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一十六章我们的信仰,容不得你亵渎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27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杨旭和陈怡在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卫的围绕下,缓缓的向警察署大楼走进去,那些警卫端着卡宾枪瞄着他们两个,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他们了解这些亡命徒,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投降,万一是抱着自杀性袭击的目的该怎么办,虽然已经检查过他们的身体,但是警卫还是不放心,夸张的警卫一路持枪警惕的护送,哪怕他们有一丝毫非分的动作都会被他们枪杀,而杨旭和陈怡相互手牵着手,没有一丝害怕的意思。

  大岛夏子和林尚正站在大楼门前,看着他们和夸张的警卫,大岛夏子忽然苦笑了一下:“你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呀”,杨旭笑了笑,没有说话,大岛夏子看着警卫组长:“把枪放下吧”,警卫组长为难的说:“署长,他是最高通缉犯”,大岛夏子说:“我知道,但是半个小时前就已经解除了他的通缉令,他现在是中国的守法公民,我们日本的外宾”,警卫组长将信将疑的放下了枪,“带着你的人回去吧,你们辛苦了”“是”,警卫组长敬了个礼,带着他的人走了,林尚正看着陈怡:“陈怡,这几天你辛苦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做个身体检查,一切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杨旭这里你放心,什么事情都没有”,陈怡欲言又止,紧紧地拉着杨旭的手不松开,林尚正笑了:“怎么,连我都信不着了”“不是,处长,我……”,陈怡咬了咬嘴唇,不是她不放心,而是她真的不敢在让杨旭一个人离开了。

  杨旭安慰着陈怡,抚摸着她的头发:“放心,我没事的”,杨旭跟随着林尚正和大岛夏子走了进去,大岛夏子没有将他带到审讯室,而是直接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杨旭也没客气,直接坐在那里,大岛夏子似乎也没打算询问什么,坐在办公桌上继续批阅着文件:“零点行动?”,大岛夏子和林尚正笑了出来:“你还真把自己推到了零点,你不害怕吗”,大岛夏子看着他,“怕,怎么不怕”,杨旭心有余悸的说:“我这是在拿凌书记、陈怡和邹林帅的生命做了一次大赌注,如果整个过程冷权发现了一点不对,那么后果肯定是不堪设想的”“但你还是这么做了”,林尚正看着他:“说实话,凌书记告诉我整个计划的时候,我真感觉不可思议,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凌书记竟然同意你这个危险的计划”。杨旭似乎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在忠诚和个人情感面前,我选择的任何一步都将成为我人生最艰难的选择……我忽然觉得我对不起陈怡”,林尚正点了点头:“但你也应该知道,陈怡他不会怪你,你是对的”。

  那天,杨旭携枪闯进凌书记住处,企图刺杀凌书记时,他并非因为犹豫而没有开枪,而是对凌书记说出了这个计划,先以假刺杀计划救出陈怡,之后逐步消灭冷权。本来那天邹林帅已经事先进入了凌书记办公室,他保护凌书记,同时也希望能阻止杨旭,当他说出这个计划的时候,邹林帅想都没想就加入了杨旭的计划当中,凌书记正是看到了邹林帅和杨旭之间同生共死的感情,所以认定了杨旭的为人,于是顶着各方面的压力,配合杨旭的计划,但不得不说这个计划十分危险,明摆着是把陈怡、杨旭和凌书记至于死地,可是不这么做,谁又能从冷权哪里救出人呢,经过深思熟虑,凌书记同意了这个计划,为了计划成功的系数,他和邹林帅认真的布置每一个环节的刺杀,从计划刺杀行动、实地勘察、武器甄选、相关战术参数的计算运用,可以说他们完全是抱着真正刺杀凌书记而布置的,只不过在最后刺杀的时候开了小差。

  在天水庄园刺杀过程中,他知道冷权信不过杨旭,所以他特意让冷权自己挑选出两个观察员,为了让冷权深信不疑,在研究弹道轨迹的时候他甚至到了忘我的程度,整日整夜的研究远程狙击的弹道原理,冷权相信了,他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因为他看到杨旭的努力和真正刺杀凌书记毫无二致,有些细节就连冷权都没有想到,而杨旭却都计算出来了。他的计划是在远程狙击凌书记的时候放空包弹,凌书记会在预定的时间内倒地,他的眼镜经过特殊的改装,会煞有介事的喷射出血雾,因为他知道冷权天性多疑,所以最后决定狙击凌忠浩的眼睛,如果不打头部的话他不会相信凌书记真的死了,他也相信那场在大阪市民面前导演的血腥刺杀一定会骗过在场的雇佣兵特务。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凌书记的身体原因竟然没有出现,这打乱了杨旭所有的计划,眼看营救陈怡的计划失败,杨旭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冷权哪里大发脾气,想不到的是竟然让冷权更加相信杨旭真的会为了营救陈怡而什么都敢干,再后来的计划中,他突发奇想的制造了弧线子弹,把弹道学和物理学发挥到极致,想法虽然大胆,但是从弹道路线到如何打破防弹玻璃,计划的内容虽然疯狂,但却有很大的可行性空间,于是他实施了,而且成功了,但是子弹并没有打入凌书记的肉体里,而是镶嵌在了他的防弹背心里。

