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三十章:被世界抛弃的人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124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厂房深处,杨旭平静的躺在地上。枪口的剧痛让他几欲昏厥,杨旭最后的意识里是陈怡的话:冷静,冷静,呼吸,深呼吸,冷静,深呼吸……他调节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最大限度的争取时间……

  尖锐的警笛声由远及近的传来,昏厥在车里的陈怡恍惚的清醒过来,陈怡晕晕沉沉的离开了车里,看见了不远处飞快驶过来的警车警灯,仿佛想起了什么,陈怡惊慌的回过头,看着里面的厂房,陈怡的心底一沉:“杨旭!”

  陈怡拼命地向前面的厂房跑过去,心里在默默的祈祷,杨旭,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陈殿峰带着特警飞快的赶到这里,特警手持05微冲呈包围状环环围住了厂房。

  特警迅速控制了现场和厂房里面。

  于磊的尸体横卧在厂房的门前,看着那一路的血迹,一定是从里面走出来的,胸膛的贯穿伤如此恐怖,真不知道他哪来的毅力走出来的。

  陈殿峰看着于磊的尸体,深吸了一口气,这个恶魔终于倒下了,无论是公安还是安全局都付出了及其惨痛的代价,陈殿峰向里面走去,特警的战术灯下是一片极其惨烈的场景,所有的安全局探员几乎都躺在地上,全身鲜血淋漓,特警检查了他们的伤势,庆幸的是子弹都打在了他们的肢体上,没有命中要害,特警们赶紧用随身携带的三角巾抢救伤员。

  “林尚正,你受伤了”,陈殿峰看见了被武警架着的林尚正,狼狈的样子哪里像是那个年轻气盛的安全处长。

  “别管我”,林尚正看着里面:“我们这都是小伤,杨旭在里面,他受了重伤!”

  “杨旭!”,陈殿峰赶紧往里面走去。

  依稀的灯光下,陈殿峰惊讶的站在那里。

  表情哀伤的陈怡抱着昏迷不醒的杨旭痛苦起来,胸膛殷红的血在战术灯光之下显得如此刺目,像极了躺在外面的于磊。

  “赶紧叫救护车!”,陈殿峰惊呼起来。

  深夜的浮云在天空里依稀散去,皎洁的白月在云层中浮现,仿佛那些死去的人的笑脸,带着轻松愉悦的表情,从九天之上落回九泉。

  再见了,那些死去的人,愿你们在黑暗中长眠。

  医院重症看护病房里,刚刚醒过来的李沫突然痛哭起来,她无力的手伸向了自己的氧气管,用尽了仅存的力气扯断了氧气管,心电图上的频率缓慢的降低,直到没有了生命的搏动,李沫安静的躺在床上,悲伤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次日上午,已经一夜没合眼的陈怡焦急的等在手术室门外。

  昨天她从车里醒过来的时候,警察已经到了,战斗结束了,整个战术组的人虽然都受了重伤,却没人死亡。林尚正的手腕已经手术缝合,却永远无法恢复以前的灵活,但总算保住了命,所有人都没事了,唯独杨旭没有度过危险期。

  “请你们一定要尽全力抢救杨旭同志,他是我们的英雄!”,陈殿峰握住院长的手,激动地说。

  “请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抢救,一定会!”,院长做出了保证。

  手术室中,主刀医生丝毫不敢懈怠,几次濒临死亡的杨旭都被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他身上有两处枪伤,其中一个贯穿肩膀,另外一个从心脏擦过,洞穿肺叶,造成严重的心力衰竭。

  难以想象,于磊那样疯狂的狙击手近在咫尺也没有打中心脏,这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手术台上的无影灯悄无声息的照在杨旭的身上,深度昏迷中的杨旭忽然有一种错觉,仿佛置身阳光之下。

  梦境中,他和陈琳背靠着背躺在阳光下的草地上,那些欢声笑语和值得他一生回忆的美好一一在眼前浮现。

  “陈琳”,杨旭的嘴角淡淡的抽动。

  “病人有反应了!”,护士有些激动起来。

  主刀医生看了一眼心电图,微弱的心跳终于恢复了一丝正常。

  “好”,主刀医生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

  “继续输血”

