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三十八章没用的东京快反部队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21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东芝商厦三楼指挥部里,外面指挥部传递的连接信息急促的闪烁着报警,*作电脑的雇佣兵迅速打开讯息,雷达波图和无人机航拍的录像画面迅速出现在电脑屏幕上,*作手愣了一下,赶紧把这段图像连接到军用平板电脑上,送到了冷权的手里。

  “队长,他们过来了!”,雇佣兵把平板电脑交给冷权,冷权看着和无人机的航拍录像和雷达波普,淡淡的冷笑起来:“这些没用的日本人,终于出手了,通知所有部位,打起精神,游戏开始了!”

  “我明白了。我马上去!”,吕超的耳机中传来指挥部的命令,他看了一眼前面被*到角落的邹林帅,又看着身边的手下,厉声说:“记住我刚才说的话,绝对不能接近这小子,你们给我干掉他,我有事要先离开,必须把这个人给我干掉,听见没有!”

  :“明白!”,那些雇佣兵整齐的回答,怒目盯着那个几乎被四成碎皮的铁皮柜子,虽然这个邹林帅比较强悍,但对他们而言,歼灭他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吕超有些不放心地又看了一眼他们,转过身直接冲到了楼顶,往上面去了。

  “他妈的,吕超你干什么去,你爷爷我还活着呢!”,邹林帅在弹雨之中看见那个朝楼上跑去的人,愤怒的大喊。

  吕超哪有心情去理会他。直接往楼顶上去。

  “该死的!”,站在窗前的赵健看着飞过来的三架UH-1直升机,赶紧掏出手枪,打碎了身后的落地窗户,从腰间掏出战术灯,对这下面打着信号。

  对面楼顶和楼底下那些快反部队的战士们几乎不约而同的将枪口瞄向了暴露在他们面前的赵健。

  “那是什么?”,大厦下面的观察员迅速将侦查镜对向了赵健:“是信号!”,观察员认出了那闪烁的灯光正是国际通用的危险信号。

  “危险信号!”,指挥车中的斋藤和前田麻里绘看着监控器中突然出现的赵健。

  “他就是那个中国特种兵!”,前田麻里绘若有所思的说:“他想告诉我们什么,危险,什么意思?”

  斋藤像是响起了什么,转过头看着身旁的参谋:“顶楼不是侦察了吗,还有什么危险吗?”

  “报告队长,已经侦查过了”,身后的参谋说:“上面除了四个带着AK冲锋枪的雇佣兵之外,什么都没有!”

  “那就没问题,机降方案不变!”,斋藤果断说的。

  “等一下!”,前田麻里绘看着斋藤:“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个中国特种兵为什么发出危险信号!”

  “他们是怕我们误伤他们吧”斋藤倒是满不在乎。

  “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前田麻里绘担忧的说。

  三架UH-1直升机已经飞近,他们已经没有机会撤退了。

  “该死的!”,赵健气愤的大骂:“你们会害死人质的!”

  眼看已经无力阻止,赵健不在管那些过来的直升机,而是飞奔下楼,要不了多久雇佣兵就要枪杀人质了,他必须去阻止他们!

  快反部队装甲指挥车里,斋藤对着身旁的参谋淡淡的说,“命令地面部队准备行动!”。

  前田麻里绘看着面前的斋藤少校,很疑惑地盯着他:“为什么动用地面部队进攻,作战计划不是特种小队机降吗,难道垂直打击计划又变了?”

  “像你说的,我们必须要尽快结束战斗!”斋藤转过头看着前田麻里绘:“上下强攻,相互配合,这样才能保证在极短的时间内除掉这些雇佣兵,无论是机降的特种小队还是地面部队,只要有一个先发动进攻,必然会乱了他们的阵脚,上下夹击。绝对没问题!”

  “刚才宣立军和凌忠浩他们进去的时候,一楼大堂的情况你是看见的,我们怎么进去?”前田麻里绘疑惑的问。

  “别忘了,我们有防爆装甲车的,士兵和和装甲运兵车协同进攻!”斋藤冷笑着说:“难道前田情报官觉得还有什么不妥吗?”

