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二十七章绝队火拼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34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赵健,哼”,冷权端起狙击步枪竟然跑了出去!

  “找死!”,赵健看着冲出来的冷权,竟然懊恼了起来,冷权竟然敢在他这个准零号狙击手面前跑出来,太瞧不起他了吧。

  赵健的枪口瞄向了冷权,冷权飞快的蛇形奔跑,飞快的窜入警察署旁边的绿化带中,高高低低的花草竟然遮掩了冷权穿梭的身影,赵健皱起眉头,竟然就这样让他跑了,赵健果断的开枪。

  世界上任何一个狙击手也不可能随便打中乱飞的乌鸦,因为乌鸦的灵活根本让人无法捕捉目标,能打中任何一个静止的目标都不是什么高明的狙击手段。

  这是宣立军曾经说过的话,就是明白这样的原理,所以冷权才有恃无恐的冲出来。

  砰,子弹在冷权胸前擦过,打断了面前的槐树树枝。

  砰,子弹从冷权的头顶飞过,击碎了旁边花池中的花朵。

  砰,子弹从冷权身侧擦过,打碎了喷泉上的石膏雕像。

  “该死”,赵健拼命的稳住心绪,似乎知道了冷权的战术,既然这样。

  下一秒钟,赵健竟然做出一个令人惊异的举动,赵健放下了狙击步枪,竟然闭上了眼睛,感觉着冷权的动向。

  奔跑,奔跑,他在等待一个机会!

  他是很难打中的运动目标,而我,是非常容易打中的固定目标,我开了这么多枪,他早就知道了我的位置,那么当他静止的时候就是他向我开枪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他暴露的时候!

  赵健睁开眼睛,他知道,冷权一旦停下来会在一秒钟之内将子弹射中他的眉心,而这一秒钟,也是他唯一干掉冷权的机会!

  这就是零号狙击手之间的对决!

  赵健缓缓的拿起狙击步枪,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奔跑中的冷权。

  冷权忽然停住步伐,手中的狙击步枪指向了自己,只是在那个刹那间,赵健的枪口也瞄了过来。

  砰砰两声枪响,是战神之间两道闪电在纵横。

  他们彼此瞄准,彼此的瞄准镜中同时看见了彼此的枪火,他们同时开枪,同时中弹。

  啪,啪,两个人的身体同时向后抛去,栽倒在地。

  “妈的”,赵健愤怒的爬了起来,全然不顾流血的肩膀,对着还躺在地上的冷权连连开枪,砰,冷权的反应也不慢,两方几乎再一次同时开火,彼此的子弹擦过两者的身体。

  冷权快速的滚动,周边飞溅起一团团泥土。冷权没有中枪,子弹从他的的脸边擦过,子弹的劲风将他带倒在地,耳边嗡嗡的响个不停。

  赵健这里连番闪躲,避开了冷权射过来的子弹。

  刚才那千钧一发的狙杀几乎是他们狙击技术的极限,两个人的子弹一个从耳边擦过,一个擦破了肩膀,并非他们没有瞄准彼此,而是他们都在用甩枪狙击,极短的时间内瞄准目标快速移动开火,同时身体向一侧倾倒,躲避对方射过来的子弹。

  这几乎是狙击手最炉火纯青的狙击技能,两个人的实力的确没有太大悬殊。

  赵健在开枪的时候瞄准的是冷权的头颅,虽然是最终的要害,但是目标较小,很容易被冷权闪躲,所以子弹只是从他的脸庞擦过。

  而冷权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瞄准的是心脏,目标较大,虽然赵健躲开了,但依旧免不了被子弹擦伤的厄运。

  “该死的”,赵健看着手臂上的伤痕,知道实力的悬殊,赵健咬了咬牙,飞快的从楼上奔了下去。

  冷权知道赵健的性格,赶紧撤离。

  赵健扑到楼下的某个楼层,一脚踢开一间办公室的门,冲了窗户前才发现冷权的身影早已不在。赵健气愤拍了一下窗台,打开窗户,从窗台上迅速从上面跳下,从十多层楼的阳台阶上一段段的落下,赵健掏出手枪,飞快的沿着冷权的逃跑路线追了过去。

  “找到大岛夏子那个娘们儿了吗?”,吕超一边带着人快速撤退一边对着步话机喊着,抓到署长当人质就多了一层把握。

  “副队长,那个女人在总署的最高层,只有专用电梯能够到达那里,我们上不去”,对讲机里传来下属的声音。

  “算了,你们赶紧撤离,晚了就来来不及了”,吕超匆匆的说。

  “小心敌人”,身旁的雇佣兵一把推开了吕超,刺耳的枪声响起,一阵弹雨向他们扫来,雇佣兵毕竟经常经历这种袭击,忙而不乱的避开弹雨寻找掩体反击。

  那是镇守在警察署的特警部队,由于冷权的撤退命令,已经控制了部分区域的雇佣兵各自撤离,让这些特警追过来的速度如此之快。

  “稳住,稳住,不要抬头,等他们过来,听我口令”,冷权躲在石头后面,低声的吼道,那些特警端着防弹盾牌从前面*近,后面的二十多个特警端着突击步枪从两侧呈包围状过来,子弹在他们身边疯狂的射过,弹雨剥削着他们单薄的掩体,眼看他们就要被弹雨杀死。

