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五十四章权谋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19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大阪市政府官邸中,安倍晋焦虑的坐在办公桌前,眉头紧皱的思索这什么,仿佛在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理出个头绪来,东京都的调查组很快就要过来了,他必须要想好怎么和他们交代这些事情。

  就在安倍晋被眼前的事情弄得一筹莫展的时候,门外的秘书电话唐突的响起,惊扰了安倍晋的思绪,安倍好没好气的拿起了电话听筒:“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秘书光凭安倍晋的声音就可以判断出他的心情一定差到了极点。?

  “市长先生,抱歉打扰了你,但是我们今天刚刚接到上峰的电报通知,我想您应该已经知道各级调查组马上就过来了”

  “我当然知道调查组会过来,这些还要你提醒吗?”安倍晋的心情很不好的冲着秘书嚷嚷起来。

  秘书办公室那一头的电话声音很大,她周边的人几乎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秘书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身旁的男子,小声的对着市长安倍晋说道:“市长先生,我想告诉你的是,在调查组来之前,外务省的特派员已经提起到来了”

  “什么,外务省的特派员已经到了?”安倍晋的声音显得有些惊讶,他赶紧问:“特派员现在在哪里?”

  秘书刚想再回答什么,手中的电话被身旁的那个男子接过:“安倍晋市长您好,我就是这次外务省总部派来的特派员,我希望能见你一面,我的意思是,在国会调查组出来之前,我代表首相先生要和你谈一谈”

  电话那头的安倍晋明显愣了一下,赶紧说道:“当然,那当然,我们必须要好好谈一谈,您现在在哪里?”

  安倍晋明显糊涂了,能从他秘书哪里接过电话,很显然就在他的办公室门外,安倍晋问完这句话才反应过来,赶紧放下电话,走出办公室。

  安倍晋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就凭那个特派员刚才说出的那句话里,我代表首相先生要和你谈一谈,就足以证明他来到大阪的目的了。

  安倍晋一路小跑出了办公室,亲自来到秘书哪里迎接这个特派员。

  “特派员先生你真辛苦了”安倍晋有些激动的过来和这个年轻特派员握手,年轻特派员脸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尤其是见到这个当今首相的弟弟时,仿佛与生俱来带着一种高傲和对这些权利嘴脸的不屑。

  身旁的秘书有些惊讶,平时安倍晋仗着自己是首相亲弟弟,因为有着一层特殊的关系,从当今首相当政以来,他几乎没有把任何上面下来的官员放在眼里,然而这一次,却对这个小小的特派员十分尊重,弄得秘书都有些疑惑了。

  当然这个秘书并不知道这中间涉及到的事情,否则他一定能够理解安倍晋现在的表现。

  年轻的男子和他握了握手,淡淡的说道:“市长先生,我是外务省的高级情报员,由首相委托,局长亲自指派我过来,是为了要了解今天白天在大阪市里发生的这些事情”

  “当然当然”,安倍热情地拉着这个特派员往自己的办公室里走:“一路过来辛苦了,还是进我的办公室里面详细的谈吧!”

  在市长办公室里,男子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办公桌旁边,安倍晋有些尴尬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还未等开口他先开口,男子就抢先说道。

  “安倍晋市长先生,我的名字叫做丰臣秀吉,你可以叫我秀吉就可以,这次我的主要任务,就是协助您,度过这段最艰难的阶段”

  丰臣秀吉的开门见山让安倍晋心中大喜,这就意味着他的首相哥哥不会放弃他了,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有有他的哥哥做后盾,那么一切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

  “哦,你真是他客气了”,安倍晋正想再说些什么,丰臣秀吉忽然打断了他的话。

  “市长先生,现在时间很紧,我们还是开门见山地谈问题吧,大阪这里的情况我们外务省已经非常了解了,也并不需要市长在重复了,我今天来最主要的任务是代表首相问一句话,那件事情,中国方面知道多少?”

