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四十章厉害的角色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6766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不创造条件是不可能的,凌书记怎么可能安分的呆在家里”。

  杨旭对凌忠浩的性格多少有些了解,杨旭看着陈殿峰:“说实话,你这一次找我,真让我有些顾虑,要知道在你们特警队伍中可有一个一等一的狙击手,你来找我就证明他失败了,那么问题就真的严重了!”

  陈殿峰问:“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王彬?”

  “没错”,陈殿峰说:“王彬的确是我见过的除了你之外最好的狙击手,上次抓捕吕超的行动他也参加了,他自己也险些丧命,连他的观察员都死了”。

  杨旭皱了一下眉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王彬吃了苦头他不奇怪,雇佣兵能在警方严密的火力之下顺利的劫走吕超说明他们的确是雇佣兵部队精锐中的精锐,王彬的枪法虽然高超但敌人也不是吃素的,令他疑惑的是,为什么雇佣兵没有干掉王彬,而只是干掉了他的观察员,难道观察员比狙击手的威胁更大吗?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王彬是谁呀?”,林尚正问。

  “那小子”,邹林帅说:“以前和我们是一个连队的,是个一号狙击手”

  “一号狙击手,绝命突击大队的!”,林尚正愣了一下,想不到特警队伍中还绝命突击大队的狙击手。

  “对,是三年前我们在绝命突击大队特招的狙击手,当时他们的大队长还不愿意放人呢,后来我了解了一下,其实当时特警队长想要的是你这零号狙击手”

  杨旭笑了一下:“这话要是让王彬听见了,他会伤心的”

  “他有啥伤心的,小叛徒”,邹林帅冷哼了一声,带着情绪,倔强的看着车窗外。

  当初都是在军旗下发过誓的,要同生共死,谁也不抛弃谁,妈的,一听特招特警就把大家丢在脑后了,跑得比谁都快。

  “你就少说两句吧”,杨旭说:“王彬家庭困难,特警的工资和待遇比我们高很多,谁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呀!”

  “你不是就没去吗”,邹林帅赌气的说。

  杨旭一听这话张了张嘴,公安局长在这里,怎么说都不合适,也不再理他了,回头看着陈殿峰:“陈局长,先去一趟吕超住过的那个小区吧,我想先看看你们上次的行动环境”

  杨旭非常想知道,到底是什么狙击手让王彬都栽了。

  陈殿峰点了点头:“也对,先去了解了解他们的战术,对你们有好处”

  陈殿峰已经非常了解杨旭的性格,奥迪A6在公路上迅速调头,向郊区的丰源元社区开去。

  靠近郊区的丰源元社区,陈殿峰的警车开到了三号楼的楼下,那天就是在这里发生了激烈的交火,小区已经收拾干净了,完全看不出当天的惨厉战斗,但是他们要看的细节绝对不是这些。

  邹林帅刚一下车就仰头观察四周的环境,这里是同一个典型的90年代的住宅小区,棋盘一样的格局错落有致,小区的十多栋楼房的样式和高度也都是一样的,整个小区非常干净安逸,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如果不是陈殿峰和林尚正把他们拉过来,邹林帅绝对不会相信这里就是“6.19”武装冲突的现场。

  杨旭下了车,紧锁着眉头,留意着周遭的环境:“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这么仓促的组织战斗”

  特警当天到达这里之后就立刻展开了战斗,根本没有任何准备的时间。

  “因为之前得到的情报”,陈殿峰说:“境外的雇佣兵已经得到了消息,我们有人走漏了风声,上级决定立即实施抓捕方案,虽然任务布置的有些仓促,但特警的城市反恐经验比较丰富,是可以抵御一般的突发事件,但是我们低估了对手的强大,所以才失败了”。

  陈殿峰说到这里有些愧疚,当时他在现场指挥,也联想到了雇佣兵的威胁,但是他的反应和准备明显不够全面,所以才召来了今天的失败。

  杨旭点了点头,看着身边的环境,脑海里幻想着当时的情境……

  ——吕超身后的四个特警押解着吕超往囚车,砰砰,急速射击,两声轻快的枪响回荡在小区的上空,吕超周身的四个特警头部中弹,惨烈的同时倒下——

  目标身边四个警察被瞬间击毙,而且对方仅仅用了两枪,子弹是从左侧四号楼的楼顶射过来的。

  “枪手比较善于隐蔽,我们从头到尾一直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他当时在左侧的四号楼楼顶!”

