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四十三章水下决战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296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臭小子,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真正实力吗,我今天就让你看看影杀的中队长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当你的队长!”

  尽管在此环境当中,宣立军的霸道的气势一点都没有收敛,反而越发嚣张起来,宣立军一直枪口对着黑暗中的冷权开火,而另外一只手枪却就对着四周的墙壁诡异的开枪,那支手枪的子弹撞在墙壁上后,竟然反弹起来,折射向前方的冷权!

  两道橘红色的弧线就这样不可思议的纵横在冷权周边,而更加让冷权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宣立军根本就没有用眼睛瞄准,如果他能看清楚的话,他会惊奇的发现,此时的宣立军竟然闭着眼睛!

  开枪的力度,精度,和子弹反弹角度,竟然不是用眼睛瞄准,而是对年来对枪的了解和对敌人存在感的直觉!

  这就是影杀的中队长,尽管受伤多年未曾参加战斗,但依旧是当年那不幺磨灭的绝命战士,就如同中国军队那句座右铭一样:召之即来,来之及战,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诡异的弧线对着冷权冷权发射,冷权不停闪躲的身体扭曲在弧线纵横之中他仿佛被黑暗中看不见的死神全方位的笼罩在死亡当中,冷权一边躲避那些直接和间接的子弹,一边对着宣立军开火。

  冷权没有宣立军那样的本事,可以在绝对的黑暗中凭借感觉开枪,他是通过宣立军吞吐火舌的枪口依稀分辨宣立军的位置,虽然和宣立军的枪法相比差得很远,但也的确是他所有的本事,自从当年冷权失去了一只眼睛之后,他就格外的重视自己的视觉,换句话说,他太依赖自己的眼睛了,可是作为狙击手,难道不应该绝对依赖眼睛吗。

  这就是冷权和宣立军最根本的区别,当然,如果那个时候冷权没有犯那样的错误,哪怕他能在中队停留一周的时间,说不定他已经掌握了宣立军这门技术。

  他们彼此的狙击技术和枪法都是从战斗中终结过来的,冷权考的完全是个人总结,但是宣立军可不是,他靠的只有一小部分是他自己的战斗经验,更多的是绝命大队那些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传授的,从这一点上,冷权就已经败给了宣立军,无论他是不是冷权的教官。

  冷权的子弹瞄着宣立军擦过,对于绝对信任眼睛的冷权而言,这似乎已经是他的极限,因为在这样的黑暗中,没有夜视器材的他,几乎根本不可能伤到宣立军,他本来可以利用宣立军的声音找到他的位置,然而他们彼此都有所警觉,虽然都在不停的开枪和移动,但是几乎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而且枪声的巨大回声和子弹撞击墙壁的声音,早已经混淆了彼此的声音存在,再加上他们彼此紧张的躲避让他们没有一丝停下来聆听的时间,对于他们而言,停留下来就意味着死亡。

  啪啪,两枚子弹从宣立军的脸颊擦过,灼伤的疼痛麻痹了他半个脸,宣立军当即怒了,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刚才他根本就没有用尽全力,潜意识里他就在给冷权投降的机会,只要这小子说一声我服了,他肯定会二话不说的放低枪口。

  现在这小子竟然不识好人心,宣立军的火爆脾气怎么会惯着冷权。

  嚓、嚓,两声清脆的声响是弹夹扣弹出空弹夹的声音,宣立军没有子弹了!冷权的脑海里闪过一丝精光,然而还未等他做出反应,一阵弹雨就朝他落了过来,*得他急忙闪躲。

  冷权似乎有点忘了,宣立军的换子弹速度在整个绝命大队都是数一数二的,当年八一比武的时候,他甚至和大队长叫板。

  砰砰砰砰砰,宣立军的枪口对着冷权的位置疯狂的开火,封杀他一切逃脱的风出路,另一支手枪对着四周的墙壁,飞快的会选起来,子弹在爆裂声中飞散而来,那接连不断的折射弧线犹如诡异绽放的花朵,闪烁出死神的笑容,反射的子弹一圈的跳了过来,宛如天罗地网,一圈一圈的把他包围在正中央,显得眼花缭乱,就在那一刻,冷权似乎知道自己和宣立军的差距有多远了,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自大,竟然挑战自己的队长兼总教官,简直就是愚蠢之极。