  丰臣秀吉犀利的目光让安倍晋竟然有些浑身不自在,同时他也非常惊讶,没有想到特派员来到这里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到了问题的关键。

  安倍竟有些犹豫,毕竟这件事情牵涉的方面太广了,涉及到那些权贵们的利益也太多了,安倍晋的潜意识想法当然是能不让人知道,就尽可能的不要让别人知道,虽然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是来帮自己的,但是一向小心翼翼的安倍晋还是无法坦诚的对一个刚认识还不到一分钟的男人,说出自己这些年埋在心底的最高秘密。

  “安倍晋市长还在担心什么吗?你是否是在怀疑我的身份呢”,丰臣秀吉知道安倍晋不可能那么容易相信他,为了得到安倍晋的信任,他这一次还特意带来一样东西来证明自己的特殊身份。只见他缓缓地从衣袋里面拿出了一份折了两折的文件,交给了安倍晋。

  安倍晋打开一看,那是关于大阪市今天遭到恐怖袭击之后,一份关于大阪的详细书面情况汇报,是由他亲自打印编辑的,并且还是他亲自发送东京都,由首相亲自评阅的文件,此文件仅此一份,而且落款是他的签字,在这个文件的左上角,是他那个哥哥首相亲自写的批文,要求各方面尽全力,尽快稳定大阪市的安全工作,同时派出调查组来到大阪市全面调查雇佣兵袭击事件,这份文件不会有假,就凭这份文件,丰臣秀吉能拿到首相亲自批阅的文件,就足以证明丰臣秀吉的特殊身份了。

  安倍晋放下了文件,叹了口气:“我没有怀疑你的身份,只是这件事牵连甚广,如果可能,我真的不想在扩大知密范围”

  “也就是,整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什么贪污腐败案件,您根本就没有侵吞那笔巨款,对吗?”丰臣秀吉小心的问。

  “贪污腐败案件?”安倍晋听到这样的话,当即非常愤怒:“我们一分钱也没有揣入自己的口袋,凭什么说我们是在贪污腐败,当初我们挪用了那笔不应该动用的钱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重振这个国家的经济,而后来的金融危机让我们损失了几十亿,所以才不得不动用中国人那笔钱,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补上那笔钱的空缺,从头到尾,我们兄弟都是为了这个国家,我们什么时候拿过一分钱?”

  丰臣秀吉点了点头,他并不关心这些,你们到底是清正廉明还是贪污腐败根本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也不关心,丰臣秀吉问道:“但是东京都哪里现在只想知道,对于这件事,中国人到底知道了多少?”

  安倍晋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自在的挪动了一下身体:“东京都想知道的问题也是我们一直苦恼的问题,我们也并不知道中国人到底知道了多少,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个凌忠浩书记,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秘密挪用中国钱款的事情”

  安倍晋看着他:“凌忠浩这一次到来分明是来者不善,这段时间他遭到了多次刺杀,无论是舆论和他自身安全的压力,他一直都坚持访问,我们也多次劝他回国,他始终以如果访问半途而废,是我们两个国家对恐怖主义和雇佣兵势力低头的表现,影响两个在国家上的大国形象,哼,说的很好听,实际上极有可能是在秘密审计调查,他这种借口,也让我们很变得很被动”

  丰臣秀吉笑了笑,犀利的目光安倍晋:“真正让我们被动的并不是他遭到了多次的刺杀最终导致了外界对他的同情和认可,而是刺杀他的幕后主使人,安倍晋市长,您太冲动了,也太不小心了,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中国方面一定有所察觉了”

  安倍晋懊悔的摇了摇头,沉吟着说道:“中国人那里知不知道这些事情我并不清楚,但是我们还有更麻烦的事情,那就是,这次我们雇佣的雇佣兵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原来他们在暗中早就调查了我们的事情”

  “雇佣兵怎么会知道这些事?”丰臣秀吉忽然变了脸色,说话的语气也远不如刚才恭敬:“他们知道了多少?”

  “全部!”安倍晋的声音忽然变得很低。

  “什么叫全部?全部是什么?”丰臣秀吉一听这话,忽然被慌张的起来。

  “他们全都知道了,一点都没有遗漏!”,安倍晋懊悔地说,想想之前丁引发过来的那个彩信,安倍晋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他现在最后悔的事就是为什么要去招惹那些雇佣兵,当初明明知道他们是针对日本的极端民族组织,竟然还自作聪明的认为选择他们是正确的,因为没人会怀疑雇佣他们的人就会使他们日本人,然而事情闹到今天这种地步,足以证明,他们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该死的!”丰臣秀吉无奈的拍着脑门:“安倍晋市长,你都干了些什么,您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你,哪怕他们只是知道我们的一些事情,或者只是知道一些片段,我们都有回旋的余地,我们完全可以收买他们,或者消灭它们,然后再找一些替死鬼把这件事情平息,可是你怎么能让他们知道事情的全部,是不是这几次的刺杀凌忠浩行动中,你已经得罪了那些雇佣兵了?”

