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三十五章风速狙击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034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警车进入了丰源元小区,打开铁栅栏的保安有所警觉,待车队进入后他立即掏出电话,还未等拨号就被潜伏在旁边的便衣警察按倒在地,待便衣警察亮明身份后才没有反抗。

  车队悄无声息的进入小区后,各作战小组有条不紊的展开战斗队形,到达各自任务区域后向总指挥汇报情况。

  王彬带着观察员不动声色的奔向了三号楼的对面二号楼的楼顶,准备随时狙击吕超,四个突击小队几乎将整个一号楼包围了起来,确保不惊动任何群众的基础上禁止任何人出入。

  第三突击组接到了总指挥的命令,快速奔向了吕超所在的楼层,两个小组依托着楼道快速*近了403室,此时的特警队长吴冬兼任强攻小组组长,他用手语指挥着整个行动,爆破手立即安装塑胶炸药,牙膏一样的胶体均匀的涂在防盗门上,起爆引信插在了炸药上。

  指挥车中,公安局长陈殿峰全程视频指挥逮捕吕超,接到强攻小组准备就绪的答复后,他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声:“强攻!”。

  无线电在同一秒钟把指令传达在吴冬的耳机中,吴冬的手势猛的落下,碰的一声闷响,塑胶炸药爆炸,防盗门轰然倒地,强攻小组鱼贯而入,当场控制了正在吃饭吕超和崔雨,随后进来的突击组快速搜查了整个房间,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再无别人。

  “你们这是干什么,谁让你们进来的,这是私闯民宅”,崔雨在刚才的爆炸和惊吓中反应了过来,气愤的大喊。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特警已经把整个家搜查了一遍。

  吕超倒是非常镇定,像没事一样喝着汤。

  吴冬走了过去,看着吕超,似乎在答复崔雨的话:“错不了,抓的就是你们!”

  看到吕超依然没有反应,吴冬又饶有兴致的向他走近了一步:“吕超,想不到你还是被我们逮到了吧,你以为不用互联网不用手机就找不到你了,告诉你,不管你有多大本事,都逃不了我们的眼睛”

  吕超不屑的冷笑了一下:“傻B”

  “你说啥?”

  吴冬当即怒了,他特警队长干了这么多年,在嚣张的匪徒都不敢在他面前放肆,尤其是被逮捕之后。

  这个吕超太张狂了,还未等吴冬进一步动作,吕超忽然扬起手,一碗热汤泼在了吴冬的脸上,还未等吴冬感觉到烫,吕超就抓住他的衣领狠狠地朝自己这里抓过来,手肘杵向吴冬的软肋,痛的吴冬低沉的叫了一声,还未等其他特警反应过来,吕超已经挟持着吴冬退到了墙角。

  突击组队员的枪口齐刷刷的指向了挟持吴冬的吕超,都惊讶于刚才吕超的反应,那种擒拿的速度绝对是他们始料未及,看来他们还是轻敌了,毕竟是特种大队的精锐,难怪不把吴冬他们放在眼里。

  “说你傻*还冤枉你了?”,吕超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枚手榴弹,一头抵在吴冬的心口,另一只手拉着拉火绳,拉火绳崩的很紧,仿佛轻微的抖动都能将手榴弹拉响。

  “在军队的时候类似的训练我经历过无数次,没有一次不及格的,在实际训练中,可要比你这个闹剧复杂得多,就凭你这水平还想抓我?”

  吕超看了看窗户,他知道外面有狙击手,也知道这对自己很不利,所以他尽可能把自己藏在角落,用吴冬大半个身体挡住了自己:“老子当年制服匪徒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撒尿和泥呢?”

  吴冬这次是彻底在阴沟里翻了船,气愤的大骂:“他妈的,刚才是谁检查的,这混蛋身上有手榴弹怎么没人看见”

  那枚手榴弹很显然是事先藏在了饭桌下面,这个死角正好被特警给忽略了。

  吕超忍住不笑了出来:“就你这个水货怎么当上的特警队长,我要是你早就跳楼自杀了,省的活在世上丢人现眼”

  “*,有种你就拉,我他妈和你同归于尽”,吴冬气的眼睛通红,这以后还怎么在特警界混了。

  他恼羞成怒的话让周围的特警一愣,随即意识到吴冬的话会激怒吕超,立即喊道:“队长,冷静点”

  “吕超,你听着先把手榴弹放下,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谈”

  吕超看着他们:“谈,真打算谈的话你们会破门而入?会带着枪进来?”

