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四十六章宣立军的重伤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5439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西边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将天空照映出一片灿烂的云霞,遗憾的是这并不是日出,而是阳光即将失去的夕阳。

  对于大阪市,这个比遭遇911恐怖袭击还悲惨的城市而言,这轮云霞并没有显得多漂亮,残垣断壁城市和狼藉的街区,仿佛在夕阳的余晖中绝望的喘息,雇佣兵用极少的代价将这个亚洲一线城市破坏的几乎毫无生机。

  这个夜晚,城市早早的宵禁,悄无声息,只有街上一列列军队和荷枪实弹的警察无声的宣告这里的苦难,大人们胆战心惊的准备晚餐,孩子们孤单而好奇的躲在窗帘后面,偷偷的窥视外面并不平静的世界。

  大阪市第一公立医院里。整个医院从未有过的紧张和喧闹,那些受伤的警察,军人和无辜路人排队等待着救治,低声的抽泣和被疼痛折磨的喘息声混合着喧闹的抢救以及各种药水的味道,让人闻一闻就会感到呕吐和窒息。

  仿佛这个城市经历和前所未有的战争,那些受伤的警察和士兵头上和肢体上包裹着各色的纱布和绷带,暗红的血透过纱布,殷现出来。

  那些伤员被忙的满头大汗的护士和医生分成了三六九等,专门有几个医生在受伤的人群中检查,之后向垃圾一样的分类,伤势最重的立即被推上担架,送到手术室或者重症看护室,伤势较重的首先医治,伤势一般重大之后在处理,伤势不是很重的被护士塞到手里一些纱布和创伤药,自己处理。

  医院已经严重人满为患,整个医院走廊里簇拥着人,座椅上和临时搭建在走廊的铁床上是那些吊着输液瓶的人,医生和护士忙的满头都是大汗,不断的招呼着诊断,救护车一趟又一趟的往里面输送伤员,外面伤势较重的几乎都是被举起的担架,艰难的输送进来的。

  不仅仅是这家医院,这个大阪市的医院几乎都人满为患了,今天死的人他多了,受伤的人也太多了,人们已经忘记了哭泣,忘记了恐惧,救活这些还在流血的人,是这个城市唯一的支撑了。

  赵健是最不喜欢医院的人,他最讨厌医院里面的消毒水味道,自己有个小病小灾的,他宁可挺着也不愿意去医院,人们都说医院是最卫生的地方,但在他眼里,这里是最不卫生的,尤其是现在,那充斥着喧闹的空气中,带着淡淡的血腥,尽管如此,赵健还是来了,甚至寸步不离,只为了等待手术室中的消息。

  杨旭和赵健并排坐在一起,眉头拧成了两个疙瘩,他们低着头,不安的捂着双手。烦躁不安的邹林帅在走廊来回踱步,这些平时最冷静的狙击手竟然都惶恐不安起来,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手术室中那个还没有醒过来的中队长。

  手术室外门上的那盏手术中的红灯一直亮着,旁白的时钟时针已经走了两个钟头,这除了表明宣立军已经被推进去手术两个小时之外,也表示他们足足焦急的等待了两个小时了,手术还在紧张的进行,里面却丝毫没有任何动静,虽然他们知道一般手术都要在两个钟头以上,也知道宣立军的贯穿伤没那么严重,但依然外面焦急的等待。

  手术室的门忽然打开,里面的医生走了出来,三个人不由分说的的围了上来,似乎书都没有注意到“手术中”的红灯依旧亮着。

  “医生,他怎么样?”,邹林帅握着医生的说,焦急地问。

  医生的脸色有点惨白,不知道是不是邹林帅我的太紧,可是现在这几个人谁不紧张呢,都说在一起的兄弟时间久了,就能对彼此产生第六感,而他们三个人对宣立军的第六感都不是很好,虽然他们都知道这只是普通的手术,可是心头那种挥之不去的不安,仍然让他们感觉到莫名的恐惧。

  医生挣脱开邹林帅的手,看着他们:“谁是他的亲属”

  邹林帅和杨旭愣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忽然赵健张了嘴:“我是他弟弟”

  医生看着他:“手术现在出现了问题,情况比我们想的要复杂,宣立军的身上还有一处更严重的旧伤,一枚很长时间的子弹卡在了他的脊髓里,已经造成癌变,今天卡住子弹的脊髓发生骨裂,引起周边脊髓灰质严重感染,病人随时有生命危险,需要立即手术,取出弹头,你是他的亲属,在这张单子上面签字吧!”

  癌变!生命危险!

  一刹那,三个人都懵了,赵健的手忽然哆嗦起来,不敢接这个单子。

  “他的旧伤,你开什么玩笑,他的旧伤不是早就好了吗?手术不是只有贯穿伤吗,怎么又弄出了癌变,什么叫脊髓灰质严重感染,这是怎么回事?”,一向冷静的赵健竟然也紧张的说话打颤。

  杨旭和邹林帅早就脸色苍白了。

  “他的那些旧伤,一直没有好吗?怎么会旧伤发作呢?”杨旭哆嗦的问。

  此刻的他们多么希望医生搞错了,宣中队一直说他的旧伤在逐渐恢复,甚至每天坚持和他们参加训练,虽然高强度的训练他们有参与,但是日常的训练他从来没有拉下,全大队的人都以为他的病好了,甚至有人还提出让中队长参加爱尔纳突击的国际猎人集训,在狙击方面为中国军人争光,那时候宣立军还煞有介事的答应了呢,他的旧伤怎么会没有好呢,怎么会呢。