  安倍晋点了点头,满脸都是懊悔的神色。

  丰臣秀吉无奈极了,心里默默的问候了这个白痴的老母N遍了。

  “我们对这个组织多少有些了解,他们是中国的极端武装组织,一直都对日本存在敌视和攻击情绪,他们对我们日本是非常仇视的,就是说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用钱来买通他们”

  而安倍晋也无奈的点了点头。

  丰臣秀吉深吸了一口气,自己的思索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件事情我必须要先向上峰反映了,至于对策,我们稍后才能告诉你了,安倍晋市长您放心,你的首相哥哥这次特意委派我过来就是为了保护你,我们已经想到了,雇佣兵下一步对付的目标就有可能就是您了”安倍晋一听这话,突然愣住了:“对付我,为什么要对付我?”

  丰臣秀吉看着他,冷静的说道:“你既然能利用敌视我们的雇佣兵为你做事,很显然你有什么手段能牵制他们,所以他们才听你的话,现在他们的手里也有牵制我们的东西,那么我们彼此钳制,遗憾的那些野蛮的雇佣兵才不会认同互相牵制这件事,所以雇佣兵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一定会找你报仇的,另外,从雇佣兵这次冲动的规模来看之后四十多人,应该只是他们一个区域的雇佣兵小队吧,也就是说你也仅仅抓住了他们一个小队的头头的把柄而已,那么他们的总部哪里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把那个头头除掉的同时,在干掉你泄愤,你也知道他们敌视我们日本,他们才不会管你还不是当今首相的弟弟呢,如果他们真的想动手,谁也不可能阻拦他们,因为他们是自由战士!”

  安倍晋听到这里,忽然打了个冷战,他似乎刚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那我应该怎么办?”安倍晋现在已经吓得满头冷汗了。

  丰臣秀吉没有说话,而是掏出了特殊的保密电话,走到了窗前,和外务省情报本部的情报局长沟通。

  “事情比我们想像的要麻烦!”丰臣秀吉对局长汇报道:“中国方面对于挪用那笔资金的真正去向现在并不知道,但麻烦的是这次受雇于安倍晋市长的那些雇佣兵们却已经知道了真相,而且知道的还是事情的全部,局长,还要不要执行原来的计划?”

  丰臣秀吉这次来到大阪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执行首相所谓的协助安倍晋做好恐怖袭击的善后工作,包括保护安倍晋不受雇佣兵的刺杀在内,这些都不过排在了第二位,而排在第一位的,是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无论是明还是暗,都要把这件事情完美的解决好。

  在日本,任何一篓子被捅破之后,没有任何人想着如何填补,而是想着如何找到替死鬼来承担事件的责任和民众的指责,今天发生在大阪的事情也一样,总要有一个人充当替死鬼才能解决,这几乎已经成了他们外省的一贯作风了。

  军队哪里的替死鬼已经找好了,“畏罪自杀”的前田麻里绘不是首选的替死鬼吗,那么那笔资金的挪用呢,其实丰臣秀吉来到这里的时候,外务省的高层们的意图非常明显,他们先派丰臣秀吉从安倍晋和大阪这里了解情况。

  如果说安倍晋并没有把那些事情全都说出来,或者说中国并没有调查到那笔资金的去向,那么安倍晋现在的下场就和前田麻里绘一样,充当结束这次金融风波的替死鬼,当然,这也是他呢那个首相哥哥的意思,安倍晋做梦都不会想到他最信任的哥哥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已经做好了让他牺牲的准备了。

  然而让首相和情报局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竟然被雇佣兵掌握了,而且远比他们掌握的更为充分,这就意味着就算把安倍晋推到了这次事件的风头浪尖也不可能改变他们也会被拖下水的事实,杀了安倍晋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反而会给他们留下更多的隐患,所以丰臣秀吉才不得不给局长打电话,询问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电话那一头的外务省局长沉吟了片刻,淡淡的说道:“改变原有计划,竭尽你的全力保护安倍晋市长的安全,不要让他出现任何危险和安全危机,这就是你在大阪的全部任务!”

