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四章神秘杀手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4877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过奖了,都是我们参谋长带得好”,听这么一夸,宣立军到有点不好意思了。

  “行了,别卖关子了”李修国看了陈殿峰一眼,又问宣立军:“杨旭呢?”

  “到”中士杨旭从后面跑了过来,立正敬礼。

  “好”参谋长看了宣立军一眼:“宣老四,杨旭最近的成绩怎么样呀?”

  宣立军傻笑了一下:“参谋长,他都是助教了,您说他的成绩怎么样呢”

  宣立军的话带着十足的真诚:“十多年了,头一次碰上这样的好苗子”

  李修国点了点头:“那我准他七天假,你没意见吧?”

  宣立军一愣,马上反应了过来,高声说道:“我没意见”,心里却在想:杨旭,你个小王八蛋,休假找老子不就得了,竟然还惊动参谋长,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

  一旁的杨旭听得一头雾水,再看宣立军那杀人般的目光扫向自己,杨旭更懵了,参谋长干嘛平白无故的让他休假。

  “还愣着什么,上车”李修国哼了一声:“你小子还真以为让你白白休息一周呀,有任务,赶紧走”

  “是”杨旭不敢怠慢,上了参谋长的车。

  “什么任务,搞得这么神秘”,宣立军看着开走的军车,有些摸不着头脑。

  奔驰的军车里,杨旭笔挺的坐在座位上,一上午的训练没有让这个战士露出一丝一毫的疲态,陈殿峰打量着这个约莫25岁的年轻中士,端坐的姿态有种威严的感觉,汽车在草原上颠簸,却丝毫没有影响杨旭的端坐————那是一个军人标准的坐姿!

  “他就是你要找的‘幽灵’,零号狙击手!”

  参谋长看了一眼陈殿峰,杨旭眉头一紧,他的代号、职务和专业都属于军事机密,绝不能对外人轻易道出,这是参谋长亲自定下的规矩,今天他自己怎么打破了。

  “别纳闷了杨旭”仿佛看出了他的疑惑,李修国有些无奈的说:“你旁边这个老混蛋不知走了多少后门,愣是从情报部那里要了个‘丹书铁卷’,指明了要你帮他们破案子”

  杨旭的目光转向了身边的公安局长陈殿峰。

  “你就是幽灵?”陈殿峰问。

  “首长,那是我的代号”杨旭回答。

  “零号狙击手是什么意思?”,陈殿峰不明白李修国嘴里的零号狙击手到底指的是什么。

  “很简单”杨旭平淡的说:“一个并不存在的幽灵杀手!”

  那样平静的话语从这个年轻的军人嘴里说出,有种慢条斯理的成熟和睿智,陈殿峰被杨旭的话震慑了,从那种锋利的眼神和夺人心魄的气场中,陈殿峰感到战栗,仿佛坐在身边的是一个杀气腾腾的死神。

  陈殿峰并不知道,在绝命突击大队里,战略狙击手也是分三六九等,根据狙击手的能力和技能共分为三级,分别是三号、二号和一号狙击手,从三到一,越往上狙击手的实力就越强。而零号狙击手就得另当别论了,他不属于这三个等级,却是从这三个等级中层层筛选的,筛选的内容有这么几个基本条件:第一、狙击手的技能必须是一号狙击手的水平,甚至更强;第二、必须有狙杀三个人以上经验,具备独立完成任务的能力;第三、必须参加过两次以上军事行动,并且在实战中狙杀五人以上;这三个条件缺一个都不可能成为零号狙击手。

  当然,这仅仅是入选的条件而已,真正的考核更是难上加难,真正的零号狙击手无论从哪个方面都要超过一号狙击手,整个绝命突击大队里零号狙击手的编制仅有15人,而真正成为零号狙击手的却只有四个人,分别是“丛林捷豹”的骆宾、刘志勋和“绝命狼”的王鹏,以及“影杀”的杨旭!

  那又是什么原因让陈殿峰不得不请特种部队的狙击精英出马呢?

  原来在五天前,陈殿峰接到下属派出所的一份报告,光明小区发生了枪杀案!案情非常恶劣,刑警支队赶到现场的时候,被害人已经死了两天了,死者是一个小混混,一个人居住,没什么亲朋好友,死了两天也没人发现,要不是大热天尸体腐烂,异味让邻居不得不报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现。

  民警通过勘察现场,发现所有的门窗都被木板和钢筋密封了,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任何情况,这里完全成了密室,很显然是死者察觉到有人想杀他所以才这么做,凶手利用狙击步枪杀人这也没什么,关键在于门窗都封死了,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到被害人,凶手怎么可能那么精确的一枪毙命!