  吕超聆听着枪声的变化,依稀的感觉到枪声变低了之后,迅速吹了个口哨,自己带头端起冲锋枪冲了出来,其他的雇佣兵也迅速端枪冲了出来。

  “干掉他们!”,吕超的AK-150疯狂的吞吐着火舌,强劲的火力把前面的防暴盾牌都被打翻了,刹那间混战升级,雇佣兵的火力异常凶猛,纷乱的枪声中自由猎杀着特警的部队。

  特警奋起反攻,刹那间战斗陷入了白热化。

  那些雇佣兵似乎是根本就不畏死一样,竟然敢迎着特警的枪火冲锋搏杀。

  虽然特警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警察精锐,但是和这些经验丰富,习惯了搏杀和血腥的雇佣兵相比还是逊色很多,不是战斗技能上,而是士气上,不一会儿,这些所谓的精锐特警竟然被打散了,之前的包围战术竟然被击溃。

  特警们一边后撤一边反击,雇佣兵哪里肯放过他们,一路追击下去,似乎不把他们全军覆灭就不回头一样。

  枪声一时间大作起来,特警的战士接二连三的栽倒,手榴弹的爆炸声,刺耳的枪声和满地的鲜血尸体,那些重伤者的哀嚎,俨然一副小型的战场。

  “够了”,吕超挥手制止,雇佣兵很有秩序的停了下来,小队成员竟然毫发未损,呈现防御状,警惕着四周和狼狈撤退的特警。

  吕超看着满地死死伤伤的特警:“没时间了,马上撤离!”

  大阪市里的,佩恩看着手表,时间已经到了,估计冷权队长已经被救了出来,没有必要在这里耗着了,大厦外面停着几十辆警灯闪烁的警车,那个固执的警察还在用扩音器喊着什么你们被包围了,赶快投降的废话。

  佩恩扔掉了嘴里的雪茄:“时间到,撤退!”

  佩恩身边的手下会意的点了点点头,用英语高喊道:“准备战斗!”

  外面的警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只见那些雇佣兵全都端起了枪口,一副准备厮杀的状态。

  佩恩的手下转动了手中的按钮,嘭嘭两声巨响,剧烈的爆炸震动和浓烈的火光瞬间吞噬了门前的警车和警察,火光迸裂之中,警察身体四下飞溅,惨烈的砸在地上。

  “冲出去!”,佩恩一声命令,成群的雇佣兵端着各色冲锋枪鱼贯而出,哒哒哒哒,枪声混乱的响起,那些在火焰和废墟中挣扎的警察被依次枪杀,一分钟前的包围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雇佣兵异常疯狂,他们可不会在乎那些警察是否还有作战能力,也不会在乎飞窜的流弹是否会伤及无辜,对他们而言这就是一场游戏,杀戮的游戏。

  佩恩带着他的人马及其猖獗的乘坐越野车,大摇大摆的离开这片狼藉的街区。

  其他几个接到撤退命令的街区也在同一时间和警察交火,由于受过专业训练和手中武器的凶猛火力,雇佣兵几乎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就成功的撤离了。

  那些雇佣兵撤离的同时,一队机械化部队驾驶着各种轻型装甲车和坦克,浩浩荡荡的快速开进大阪市,装备精良荷枪实弹的精锐部队就是日本最引以为傲的东京快速反应部队。一直专门应对突发事件和恐怖组织的精锐部队,头顶上的巡逻机快速略过他们队伍的上空,直奔大阪警署总部而去。

  大阪上空,雇佣兵的无人侦察机拍摄到了部队进入的一幕,监控视频以红外线热传感照片的形式传送到雇佣兵在郊外的指挥部里。

  “佩恩先生,吕超副队长,快反部队已经到达大阪,距离警察署还有10分钟的行程,你们必须快点撤退”

  听到这样的消息,佩恩首先担忧起来,他这里撤退绝对没有问题,但是队长和吕超哪里恐怕有些困难了,已经在撤退路上的佩恩立即拿起卫星电话:“吕超,快反部队还有十分钟就会到你那里,需不需要我的支援?”