  丰臣秀吉愣了一下,这就是他的全部任务?着和他来之前交代的任务完全背道而驰了。

  “那么局长阁下,关于那件事……”

  “那件事不用你管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安倍晋的人身安全”

  局长说完这句话就挂了电话,丰臣秀吉若有所思地放下了手机。

  他似乎已经明白了局长的意图,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完全曝光,那么“自杀”的安倍晋就是这个事件的结束,从此死无对证,就不会有任何人去调查结果,这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但是如果这个事件完全恶化了,那他们就需要一个活着的替罪羊,把这一切的罪名都揽在他们的身上。

  丰臣秀吉回过头,极其复杂的盯了安倍晋一眼。

  “上峰怎么说?”安倍晋极其焦虑地问。

  丰臣秀吉看着他,露出了让人放心的微笑:“放心吧,没事了,局长已经交代,我将全权负责你的安全保卫工作”

  安倍晋听完这些话,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但肯定不是兴奋,因为他脸上紧绷的严肃表情始终没有放松。

  或者对他而言,当初参与这件事的时候,就注定他不可能再放松神经了。

  大阪市外宾招待中心,张伟跟随着陈殿峰他们来到了受到特别保护的,凌忠浩的房间里,张伟终于看到了凌忠浩本人,那种慈祥的样子和中国大多数的官员几乎一模一样。

  陈殿峰走过去引荐:“凌书记,我需要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年轻人就是中央委派的特别调查人员张伟,也是在保卫方面的专家,从现在开始,他将和我们共同参与您的安全工作”

  凌忠浩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小伙子,你就是张伟”凌忠浩和蔼地问。

  张伟向前一步,标准的敬了一个军礼:“首长,我就是张伟,受上级指派,从现在起我将和陈殿峰、林尚正两名同志共同参与你在大阪期间的安全工作”

  凌忠浩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对张伟还是非常满意的:“刚才在电视上就已经认识你了,小伙子,你的话真让人大快人心呢”

  张伟听到林书记这么说,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首长您取笑了,我擅自泄露我们的内部调查情况,还请你批评”

  “还有什么可批评的,你说的好啊!”凌忠浩过去和张伟握手。

  “这几天我的安全就要麻烦你了”

  张伟说道:“凌书记你客气了,这是我们份内的职责”

  林尚正走了过来,和张伟握了手:“你好,张伟特派员,我是和田市国家安全局安全处长林尚正”

  “你好”张伟敬礼之后立刻和他握手:“早听说过您了”

  “我又怎么大的名气吗”,林尚正笑了一下:“张伟同事也是我把安全局的人吧?”

  “怎么能是你安全局的人了呢”陈殿峰说:“刚才张伟同志不是在电视里介绍了吗,他可是我们公安部的安全顾问和保卫专家呢”

  张伟想了想,笑了一下说道:“两位误会了,其实我既不是公安部也不是安全部的人,我的工作单位,实在是不方便说呀”

  看着张伟比较为难的表情,几个人也都知道了怎么回事。

  “理解,都是国家机密,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共同把接下类的安全工作搞好,决不能再让我们的人受到伤害了”,凌书记说道。

  其实他们几个人都非常清楚,张玮服役的单位明显就是总参情报局,这不难猜测,由于这一次凌书记面临的是雇佣兵的武装威胁,的确需要军事力量的人的介入,公安部这里面有陈殿峰和吴东,安全局那里又有林尚正和他的安全局探员,虽然军队这方面已经过来不少人,但都是具体负责的特种部队成员,缺少一个合适的参谋,不用想了,张伟绝对是军队的人。

  张伟看着凌忠浩继续说道:“相信首长已经接到上级的指示了吧,上级希望首长您能在马上回国,这也是中央首长的指示,为了各位的安全,当然,我会继续留在这里,负责您带过来的秘密审计组和调查人员安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