者回答,转过身对着身边的两个下属说道:“前田麻里绘小姐的事情安排好,明白吗?”

  两个人恭敬地鞠躬说道:“属下明白”

  大阪市政府官邸中,藤原秀吉和三岛吉隆已经走了,硕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他安倍晋一个人,他静静地坐在桌前,他仔细的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不安的叹了一口气,权衡利弊之后,他决定,凌忠浩必须除掉!否则谁也无法估算后果,而且是必须赶在他回国之前除掉他,一旦他返回国内,事情就有可能真的瞒不住了。

  和田市投资的千盛集团也好,海上油气田也罢,现在对他而言,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就算这些项目上存在的巨大利益漏洞无法天不又能怎么样,关键是这些资金的流向并没有进入他的口袋,而是进入了另一个项目,而这个项目是见不得光的。

  一旦这个项目被曝光的话,日本有可能面临一场政治地震,他的哥哥安倍晋三极有可能会被迫下台,这是足以牵涉整个国家命脉的时刻,为了他们安保家族的政治生涯,他绝对不能再失败了,这件事情他必须要控制住。

  安倍晋深吸了一口气,思索了很久,从办公桌下面的保险柜里拿出了一部黑色的电话。他定了定神,拨通了一个神秘的号码。

  无线电的信号在立体空间中错综纵横,最终安倍晋的信号。落在了大洋彼岸的另一端一个神秘的小岛上,丁引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卫星电视中关于日本大阪被雇佣兵袭击的新闻,丁引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是冷权干的,这件事情已经闹出了很大的风波了吧,看来高层董事局哪里也快坐不住,如果在他们发怒之前,李鹏还没有解决那些人,那可就真的麻烦了吧。

  电视的画面转到了外务省的新闻发布会现场,那个叫做前田麻里绘的年轻女人侃侃而谈的把所有责任都推诿给了中国,之后被忽然出现的神秘男子反驳的哑口无言,新闻发布会更像是日本政府无能的一个闹剧,而且是演砸了的闹剧。

  看着日本的变化,丁引真的有种不祥的预感,李鹏应该已经到达大阪了吧,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冷权没有死,安倍晋也没有死,这到底是为什么?

  身旁的电话忽然响起,打断了丁引的思绪,丁引低头看了看,来电显示上竟然是安倍晋的号码,丁摇了摇头,仿佛在嘲弄安倍晋的无能和幼稚,他拿起手机,优雅的扔在我身旁高脚杯里,电话在鲜红的液体中浸泡,不也不会响起那让人烦恼的声音。

  丁引的笑容带着神秘和晦暗,安倍晋呀,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要挟我们,你应该知道,对于北方战略资源公司而言,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我们,也包括你,你这么做的下场换来的是更加让你始料未及的灾难,这个灾难不仅仅只有你的生命,还有你的哥哥安倍首相,以及你们整个安倍家族的政治生涯的断裂!

  你呀,太小看我们北方战略资源公司了。

  丁引缓缓的从桌子上拿起刚刚送过来的文件,文件的右上角印着情报部门定密级的公章,那是秘密的文件,但对于安倍晋而言,这应该是绝密的文件吧,那是公司的情报部门刚刚调查出的,这些文件里记录了一些极其重要的东西,安倍晋那一伙人不仅仅只是偷拿了中国人的钱那么简单,在这场巨大的金融腐败案之后,竟然是他们当初一个极其愚蠢的决定,正是这个决定,足以动摇他们安保家族在整个日本的政治地位。

  丁引冷笑着,日本人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们的首相竟然会帮助自己的弟弟腐败,他把这份文件放进了抽屉里,他知道,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凭这些文件,完全牵制大阪市和安倍晋本人,甚至连同他的哥哥,到那个时候,这就不仅仅是他可不可以威胁他们问题,而是他要凭借这些东西,争取控制整个日本的愿望。

  电话那头的安倍晋怎么也无法打通丁引的电话,安倍晋极其愤怒的拍着桌子叫骂,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敢不接他的电话,他想死是不是?他还以为他会和他客客气气的商量事情吗,看来这个家伙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他一下才行,难怪也是中国人,不好好收拾他们,他们永远也不会懂得什么是听话。

  安倍晋气愤的整理了一下办公桌里面的资料,似乎想到了为难丁引的办法,正当他想要叫秘书进来,准备实施的时候。忽然那部专门联系丁引的黑色手机响了一下,那是一条短信过来的提示音,安倍晋拿起手机一看,是丁发过来的一张图片,安倍晋没有多想,打开了那个彩信,手机屏幕上出现的竟然是丁引刚刚收到抽屉里的秘密文件,上面的一排统计数据清晰的展现在安倍晋的眼前。

  顷刻之间,安倍晋的头嗡的响了一声,紧接着,他颤抖的手竟然不小心把手机掉在了地上。安倍晋喘着粗气,整个人都瘫软在办公椅上,吓得几乎没有任何力气,他的心脏狂跳不止,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