  那些诡异的弧线不停的封杀他,无论冷权如何闪躲,都躲不过,宣立军的子弹仿佛有灵性一样,竟然追着冷权走,又或者,宣立军早已经计算出冷权逃脱的位置了,这样的对手,怎么有赢的可能。冷权几乎被*入了绝境,那些接连不断的反射子弹,形成了一道道诡异的弧线,让冷权躲闪不及不说,而且他还找不到宣立军的真正位置。、

  这就是宣立军的聪明之处,刚才那两枚子弹之所以能从他脸前擦过,并不是自己没有防御好,而是冷权完全是根据自己的枪膛里的火焰知道的位置,现在枪口偏转,指向墙壁打出折射的跳弹,冷权看不见火焰,自然难以分辨,他知道冷权的天赋,暗自庆幸自己当年没有传授他这门狙击方式。

  冷泉的身影飞快跳跃和穿梭,那些子弹都是朝着他的身体擦过,可以说他已经没有多少的余力来对抗这些子弹了,冷权抵御的很辛苦,毕竟宣立军是他的教官,是他教会了他开枪,无论这个师傅有多大的年纪,毕竟还是无法超过。

  而且宣立军因为脊髓中的子弹,身体的灵活性已经变得迟缓了不少,如果他没有受伤!

  冷权苦笑了一下,有点不敢想象了。

  另冷权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双向直接和间接的开枪方式并不是宣立军临时想出来对付冷权的,而是他在多年前就已经专研出来的一种狙击手段,叫做双向狙击,是专门用于1000米范围之内狙击手和敌方狙击手格斗的狙击战术。

  需要同一个狙击手一次使用两支狙击步枪,但是宣立军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这种战术,因为这种战术手段极其残忍,学起来又非常难。这是在老山前线一个狙击手无意中发现的狙击方式,可以说这种狙击方式就是在赌命的狙击手段。

  然而时过境迁,当今的战争都是现代化战争,以当今的军事科技而言,这种双向狙击战术显得有些鸡肋,所以,尽管是宣立军改进的独门绝学,但是他也没有把这种狙击方法传授任何学员。

  然而让宣立军没有想到的是,战争结束后这些年,他竟然仍使用这种狙击战术,而且使用的对象竟然就是他曾经最引以为傲的兵,宣立军的愤怒可想而知,从他枪口的火焰就足以看出。

  黑色的空间里,直线和反射的子弹恐怖的纵横,仿佛要撕破黑暗一般。

  尽管冷权艰难的躲避,但仍有几发子弹弹在了他的身上,反弹过来的子弹威力并不大,而且没有完全打中要害,再加上冷权竟然穿了防弹背心,竟然硬生生的挨过了数颗子弹的袭击,他除了动作迟缓之外,再也没有其他。

  砰砰砰砰,几枚子弹封杀了他的胸口,冷权有些痛苦的栽倒在地,宣立军手持手枪,缓缓地向他走过去。

  “臭小子,你真的以为我老了,就以为我不中用了,你就可以嚣张了!”

  宣立军虽然在说话,但是他无时无刻不在聆听冷权的动静,只要他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宣立军保证让血溅当场。

  “这些年你的本事不应该这么差劲吧?”。冷清清淡淡地苦笑起来。

  “*,你现在还有心情说这些?”,宣立军愣了一下,忽然叹息着摇了摇头。

  “其实我早就知道双向狙击战术,我在大队的时候,绝命狼的小队长刘旭东告诉过我,我却从来没见你使用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用,原本以为你这种战术没什么用,想不到是我判断失误了”,冷权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宣立军手中的枪,竟然淡淡的笑了起来,像是在朋友面前自嘲一样。

  “别他妈跟我讲这些,说这些有什么用”,宣立军愤怒的大吼着:“别把你弄得跟我兄弟似得,你有这个资格吗?”

  宣立军的嘶吼没有任何气势,仿佛穷途末路的狮子对着敌人嘶吼,只是徒有声音而已,宣立军好像还在竭力逃避着什么,对着冷权大喊:“你他妈以为你还是我的兵吗?”

  冷权冷哼了一声,那样的绝对黑暗中,他看不清冷权的神色,一如他当年看不清冷权一样,冷权疲惫地站了起来,似乎在怨恨的盯着宣立军。

  “我知道,在你的眼里我不配,你能来到这里,我已经证明了我的实力,证明我有能力让你亲自出来对付我,是吧!”

  宣立军就没有说话,枪口却已经离开了冷权的眉心,黑暗中看不到冷权的表情,也看不清宣立军的表情,但是在彼此的枪口下,却没有他们说好的动作。

  “为什么还不开枪呢?中队长,你知道我的实力,如果你现在没杀我,也许下一秒,被杀的的人就是你!”

