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三十五章对垒混战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6444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他观察员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王彬那神乎其技的一枪之中,丝毫没有注意远处的右侧一栋楼顶上滑下一个诡异的人影。

  说他诡异是因为他的着装,灰色的斗篷上涂鸦着黑黄不等的色彩,他悄悄的跳到最右边的一个阳台上卧倒,波普伪装网罩在了脸前,雇佣兵狙击手怀中那把涂着迷彩波普的M4A1狙击步枪轻轻地抵靠在肩窝,观察着王彬的一举一动。

  那一枪被他看的一清二楚,对于王彬神乎其技的枪法他只是嗤之以鼻,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声:“雕虫小技”。

  “‘血刺’呼叫各小组,我的枪声就是信号”,他的通话器中响起各个小组的回复声音,代号“血刺”的雇佣兵狙击手淡淡的冷笑了,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这是属于他的时刻,他绝不会放弃。

  城市波普迷彩伪装网将自己的脸和大半个枪身隐藏的严严实实,就连瞄准镜也被遮住了一半,他的伪装非常好,臀部、头部和两肩都用黑色的迷彩涂抹,完全屏蔽了人体的轮廓,远远望去,就算是专业的观察员也不可能轻易发觉这个狙击手的存在。

  “可以收队了吗?”,小周问王彬。

  王彬皱着眉头:“再等等,等总指挥的命令”

  虽然已经制伏了吕超,但王彬心里还是隐隐不安,这种不安是多年实战中总结出来的战场第六感,王彬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根据情报显示,雇佣兵组织已经到达了和田市,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营救吕超出境,为什么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是雇佣兵退缩了还是他们取消了行动。

  王彬沉思的片刻,此时吕超已经被武警押到楼下,在武警的簇拥下走到了防爆指挥车前面。

  车门打开了,公安局长陈殿峰和总指挥安全局侦查处长林尚正从车上下来,吕超认识公安局长,神色没有多少变化,倒是林尚正让他觉得有些脸熟,他的目光停留在林尚正那只带着黑色手套的左手上,忽然恍然大悟,这个人不就是他最后一次和总部联系时的接头人吗。

  “你是谁?”吕超冷冷地问。

  林尚正看着他:“安全局侦查处长林尚正!”

  吕超愣了一下:“你竟然……”

  吕超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卧底竟然是安全局的处长级干部。

  “你怎么能出卖自己的信仰,你曾经为了这个国家流血,现在竟然背叛国家!”林尚正的声音明显带着愤怒。

  吕超看着他,没有说话,目光很是复杂,但绝没有忏悔的成分。林尚正气愤的大喊:“把他带走!”。

  吕超身后的四个特警押解着吕超往囚车哪里走,然而此刻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不远处的角落里,死神的十字线已经悄无声息的亲吻过他们的头颅。

  “血刺”的笑容带着冰冷,砰砰,急速射击,两声轻快的枪响回荡在小区的上空,吕超周身的四个特警头部中弹,惨烈的同时倒下。

  “有情况!”,正准备撤退的王彬立即跪倒在墙根下,端起狙击步枪寻找敌方狙击手。

  “有狙击手,注意隐蔽!”,吴冬大惊失色,把吕超塞进了车里。

  两个特警立即推就着陈殿峰和林尚正进入防暴指挥车里。其他特警寻找着隐蔽位置,呈防御战术队形。

  吕超倒是非常冷静,甚至没有反抗,他知道有人在救他,这个时候他不能失控,否则只会死在特警的枪下。

  “哼”,他悠然自得的躺在车里的靠椅上,轻蔑的鄙视着吴冬:“早说过你是个傻B,真的以为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妈的,你给我闭嘴”。吴冬狰狞的冲着吕超咆哮。

  吕超冷哼了一声:“你最好不要落在我手里,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是怎么对付你们这些警察的吧”

  吴冬气愤的将枪口抵住了吕超的下颚:“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对付雇佣兵的!”