  “病人刚才好像说话了”

  “是正常反应”。

  ……对不起,我……

  ……“不要这样说”,阳光中,传来陈琳温柔的声音:“能和你相遇,我已经很幸福了”……

  杨旭闭着眼睛,感觉那阳光一样的温暖拥抱自己,美丽的如同梦境,杨旭陶醉在温暖之中,如果这是一个梦,他宁愿不要醒来。

  城市的新闻快讯第一时间播放了于磊被击毙的消息,顷刻间,整个城市都响起了欢呼声,无论这个城市曾就有多少矛盾,但对待于磊的死亡,整个城市的反应是那么一致。

  让城市惶恐不安的幽灵刺客被击毙,人们高兴之余更多的是在关注到底是谁击毙了前美军海军陆战队狙击手,令人遗憾的是政府方面竟然三缄其口,对击毙于磊的神秘人物拒绝头颅任何消息。

  “你的如意算盘又打错了”

  吕超点燃一支烟,淡淡的吞云吐雾,看着坐在窗前的冷权,不禁有些郁闷:“他竟然败给了杨旭,哼,现在怎么办?”

  冷权回过头看着吕超,目光有些反感,他反感的不是吕超,而是他手里的烟,吕超是极少数敢在他面前抽烟的人。

  仿佛会意了什么,吕超走到另一个窗前,深吸了一口烟,就把烟头扔到了窗外。

  “这样才有意思,杨旭果然没让我失望”,冷权露出诡异的微笑。

  “你说啥?”,冷权惊讶的看着冷权:“这样才有意思?什么叫没让你失望,别告诉我你是故意的!”

  “是又怎么样?”

  冷权的坦诚让吕超惊了一下:“你到底想干什么?”

  冷权淡淡的冷笑:“于磊的狙击水平和我五年前差不了多少,如果杨旭连于磊都无法干掉,他这个零号狙击手恐怕只是徒有虚名,他能干掉于磊说明什么,说明他的确具有零号狙击手的资格,这样才有资格作为我的对手!”

  冷权看着一脸惊讶的吕超,有些兴奋的说:“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足足等了五年!干掉杨旭,这是我这一辈子的目标!”

  冷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这和他平时阴晴不定难以捉摸的性格是完全不相符的,明明想干掉杨旭,却还在关注这个人到底有多强的实力,这和平时干脆干练的冷权相比,简直就是拍若两人。

  冷权到底和这个杨旭有什么样的恩怨过节,至于他如此费尽心机的下手吗?

  吕超觉得冷权这个人越来越难以捉摸,但是他现在可没功夫琢磨他的性格,他更加关心的是,这次任务该怎么向丁先生交代。

  “我可没空管你和那个什么杨旭之前的事情,凌忠浩怎么办?这次怎么向丁先生交代?这么些年从来没有失败过,咱们小队的招牌都砸了”,吕超无奈的摇摇头。

  “只能等了”,冷权看着窗外:“情报显示,凌忠浩半年之后可能有一次涉外活动,好像是去日本,我们在日本干掉他,总比在国内干掉他要强吧”

  吕超叹了口气:“半年,你可真沉得住气呀”

  “要不然呢,你还能怎么样?”,冷权淡淡的笑了。

  吕超看着他,不禁笑了:“你是小队的队长,更是我们的灵魂人物,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别这么信任我,说不定哪一天,我会把你们都带向死亡的”,冷权的声音没有任何感*彩,仿佛就事论事的说出了实话一样。

  吕超愣了一下,忽然笑了:“那是你的自由,我们的命好像都是你救的,现在你要收回,随便了”

  冷权斜着眼睛看着他:“北方公司怎么会收你这个笨蛋?你是怎么加入公司的?”

  吕超笑了一下,顺手又点燃一支烟:“为什么加入,有个伟人曾说过,你不想适应这个世界,你只能去改变世界,让世界适应你,妈的,我没这个本事,只能换一个适应我的世界,于是,我干掉了那些让我反感的混蛋,加入了北方公司”

  冷权皱着眉头看着他:“再抽烟就给我滚出去,没完了是不是,我从来没容忍任何人在我面前点第二支烟”

  吕超笑了笑,赶紧跑到窗口打开窗户,在窗边抽烟。

  “你好像从来没说过那是怎么加入北方公司的”,吕超问。

  冷权苦笑了一下:“我?我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人,所以只能选择一个收留我的世界!”