  民警在他的茶几上看到了一封遗书,原来他早就知道有人想杀他,信里还提到他可能活不到8月3日,从法医检查死者的死亡时间来看,他有可能就是在8月3日被枪杀的!

  这仅仅是其中一起,而在光明小区案件发生后的三天里,先后有2个人被枪杀,杀手杀人的手段就是狙击,而且都是一枪毙命。

  杀人的现场环境也不一样,有的是在被害人家里,有的是在的广场,有的是在公路上,造成的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唯一一次连开两枪的地方是一段公路,第一枪击穿发动机,第二枪更狠,不仅杀死了被害人,还顺带了两个保镖的命,杀手几乎天天杀人,至今案情没有丝毫进展,死的人却是每天增加。

  杀手及其猖獗,不仅在动手前先通知被害人,而且还在现场留下证据,就是狙击步枪的弹壳,上面刻着“幽灵”两个字!这也是陈殿峰找杨旭的主要原因。

  当然,他来到绝命大队绝对不是兴师问罪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所谓的“幽灵”绝对和杨旭有很大关系,甚至他们之间很可能认识。

  陈殿峰的车离开了绝命大队,他的车里不仅只有陈殿峰,还有他请到的代号“幽灵”的零号狙击手杨旭。陈殿峰办完杨旭离队手续时已经是下午了,杨旭的脸靠在车窗上,神色凝重的看着外面,手里是一份沉甸甸的透露着血腥气的卷宗,卷宗里那些血淋淋的杀人现场让经过实战的杨旭都不禁皱起眉头。

  陈殿峰点燃一支烟,看着他:“小伙子,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了吧,杀手在弹壳上刻着‘幽灵’,是在作秀还是有别的目的我先不管,我也不是因为怀疑你才让你跟我走的,杀手和被害人之间没什么联系,也不像被人雇佣,他没有任何目的的杀人,但那个杀手一定接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你和他都是非常出色的狙击手,你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用你狙击手的思维判断他下一次杀人的时候会出现在哪里,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杨旭转过头看着他:“他是杀手,我不是”

  陈殿峰微微怔了一下,这个年轻人身上的气质有种绝对的锋利,让阅人无数的陈殿峰也不禁错愕了一下。

  陈殿峰刚想再说些什么,杨旭忽然说:“陈局长,带我去杀人现场看看吧”

  陈殿峰看了看他:“我们的人在那里好几天了也没查到什么,你去了又能看出什么?”

  “像你说的,我们都是狙击手,一定有共同点!”,杨旭的话简单干练。

  陈殿峰看了一眼杨旭,对司机说:“小张,去市郊,第一个命案现场”

  “好嘞”司机小张在前面的路口调头,开向了市郊居民区。

  第一个命案现场其实是面临拆迁的旧楼区,光明小区6号楼3单元4层。门是被撞开的,很显然是警察干的,现场没有被破坏。

  尸体腐烂的气息还没有消散,地上都是饼干袋和方便面盒之类的垃圾,窗户被木板钉死了,墙角还有一箱打开的方便面,看样子死者的确做好了长期躲在家里的准备。

  杨旭看着混乱的屋子和满是烟灰的茶几,就连茶杯里都塞满了烟头,很显然这段时间死者是焦虑的,年轻人虽然没有收拾屋子的习惯,尤其是男人,但把家里弄成这个样子的确有点反常。

  “死者叫杨林,28岁,从小就是个孤儿,没人管教,17岁时逃出孤儿院,在社会上当小混混,三年前因为发现私藏大麻被判了两年,这几年也没消停,现在我们知道他经常在歌厅卖摇头丸,这次不知道又得罪了谁,被人给干掉了”,陈殿峰淡淡的说。

  杨旭的目光盯着墙上飞溅的血肉,因为时间太长了,血迹已经变成了褐色,地上是死者中枪倒下后画出的轮廓,从倒下之后的血迹来看,死者没有挣扎,一枪打爆头部,子弹侵彻力直接破坏所有脑神经,造成瞬间死亡,手段干脆利落,没给死者带来任何痛苦。

  “脑袋直接被打穿了”陈殿峰说。

  杨旭抬起头,发现死者倒地的前面是一部座机电话,电话的听筒无力的垂了下来,因为长时间没人理会,听筒的连接线几乎被抻成直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