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六章特殊狙杀手段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4519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那天林聪醉醺醺的从广场走开,挤开一行人,向地下商城的方向走去,观礼台角落的杀手始终盯着林聪,十字线一直追踪着林聪的一举一动,但他没有动手。林聪走到地下商场入口的后面时候,他彻底从瞄准镜中消失了,杀手缓缓地瞄准商场入口前面的一侧围墙……那里是和林聪呈45度角的位置!杀手修正射击诸元,果断的开枪,子弹射向那堵墙,墙上被子弹打掉了一块水泥,之后子弹反弹,不偏不倚的弹入林聪的后脑。与林聪擦身而过的少女被溅了一身血肉,当时就吓傻了”,提起这次狙杀,陈殿峰满眼都是惊骇,那是精确无误的跳弹啥人呀!

  “920米,跳弹杀人,精确无误!”杨旭闭上眼睛,一只手指揉着太阳穴,显然,他也遇到了难题。

  陈殿峰唏嘘不已:“我只能说这样的杀手太可怕了,这样的枪法,简直就是神乎其技,说他变态都不过分,幽灵,你能做到吗?”

  杨旭淡淡的一笑:“我早就做到了,也许他是在模仿我当年的狙击手段”

  “是吗,什么时候的事?”陈殿峰大感意外,想不到他离开部队这些年后,竟然出现了这样的神枪手。

  “三年前,云南立县!”杨旭的声音带着一丝疲倦:“当时我们奉命剿灭哪里的贩毒武装,大毒贩于立江的弟弟于镇江被我们*到了绝路,竟然手持匕首挟持一个约莫17岁的女孩,那个女孩本是他的侄女,而丧心病狂的于镇江竟然拿亲人作为自己最后的筹码,但是没人敢开枪”

  陈殿峰很奇怪:“没人敢开枪?为什么”

  杨旭说:“因为角度……于镇江当时处在的位置极其狭窄,不是他们没把握开枪,子弹一旦射穿于镇江的身体就会形成跳弹,容易造成误伤,而且,没人怀疑丧心病狂的于镇江不会在中弹的瞬间割破人质的喉咙。他们劝导于镇江投降,却不见效果”

  “然后你采取了果断的手段?”,陈殿峰问。

  杨旭点了点头:“当时的距离820米,风速每小时三公里,目标后面是花岗岩垒砌的石墙,容易造成跳弹误伤!我调试了一下射击诸元,白光瞄准镜里根本看不到于镇江的要害,他很聪明,用他侄女的身体把自己隐藏的严严实实,如果不能一枪造成瞬间死亡,那么死的有可能就是他的侄女”

  “那你后来是怎么得手的”,陈殿峰饶有兴致的问。

  杨旭说:“忽然发现于镇江身侧不足4米处有一个水泥电线杆,电线杆和于镇江呈一定的几何角度,那个瞬间,一个可怕的想法忽然窜进他的脑海,我心算着于镇江的身高和电线杆的角度,还有子弹的侵彻力,最后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扣动扳机,紧接着电线杆上脱落一块水泥,一枚子弹不偏不倚的弹入于镇江的右眼,于镇江当场死亡,而且是瞬间死亡”

  杨旭说的轻描淡写,但是陈殿峰还是能听出其中的惊心动魄……

  是的,就是惊心动魄,杨旭也这么认为。那次狙击绝对是一次冒险,有任何误差都不可能完成的狙杀!

  理论上讲,掩护物既然可以抵御弹丸的侵彻力,那么坚硬的表面自然也会造成弹丸的反弹和跳飞现象,这种现象叫做跳弹。

  跳弹通常会以低角度沿着受击面反弹开去,若过于接近掩护物就会被跳弹所伤,因此,只有和掩护物之间保持两米以上的距离才能降低被跳弹击中的概率,当年于镇江与电线杆的距离不足4米。而这个枪手用跳弹杀人的距离竟然是5.5米!

  杨旭淡淡的看着照片……当初我采用这种手段是迫不得已,而你又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强调你的狙击手段,用这么冒险的方式杀人就是为了炫耀你的枪法吗?

  杨旭忽然眼前一亮:“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一个观察员!”

  “什么?”陈殿峰被杨旭这句话搞懵了:“他还有帮手?”

  “没错”杨旭肯定的说:“是一个非常不简单的观察员!”