  有那么一瞬间,吕超看见了冷权目光中的哀伤,但仅仅是一瞬间,紧接着就被令人窒息的仇恨气息所笼罩,那是怎样刻骨的仇恨!

  冷权看着窗外,忽然想起了五年前的事情他加入北方战略资源公司的事情……

  2006年11月的冬天傍晚,东北讷河县南门区靠近省道的一个破败的小餐馆中人声鼎沸,和外面的冰天雪地相比,这里更加充满热闹和暖意,喝酒划拳的叫骂声以及烟草的气味让这里的显得鱼龙混杂,各色彪悍的男人超着不同地方的口音相互拼酒叫骂,或是说着一些荤素不等的笑话,那些人的姿态像极了旧社会土匪响马。

  不过别这么比喻似乎也并不为过,他们的确是匪徒,而且不是一般的穷凶极恶,他们都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雇佣兵!雇佣兵是什么,是武装起来的杀手,为了钱可以出卖信仰和灵魂的可耻杀手!

  东北讷河县,北方战略资源公司第一代董事会成员的故乡,也是他们在境内筛选初级雇佣兵的基地所在。

  而这个小餐馆的老板就是北方战略资源公司在亚太的成员,这个餐馆,其实就是北方公司在国内的秘密聚集地之一。

  和那些亡命徒喝酒相比,坐在角落里像饿死鬼一样吃东西的那个乞丐,更显得格格不入,讷河县靠近东北嫩江,属于高寒地区,每年十月开始就飞雪连绵,窗外的寒风让衣着单薄的乞丐冻的有些瑟瑟发抖,铁青脸色不知是因为多久没有吃饱饭而造成的。

  乞丐的捧着一只烧鸡,贪婪地咬噬,仿佛这个世界的寒冷已经让一切变的麻木,进食似乎只是一个本能,乞丐已经蜕变成一个低级的生命,连起码的知觉都不存在的原始生命。

  乞丐身边的中年人抽着烟,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怜悯的看着这个和他儿子年纪差不多的孩子,长吐的一口烟雾更像是在叹息。

  他完成公司安排的任务中险些命丧于此,东北民风强悍,打起架来更是不要命,如果不是这个乞丐及时帮助解围,说不定他已经死在了这里。

  想到这里,中年人似乎还有些后怕,他怕的不是哪几个拿着沙喷子土枪的黑道人物,而是这个帮助了他的乞丐,那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段招招命中要害,而且是赤手空拳的杀人搏击。

  中年人年轻的时候曾经在沈阳军区侦查大队服役,见识过这种杀人技巧,这种格斗只会出现在军队,而且不是一般的军队!

  军队非常重视简单实用的格斗手段,但真正把格斗作为杀人手段,而且出手就必须致命的部队少之又少,应该说只有一种部队,那就是执行特殊任务的特种部队!

  中年人忽然板着面孔,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中,他已经看到公司“主管”的车到了外面,今天是主管过来巡视筛选结果,准备向公司高层推荐合格雇佣兵的日期。

  北方战略资源公司,极端的民族组织,也是国内唯一一个雇佣兵组织,一个专门针对外国人武装集团。

  北方战略资源公司的总部并不在东北,之所以叫做北方战略资源公司,是因为最初创立这个组织的七个人都是东北讷河县人,而且曾经在东北某野战部队服役8年以上,他们对东北有着特殊的情感,这七个东北籍老兵曾经在部队荣立战功,却在脱下军装之后怀揣着愤怒组建了这个组织,由最初针对东北黑恶势力的“东北虎”杀手集团逐渐演变成东北亚地区最大的雇佣兵武装集团。

  由于退伍老兵的特殊情感,让他们无论到什么时候都坚决拥护中国的执政党,坚决不在国内执行武装行动和坚决不伤害中国人的性命,这是这种政策,让他们在国内极其低调,甚至没有任何当局注意这个组织,也正是这种对祖国的敬畏和尊重也让他们存活至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