  杨旭转过身看着四号楼的楼顶,邹林帅看着四号楼的楼顶,伸出手臂,用跳眼法目测了一下距离:“300米左右,是非常理想的狙击距离,两秒钟速射,击毙四个人,枪手不简单,城市测距要比野战环境容易得多,俯射仰射都没有任何问题,最多再加一个上仰俯角的衡量,报告显示那小子弹不虚发,狙击技能也很不一般”

  邹林帅继续分析着:“他应该是一个人,这样逃脱的几率也比较大”

  杨旭点了点头,看了看附近的楼房和四周;“这里有两个巷口!”

  杨旭冷不防地说了一句,邹林帅点了点头:“我看到了,绝对是高手!”

  狙击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测距和测风,城市环境中,很多常见的物体都是比较有规律可循的,比如路灯之间的距离,阳台的宽度,路面地砖的大小等等,都可以用来测距使用,一般狙击手都知道这一点,而难度较大的俯射和仰射距离,只要在原有基础上用最简单的勾股定理就能计算出距离。

  可是测风速就没那么简单了,城市中的风向是最复杂的,面前这些小区的楼房就像是一座座人工悬崖,每一个巷口都是人工峡谷,这么多的建筑和街道聚在一起,判定风速的难度可想而知,一般来讲,风在街道中会沿着中轴线走,到了路口几个方向的风汇聚在一起,那里的风向一定会非常混乱。

  雇佣兵狙击手的射程内竟然有两个十字路口一样的小巷,如果是在100米之内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300米以外的话,弹道偏移难度很难判断。

  而这个狙击手竟然运用的灵活自如,在这么复杂的射向,一秒钟速射,击毙了正在行走中的四个特警而且没有伤到吕超,这一点恐怕杨旭和邹林帅都很难办到。

  邹林帅回过头,看着后面的巷口……

  ———一辆警车被飞过来的火箭弹袭击,一个依托在警车周边射击的武警当场被炸死,一支没有穿军装的武装小队从小区的各个地点鱼贯而出,手中端着AK150和M16自动步枪呈进攻队形依次强攻射击———

  邹林帅问:“雇佣兵从这个方向冲到了这里,和武警发生正面交火,对吗?”。

  林尚正回头看了看,点了点头:“没错”。

  邹林帅又问:“从哪个方向,能不能具体点?”。

  林尚正又看了看:“两个巷口,右边的超市里面,还有你后面的巷口”

  邹林帅看了一下:“他们不是从一个地方冲出来的,而是从多个方向呈现扇形的进攻围歼趋势杀过来的”

  邹林帅注意到这个突击地点和突击的位置作用,出击后能迅速占领了有利地形,从一开始就没有给特警任何应变的机会。

  邹林帅摇了摇头:“他们可不是仓促的组织战斗的,而是一开始就已经部署在这里了”

  林尚正点了点头:“你想的和我想的一样,那些雇佣兵杀害了我们潜伏在这里的警察,做好了反伏击的准备,外围后援部队遭到他们的火力牵制,根本不能从外围突破,战术和战法的部署十分完善,可是说他们打得我们措手不及”。

  杨旭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里的街道:“前方突击小组战术突击,后面的狙击手自由猎杀和掩护,的确是特种作战的战法,属于最疯狂的准军事行动,这些人非常专业!”