  宣立军心中的怒火再次被点燃:“杀人杀人,我杀你妈个头”,宣立军破口大骂,枪口狠狠的戳了一下冷权的头:“是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用死来解决?以为你死了就算了吗”

  宣立军指向冷却的枪口间不经意的颤抖了一下:“你知不知道被你伤害的那两个战友,他们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那两个孩子的父母天天在医院里陪着,等着他们醒过来,你知不知道那两个父母是什么感觉,你的命运悲惨,我们大家都知道,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你悲惨的命运强加在别人身上,什么他妈任务至上,你既然为了这个理由伤害自己的兄弟,那一刻就算我知道了真相我也无法原谅你,冷权,其实你有绝对的能力救他们回来,然而你没有,你的选择就是我不能理解你的原因所在!因为你太不重视别人的生命,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兄弟们和你这样的混蛋一起并肩作战!”

  “所以,沉默到现在,也不肯说出真相,也不愿意承认是吗?”,冷权盯着他,看不清他的眼神里写着怎样的狰狞。

  “错的人是你,冷权,你错的太离谱了,我今天来不是杀你……是为了救赎,为了我们熟悉的冷权!”

  指向冷权眉心的那一支手枪终于没有在颤抖,他已经下定决心,必须有杀掉冷权!

  冷权听到这里,竟然颓废的笑了出来:“我原本以为你是值得信任的,想不到你竟这么的虚伪,而我,居然愚蠢的相信你到今天!”冷权盯着他的目光让他无法直视,仿佛在黑暗中闪烁出一缕光亮,让占了上风的宣立军内心颤动起来,宣立军无法说明这种感觉,那种颤动到底是对冷权的愧疚,还是说,自己从内心深处再也无法接受这样的冷权。

  宣立军的扣动手枪扳机的手指逐渐加力,他盯着他的目光,逐字逐句的说:“这就是你我给你的救赎!”

  冷权淡淡的冷笑,如同殉道者一样满不在乎:“说的没错,这是救赎,但它不光属于我,也是属于你的救赎!”

  宣立军强忍着心中的悲愤,扣动扳机的手指缓缓地加力,仿佛每用一分力都要耗尽他全部的生命一样。

  忽然,一种异样的感觉传来,宣立军和冷权几乎同时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冷战。那种感觉仿佛一股让人不安的阴风吹过,对于熟悉战场的人而言,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杀气,是敌人忽然出现的征兆!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冷权竟然转过身,将枪口指向了身后传来杀气的地方。

  “走开!”不等冷权开枪,宣立军竟然一把推开了他,枪口指向哪个方向。

  什么?!仅仅是哪一个刹那,冷权的内心竟然颤抖不已,宣立军在这一刻竟然在救他,这怎么可能!

  砰砰,两声枪响在黑色的空间之中纵横,那是两方同时开枪的声音,两方的子弹在彼此枪手之间飞过,交叉,最后落在彼此的目标之上。

  嗤,子弹洞穿了宣立军的肩膀,宣立军低护了一声,贯穿的伤口飞溅出一溜血花,倒地的刹那,他的左臂推开了惊呆在原地的冷权。

  “快滚!”,宣立军低吼了一声。

  ———“快滚!”,定时炸弹爆炸的瞬间,宣立军奋力的推开了上前的冷权和杨旭,剧烈的爆炸热浪震飞了他们三个人,那是深夜,他们执行深入敌后的任务,结果冷权不小心碰触到了埋在路边的C4炸药,爆炸的白光让不远处的几个战友有那么几秒钟看不见任何东西,杨旭和冷权被炸懵了,过啦半饷才恍惚的站了起来,才发现后背几乎被烧焦的宣立军仍然紧紧地拦在他们身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致命的爆炸—————

  那个时候的宣立军和现在竟然如出一辙,如此相似。

  冷权愣在那里,看着宣立军缓缓地倒下去。

  为什么?你不是要杀我吗?我不是让你最失望的兵吗,为什么还要救我?冷权的呼吸变得凝重,紧握的双拳颤抖的有些发白。

  宣立军躺在地上,冲着他做了一个低声的手势,枪口依旧瞄着前面,尽管他的手臂血流不止,据枪的手已经颤抖的厉害,但是眼神中那股豹子一般不服输的气势没有丝毫减少,或者说,是变得更加陡盛起来。