  “吴队长,不要乱来”,指挥车中的陈殿峰已经目睹了全过程,陈殿峰很生气,没想到吴冬这样的老特警会犯这样的错误,低估敌人在任何时候都是愚蠢的,更何况之前他们就知道吕超的身份。

  特警头盔上的摄像头清晰的记录着这次行动的全过程,指挥车里的人看到的不仅仅是这场混乱的行动,还有吕超手中的那枚手榴弹和他嚣张的表情。

  指挥车里一个身穿西装带着黑色皮手套的男人忽然坐直了身体,拿起麦克风说:“他不能死,他对我们有很大的价值!”

  吴冬听到了总指挥的声音,不甘的对着手下说:“放低枪口”

  特警们不甘的放低了枪口。

  “客平,到底怎么回事?”,崔雨的声音有些嘶声力竭。

  “客平?”,吴冬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你这个傻姑娘,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吧?这小子是雇佣兵,他的真名叫吕超”

  听到吴冬的话,崔雨彻底傻了,呆呆的看着他:“客平,你到底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以想象这个向自己求婚的文弱男人竟然会和凶残的雇佣兵扯上关系,他不敢相信,但是的刚才这个男人能轻易的制服特警就已经暴露出他身手不凡了。

  “抱歉了小雨,虽然我很留念你的床上功夫,但是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吕超丝毫没有掩饰他利用崔雨的立场。

  这句话险些把崔雨气晕:“你这个混蛋!”

  崔雨气的顺手抓起东西就要打吕超,被周边的武警拦了下来,事已至此,武警只好把崔雨先带走了。

  百米之外的二号楼楼顶,狙击手观察员小周早已经发觉里面的变化:“王督察,嫌疑犯已经开始反抗,他挟持了吴组长,怎么办?”

  “这个吴老二,怎么搞的”,王彬也是很无奈,堂堂的特警队长竟然被嫌疑犯挟持了,这可闹出大笑话了。

  王彬没有在说话,他一直在注意吕超的变化,这一幕不用观察员报告他也知道,吕超躲在角落,那里正是狙击的死角,从这个角度根本看不到吕超的要害,而且他还把身前的吴冬当挡箭牌,很显然他在这方面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

  王彬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十字线对正了吕超露出了手臂,他轻轻地拉动了嘴边的通话器,低声说:“强攻组注意,稳住吕超的情绪,让右边的兄弟让开!”

  吴冬和特警们听到这些话自然知道王彬要出手了,吴冬使了一下眼色,右边的特警看似无意的让开了。

  “吕超,现在投降还来得及”,吴冬淡定的说。

  “*,要投降的话老子就不逮你了”,吕超嚣张的不以为然:“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谁都懂,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局是什么,别在这里给我讲什么优待俘虏的废话,这都是我曾经玩过的把戏,我要是你就不要轻举妄动,67式木柄手榴弹的杀伤半径是七米,我的手只要抖一下,大家谁也活不了,你们都给我滚出去,要不然我会很紧张的,一紧张手就会抖,万一拉响了手榴弹可别怪我”

  “那他妈就一起死!”,吴冬气愤的大骂。

  “去你妈的,要死你自己死,老子的命可比你贵重多了”

  “有种就拉,少他妈废话”,吴冬又被激怒了,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情况眼看就要被他搞砸。

  王彬对着送话器说:“吴老二你给我安分点”。

  “报告风速、距离!”王彬死死地盯着瞄准镜中的吕超,时刻注意吕超和吴冬的动作。

  “距离103米,风速每秒钟5米,西北偏风!”,观察员用风向仪和激光测距机精确的报告出了距离。

  “风速每秒钟5米,不见得吧?”,王彬仔细夫人观察着周边环境。

  城市作战中,由于建筑物高低和距离不同,风速分流较多,不像旷野那样风速大面积一致,受建筑物影响,更容易出现局部区域风速不一样的现象,虽然100多米的距离内不用修风偏,但他要命中的目标太过于细致,甚至是挑战极限,吕超不能死,所以他只能用这种方法。

  王彬的心态非常稳定,他对自己的狙击技能是非常有信心的,白光瞄准镜的十字线逐渐靠近了吕超手中那枚手榴弹的下沿——手榴弹的拉火绳!