  吕超的脸上丝毫没有示弱:“少他妈跟我来这套,老子要是怕死早就回家种地了”。

  吴冬虽然气愤,但是他知道这小子在玩阴谋,跟他耗在这里没人指挥,后果可能更严重,他立即冲了出来:“注意掩护,注意掩护”。

  砰的一声巨响,爆炸的巨大声响和冲击波震得吴冬一阵踉跄,一辆警车被飞过来的火箭弹袭击,一个依托在警车周边射击的武警当场被炸成两截。

  一支没有穿军装的武装小队从小区的各个地点鱼贯而出,手中端着AK150和M16自动步枪呈进攻队形依次强攻射击。

  “坚守阵地!”,吴冬大喊了一声。

  武警和这支小队疯狂地交火,时间往往是决定战争胜利的第一因素,这是任何一个经过军事训练的人都能知道的浅显道理,所以这只雇佣兵小队从一开始进攻就打算速战速决,他们强攻的力度恐怕就连吴冬的特警队都有些自愧不如。

  “血刺”的瞄准镜里面快速搜索着目标,他从来不用观察员,对他而言,观察员有时候更像是累赘,那些特警身穿着防弹衣和钢盔,看来特警队也是有备而来,虽然防弹衣不见得能抵御狙击步枪的狙杀,但也会有一定影响,对于狙击手而言,没有照成一枪毙敌,那就是狙击失败。

  像“血刺”这样的狙击手是绝不允许这样的失败的,“血刺”冷静的观察,寻找特警那一身防弹装具的弱点,最终被细心的他一一发现。

  砰,子弹居高临下的从特警的肩膀射入,又从另一侧的下肋爆出,整个心肺已经被子弹绞的粉碎,砰、砰,两个特警依次死在这样的狙击之下。

  这是防弹衣的死角,防弹钢板一般只安在胸前和后背,而两侧和肩膀上基本都是棉麻布革,没有任何防弹钢板,这样的设计是为了舒适性和灵活性,如果在肋部和肩膀上也装上钢板,战士只能被固定在防弹衣里面,虽然确保了绝对的安全,却丧失战斗的灵活性,所以采用了这种设计,这种设计对于正面面对敌人的士兵的确有良好的防护性,但对于今天这种情况,恐怕是很不利的。正是这种设计上的“优势”让处于一定高度的“血刺”枪枪毙命。

  “他到底在哪里?”特警小周观察员心急如焚的寻找雇佣兵狙击手的位置。

  那个混蛋应该就在附近,从枪声的回音就能听出来,可就是找不到这个狙击手,如果再晚一点,还不知道要葬送多少兄弟,小周都快要急疯了。

  王彬没有小周那么急躁,很冷静的寻找目标,多年来的狙击生涯练就了今天这种处事不惊的性格,他的瞄准镜从一个个可疑的目标上扫过。

  通过枪声回声的速度来看,狙击手应该就在附近,他不可能找不到他,同时他也知道,狙击手是善于伪装的战场幽灵,在城市作战的环境中,只要用和周身环境颜色差不多的布条伪装,在双肩和臀部涂抹黑棕色的伪装油,那么就算一百米之内也很难发现。

  这是因为人的眼睛是靠物体的轮廓发现目标的,对方如果能用这种手段轻易地避开你的搜寻,只能说明他绝对不是普通的狙击手。

  小区的雇佣兵依托着强势的攻击和灵活的战术在极短的时间内占领了重要目标,在狙击手的掩护下攻势更加凌厉,机枪阵地传来的长点射声没有丝毫混乱,吴冬和陈殿峰的指挥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停靠在外围的后援部队在枪声响起的同时也遭到了伏击,看来他们早就埋伏在这里,并且是作了充足准备的。

  林尚正在防暴车里细心地观察这些人,他们蒙着脸,也做了一定的伪装,虽然看不见他们的面貌,但是从身形来看应该都是东方人,从配合的战术上看是经过准军事训练的军人,三人一个小组,相互掩护和进攻,这是典型的特种部队进攻小组队形,这些人可不是什么乌合之众。

