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四十四章中队长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154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冷权的枪口颤抖了起来,他盯着宣立军,身体竟然不能控制:“好好地的活着,你在说些什么,这就是你的遗言吗?”

  “呵呵”,宣立军苦笑了起来:“如果说我对你的失望是什么,恐怕就是这个,因为你从来没有真正自由的活着,你总是背负的太多,所以你才会活得这么累,可惜,我最终还是无法将你救赎”

  冷权的心口剧烈的起伏,一种痛苦的绞痛从心底一直延伸到他的灵魂之中,好好活着,这就是你对的期待吗,这就是吗,因为你见过我的悲惨曾经,所以你无私的关照我,并不是因为我在狙击上的天赋,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兄弟。

  “还有你,李鹏”,宣立军盯着李鹏:“枪法不错嘛,希望你以后不要遇到绝命大队,否则,你可真的倒霉了,你以为你能打赢冷权就能盖过所有绝命战士?零号狙击手只不过是一个狙击手的阶段性标准,真正的王牌狙击手绝命大队还有很多,祝你不要那么不走运”

  李鹏苦笑了:“我突然喜欢你这个家伙了,如果你不是敌人,或许是个朋友”

  “我可不跟雇佣兵当朋友”,宣立军淡淡的笑了:“下辈子有机会,来绝命大队吧”

  “哈,一定”,李鹏举起的枪口。

  “放了他”,冷权的枪口再次指向了李鹏。

  “你这个混蛋!”,李鹏愤怒的将枪口指向了冷权的眉心:“你在考验我的耐心是不是?”

  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注视着彼此,仿佛下一秒钟就要完全失控的将枪口指向彼此一样,忽然,李鹏的枪口快速转向身后,对着黑暗中依稀出现的身影的开枪,橘红色的弹道沿着那个人的而边擦过。

  李鹏的速射非常厉害,刚刚感觉到那个人的存在之后就迅速找到并开枪,让让对方没有任何反应的余地,黑暗中的那个猛地跳向一旁,冷权回过身,手枪对着那个人的位置果断的开火。

  那个逃窜的身影似乎也不甘示弱,一边躲避冷权的子弹一边对着李鹏和冷权开火,杨旭自心底惊叹,他刚刚下来,还未等站稳对方就已经发现了他,并且如此迅速的开枪,无论从开枪的精度还是对射击的掌握都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他对方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被飞过来的子弹迎面擦过,杨旭连滚带爬的对着前面连开数枪,扰乱了对方的视线,,刚才那一枚子弹擦着他的脸颊过去的,这个家伙应该是很强的对手,他不是冷权,他和冷权交过手,他的反应没有这么快,对方可是发现就摧毁的趋势呀,刚才要不是他脚下滑了一下,说不定他已经中枪倒地了。

  “反应很快嘛,竟然躲过了我的子弹”,李鹏撤到了旁边,淡淡的冷笑,重新推入一枚子弹进入枪膛,问冷权:“这个家伙又是谁?难道还是你的老战友?”

  “杨旭,零号狙击手,是我最讨厌的战友!”,冷权的枪口对着杨旭刚才藏身的位置,只要杨旭干露出头,他一定会让他血溅当场,这么近的距离,干掉他还是有把握的。

  “呵呵”,李鹏笑了:“你的战友们还真是有意思。零号狙击手,你从里面出来得时候也就是一号狙击手吧,怎么这么逊,这小子都比你厉害”

  李鹏早就暗中调查了杨旭和冷权之间那些破事,故意说这些激怒着冷权,刚才冷权的态度已经表现在哪里,只对付受伤了宣立军和冷权他的确有把握,要是再上一个零号狙击手他可没把握了,虽然他是公司的顶尖狙击手,但也经不起这些老兵玩车轮战呀。

  冷权冷笑了一下,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少来这套,你以为我会像德里克一样临阵倒戈,杨旭出现了,就意味着其他人也会出现,还有两个一号狙击手我估计也很快就会出现,咱们一起联手杀出去,否则谁也出不去,这三个家伙的狙击水平一般,但是都很难缠,现在不是闹内讧的时候,宣立军这条命给我留着,记住,只有我能杀他”

  李鹏被噎了一下,感觉自己是在自取屈辱,能在短短五年之内把一个二流小队带成整个东北亚最精锐小队的人是何等人物,他的小小伎俩怎么可能骗过他。

  沉默在角落里的杨旭忽然从下面翻滚了出来,冒着冷权的枪口跳出,依稀的辨认着刚才开枪的位置连续的开火,冷权的枪口屯吐着火舌,绝对的黑暗中冷权虽然看不清杨旭,但是他依稀的从杨旭开枪的火花中辨认出他的身影,这种感觉就像是照相机的闪光灯对着黑暗中的某个物体拍照一般,虽然短暂,但是依旧能精确的辨认目标,双方接着枪火一瞬即逝的光芒,把满腔的怒火借助于枪口喷射而出,射向彼此。