  能协助枪手如此精确的命中900米外的特定点,用跳弹击毙5.5米以外的目标,而且还成功避开目标身边的行人,这中间不仅涉及到复杂的射击学理和几何学理,而且还要一瞬间心算完成射击诸元,没有观察员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

  杨旭想了想,将卷宗收好:“不要去御风广场了,他杀林聪的手段我已经了解,去下一个地点,节省时间”

  “你真的看懂了?”陈殿峰有些疑惑的问,很多问题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而这个后生竟然刚看过卷宗就明白了,甚至连现场都没有勘查。

  “他真的很不简单,但是我相信,他很快就暴露了”杨旭的声音十分冷静,仿佛下一秒杀手就会乖乖出现在他面前一样。

  陈殿峰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杨旭到底知道了多少,但看他这样有把握的样子,陈殿峰也没再坚持,从他在杨林被害的现场判断出杀手开枪的位置时,陈殿峰就看到杨旭的不同凡响之处.“下一个地点更简单,就在前面”陈殿峰的声音竟然带着无奈。

  杨旭抬起头,看着前面四通发达的马路,一座人行天桥出现在他的视野……

  汽车停在了的南街路,陈殿峰和杨旭走上了人行天桥,看着天桥下面来往的车流.杨旭若有所思的问:“这就是杀手狙杀陈伯康的位置?”

  陈殿峰点了点头:“这是他唯一一次连开两枪杀人,也难怪,在这种情况下,1900米的距离,谁都不可能一枪命中移动目标,况且,陈伯康是坐在后排座,杀手根本看不到他!”

  杨旭淡淡的看着公路远方:“两枪毙敌!”,他的右手不经意的握住栏杆……

  陈殿峰深吸了几口烟,无奈的述说当时的情况:“当时杀手伪装成工人的杀手带着口罩和墨镜,走到天桥中央,从工具包中掏出深绿色的反器材步枪,在光天化日之下堂而皇之的架设在天桥的栏杆上,枪口指向了远方驶过来的奔驰车。他快速的测量了他需要的诸元,据事后分析,当时陈伯康的车辆时速40公里,距离1985码!测量之后那个杀手就果断的开枪了,枪手使用的是反器材狙击步枪,当时过往的群众甚至看见空气波浪沿着反器材枪口的两侧喷射,子弹在空气中飞行了大概三秒钟。之后远方的奔驰车引擎盖凹了进去,发动机的机油喷溅出来,弄花了风挡玻璃,被击穿的发动机发出金属折断的铿锵声,冒着黑烟横在路中央,前后两辆随行的汽车立即停下来”

  说到这里,陈殿峰又深吸了两口烟,继续说道:“陈伯康的保镖们倒是很忠心,他们七个人拎着防弹提箱的保镖围了过去,把虚弱的陈伯康从车里拽出来,拥着他向另一辆车接近,但是杀手没有给他们机会,稍微修正射击参数后杀手就从容的开枪了,对是从容的,现场的那些目击证人几乎都这样说。他再次开枪,两秒钟后,陈伯康身前的两个保镖血肉横飞,而他本人铮铮的站在那里,脖子血肉模糊,头一歪,整个头颅掉了下来,那个杀手在瞄准镜里看到这一幕,镇定地收起反器材步枪,从容的走了,只剩一片惊讶的人群”

  “他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开枪杀人,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杨旭讽刺的看着公安局长陈殿峰:“你竟然容忍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和法律抗衡,巡逻的警察都在干什么?”

  陈殿峰羞愧的恨不得从天桥上跳下去,又摇头又叹气:“过了整整半个多小时这里才有人报案,那小子真有种,他开枪的时候身边不是没有行人,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杀手这么疯狂,别说当时的行人不相信,就是我路过了也不见得会相信有这么大胆的杀手,换了是你,你能相信有这样的杀手吗?调查的时候有一半的目击证人以为是拍电影呢。这个混蛋玩的不简单呀”

  “这两枪更不简单!”杨旭看着陈殿峰:“1800米外狙击目标,用时不超过15秒,这意味着什么,你不了解狙击,在这种情况下他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

  杨旭看着公路:“首先他要考虑风速,而后是距离,之后是阳光带来的影响,天桥和被害人的方向正好迎向太阳光,虚光所带来的虚假坐标足以让他狙击失败,之后是大气压、湿度、温度、地心引力和几何学理,再加上车辆的时速,以及子弹的初速和飞行速度,子弹在1000米以外动能最大,但飞行到1800米之外至少要三秒钟的时间,他必须提前运算好一切,我敢保证,公路每一段,也就是每隔50米的地方都应该有他的射击指示物,否则,要想在一瞬间心算完成射击诸元是不可能的,除非他的大脑是计算机,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枪手的心理素质!”

  杨旭深吸了一口气:“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勇气,在众目睽睽之下顶着压力在短短的15秒钟之内完成几乎不可能的狙击,两枪,很不容易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