  该死的,那个丁引,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安倍晋因为恐惧,的整个头皮都麻木起来,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件事情怎么会被那些该死的雇佣兵知道了,难怪这些人在大阪敢制造这么大的准军事兄弟,而且再动手的时候有恃无恐,他们还故意放过凌忠浩。

  安倍晋这下彻底明白了,从一开始,他就犯了一个严重错误,他不应该去挑战这些雇佣兵,更不该去威胁他们,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这么快就抓住了他最大的弱点,现在已经不是他还能不能控制丁引和那些雇佣兵的问题。而是他们会如何对付他和他的哥哥的问题了。

  他赶紧给丁引追了一个电话,但得到的永远是信号不在服务区的忙音,安倍晋把手机放回了保险柜里面,锁了起来,像是丢了魂儿一样忐忑起来,心里七上八下的。

  现在的他只能用追悔莫及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悔恨他当初不应该做的那件事,可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一步错步步错,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一个错误掩盖另外一个错误了。

  安倍晋紧张的喝了一口早就凉透了的浓茶,放缓了自己的神经,深吸了一口气,又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另外一个神秘的号码。

  “是矢岛先生吗?先生你好,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我们虽然没有正面接触,到那时我绝对知道您的存在,您是山口组第一杀手,我怎么能不知道您的大名,我这次找您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的,我有求于你,是你的老本行,请帮我杀掉一个人,无论如何也必须要这个人死,我只能说这个人已经把这个我们*到了悬崖的边缘,所以他必须要除掉!”

  安倍晋的话语间带着绝对的杀意,他已经孤注一掷了。

  大阪市的上空,星光不在璀璨,浓密的铅云覆盖在大阪的上空,犹如一场改天换地的危机一样,滚滚乌云在天空翻飞,那是死神的微笑,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猎杀,即将在这个满是黑暗的城市中,绚丽的扬起他的笑脸。

  大阪市区的郊外,一栋残破的厂房中心的烂尾楼里,成了冷权雇佣兵秘密聚集基地里,烂尾楼里传来一阵嬉闹声,那是那些死里逃生的雇佣兵们在洗澡的声音。

  吕超穿着大裤衩,擦着身上的水,从临时搭建的浴室走了出来:“大阪的下水道真他妈的埋汰,到现在身上还有一股骚味儿呢”

  坐在旁边吃着薯条的佩恩白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说你身上还有那股臭味儿呢,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洗干净过”

  “*,好像你多干净似的”,吕不满的盯着佩恩。

  佩恩一边笑一边舒适的靠在木头箱子做成的沙发上,回头盯着旁边喝闷酒了李鹏:“我是神父,我说你也真够逊的,竟然被那个病人宣立军给牵制住了,我可是一直以为你是在狙击手中最牛*的一个,哈哈,今天你也竟然在阴沟里翻船了,不对不对,是下水道里翻船了,哈哈哈”

  李鹏杀人般的目光瞄向了欠揍的佩恩:“你想死了是不是?”

  这不明白冷权的手下为什么都是这种低智商的东西。

  “喂,杀我之前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今天可是我救你啊!”

  李鹏迷着眼睛看着他:“好吧,看在这一点上,我明天再杀你”

  李鹏郁闷的喝了一口酒,笑了笑:“你说的没错啊,今天我的确是下水道里翻船了,但是说句实话,我没觉得什么不光彩的,毕竟,那个家伙竟然培养出冷权这样的狙击手!”

  你们几个回过头,看着呆滞地坐在窗户前的冷权,李鹏他们奇怪的看着他,这个家伙似乎一直都是这幅德行,从认识他那天起,他就习惯的坐在窗台前,看着外面发呆,像是个孤僻症患者一样,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有好几次李鹏甚至以为他要跳下去自杀呢。

  李鹏收了句实话:“说句实话,冷权和我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只不过和我比龙泉多了一些经验,也比他多了一些细心而已,我从内心里是非常佩服那个叫宣立军的这家伙的,能培养出这么可怕的人,我倒是非常尊重他。其实我的真不明白,冷权为什么会被他们的军队开除,而且是宣立军亲自提出的开出意见,以前总是听说冷权那个家伙有多麽痛恨宣立军和中国军队,我也一度的以为这个宣立军是个混账,但是我今天见到宣立军的时候,明显感觉他不是这样的人”

  佩恩嚼着汉堡,看着他,含糊地问:“这话怎么说?他是什么样的人?”

  李鹏不屑的看了一眼:“你是饿死鬼托生的吗,从我今天看见你开始你就一直在吃东西,还有,能不能不要一边说话一边吃东西。你嘴里碎渣都快喷到我身上了,赶紧离我远点!”