  宣立军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或者,在他内心深处仍然是期待着冷权的,又或者,他嘴上不说,但是内心深处仍然把冷权当成自己的兵对待,他可以欺骗自己的眼睛,可以欺骗自己的身体,却欺骗不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灵魂是任何人都欺骗不了的,所以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作为中队长的宣立军还是本能的选择保护自己的兵,保护冷权。

  脸上写着不甘和痛苦的冷权转过头,看着黑暗中缓缓走过来的那个身影,杀气忽然变得凝重。

  “不愧是你的教官,果然是厉害呀”,黑暗中的身影带着一丝慢条斯理,带着一丝从容,缓步走了过来:“如果他刚才不是为了救你,说不定我们两个都要中枪了”

  李鹏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的脸颊上的伤痕还在缓缓地渗出血迹,那是他刚刚和宣立军交手的时候留下的,李鹏看着地上等着自己的宣立军,目光中带着敬畏,他刚刚闯进来,甚至没有挪动一步,这个宣立军竟然就发现了自己,那一瞬间他们彼此出手,虽然宣立军中枪了,但是他们心里都知道,他们只是打成了平手,要是宣立军没有救冷权而耽误0.5秒,谁现在倒在地上还真说不定。

  “绝命突击大队,影杀中队!”,李鹏淡淡的冷笑,机械的擦了一下脸上的血痕:“我多次听冷权提起过,也知道他对这个影杀的敬畏,今天能见识到影杀最高军官的实力,也算是我三生有幸了”

  “你他妈和他是一伙的?”,宣立军冷冷的盯着冷权,冷权呆滞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我真是他妈的自作多情”,宣立军愤恨的冷哼了一声,看着李鹏:“你又是谁,不错嘛,竟然能躲过我的子弹!”

  “我”,李鹏冷笑了一下:“我叫做李鹏,别人习惯叫我神父!”

  “你是信教的?”

  “不,我习惯给死人送葬,所以别人叫我神父”,李鹏盯着宣立军,枪口缓缓的瞄向了宣立军:“我会为你祈祷的”

  “用不着,老子心里没有上帝,只有共产党”,宣立军讥笑了一下。

  冷权看着他的M40A1狙击步枪指向了宣立军,问:“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他是敌人”,李鹏淡淡的说。

  “你敢”,冷权的手枪竟然顶住了冷权的头颅。

  李鹏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仿佛不敢相信冷权竟然会这么做:“你竟敢与我为敌!”

  “那又怎么样?”,冷权盯着他,气势没有丝毫减少。

  “呵呵”,李鹏傻笑了起来,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我本意放你一条生路,你是不打算我给你机会了?”,李鹏冷冷的笑着。

  冷权忽然动摇了一下,李鹏的实力他是知道的,以他的实力,想打李鹏似乎还不太可能,虽然他们的实力相差不多,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想打败李鹏,似乎更加不可能。

  李鹏最后还是淡淡的苦笑了一下,盯着冷权的眼睛:“不要那么意气用事,你知道的,这个人早就不是你的教官了,你们已经是敌人了,不要以为他刚才推开你就能改变你们之间的立场,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的吧,就算他再内心深处依旧比你当成兄弟又怎么样,他是堂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少校军官,你呢,可耻的雇佣兵,你们之间的路已经越走越远了,注定成为敌人,你加入北方公司的时候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怎么,这一点难道你还没有意识到吗,冷权,你的智商什么时候变得怎么底了,我可不相信另整个东北亚分公司都为之敬畏的人会犯这样的糊涂”

  冷权的目光闪烁不定,李鹏的话让他不得不深思熟虑的思考起来。

  看着冷权的样子,李鹏好笑了起来:“你应该知道,你们已经是敌人了,就算现在你放过他,或者他将来放过你,那又能怎么样呢,仍然改变不了你们是敌人的事实,杀了他,或者让他杀了你,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彼此解脱”

  冷权忽然苦笑了起来,看着地上的宣立军:“你刚才我问,是不是所有问题都用死就嫩解决,我想李鹏已经替我回答你了,我们的问题,只能用这个办法解决了”

  冷权的枪口指向了宣立军,宣立军忽然笑了:“好哇,这会儿你找回来了,我无所谓了,或者从我知道你在这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只不过没有想到,最终我会死在你的手里,我不知道这对你而言算不算是救赎,或者是更深的负罪,你开枪吧,但是冷权你给我记住,你是我宣立军的兵,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我死后,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活下去,不要在活在过去里,过去的就过去吧,我们谁都背负不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