  李鹏依托在墙角,握着狙击步枪,他是那种没有绝对把握就不会开枪的人,杨旭这种跑位置完全是一种战术动作,让他根本来不及捕捉,他几乎熟悉世界上任何一个军队的战术,唯独面前的这种战术让他头痛,这是一种非常实用却没有任何规律的战术跑位,而且和冷权的战术跑位一样,这种跑位方法根本就不利于瞄准,别说是狙击步枪,就是给他一把自动步枪也不见得能打中他们两个的身影。

  李鹏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点枪火中的两个身影,电光火石之中他逐渐的掌握着那种跑位的规律,似乎很快就能掌握那种进攻了,紧握的狙击步枪已经已经微微抬起,似乎随时都可以出手开枪。

  李鹏很冷静的准备一击致命,反而是冷权,竟然显得很不冷静,他完全暴露的对着杨旭连番开火,大有不把对方置于死地不罢手的姿态。

  橘红色的枪弹弧线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穿梭,周遭的混凝土墙壁上接连不断的脱落墙皮和石块,整个通道里被弄得电光火石。

  宣立军仿佛看穿了李鹏的想法,凭借他的感觉,李鹏似乎已经掌握了他的规律,他忍着肩膀贯穿伤的剧痛,猛地跳了起来,扑向刚刚举起狙击步枪的李鹏,狠狠的抱住了他。李鹏被宣立军突然的举动弄呆了,前一秒还是躺在地上的废人,竟然还有力气攻击他,这让李鹏吃惊不已。

  李鹏挣扎了几下,竟然无法挣脱这个受伤之人的熊抱,气的李鹏心里大骂,这个家伙明明已经受了重伤,竟然还有这样的力气,绝命大队这些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类!

  冷权的枪口对着杨旭的位置连番开火,绝对黑暗的空间里,橘红色的火焰在两方之间跳跃,穿梭,手枪的子弹在两者之间奔跑,仿佛是他们谁都不肯原谅彼此的愤怒一样。

  他们的厮杀极其恐怖,就像是前几天他们分别五年之后初次见面一样,他们的心里没有任何仁慈,所以从一开始两个人的决斗,就没有打算让其中一方活着离开,子弹飞快地在两个人之间穿梭,没有任何可以回旋的余地。

  在他们混战的后面,宣立军依旧狠狠的抱着李鹏,让他丝毫无法脱身,李鹏气愤挣扎,最后背起宣立军,狠狠地撞向身后墙角,石壁上尖锐的石头撞到了宣立军背后的伤口,宣立军吃痛的低呼了一声,手臂仍旧紧紧的抱住他,勒的李鹏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宣立军绝对不能放手,他知道,一旦李鹏出手,那么杨旭就必死无疑了。

  李鹏挣扎了几次,仍旧无法挣脱,累得他气喘吁吁。

  “你这个家伙,就这点本事吗?”,李鹏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前面打的正精彩的杨旭和冷权:“咱们就不能像他们一样干脆利落的较量一回吗?”

  “少他妈来这套”,宣立军憋得脸通红,艰难地说:“刚才用这招连冷权都骗不了,现在竟然骗他的教官,你能不能有点新意,尽干些贬低自己智商的事儿”

  “*”,李鹏彻底无奈了。

  “有我在,你就别想伤害我的兵!”,宣立军低吼了一声。

  李鹏气愤的背起宣立军,狠狠的撞向身后的墙壁,宣立军吃痛的低吼了一声,李鹏的手向后一抓,抓住了宣立军的咽喉,用力猛地一甩。

  宣立军的身体猛地松开,李鹏回过身,枪托狠狠的撞向宣立军的下颚,宣立军被打的头眼昏花,栽倒在地。

  李鹏的枪口指向了倒在地上的宣立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缓缓地扣动扳机。

  李鹏开枪的刹那,忽然,他抬起头,警惕的看着下水道的深处,此时的宣立军似乎也感觉到下水道里面的声音,那是两个人飞快的向着你奔跑而来的气场!