  “可是这些混蛋为什么这么做?”,邹林帅奇怪的问:“知道吕超在这里为什么不早点把吕超带走,为什么一定要和警察发生这么大的武装冲突,这太不符合逻辑了,虽然我不是雇佣兵,但是这种违反国际法的行为无论在哪里都不可能容忍,这么做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这里是主权国家,亚洲的大国,不是动乱国家,这么做必然会遭到当局的疯狂剿杀,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邹林帅不明白,这么肤浅的道理谁都知道,为什么那些雇佣兵就不知道。

  “这些我们早就注意了”,林尚正说:“我们初步估计,是威慑行动”

  “威慑谁?”

  “当然是凌书记!”,林尚正说:“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向凌书记表明他们的决心,扩张他们的影响力!”。

  杨旭和邹林帅都没有再说话,很显然凌书记这次去日本绝不是谈生意那么简单,一定还有别的任务,这有可能就是他们行刺凌书记的主要原因,但是他们不能问,这不是他们可以问的。

  杨旭向四号楼走去:“我去看看那个狙击手的位置”。

  穿过两个巷口,杨旭爬上了四号楼的楼顶,他蹲在狙击手当时的位置,拿出望远镜观察,这里是一处破败的阳台,在这里使用7.62毫米的狙击步枪歼灭特警部队绝不是什么难事,杨旭趴在了狙击手当时的位置上,望远镜看着林尚正他们,从这里到林尚正那里有320米左右,狙击时要注意上仰角的衡量,计算狙击诸元可能时间要长一些,而且狙击的目标是走动的人,弹道要经过两个十字交叉的巷口,那里风速极为混乱。

  杨旭又观察了一下,第一个巷口有一户人家窗户上伸出一个晾衣架,从衣服被风吹动的幅度来看风速超过了每小时7公里,但间隔不到百米的另一个巷口又是另一种情况,从参照物来看,风速非常混乱,有可能出现了旋风,射击的难度更大。

  枪手在这里通过简易方式消除了枪声和火焰,想在这里潜伏不被发现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在人体突出的轮廓上涂上其他颜色,就算在百米内也很难分辨,再加上他攻击的时间较短,具有突然性,特警没有发现他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个狙击手的确是个高手。

  杨旭又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四周,忽然发现邹林帅爬到了右边大约距离230米的楼顶,正看着自己,杨旭掏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你在那里干嘛?”

  “我听说这里是王彬那小子的狙击地点,他就是这个地方一枪打断了吕超手里的手榴弹拉火绳,我上来看看有多大难度,从这个角度再加上当时吕超抖动的手来看,难度很大,这小子这些年的狙击功夫也长进了不少”。

  杨旭的目光忽然犀利起来:“王彬当时就在你那个位置?”

  “是呀”

  “当时那里有几个人?”

  “只有他和他的观察员,不过那个观察员被打死了”

  “王彬受伤了吗?”

  “你不知道吗?他没事,就是狙击步枪坏了”。

  杨旭缓缓地放下了电话,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邹林帅的位置,陷入深思。

  王彬当时身穿黑色特警作战服,在白天非常醒目,雇佣兵狙击手从这里看过去一览无余,为什么没有发现,后来发现了为什么没有杀王彬?

  而且王彬那里没有任何掩体,他还是第一个开枪的特警,既然这个雇佣兵狙击手早就潜伏在这里,那么王彬的动作他一定非常清楚,也应该知道王彬的狙击实力,为什么他没有干掉他,而仅仅是干掉了他的观察员呢?为什么打坏了王彬的狙击步枪?那不是明摆着不想伤害王彬吗?

  难道……杨旭忽然疑惑了起来。

  邹林帅叹了口气,看着杨旭的位置,他心里想的和杨旭一样,王彬在这里应该是第一个发现狙击手的人,可是为什么这小子就是没发现,还葬送了自己的观察员:“王彬,你小子搞什么”

  邹林帅的心里隐隐不安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