  前田麻里绘没有说话,不知为什么?她总感觉这次行动可能会失败。

  “去机降的特种小队大概三分钟之后就可以进入作战位置,命令地面部队,五分钟之后,强攻大厦!”斋藤冷冷的下达着命令,仿佛这一仗他志在必得。

  身后的参谋立刻敬礼,跑出去传达命令。

  嗒嗒嗒嗒,楼梯口那一袭黑色身影,穿过层层橘红色的弹雨,飞快地冲了下来,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孔,唯有身前那吞吐着火舌的细小枪口,愤怒的吞吐着火舌,枪膛的火光照亮了他冷峻的脸,千疮百孔的走廊里,大批的雇佣兵惨烈的栽倒在弹雨之中,他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死神,刀枪不入,百邪不侵。

  “是哪个什么杨旭!快干掉他!”,仿佛听见了死神的名字,杨旭、邹林帅这两个人的名字已经深深的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雇佣兵慌忙的采取防御战斗,对着冲过来的杨旭狠狠地开火。

  杨旭似乎有些急躁,但突围的火力丝毫没有减少,他依托在楼梯口的墙角,雇佣兵们有节奏的点射,那些企图用火力压制杨旭的雇佣兵,一个个的心口中弹,倒地身亡。

  “报告队长”,一个满脸血痕的雇佣兵神色惊慌地跑了进来:“是那些渗透进来的中国特种兵,就是杨旭他们,门外的敌人只有一个,但很厉害,我们几乎顶不住了,队长你还是先撤离吧”

  冷权淡淡的听着外面的枪声,短点射,这样的枪声,这样的节奏,好像还隐约带着一股愤怒,好熟悉的感觉:“是杨旭那小子吧!想办法拖住他,否则你们根本就打不赢!”

  冷权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扭过了头,看着*作台前的屏幕上闪烁的侦查图像,外面那些快反部队已经蠢蠢欲动了,再加上直升机机降突袭,上下夹击,亏你们想得出来。冷权淡淡的冷笑,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东芝商厦顶楼天台,通道门被用力的踢开,吕超端着K3轻机枪大步流星的走了上来,周围都是被城市伪装网伪装起来的雇佣兵,那些伪装网是两年前吕超冲美国花了大笔美金购进的,可以防红外和热成型侦查,算得上最新科技。快反部队的侦查系统根本就没有发现这里的真实布置,到现在还以为这里之后几个暴露的步枪手呢。

  这里配备的高射机枪和单兵肩扛式防空导弹,足以对付日本的UH-1直升机和F-15J战斗机了,他们早已经做好的一切准备,就等着日本快反部队过来送死呢。

  现在所有事态的发展几乎都是按照当初计划的,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杨旭那些人竟然会穷追不舍,应该说他们的确曾经把杨旭他们提在了计划当中,但是当时制定东芝商厦计划的人是德里克和佩恩,两个人都没有想到杨旭他们这么厉害,所以都没有在意,就是这种疏忽大意,竟然给他们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来了,他们来了”,装甲指挥车里,斋藤在一旁听着耳边通话器里汇报,一边看着侦查图像里面直升机近了东芝商厦的顶层天台,

  三架UH-1直升机飞向了东芝商厦楼顶天台,前田麻里绘看着头顶飞过的直升机,心里莫名的不安起来,虽然是她主张了这次机降强攻,但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不妥的地方。

  直升机缓缓降低高度,东芝商厦上面,那些躲在伪装网下面的那些雇佣兵蓄势待发,吕超躲在一个墙角后面,低声说道:“沉住气,沉住气,等他们的距离只有100米的时候,就给我狠狠地打,密集火力集中,把他们全都给我打下来!”

  那些蠢蠢欲动的雇佣兵们听了吕超的话,沉住了气。

  轰隆隆,直升机发出的噪音里,飞行员戴的神色的偏光眼镜,用无线电联络地面:“这里是飞雪一号,编队已经到达指定地点,请求攻击命令!”

  下面的斋藤几乎没有一点犹豫,拿起通话器喊道:“立刻进攻!”

  直升机得到了命令,飞行员向他后面的队员伸出了大拇指,那些快反精锐点了点头,在队长的要求下快速检查了一遍装具好和装备,紧接着直升机向下降落,直升机舱门打开,静力绳缓缓地从上面放了下来。

  大厦里面,被雇佣兵的枪火*到窗口了邹林帅蜷缩着身体,子弹噼里啪啦的落在她的左右,他依托的铁皮柜子像是溃烂掉的腐朽,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邹林帅在恍惚中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转过头朝窗口一看,三架直升机竟然就在上面悬停,准备机降!

  “该死的!”,邹林帅大吼一声,一脚踢烂了身前的铁皮柜,顶着枪林弹雨,端着冲锋枪冲了出来……

  吕超赶紧盯着那三架直升机,举起的手猛的放下:“给我打!”