  宣立军想到了什么,咬着牙猛地跳了起来,推开了李鹏的狙击步枪,一通老拳狠狠的伦在李鹏的脸上。

  李鹏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宣立军追上前,拳头接连在李鹏的脸上重重的落下,李鹏被打的恍惚着后退,就在宣立军想在打几拳的时候,忽然撕裂一般的剧痛从脊骨传来,宣立军一个踉跄竟然跪倒在地,李鹏摇摇晃晃的没有倒下,看着面前半跪在地上的宣立军,扬起一脚,一个鞭腿把他踢倒在地。

  宣立军惨烈的栽倒在污泥中,腰间的痛让他几乎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那是多年来的旧伤,是那枚卡在脊骨上的弹头,想不到在这个时候竟然犯病了,也怪他今天战斗的太频繁了。

  李鹏擦了一下脸上的血痕和青肿,依稀的分辨这前方传过来的跑步声,举起了狙击步枪。

  卧在地上的宣立军看着他举起的狙击步枪,忽然要紧牙,颤抖的手我一种摸索淤泥中的一个石片,用尽全力跳了起来,扑向李鹏的身后。

  刚刚瞄准的李鹏忽然被推倒下在地,那一枪也被打空,子弹沿着两个人的身边擦过。

  “是狙击步枪!”,邹林帅皱着眉头,认出了枪声。

  赵健没有说话,和邹林帅依旧飞快的向前奔跑而去。

  李鹏刚刚扬起手,忽然肩膀传来一阵刺痛,伸手一摸,竟然是一个尖锐的石块儿刺进了肩膀,李鹏回过头,恶狠狠地盯着躺在地上的宣立军:“你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缠呢”

  宣立军脸色惨白的盯着他:“我说过,别想动我的兵”

  隧道那头传来急促的跑步声,紧接着枪声响起,几枚子弹飞快的飞了过来,邹林帅和赵健赶到的非常及时,错落连续的子弹接连不多的落在李鹏闪躲的左右,*得李鹏不得不后退。

  奔跑中的讲课,赵健和邹林帅端着手枪,对着依稀辨认的敌人果断的开火,枪膛的火光照亮了两个人冷峻的面孔,橘红色的火线接连不断的纵横在两者之间,来回飞窜的跳弹在墙壁上来回反弹,形成了一道可怕的弹网。

  隧道的外面,几条街外上飞驰着一辆辆警笛闪烁的警车,那些厢式进车里面都是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和特警,他们接到情报之后迅速赶往那个街区,准备围歼冷权,因为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果断的干掉雇佣兵,一个不留!

  头顶的直升机缓缓的飞过,巨大的噪音里,佩恩鸟瞰下面的警车和街道,笑了一下:“看来我们回来是对的”,他看着旁边的雇佣兵:“如果不回来,他们可真的必死无疑了”

  “唉,冷权队长呀”,吕超嚼着汉堡,含糊地说:“就是这么倔,到头来害得我们再回来一次”

  佩恩看了他一眼,气愤的蹬了他一脚:“你还好意思说,逃走就逃走,干嘛炸整个大街,你明摆着让日本人都知道你们在这里,日本警察要是不追过来多不给你面子,队长这次被你玩惨了,难怪你们中国有句俗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你这样的队友”

  吕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玩过火了”

  “佩恩,不对”,一个愣头青接过了话茬:“那句俗语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佩恩当即笑开了花:“看见了吧,吕副队长,你的手下都知道这个道理了”

  吕超杀人般的目光瞄向那个多嘴的雇佣兵:“他妈的,你个小瘪犊子也敢笑我是不是?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那个雇佣兵赶紧低头:“老大,我说错话了”

  “都给我听着”,佩恩迎着螺旋桨的噪音大声对着身边的几个雇佣兵喊:“咱们的任务是突袭救人,一会儿都给我狠狠的打,掩护队长撤离,谁出差错,我就把谁踢下去,听见没有?”

  “明白”,两边的雇佣兵铿锵有力的回答。

  而隧道的另外一段,杨旭和冷权的纷争依旧激烈,他们彼此互不相让,似乎谁都没有想过要活着离开这里,黑暗的隧道里,之后纵横交错的火光弧线转瞬即逝的照亮他们死神一样的脸。刹那时间,这片狭小的空间里,呈现两个的火线战场,这样的局限空间里,根本就不适合任何狙击战斗,李鹏躲了起来,前有杨旭挡路,后有赵健邹林帅追击,中间还有这个不怕死的宣立军挡路,李鹏感觉自己倒霉透了,今天怎么就碰上这些不要命的愣头青,那个冷权也是,搞什么不好,偏偏惹怒这些人。

  李鹏心里抱怨了一下,忽然笑了,中国军人,早就听说过了,真想不到他们竟然这么厉害,这些人都准备近身肉搏了,他不可能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百分百的发挥自己的狙击水品,更何况这里都是狙击手,而且都是响当当的王牌狙击手,这场混战似乎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李鹏忽然跑到了冷权前面,和他并肩作战的对付前面的杨旭,同时低声喊了一句:“快走,我可不想再下水道里战斗!”