  “不需要,你马上撤退”,吕超丝毫没有犹豫的回答。

  “我明白了”,此时的佩恩已经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但是他必须回到总部,因为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佩恩拨通了手下的电话:“罗森,交给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传来对方兴奋的声音:“都搞定了,一共是三架直升机,都搞到手了,属于自卫队的救护飞机,性能很好,我们正在安装加特林重机枪”

  在行动之前,佩恩就联系了长期潜伏在日本的手下罗森,命令他不管以什么办法必须搞到三架中型直升机,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假扮自卫队成员呼叫了自卫队的医疗运输机,然后竟然劫机了,而且十分顺利,他拆下了里面的定位系统和无线电,竟然直接改装成了武装直升机。

  “很好,准备一下,一会儿可能就要检验一下你的直升机了”,佩恩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放心吧,佩恩先生”

  佩恩笑了笑,战场的环境瞬息万变,别看冷权现在让他们撤退,现在他们耽误了时间,撤退成了问题,必然要反攻回去,那么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重返市里作战了,佩恩点燃了一支雪茄,淡淡的笑了一下:“这次可玩大了,冷权队长,咱们有可能要把大阪炸平了呢,呵呵,高层那些家伙会不会被咱们*疯了呢”

  哒哒哒哒,自动步枪疯狂的扫射警察署办公区,玻璃,打印纸和各种办公物品在纷乱的弹雨中惨烈的横飞,顷刻间整洁的办公室一片狼藉。

  “看你们能跑到哪里”,雇佣兵卡尔带着四个手下和冲过来的七个特警疯狂的交火,雇佣兵异常凶悍,纷飞的纸屑中,卡尔疯狂的开火,身前的特警身体爆出大片的血花,向后砸去。

  躲在办公区后面的福田俊夫和丰臣樱雪颤栗的看着他们疯狂的杀戮,吓得他们连枪都握不稳了,丰臣樱雪脸色惨白,差一点就要哭了出来。

  砰砰砰砰,刺耳的枪声中两个特警血肉横飞的飞出了窗外。

  剩下的两个特警倒在血泊中像杀猪一样惨叫,被走过去的雇佣兵直截了当的爆头。

  “这些特警怎么这么差劲”,一个雇佣兵似乎意犹未尽,舔了舔嘴边溅起得血摇了摇头。

  “他们毕竟是警察,不是军人,怎么能和我们比,再说了,日本警察是世界上最次的警察,你不知道吗”,另一个雇佣兵看着自动步枪,狂笑起来。

  “这些废物,来多少我杀多少”,最后一个雇佣兵狠狠的拉动了一下枪栓。

  狰狞的相貌当即让身后的丰臣樱雪惊呼了一声。

  “谁”,随着雇佣兵的发觉,大片的弹雨落了过来,打的丰臣樱雪和福田俊夫周边一片纷乱。

  丰臣樱雪吓得尖叫起来,手里的手枪都掉在了地上。

  “等一下”,卡尔叫住了他们:“是女人?”

  凶悍的雇佣兵走了过去,一脚踢飞了千疮百孔的桌子,拉出了躲在下面的两个人。

  “是警察,这么尿的警察”,雇佣兵不屑的看着两个腿软的警察:“杀掉算了”

  福田俊夫一听赶紧跪地求饶,嘴里说着含糊的日语,不用听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丰臣樱雪则干脆尖叫起来,要不是他们身上都穿着警服,打死卡尔也不相信日本的警察竟然这样。

  “真他妈没骨气”,一个雇佣兵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卡尔有些贪婪的看着丰臣樱雪半裸的酥胸:“带他们走,他们是人质,对我们有用”

  “明白”

  粗鲁的佣兵一手拽丰臣樱雪的头发,一手扯着福田俊夫的领子就走了出去。

  “我们必须快点,刚刚接到佩恩先生的消息,他们的部队马上就要到了”

  “知道了,快点撤退吧”

  东京快反部队的队伍行至大阪街头,调整哨在路口和交通岗指挥交通,快反部队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先行通过,在东之川大街接到命令后,快反部队迅速分成三个部分,一部分朝城市中进发,那些刚刚被雇佣兵袭击的部位成了他们首要执勤的区域,另一部分朝政府机构、银行、学校等重点部位进发,最后一部分的地点就是大阪警署总部,雇佣兵组织正在攻击的部位!

  “指挥部再次传来命令,快反部队还有15分钟就会到达警察署,我们没有时间了”,吕超身边的雇佣兵将卫星电话的告诉了吕超。

  “马上联系所有还未撤出的兄弟!”,吕超说。

  “现在没有撤出来的就只剩下队长和我们了”

  “那就马上联系队长”,吕超愤愤地说,竟然和队长走散了,这叫什么事,这次的行动明明是营救队长,结果在关键时刻还是队长救了他们,这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砰砰砰,突击步枪的声音唐突的响起。吕超身前的两个雇佣兵当即倒在血泊里。

  “隐蔽”,吕超高呼一声,众雇佣兵就地隐蔽。

  突击步枪对着他们的方向狠狠的扫射,子弹横飞溅起泥土和碎屑,明明只有一个枪声,应该只有一个枪手,但那个枪手竟然硬生生的压制了他们几十个人的小队!