  一声令下,伪装网被下面的雇佣兵掀起,各种火气同时瞄向了头顶上的直升机,刹那间,枪声大作,一道道橘红色的火线在白天也清晰耀眼,接连不断的射向悬停的三架直升机。

  “什么!”,三架直升机里,飞行员几乎同时低呼了出来,立即上升飞机的高度,正准备机降的特战队员险些被甩了出去。

  “哪些是什么,到底怎么回事?”,直升机几乎已经千疮百孔,身后的那些特战队员已经有死伤了。那些雇佣兵怎么埋伏在那里的,为什么他们一点都没有侦查出来。

  几乎是同时,对面指挥中心的侦查设施前,红外成像仪清晰的记录了如同间空转移的雇佣兵,这一幕惊讶了侦查*作员,他迅速汇报,并将图像发回了装甲指挥车里。

  指挥车里,图像刚刚传过来的瞬间,东芝商厦顶楼的枪声剧烈的响起,但从听觉上就知道那根本就不是自动步枪,而是大孔径的高射机枪!

  下面的人的了快反部队成员可以清晰的看见,一道道纵横火线交错在仓皇躲避的三架直升机之间,火线犹如天女散花,撕扯着他们的直升机。

  “我们找到了攻击!”通话器中断断续续的传来飞行员的呼救声和警报声。

  “他们怎么可能有埋伏?”,斋藤和前田麻里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三挺高射机枪*的枪管吞吐着剧烈的火舌,子弹风暴一样扫射那些慌张躲避的直升机。

  “指挥部,飞雪二号严重受损,要坠机了!”,直升机驾驶室中,红色的报警灯和让人紧张的警报声急促的响起,高射机枪的子弹飞快的穿刺直升机的机身,乒乒乓乓的声音之后,是机身上接连不断的火花,紧接着,那架直升机像是失去了控制一样,在半空中回旋乱飞起来,从地面落了下来。

  “糟了!”,斋藤的脑子彻底懵的。

  飞雪二号直升机失控后,以一种毁灭性的姿态装上了东芝商厦,螺旋桨再撞上的瞬间就被打的粉碎,大片的碎玻璃和撞下来的混凝土掉落了下来,膨的一声,直升机燃烧起火焰,上面的折断的螺旋桨依旧在飞快的转动,从里面掉落出来的两个特战队员被螺旋桨打得粉碎。

  紧接着直升机翻滚了下来,狠狠地摔落在下面,飞机残骸落地之后砰的一声爆炸,大片的火焰和爆炸冲击波四下膨胀,将几个还没来得及逃跑的快反士兵瞬间淹没。

  “有埋伏,有埋伏,我们陷入他们的伏击圈了”

  “雇佣兵有重型火力!”

  “飞雪一号请求支援,支援”

  “飞雪三号请求撤退,我们顶不住了”

  无线电中传来了直升机上的一声声讯息。

  他们遭到了伏击,打乱了所有的作战计划,另外两架直升机惨烈的躲避着高射机枪的弹雨,但是高射机枪非常灵活,直升机却非常近,这些中型运兵直升机上根本没有配备武器,唯一的指望也就是躲在机舱里的特战队员了。

  那些特战队员打开了机舱门,在颠簸的机舱里端着步枪射向下面的那些雇佣兵,由于直升机来回躲避高射机枪的攻击,飞机变得异常颠簸,一架直升机仓门刚刚打开,竟然有一个战士掉了下去,特战队员无法瞄准,只能盲目的乱开枪,那些子弹星星点点的落在大楼上面,对那些雇佣兵没有一点杀伤作用。

  嗖的一声,只见一枚单兵导弹从顶楼中飞去,来不及躲避的直升机从半空中爆炸,碎片和火焰夹带的尸体残骸,惨烈的摔了下来。仿佛一阵火雨,落到下面那些战士身边。

  “报告指挥部,报告指挥部!我们无法继续战斗,敌方火力太强,我们无法压制,重复一遍,我们无法压制”,仅存的一架直升机汇报着自己的状态和情况。

  嗖嗖,两枚道火线飞了过去,单兵导弹拖曳着火焰从半空飞去,飞行员迅速拉起*作杆,直升机猛的向上拉起,两枚导弹交叉着火焰,从直升机的腹部下面擦过,刹那间,飞机失衡的剧烈摇晃,高射机枪的火力对着直升机猛烈的开火,机舱里的几个战士被打的血肉模糊,飞行员面前的窗户已经被打碎,直升机冒着黑烟,摇摇晃晃的向后退去。