  然而冷权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仿佛他和杨旭早就打算好了一样,谁都没有退缩的意思,李鹏看了一眼身后,后面的追兵已经越来越近,刚才他们打过来的子弹只是落在了他的左右,那是因为他们根本看不见自己,只是凭借声音的反射开枪,光凭声音就能打的如此精确,如果近距离搏斗呢,他们更没有把握了,冷权这个笨蛋,现在不撤离就没机会了。

  李鹏的枪口调转,赶紧瞄向了前方的杨旭,对着杨旭的位置连开了两枪,*退了杨旭。

  这场战斗越来越混乱,或者这就是他们战术之一,也就是所谓的自由猎杀吧,李鹏有些叫苦了,他并不怕宣立军和他的兵,他怕的是马上追过来的那些大批的特警和快反部队,

  中国特种部队不会无缘无故的追过来,他们这是在日本,怎么可能得到这么精确的情报知道他们在哪里,分明是日本方面已经发现了他们,怎么发现的,还不是冷权那些白痴一样的手下刚才在外面乱扔炸药搞得,那个三炮吕超,现在李鹏想想都要干掉他,竟然在冷权还没有撤离的时候放炸弹,这不是明摆着是让警察过来吗,要不是之前知道吕超那个人对冷权的绝对忠诚和他的二*智商,李鹏绝对会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想故意玩死冷权。

  日本那些警察和快反部队一定马上就要到了,如果被他们纠缠上,那就更别想跑了,一番弹雨之后,杨旭被两个人密集的火力*到了一个角落里,甚至没有探出头的余地。

  赵健和邹林帅终于跑了过来,两个人没有顾上前面艰难战斗的杨旭,而是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宣立军:“中队长,你没事吧!”

  宣立军在他们的搀扶下,痛苦的站了起来,摆了一下手:“我死不了,快去帮帮杨旭,他有事没有”

  邹林帅看着前面,气愤地大骂了一声:“妈了个*的,竟敢伤害我的中队长,赵健,你留在这看着中队长,我去干掉那些混蛋,随便救杨旭出来”

  宣立军拉住了刚要跑过去的邹林帅:“别在这里逞强了,那两个人很难缠,不是只有冷权一个,那个狙击手很强,连我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过去支援杨旭,避重就轻,前往不要上他们的当”

  邹林帅一听这话,忽然愣了一下,中队长竟然说他也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那对方到底是什么人,连中队长对有点服软了?

  就在邹林帅愣住的一刹那,赵健忽然,拉住了邹林帅:“让我去!”

  赵健冷静的声音,让宣立军和邹林帅都不禁愣住了。

  “你要去干什么?”,宣立军不安的问,他太了解赵健这孩子了,如果说邹林帅是好冲动的愣头青,那么赵健绝对是不要命的拼命三郎:“你别乱来,你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我知道,放心,我的目标是救出杨旭”然后干掉冷权,杀不了他就和他同归于尽!赵健硬生生的把后话咽回了心里。

  宣立军忽然拍了他一下肩膀:“去吧,别乱来”

  赵健点了点头,端起手枪,朝前面飞快的冲了过去,那狭窄的空间里,几乎没有可以掩护的物体,所谓的进攻绝对不能直接强攻,否则就是把自己*入了绝境。

  然而赵健的出现,竟然把整个战斗给转变了,他没有像他们一样的闪躲射击,而是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开火,一副和他们同归于尽的姿态,那似乎就是中国军队不惧死敢于死的亮剑战斗精神。

  一连串的子弹如同连珠炮一样对着他们射出,赵健开枪的速度极快,打光弹夹之后,竟然在瞬间重新填装新弹夹,继续火力封锁,大片的弹壳如同并列机枪吞吐的枪膛一样,接连不断地弹射,冷权和李鹏依托在角落,周遭竟是的子弹飞溅起来的泥土和碎片,那种不要命和不怕死的姿态,竟然让这些身经百战的雇佣兵都有所畏惧。

  “快点撤退!”,李鹏拉住还在继续纠缠的冷权,大声喊道:“他们几个人先过来了,就意味着那些日本警察马上也到了,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我知道你想要干掉他们,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撤退”李鹏狠狠地踢了一脚冷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