  一切按照原计划开始,紧张的救护和消息封锁,被激怒的大阪政府发布通缉令,不惜一切代价通缉杨旭和雇佣兵组织,一切都和真的一样,应该说就是真的,因为这件事除了凌书记本人和后来才知道的林尚正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知道,日本方面更不知道这其中会有这样天大的阴谋,计划成功了,这个蹩脚却最真实的“零点行动”竟然欺骗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手!

  林尚正放下了手中的笔,看着他:“论实力,你可能真的不及冷权,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当年你能成为零号狙击手,而真正具备零号狙击手资格的冷权却被你们清出了队伍,现在明白了,这就是原因,你在战斗中的逆向思维和后天努力的积累,当然,最重要的是你的忠诚,你才是当之无愧的零号狙击手!”,林尚正看着他:“说实话,我忽然想把你从绝命突击大队挖过来”,杨旭笑了:“你请不起我的,你知道大队付出了多少心血才培养出一个零号狙击手吗”,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三个人都笑了,从杨旭和林尚正第一次认识时候的不理解和矛盾到现在的信任,似乎没有多长时间的光景,却都是生死攸关的战斗,他们之间的信任,应该说是在战斗中建立的。

  “按照计划,我们的人已经去了你提供的坐标位置,遗憾的是人去楼空,他们逃走的很仓皇,有些东西都没有带走”“他们听到新闻之后就应该火速撤离了,这是明智的选择!”,杨旭点了点头,“至于邹林帅哪里,他消灭了你们的追兵,25人的武装集团,除了雇佣兵副队长吕超逃亡之外,所有人尽数被歼灭”,杨旭没有说话,他已经知道了,而且邹林帅出手,没有什么是他不放心的。

  大岛夏子叹了口气:“冷权、吕超还有那个朝鲜人韩志恩没有发现”,杨旭深吸了口气:“冷权是个疯子,只要他没有抓到,谁也阻止不了他的疯狂”“那么你的中队长呢,总能阻止他吧”,林尚正抬眼看了他一眼睛:“消息已经传到了北京,如果凌书记现在回去有向恐怖势力妥协之嫌,所以北京方面决定再次派遣一支特种部队小组来执行安保任务,就是我们之前提到的应急特殊部队,还有你的中队长宣立军!”,杨旭一愣,刚想说什么,林尚正抢过话来:“是他主动过来的,你们的大队长呕不过他,他非常担心你们的安全,因为他听说你们是在和冷权作战”,杨旭安静下来,如果可能,他真的永远都不想让宣中队知道冷权这个人的任何消息,这对于他们三个人都有好处,因为这其中的关系很复杂,复杂到不知从何说起。

  杨旭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个决定,又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试探性的问林尚正:“王彬哪里……还好吧”,林尚正和大岛夏子对望了一眼,又看了他一眼:“你指的是哪一方面?”,杨旭想了想,没有说话,林尚正笑了一下:“你可能是第一个怀疑他的人吧”,杨旭依然没有说话,林尚正说:“这段时间无论是我们还是大岛夏子署长这里都没有动他,一直在给他机会,我想你应该见一见他了,我给他的时间够多了”,杨旭依然没有说话,他知道,作为安全局的处长,林尚正的确已经给了他很大的面子了,而且还能成功劝说大岛夏子,他在这方面已经尽了全力,他还能说什么。

  “我相信这件事他不是有意的,他一定是被*的”,杨旭幽幽的说,林尚正看着他,忽然感觉杨旭有的时候幼稚的可爱:“希望你一厢情愿的想法是真的,但是我不会给他太多的时间了,我毕业就干这一行,这么多年了,我见过悲惨的,他绝对不是最悲惨的,但他绝对是我放宽政策的最后一个,我已经顶着很大的压力了,可是他还是一点行动都没有”

