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雷霆狙击第一百六十三章大阪之乱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8249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吕超的射击非常霸道,几乎把整个楼层都给封杀上了,子弹来回跳跃,稍一露头就会被子弹打成马蜂窝。

  林尚正艰难的搂着安倍晋蜷缩在一个角落,子弹在外面疯狂的横扫,把周围的一切都打成了碎片,那些碎片掺合着力道,纷飞在周遭,让人恐惧的同时,不胜其烦。

  林尚正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了远在招待中心的电话,对着电话疯狂的喊道:“我们这里找到了雇佣兵的恐怖袭击,马上过来支援!”

  林尚正的声音透过无线电波,飞快的传输到远处,正在值班里面的吴东忽然接到了这个短暂的电话,还未等反应过来,电话那头就中断了,吴东愣了一下,立即反应过来:“我*,大阪政府官邸出事了,我们需要马上过去支援!”

  那些日本的警卫们面面相觑,听不懂中文的他们实在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吴东看着他们愣住的眼神,气愤地大喊:“我说你们听见没有?”

  他们听见了,但是很显然他们没有听懂。

  “妈的,该死的小日本,八嘎牙路!”

  这句话他们倒是听懂了,不知道吴东为什么骂他们,紧接着,吴东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吴东飞快的跑到了宣立军的房间,莽撞的把门撞开,那惊慌的样子,让杨旭那些人险些把枪。

  “喂,你干什么,能不能轻点开门”,邹林帅不满的说。

  吴东喘了一口气:“刚刚接到了林尚正处长的通知,大阪市政府那里,似乎遭到了雇佣兵的恐袭击,需要我们马上过去派人增援,他快顶不住了”

  宣立军他们四个人愣了一下,紧接着面面相觑起来:“你说什么?大阪市政府竟然也遭到了雇佣兵的袭击,那可是快反部队的重点保护地域,有重兵把守,那些家伙疯了吧,居然连这些地方都敢去”

  众人顿时感到不可思议。

  杨旭看着吴东:“张伟班长不是在那里吗?难道连他也支撑不住了”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吴东看着他们几个:“电话里之后林处长一个人的声音,而且枪声还很密集,我们现在要马上过去,我听说他们的目标极有可能是安倍晋”

  几个人思索了一下。

  “如果说他们的目标是安倍晋的话,那么我想出动的就不光是冷权了,应该是那个李鹏”

  宣立军的脸有些抽搐的看着他们:“你们马上过去,那个李鹏的实力不弱,就算我没受伤,和他的实力恐怕也难分伯仲,他们如果目标是安倍晋三的话,那么还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出什么事来,记住,那个安倍晋不能落在他们手里,你们也要注意安全,那个李鹏很强的”

  几个人点了点头,赵健忽然看着杨旭:“大阪市政府那里就交给我们,你留下来保护中队长的安全”

  杨旭点了点头:“放心吧,中队长这里有我,你们万事小心”

  几个人立刻跑了出去,准备应对大阪市政府那里的情况。

  大阪市政府这里,激烈的枪战已经开始,快反部队的特勤中队将这里大阪政府团团围堵,荷枪实弹,装备精良的士兵对着里面的雇佣兵开火,战斗一开始就陷入了胶着状态,很显然快反部队这支天之骄子的部队已经被之前的惨败造成了阴影,所以一上来就要对他们全部歼灭,速战速决。

  逃出来的丰臣秀吉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快反部队,一时间快反部队的所有重型装甲装备全部开了过来,之前吕超他们几人还在外面顽强的抵抗,紧接着被后面冲进来的快反部队重型装甲部队弄得有些应接不暇,险些乱了指挥阵脚,那些装甲部队的实力不弱,四辆九零式装甲车的并列机枪对着他们疯狂的开火,将雇佣兵隐蔽的掩体打的满目疮痍。

  经过前几次失败,这一次快反部队再也不敢轻敌,之前的教训对他们而言太过于惨烈,所以从一开始,快反部队就没有任何留手,重机枪疯狂的向雇佣兵着方向来回扫射,把雇佣兵狠狠的压制,这下雇佣兵想要撤离都已经十分困难。

  “他妈的,这些该死的家伙,对付咱们几个人居然用了这些装备了,真是够服了这些鬼子,仗着人多是不是?”吕超偷偷瞄了一下外面,那些和纵横在外围的一瞬即逝的弹道弧线,以及被子弹撞出的火花和乒乒乓乓声音,密集的弹雨仿佛冰雹一样打在他的左右,将他们依托的掩体层层的剥削。

  要不了多久,这一处掩体也会被彻底被瓦解,看来这一次他们这些雇佣兵,有些在劫难逃的意思了。

  佩恩到是无所谓:“上一次咱们搞得这么大,等于是狠狠的扇了人家一记大耳光,这一次怎么可能指望他轻易放过我呢,做好挂掉的准备吧!”