  拉火绳绷得很紧,如果这一枪没有打断拉火绳,势必会惊吓到吕超,这枚手榴弹极有可能被引爆,后果不堪设想,吕超的手轻微的晃动,不知是因为吴冬有意或无意的挣扎还是因为吕超在颤抖,拉火绳根本不像死靶子一样纹丝不动,客观上增加了狙击的难度,但是这种颤动比较有规律。

  王彬明白了,这种轻微的抖动并不是吴冬在挣扎,也不是吕超在颤抖,而是吕超的手不光在拉手榴弹,还在牵制吴冬,这个力度不好把握,手臂呈现的形状不利于血液循环,心脏跳动的频率增加,正因为心脏的跳动和血液循环不畅通才导致这种颤动,这种有规律的颤动对王彬来说是比较容易把握的,命中目标不是不可能!

  吕超盯着他们每一个人:“叫你的人都给我出去,我需要一辆加满油并且没有任何故障的越野车,就用你们局长的车,三分钟之内必须出现在楼下,快点”

  吴冬冷笑了一下:“*,你他妈真牛*,局长的车你也想坐”

  “没有什么是我们不敢干的”,吕超轻蔑的一笑:“叫你的人去准备,我没时间跟你们耗着”

  吴冬苦笑了一下:“我真是阴沟里翻船了,好,我答应你,你们下去一个人把局长的车开过来”

  “是”

  吕超狠狠地勒了一下吴冬:“我说的是所有人都出去!”

  窗外,王彬的目光越来越冷峻,他的目光忽然停留在距离吕超窗口不到三米的另一个窗口,窗外的晾衣绳上一件绯红色的连衣裙随风飘荡,风速每秒钟8米!王彬立即调整射击诸元,瞄准镜十字线的正中央对准了拉火绳下沿约3毫米的位置,扣动扳机的手指缓缓加力……

  砰,狙击枪口微微抖动,百米之外的窗户啪的一声破碎。

  几乎在同时,一阵劲风从吴冬的胸前划过,手榴弹的拉火绳被子弹打断,吴冬一个激灵,还未等吕超反应过来,一个过肩背将吕超狠狠地摔在了地板上,武警们一哄而上,硬生生的压住了吕超,气的吕超一顿叫骂,毕竟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想制服他还真是费了一番功夫。

  手铐将吕超拷上的同时三个武警的脸上都挂了彩,吴冬一脚踢在吕超的胸口,直接放倒在地:“妈的,跟我的人动手,不想活了吧你”

  吕超艰难的爬起来,不屑的看着和他,吐了一口血唾沫。

  “你他妈的”,吴冬气不过,还要动手,被身边的武警拉住了,看着战友头盔上的录像探头,吴冬知道总指挥也在看着,安静的放了手:“把他带下去!”

  吕超被人推就着押了下去,吴冬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贴身的作战服活生生的撕开了一个口子,看来刚才的子弹从紧贴着肉皮飞过去的,王彬射击的角度拿捏的很好,子弹打中了身侧的沙发,没有照成跳弹,要不然非得再伤几个人不可,狙击步枪的子弹在这种小空间里跳弹,不打到三个人才怪呢。

  吴冬对着对面的二号楼竖起了大拇指:“干得好,不愧是一号狙击手”。

  二号楼顶的王彬看到了吴冬的手势,笑了一下。

  “好枪法!”,观察员小周由衷的感叹。

  虽然在训练场王彬经常把一根牙签打成四截,但靶场和实战始终是有差距的,那个拉火绳可不是死的,是握在活人的手里的。

  “你要是好好练的话你也能做到”,王彬看着他。

  “得了吧”,小周很有自知自明的摇了摇头:“我这辈子只能当个观察员,开枪的事情还是交给你吧”

  “你呀,算了”,王彬不好在说他,自顾自的警戒观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