  杨旭看着他:“我去找他,让他自首”,杨旭的目光像是在祈求一个机会,好像那个要自首的人是他而不是王彬一样,大岛夏子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林尚正,林尚正看了看手表:“那就让他快点,我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我可不想在明天的日程里再加上一个抓捕行动”,杨旭点了点头,站起来就要走,“喔,对了”,大岛夏子忽然叫住了他:“杨旭中士,我们还有件事,你有没有记住那些雇佣兵的特征,还有潜逃的雇佣兵没抓到呢”。杨旭想了想:“我记住了每个雇佣兵的面部特征,叫你们的专家进来吧,我配合你们拼图”,大岛夏子愣了一下:“这么厉害”,杨旭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狙击手的基本技能”,林尚正笑了:“王彬哪里呢,这样吧,我宽限你一天时间”“不用了,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医院里陪他妻子,晚上我再去吧”

  王彬刚从医院回来,刚到门口时愣了一下,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他轻轻的碰了一下门把手,门竟然自己开了一个缝,王彬轻手轻脚的打开门,从门口衣橱下面拿出藏好的匕首,缓缓的走了进去,客厅亮着灯,那个沉默的男人冷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他的出现,“杨旭?”,王彬愣了一下:“原来是你,搞什么鬼”,王彬把匕首放在了桌子上:“我还以为是贼呢,你怎么把我的锁撬开了,听说你的通缉令被取消了,怎么,凌书记没事了?”,王彬一边放下东西一边看着杨旭,那有些凝重而呆滞的眼神让王彬心生惶恐,“你回来就好”,王彬把买来的东西放到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冰镇矿泉水,坐到他对面:“怎么了,半天不说话,有事呀?”

  杨旭的表情依旧凝重,或者说是犹豫,他缓缓的口袋里掏出那枚只有7.6毫米的穿甲弹,放在了桌子上,质问的目光盯着王彬闪烁不定的眼神……

  ————五年前,绝命突击大队影杀中队宿舍中……“喂,杨旭,我发现一种方法可以让子弹的膛线痕迹彻底消失!”“什么?”,杨旭放下狙击教材,王彬神秘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磨过的纯钢芯弹头,“这是什么?”,杨旭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看,王彬神秘的一笑:“仔细看看,有什么不同”“不就是7.62毫米的穿甲弹头吗,把铜膜磨掉干什么?”“再仔细看”,王彬说,杨旭又仔细的看了一遍,感觉好像比平时接触的子弹要细一点:“好像瘦了不少,残次品吧?”“什么叫残次品”,王彬不乐意了:“我废了很大劲大才打磨好的,只有7.60毫米!”————

  王彬看着桌子上的那枚子弹,抬起头盯着杨旭质问的眼睛,杨旭又从口袋里拿出警方的取证袋,里面是一些细小的金属碎片,在灯光下闪烁着异样光华……

  ————“对,就是这种方法!”,王彬看着有些疑惑的杨旭,骄傲的说:“弹径7.60,但是只要再加上一个0.02毫米的整流罩扣在子弹上面呢?”,王彬煞有介事的拿起帽子扣在自己的拳头上:“这样子弹就不会在枪管经过时留下膛线痕迹,因为膛线痕迹已经留在了这个单薄的整流罩上了,子弹在出膛或者在空气中飞行的时候整流罩就已经破碎了,如果还不破碎,那么在打中目标之后的巨大物理撞击下也会破碎,这样子弹就没有痕迹了”,杨旭看着他张牙舞爪的介绍这个子弹,不屑的白了他一眼:“无聊,先不说你这种理论是否成立,但就用途而言,这种子弹有什么用?”“刺杀任务呀”,王彬神秘的说:“万一咱们接到什么任务,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这种子弹就派上用场了”,杨旭又白了他一眼,直接点破:“你是为了后天革新器材评比上的奖金吧?”“呵呵,也算是吧,别忘了投我一票”————