  “旧伤复发?”,医生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我的天,你们这些家伙,难道一点儿都不知道他的伤势吗,他的上从来就没有好,伤的部位可是脊髓呀,而且是十多年没有取出来的子弹,他的伤应该在十年前就开始发炎了,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这次手术一直是也只是切除部分癌变的肌肉组织和消毒,说白了只是延续他的生命,他可能坚持不了三个月了!”医生的话仿佛一道闪电惊雷,震得他们脸色苍白,邹林帅更是两腿一软,踉跄了两步,差点倒在地上。

  “医生,你说什么?他还有三个月?”,邹林帅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这是在怎么回事呀,他不是说他的伤一直在恢复吗,他不是说过,这是怎么回事呀?”

  “恢复!”医生愣了一下:“你在开什么玩笑,那枚取不出来的弹头一直在消耗他的生命,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一定是搞错了,他告诉过我的,他的伤马上就好了”,杨旭的目光带着难以掩饰的悲伤,他的整个意识都变得苍白起来:“他不会骗我们的,他是我们的中队长,他从来不会骗我的,医生,你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你弄错了”

  医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他一定是在安慰你们,你们不知道,他一定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那颗子弹卡在他的脊髓灰质外部,只要他稍微用力过度就会疼痛无比,那枚弹头可是停留在他的中枢神经上呀,那是什么样的疼痛,明明知道自己有这样的伤,竟然还跟着你们去打击那些恐怖分子,弄成这个样子才回来,你们的中队长也真是的,竟然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还有你们这些战友,难道这些年你们从来没有发觉吗?”

  “不可能,绝不可能!”邹林帅叫了起来,他竟然哭了出来:“你骗人。一个骗我们是不是?”

  医生摇了摇头,看着赵健:“赶快把这个单子签了吧,我们好做手术”

  “手术的成功率有多少?”,赵健很紧张的问。

  “只有50%”

  “什么?”,赵健一屁股坐在了座椅上,不知怎么回事,满脑子都是宣立军被开膛破肚的推到停尸房里面的场景,赵健摇着头:“我不签……不要让我签……”

  医生盯着他,带着怒气:“都什么时候了,你赶快签字我们好做手术,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你知不知道,不要在这里磨蹭了,在磨蹭一会儿50%的机会都没了!”

  “我不行,我不能签!”,赵健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了嫂子抱着宣中队的儿子的画面,赵健呆滞在哪里,手脚似乎都麻木了。

  医生气愤的刚要说什么,忽然杨旭抢过了那张单子:“我签,我也是他的弟弟”

  “你干什么?”,赵健忽然冲着杨旭大喊,阻止他签那个单子:“,不要签,如果失败了,中队长就死了!”

  “你走开!”,杨旭一扬手,把赵健推到了座椅上:“什么他妈死不死的,你嘴巴能不能干净点,我们都死光了中队长都不会死!”

  杨旭颤抖的手大笔一挥,把单子还给了医生:“我这辈子没有求过任何人,但是医生,我今天求你,一定要救活他,他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

  医生看着杨旭的闪烁目光,点了点头:“这个当然,我们医生就是干这个的”

  看着医生走进手术室,杨旭的胸口忽然剧烈的起伏起来,50%!好,好,我就和你赌这50%的命,你不是要把中队狙击手总教官的职位交给我吗,你不起来和我亲自交接,就别指望我接手狙击手连,你听见没有?别想吧这个烂摊子一口气都给我,还有,你忘了吗,你是个当爹的人了,你的亲儿子,也是我的干儿子在等着你回去抱他呢,他还指望长大后当兵的时候,你能当他的中队长呢,你这么就走了算什么影杀中队长,算什么总教官,你给我起来!

  “中队长!”

  大阪警察署的总部,大岛夏子站在窗前凝视着黑夜中的城市,思绪复杂起来,半个小时前,她刚刚参加完政府官邸,安倍晋主持的重要会议,大阪遭受雇佣兵组织的恐怖袭击,已经举国震惊,仅仅40余恐怖分子竟然让日本最为精锐的快反部队和警察队伍毫无反击能力,这让日本在国际社会上颜面尽失,东京方面已经启动紧急预案,命令大阪市立刻进入“红色预案”,东京都警视厅特派员会在今天午夜到达。

  所谓的“红色预案”是指新通过的《特定秘密保护法》将恐怖袭击作为“特定有害活动”的重要方面加以预防。由于日本存在大量美军基地等美国相关设施,东京都警视厅认为“伊斯兰极端分子将在日美国设施作为攻击目标,东京也有发生恐怖袭击的危险”。东京都警视厅成立了“恐怖袭击对策东京伙伴推进会议”,加强了对恐怖袭击的危机预警。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危机管理体系。如第一等级为绿色预案,即通常警戒体系;第二个等级为黄色预案,为高度警戒体系;第三个等级为红色预案,为严重警戒体系。

  大岛夏子站在窗前,抱着双肩,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在日本重男轻女的政治体系中,他一个女人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实属来之不易,难道她今天努力争取的一切注定要在这次事件中黯然落幕,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多年的努力竟然得到这样的结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