  “总部,我是安全局侦查处长林尚正,我们这里遭遇非法武装的攻击,请求支援!”,林尚正冷静的联络总部。

  “林处长,我们已经了解你们哪里的情况,快速反应反恐小队已经去支援你们了”。

  安全局控制中心已经通过小区的监控录像里发现了火拼的这一幕,安全局快速反应反恐小组已经出动,大约再过5分钟就可以到达,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住时间。

  可是雇佣兵不是傻子,他们知道时间在战斗中往往其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从一开始他们的攻势就没有丝毫减退。

  “吴队长”,林尚正用无线电联系吴冬:“支援力量4分钟后就能到达,一定要坚持住”

  “不行,顶不住了”吴冬的声音带着极其艰难的味道。

  的确,特警队已经坚持不住了,雇佣兵都是经过准军事行动训练的军人,曾在全世界范围内征战,特警虽然训练有素,毕竟只是特警,哪里参加过这种规模的战争行动,有时候经验绝对不是倚老卖老的行为,这一点,他们现在比任何人都清楚了。

  林尚正思索了一下:“劈开一条路,集中所有力量把吕超转移,绝对不能让他落在雇佣兵手里!”

  “明白!”吴冬接到指令,立即指派人员掩护,把押送吕超的那辆车转移,特警的掩护火力异常猛烈,一时间压制住了雇佣兵的攻势,趁这个空挡,押送吕超的警车莽撞的冲了出去。

  远处的“血刺”第一个注意到了这一点,他飞快的换下了弹夹,穿甲燃烧弹推入枪膛,飞快的瞄向横冲直撞的警车。

  砰的一声闷响,子弹命中警车的油箱,汽车被熊熊烈火掀飞,惨烈的拍在小区的花坛上,里面的吕超似乎早有准备,蜷缩着身体把住了车身,防止自己被抛出去,里面的警察伤的伤晕的晕,只有他一点事也没有,但是变形的车门被卡死了,他也出不来。

  “突击二组注意,营救目标,突击三组、四组,织组织火力掩护!”“血刺”冷静的对着嘴边送话器下达命令。

  小区冷饮店门前的塑料座椅上,一个身穿灰色夹克的中年男子平静的看着身边子弹横飞的场景,仿佛在看一场无关紧要的电影一样,“血刺”在无线电里传来的声音,同样也传到了他的耳机中。“

  速战速决,他们的支援很快就到了”,中年人的声音不冷不热,却是命令的口吻。冷饮店的老板早已经吓得不知躲到哪里,但他还是很绅士的留下小费才起身离去。

  躲在小区其他角落的火箭筒手不知从哪里露了出来,RPG火箭筒指向了这片战场,嗖,嗖,两枚火箭弹拖曳着橘红色的火焰飞了过来,硬生生的炸飞了两辆警车,强烈的爆炸和冲击波炸伤了几个特警,更多的特警被的晕头转向。

  雇佣兵的机枪阵地传来哒哒哒的枪声,密集的火力扫荡着特警这一方,压的他们连脸都露不出来,雇佣兵的攻势再次处于掩护,一支突击小队飞快的穿越各种障碍向前面那辆押送吕超的警车*近。

  吴冬看出了他们的意图,大喊一声:“决不能让他们把人救走”

  说罢自己身先士卒,第一个冲出来对着前面的雇佣兵小队不要命一样开枪,受到队长的鼓舞,其他特警也不再藏着掖着,明目张胆的冲出来进攻,若是在平时训练中,谁要是这么毫无防备的暴露在敌人之下,吴冬一定骂的他体无完肤,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只有这一种办法能阻止雇佣兵。

  吴冬他们敢死队一样的战斗很受用,那一队雇佣兵还没等靠近警车就已经死伤大半,其他的人也只能寻找掩体躲起来。

  “队长,他们火力太猛了,需要你的支援”,冲锋的雇佣兵小队退了回来,小队的队长对着无线电大声喊着狙击手“血刺”,在这种及其局限的街巷战斗中,战斗成员最信赖的不是炮兵火力支援,也不是空中火力支援,而是起到战场点穴作用的狙击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