  佩恩很不乐意的后退了一下。

  “他就是这个德行,上辈子是饿死的,这辈子要把上辈子的吃回来”吕超嘲弄的看着他:“幸亏她跟了我们这个最能赚钱的小队,要不然公司都会被他吃黄了”

  “*”,佩恩把手里的易拉罐扔了过去。

  李鹏淡淡的说:“那个时候,宣立军明明已经身负重伤了,而且赶上了他的旧伤发作,可是在那种情况下,他不顾一切的抱住我,只为了保护他的战士,他是在用自己全部的生命去保护自己的兄弟呀,我很难想像这样的人会想冷权想的那样”

  一旁的吕超也点了点头,走了过来坐在旁边:“说句实话,这些年来队长一直想除掉宣立军还有那个杨旭,我们也知道队长非常痛恨他们,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宣立军和绝命大队的坏话,我们甚至从来不知道他和绝命大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像今天看到的,恐怕我也不认为那个宣立军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混蛋,毕竟我还和他的兵接触过,那个杨旭,还有邹林帅那个让我火大的家伙,那个邹林帅就是个笨蛋,冲动的三炮,虽然我很不喜欢他,但是我比较服气他们的中队长,能培养出这样的战士”

  佩恩白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别人是冲动的三炮”

  吕超一听,刚要骂回去,忽然窗户那头传来了冷权冰冷的声音:“你们说够了没有?”

  龙泉冷冷的声音让佩恩和吕超赶紧识趣的闭上嘴,从他的声音里他们都知道,队长生气了。

  李鹏没有心情管这些事,摇了摇头,继续喝他的酒。

  那些嬉闹和喝酒的雇佣兵都不敢说话了,大家都听得出来,冷权队长是真的生气了。虽然没人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但肯定不是因为今天的战斗,说句实话,他们也并没有感觉到今天的行动有什么不好的,虽然中途杀出了杨旭那三个特种兵,虽然东京快反部队莫名其妙的参与,德里克忽然叛变,尽管出现了这么多的状况,但是战斗还是打得非常精彩。

  今天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出队长冷权,他们甚至已经作好了全部牺牲的准备,去了四十多人,竟然还有一半活着回来,这已经超出他们的预料,当然,如果没有之前他们精细准备和冷权队长在现场的英明指挥,伤亡的数量绝对比现在多,或者他们都不能活着回来。

  所以说,无论冷权的脾气有多古怪,都毫无疑问这是这支小队灵魂人物,是无法取代的队长。

  佩恩看着忽然安静下来的烂尾楼,感觉大家都一些尴尬起来,甚至说话都不敢大声了,佩恩打开了卫星电视,似乎是为了缓和一下现在的气氛,他一边用遥控器选台,一边还说:“听说日本人的色情文化非常繁荣,怎么电视台里没有一个是成人AV频道,来一个让大家乐呵乐呵呀”

  正在喝酒的李鹏当即喷了出来,极其不屑的白了他一眼。

  吕超也极其鄙视的瞪了他一眼:“你刚才不是弄到一个娘们儿吗?还看什么成人频道,怎么,有些技术还要现学现卖呀”

  “总不能让我一个人玩吧,你们闲在干什么?”佩恩看着他们。

  刹那间,整个屋子的雇佣兵都憋不住笑了出来。

  “*,你什么意思?”吕超瞪大眼睛:“你的意思是一个人在屋里玩儿真人,让我们在这里看着你玩,或者让我们看着电视玩是不是,你想死呀”

  吕超幼稚的话更是引起了周围雇佣兵的哄堂大笑。

  佩恩摇了摇头:“玩个屁呀,你也不是不知道队长的性格,我还玩什么玩,早就关在地下室当人质了”

  佩恩电视停顿在了一个选台上,竟然是前田麻里绘搞得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佩恩当即惊呼了一声:“天,这不是前田麻里绘吗,我*,这个女人怎么也上电视了,太让我意外了”

  吕超很不屑地瞅了他一眼:“那么激动干嘛,你的老相好,还是说在你硬盘里出现过”

  佩恩悻悻的说:“我倒是希望她能在我硬盘里出现,最起码她就不会是情报本部的人了,这个女人可是我这辈子最难缠的对手”

  “那只能说明你笨”,吕超拍了一下他的头:“这次队长出手了,她不是败的很惨”

  “这个女的在说什么呢?”李鹏皱着眉,盯电视半天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喂,谁能给我翻译一下,我听不懂日文”

  “那只能说明你日本大片看得太少了,苍老师是谁你都不知道吧”,边听着她笑。

  李鹏的酒壶漂亮的飞到了佩恩的脸上。

  “苍老师退休了,现在是波多老师吧”,煞有介事的笑着。

  “你们这些混蛋谁能给我翻译一下”,李鹏有点无奈了:“可看我求你们一次是不是?”

  吕超倒是看新闻看的很激动,看到最后,忽然愤怒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吓了旁边的雇佣兵差点拿起枪来,还以为有敌人入侵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