  佩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一些调侃,但大家都知道这句话的凝重,他们已经不知道何时才能将突围,本来是配合李鹏抓安倍晋的,没想到那个腐败的日本政客没有逮住,还要葬送自己,着多少让人有点不爽。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吕超偷偷的从掩体后面望去,天那,竟然开过来三辆坦克!他们是不是太夸张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吕超都感觉头皮发麻,看来这次真是把他们*急了,也难怪,刚刚把大阪毁了一半,现在又要攻击他们的政府,日本鬼子也不是人人捏的软柿子,当让要拼尽全力的反击了。

  “李鹏抓到安倍晋没有,我们必须马上撤离,要不然我们就没机会了”佩恩看着吕超,有时候想想,咬了咬牙,谁知道那个礼堂,现在在干什么?抓几个安倍晋三就这么费劲呢,出去想玩死我是不是?

  “是不是遭到什么特殊人物的阻碍了!”佩恩看着他:“你可别忘了,在这些中国特种部队里面,还有一个人的实力敢与李鹏抗衡!”

  李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就是那个什么狙神张伟吧?如果要是被他缠住,那可真的不太好办了,不过按照道理来讲,他们现在应该不在这里啊”

  “谁知道他们到底在不在”

  大阪市政府办公室里,清脆的枪声来回游走,子弹在两个身影之间来回跳跃,李鹏和张伟两个人疯狂的对决,走廊中的子弹来回蹦跳乱飞,橘红色的弧线在两个人之间来回飞窜,两个人都是炉火纯青的狙击手,仿佛都是闪电,无坚不摧。

  “张伟你的实力不弱嘛”李鹏嘿嘿的一笑,对张玮的位置接连开火。

  张伟似乎没有理会他的笑容,严峻的脸上带着阴沉:“你就是那个什么所谓的神父吗?我看你也不过如此,你们那个北方战略资源公司是不是没有人了,连你这个水平也敢叫狙击神父,我可真的服了,真难以想象就你这种水平,竟然能把宣中队弄伤”

  “你说的那个家伙我知道,就是前段时间在下水道和我死缠烂打的那个家伙,说实话他很难缠,不过至于实力嘛,似乎不是很强,远没有达到你这个层次”

  李鹏侧过了头,淡淡的看着他。

  “你他妈放屁”,张伟愤怒的破口大骂:“你还没有资格说这句话,如果不是宣中队长早年在战斗中受重伤,就凭你这点本事还想伤害他,我告诉你,我、杨旭还有冷权那个混蛋就是他教出来的狙击手,现在我的水平还远不如他当年的一半,他如果没有受伤的话,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伤他,你这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鹏听完这句话眉头皱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张伟:“你说什么,那天和我决战的时候他已经受了重伤?”

  张伟愤愤地盯着李鹏:“他一个人支撑了整个特种大队的狙击手连,是零号狙击手这个专业的创始人,也是中国响当当的狙击手教官,也是我们这些人狙击实力最强的人,如果不是他根本就没有我们,你认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去挑战他的尊严!”

  李鹏嘿嘿地笑了,摇了摇头:“原来如此,这可真是让我意外,我虽然知道宣立军调教出冷权,但是没有想到,在他的弟子当中还有你这号人物,照你这么说,如果你这个宣中队长没有受伤的话,倒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对手喽”

  “想和宣中队教练,恐怕你还没这个资格!”张玮的声音带着绝对冷漠。

  李鹏摇了摇头,淡淡的苦笑,转而之间做出一个让张伟震惊的举动,李鹏竟然收起了自己的手枪,淡淡的看着他:“玩儿够了吧?玩够了就停手,我可没时间再跟你耗着”

  “你说什么?”张伟看见他突然不再出手,反而把手枪都收了起来,十分惊讶。

  “关于你的大名我在冷权那里听说过”,李鹏看着他:“我想你应该是中国情报机构的成员吧,如果你是的话就应该知道北方战略资源公司的原则,就应该知道我们从来不会对中国人出手的,刚才的比试只是我和你较量的借口而已,虽然你已经下了杀手,但是我可没有”

  “哼,说的好听”,张伟盯着他:“我的确知道你们公司那所谓的原则,竟然有原则,为什么还要对凌书记动手?”

  “首先你要搞清楚,对凌书记出手绝对不是北方战略资源公司的意愿,而是我们公司的某一个叛徒,背叛了我们的原则,我们也在积极补救”

  “我凭什么要相信的话”,张伟冷冷的看着李鹏。

  “就凭我出现在这里,就足以证明我说的话,如果你真的是情报机构的人,你应该知道丁引这个人的存在,我们的内部和你们的内部都出了为题,我们内部的问题我们一定会解决,并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而你们内部的问题我们也会帮你解决,我说了,不论在任何情况下不对中国人出手,这是我们的原则,也是对我们的底线,北方战略资源公司之所以能在中国的大背景之下屹立到今天,就是因为我们始终都在坚持这个原则,所以中国政府始终对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当然清楚你们对我们的态度,我们不会傻到为了一个小小的丁引,去得罪这个庞大的中国”

  张伟听完这句话将信将疑地放低了枪口:“那你今天过来抓安倍晋又是为了什么?”