  “反击!”,一个雇佣兵似乎受不了这样的侮辱,端着冲锋枪竟然冲了出来,刚刚站起的身体还未端稳冲锋枪,胸前就爆出了一连串的血洞。

  “混账”,吕超身后五个气愤的雇佣兵同时站起,对着枪声传来的方向疯狂的开火,细小的枪口吞吐着细碎的火舌,只见枪火纵横的那一处千疮百孔,子弹横飞撞出的火花和飞溅而起的各色碎片,刹那间填充了整个空间。

  弹雨横飞之后,一个魁梧的身影跳出那片领域,沿着子弹交错的缝隙一边反击一边跳跃到一个岩石后面。

  “邹林帅!”,那个身影再熟悉不过了,吕超愤怒的端起冲锋枪,对着那个逃窜的身影猛烈的开火。

  邹林帅飞快的奔走,身后和脚下尽是子弹溅起的泥土,他对着前面的石墩猛然一跃,跳到了岩石后面。

  “给我干掉他”,吕超双眼冒着火,冲锋枪的子弹在石墩上疯狂的射击,土石崩裂之中,石墩摧枯拉朽般越来越小。

  “该死!”,邹林帅换下打光的空弹匣,等待机会冲出去。

  砰砰砰砰,手枪的声音一气呵成的从身后传来,杨旭端着手枪一边冲过来一边开火,飞快的速度堪比冲锋枪一样,那些雇佣兵还未来得及回头就被打中头部。

  杨旭枪法毒辣,不给他们一丝一毫的喘息机会,竟然把雇佣兵小队硬生生的压制在那个角落,吕超回过头,对着杨旭的身影狠狠的扣下扳机,哒哒哒,一弹夹的子弹射向了杨旭哪里。

  杨旭翻身翻滚到树后,换下了空弹匣,等待机会冲出去。

  吕超盯着杨旭的位置:“你们几个把他给我解决掉!”

  石墩哪里,邹林帅端着冲锋枪猛地站了起来,枪口刚刚瞄向这里,吕超竟然先开了枪,砰砰,一个短点射之后,邹林帅的手猛的一震,AK-150竟然飞了出去,另两发子弹竟然从耳边擦过,邹林帅赶紧蹲下,刹那间一阵弹雨落在了石墩上。

  “不是只有你会用枪,狗娘养的”,吕超愤怒的大骂。

  吕超身前的三个雇佣兵一看邹林帅的枪掉了,立即冲了过去。

  石墩后面的邹林帅十分冷静的冷笑了一下,从腰间拔出刚刚从雇佣兵手里抢过来的密林刀,不屑的吐了一口唾沫。

  雇佣兵的枪口突然伸过来,邹林帅的身体飞快的弹起,猛地一转,刀光闪落。

  刷,雇佣兵的手臂连同冲锋枪同时落地,还未等那个雇佣兵叫出声来,密林刀狠狠的扫向了他的脖子,哧,雇佣兵的脑袋滚落在地上,鲜血喷涌而出。

  另外两个雇佣兵的枪口迅速指了过来,枪声哒哒的响起,子弹擦过飞快闪躲的邹林帅,他没有后侧,反而迎了上去,弯下腰,密林刀对着雇佣兵的腹部刺入,迅速转到他的身后用力一绞,血淋淋的肠子和各色脏器从剖开的腹部洒落一地。

  刷,邹林帅的密林刀飞了出来,旋转几圈之后钉在了吕超身旁那个刚刚端起冲锋枪的雇佣兵身前,吕超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佣兵头顶插着的密林刀,眼神中带着愤怒。

  另外一头的杨旭听着快速冲过来的脚步声,猛地翻滚出来,刹那间一阵阵弹雨落下,杨旭快速撤离的周边留下一阵阵弹雨。

  硝烟之中,杨旭跃起,手枪快速对着前面的人群开枪,砰砰砰,一个雇佣兵的身体胸前爆出三个血洞,惨烈的撞在身后的树上,杨旭飞身冲了过来,射过来的子弹从身旁呼呼的飞过,杨旭的手枪对着前面飞快的开火,一个个雇佣兵的身体惨烈的栽倒,打光最后一发炸弹的后,杨旭毫不犹豫的丢下手枪,从腰间拔出刚才在厨房哪里拿到的小刀飞快的冲了过去。

  面前的雇佣兵目瞪口呆的看着反手持刀的杨旭,刹那间眼前一片红光,紧接着他的视线忽然变成了360度的旋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