  “是你干的!”杨旭盯着王彬的眼睛:“只有你会用这种方法刺杀目标,那天朝凌书记装甲车开枪的人就是你,也只有你能连续六枪打中一点,也只有你能制造这种没有膛线的子弹,你狙杀凌书记使用的狙击步枪,就是你当天使用的85式7.62毫米狙击步枪!”,杨旭看着他:“你不该在我出现的时候还用这种方法,你忘了吗,多年前,我是第一个知道你会使用这种子弹的人”,王彬苦笑了一下,似乎想起了当年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杨旭,的确是第一个知道的人,这么多年了,他这个当事人早就忘了,想不到杨旭仍然还记得。王彬摇了摇头:“百密一疏呀,我竟然忘记了这件事,五年前我的确自作聪明的告诉了你”“你忘记的不光是这些,你忘记的太多了”,杨旭的目光带着失望:“你忘记了你作为军人的荣耀和气节,也忘记了我们用鲜血捍卫的忠诚,王彬,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王彬不屑的笑了一下,看着窗外:“邹林帅在外面吧,他的狙击枪已经对准我了,怎么不开枪呢?”“回答我的问题!”,杨旭忽然厉声吼道,王彬看着他:“你想让我怎么做,看着冷权杀了我的妻子,像你一样,看着陈琳死在自己怀里,你想让我和你一样是不是?”,杨旭心一紧,看着王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王彬叹了口气,目光中充满不甘:“我们这么牺牲到最后得到了什么,在大队的五年里,我他妈出生入死,浑身是血的战斗,我们保卫了国家这么多年,可是绝命突击大队有多少复原老兵连他妈的保安的工作都找不到,我为什么这么做,我感觉不值”,王彬大吼道:“我是他们之中比较好的一个,但是我的困境你们都看见了,我付出了那么多,这个社会帮过我什么?”。

  王彬撕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胸口上狰狞的伤疤,那些深深浅浅的枪伤和弹片留下的痕迹本应该是军人最值得骄傲的资本,可是此时在王彬眼里是那样丑陋,就像当初,为了给母亲和妻子看病,他四处借钱,却到处找到白眼,他所在的特警队对他也是不理不睬,想到他曾经的浴血战斗就是为了这些人的和平安逸时,他忽然感觉自己曾经牺牲的太不值了,尤其是他最憎恨的冷权,最后竟然是唯一能给予他帮助的人,接过那些肮脏的钱款的时候,他心里充满了恨,不是恨自己不争气,而是恨这个世界,这个忘恩负义的社会,这个连倒在地上的老人都不敢扶起的社会,这个帮助倒在地上的老人之后又被蒙受不白之冤的社会,他曾经的牺牲竟然都是为了这些人,他怎能不恨,如果不是杨旭和邹林帅站在他的对立面,说不定他已经跟着冷权走了,最起码他们的世界没那么多虚伪,一切都是靠最原始的生存法则生存下去。

  “你变节就是为了这些?”,杨旭忽然感觉王彬陌生了许多。“我知道这很俗气,可是我还能为了什么”,王彬紧握着拳头:“冷权的确很可恶,可是他给过我实际的帮助,诗瑶的手术费用和我下半辈子的需要他都给了我,我帮他杀人,很公平”,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自己,他把自己和雇佣兵混为一谈还说的这么理所当然。杨旭愤怒了,但依然隐忍着:“你是个战士,是警察,你忘记了吗,而那个军队的叛徒,无耻的雇佣兵,教唆你杀害自己的同胞,你竟然听信他的话?”

  “别把自己的说的那么伟大,什么气节,忠诚,荣耀,能救诗瑶的命吗,回头看看这些年你都得到了什么?”,王彬激动的大喊:“你为祖国牺牲,你得到了什么,远的不说,就看看咱们的老教官赵二狗中队长吧,我们把他当成神仙一样顶礼膜拜,可是赵二狗教官晚年的生活你不是也看到了吗,他退休之后和儿女生活在一起,过了几年,老伴儿得了脑血栓,连他都不认识了,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没有一个愿意抚养他的,要不是后来我们执意把他拉到了干休所,他死了都没人知道,为什么儿女不要他,就因为他除了一身的伤痕,就是一无所有的糟老头,除了他的军功章,他一分钱都没有给子女留下,他小儿子结婚的彩礼钱还是他东挪西凑过来的5000元钱,他的家人讨厌他,因为这几十年来他把部队当成了家,把训练狙击手当成了事业,对战友比对自己的儿子都亲,他的家人一年能见他几回面?还记得宣中队说的吗,他妻子抱着儿子来部队找他,来队两个星期了,就陪了一天半,其他时间都在跟他的兵摸爬滚打,妻子要上街买点东西,他竟然让文书陪着她去,自己转身又回到训练场了”,王彬越说越激动:“他付出了这么多,得到了什么,晚年的时候他的家人可曾对他好过,他牺牲了这么多有什么意义,有什么用,杨旭,我有错吗,我为了我爱的人离经叛道,我有错吗,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后悔!”王彬一口气说出了这些话,摆出了一副豁出去的姿态看着窗外:“让邹林帅动手吧,干掉我,我无所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