  “其实这个你也应该能想到”

  李鹏从内侧衣兜里掏出一个酒壶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因为丁引和冷权的叛变,打破了我们不对中国出手的原则,说白了,现在的我们和你们政府闹的很僵,为了挽回这个尴尬的局面,安倍晋自然成了我们挽回局面的首选,这个人落到你们的手里又能怎么样,因为国家之间外交和压力,你们也不可能拿安倍晋怎么样吧,可是他到了我们的手里,我们有绝对的把握让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之后我们将他的口供交给中国政府,也算是为了缓和我们之间的僵硬局面吧,另外,我们也会帮你们找出你们内部的叛徒,请相信我们,我们抓安倍晋只是为了缓和当前的局势,至于冷权,请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给你们满意的交代”

  “死了这么多人,难道仅仅是一句交代就可以了结的吗?”张伟盯着他的眼睛:“发生今天这件事,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都有太多的损失和牺牲,难道死去的这些人,仅仅是你一句话就可以交待得了的吗?”

  张玮皱了一下眉头盯着李鹏,对他突然冒出的话非常愤怒。

  李鹏无奈地摇了摇头:“出现今天这件事,绝对不是我们想的,我想我们之间还没有到达无法挽回的局面,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只能说北方公司正在极力弥补这件事,也绝对不会与你们中国为敌,至于日本死去的那些人,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我们不仅仅是雇佣兵,也是极端民族组织,我们对日本的厌恶绝对比你们军方的鹰派更多,至于冷权搞出的这些事,那么恕我直言,你们难道就一点责任没有吗?据我所知,冷权本是你们中国军队的人,然而还要对你们痛下杀手,甚至不顾我们的反对和禁令,也不顾你们的战友情谊,我想这些事情的原委,应该问问你们自己吧?”

  张伟皱着眉头:“你这个混蛋,你姐想把责任推给我们”

  “我没有想把责任推给谁,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正在极力的挽救这件事,安倍晋落到我们手里,绝对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最起码,我们会让所有这些事情有一个圆满的结束和交代,他们挪用中国公款这件事以及他们的政治丑闻,必然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张伟想了想,彻底的放下了手枪:“看着他,好,我就相信一次,安倍晋我交给你了,但是也请你记住我说的话,如果说你们作出了对不起中国或者不应该做的事,你们必然会付出巨大的代价,至于冷权,你必须要交给我们处理,这件事谁有永远无法阻挠,这也是我们的底线!”

  李鹏皱了一下眉头,想了想缓缓说道:“说实话,我没有作出决定的权限,但是你的话我一定会转告公司的高层,我也相信你今天对我说的话一定能引起他们的重视”

  张伟点了点头,他也知道,他所能作出的决定也只有这么多,而李鹏作出的承诺也只能这么多。

  “不过话说回来”李鹏看着张伟:“关于冷泉的事情我们当年也调查过,你们认为他为了自己枪杀呀战友,违背了你们绝命大队的根本的原则是吗?”

  “你想说什么?”张伟皱着眉头看着李鹏。

  “没什么,只是想问你,你似乎也曾经是他的战友吧,你相信,冷权会作出这样的事情吗?”

  “事实不容狡辩,他枪杀的那几个人当初我也亲自检查过,的确是死在他枪下,弹头上的弹痕和他枪管的结构是一模一样的,难道这还是假的不成,你还想替他狡辩什么?”

  “我没有那么好的心情替他去狡辩什么,但是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只能说,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实的”

  李鹏盯着张伟:“也许你并不知道,那个冷权在北方战略资源公司里,他爱护自己的下属可是出了名的,这一次他闯的祸够大吧,他身边很多人都是自愿跟着他过来的,在大阪闹出这么多轰动的那些雇佣兵,全都义无反顾的跟他过来,甚至不惜背叛北方集团,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因为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号召力,这种号召力,能让所有的人可以为他去死,说实话,我真的不相信像他这样的人,会作出你们所说的那种行为”

  李鹏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张伟忽然感到很意外:“你说的是真的?”

  如果李鹏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似乎真的要对冷权另眼相看了。

  “你自己的战友你不了解吗,你知不知道这一次他为什么会答应我们生擒安倍晋,原因非常简单,我们对他说,如果你能帮我抓住安倍晋的话,我们可以考虑不再追究你那些下属的行为,可是冷权想都没想,就立刻答应了,他真的是为他那些雇佣兵的兄弟着想,所以你说他当年为了所谓的任务至上而枪杀自己的战友,那么就我对冷权的了解而言,我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李鹏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张伟忽然陷入了一种深思,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张伟的思绪在他脑海中逐渐的纠缠和清醒,不知为什么,他一直对冷权的认识有了一种很模糊的感觉。

  李鹏看着他疑惑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这些人啊,对自己兄弟的了解还不如我们这些雇佣兵”

  李鹏说完这句话转身向外走去。

  张伟目光复杂的愣在哪里,看着李鹏离去的身影,忽然他感觉一种莫名的惶恐,正如他所说的,对于冷权他似乎了解的并不多,那么这中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