  “报告队长,我们无法实施突袭,敌方火力太强,请求撤退!”,直升机飞行员紧张的叫喊。驾驶舱里面各种仪器的报警声急促的响起,海拔仪和各种仪表不正常的来回转动,飞机的状态似乎随时可能坠毁。

  “飞雪一号,命令你马上撤离,马山撤离!”,地面上的斋藤,看着上面摇摇欲坠的直升机,对着通话器大声喊道。

  直升机得到命令之后,迅速向后撤离。

  “把它给我打下来!决不能让它逃走!”,吕超大声吼道。

  高射机枪手*纵的高机,迅速转向正在撤离的直升机,两个导弹*作手,也迅速填装防空导弹,瞄向直升机。

  砰的一声,后面的通道门突然被撞开,愤怒邹林帅端着冲锋枪冲了过来,在他们后方飞快的射击。

  哒哒哒哒哒,嗖嗖,两方的枪声和导弹同时飞出,两枚导弹飞快的射向直升机,高射机枪的火线在飞向直升机的瞬间突然掉了下来,两个机枪手被打得千疮百孔,尸体无力的搭在高射机枪支架。

  另外两个导弹*作手也全身血花的飞了出去。

  半空中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两枚导弹整齐在直升机内部爆炸,膨胀的火焰中飞出了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直升机的碎片撞向了下面的大厦,从大厦的边缘断成两节,拖曳着火光栽倒下来。

  “他妈的邹林帅!”,吕超愤怒地端起K3轻机枪,对着邹林帅的方向扫射,快反部队的空中力量被打散,剩下的雇佣兵也回头对着邹林帅猛烈地开枪,枪声和爆炸声在楼顶激烈的响起,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弹道光亮在他们周身穿插。

  邹林帅像是不要命的死神一样冲向了出来,枪林弹雨中飞快地跳起,向着对面的雇佣兵猛烈地开火。

  地面快反部队指挥车前,斋藤看着掉下来的最后一架直升机,顿时一股血冲到了脑子里,“该死的,给我进攻,传我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把在五分钟之内把东芝商厦给我拿下!”

  斋藤的命令明显带着情绪。

  “谁能保证人质的安全?”,前田麻里绘皱着眉头盯着斋藤:“你这么做只会越来越糟!他们会杀害人质的!”

  “快速拿下这里就可以了”,斋藤红着眼睛,作为快反部队最有前途的少校,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你怎么保证快速?他们明显是做好了一切准备才有恃无恐,你想害死人质还是想让你的人白白送死!”,前田麻里绘愤怒地说。

  “谁也保证不了一个人质都不会受伤!我们只能快速进入,干掉他们,把伤亡降到最低就可以了!”,斋藤瞪着前田麻里绘:“前田情报官,我想你应该知道当前的形势,我这么做绝不是意气用事,我今天的果断完全是为了我们的人民,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能进攻,你现在冷静一点”,前田麻里绘赶紧跑过来阻止。

  “我必须要干掉他们,谁也别想拦着我”,斋藤愤怒的看着前田麻里绘,仿佛要活吞了她一样。

  “我现在以情报本部情报官的身份命令你,停止进攻!”,前田麻里绘严肃的说道。

  “你这个女人!”,斋藤眼睛通红,恶狠狠地盯着前田麻里绘:“说强攻的是你,说停止进攻还是你,我看你根本就不具备指挥的资格!”

  “机降特种小队的错误我会承担责任的,但是现在,我还是情报官,快反部队必须服从我的指挥,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给我停止进攻!”,前田麻里绘几乎喊了出来。

  “抱歉,我不能在听你的了”,斋藤甩了甩手,果断的回绝了前田麻里绘。

  紧接着推开了惊愕的她,向前面的部队走去。

  “地面部队马上进攻。不得有误!”,斋藤盛气凌人的下达命令。

  “斋藤少校!”,前田麻里绘愤怒的盯着他的背影:“你会上军事法庭的!”

  斋藤仿佛没听见一样,继续指挥部队进攻。

  东芝商厦顶楼的战斗作战计划已经结束,吕超一边对着邹林帅开枪,一边用通话器联络冷权:“飞过来的那些混蛋都已经被我们踢下去了,你应该看见了吧,我这里有一点小麻烦,等我解决了就下去找你”

  “邹林帅还在那里是吗?”,冷权淡淡的问。

  吕超气愤的说:“这个混蛋就像是粘在鞋底的口香糖一样,真他妈难缠”

  “那么容易除掉就不是绝命大队的战士了”,冷权淡淡的说:“楼上还有多少人?”

  “还有四个兄弟”

  “放弃他们,你马上下来”,冷权命令道。

  “什么?”冷权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你让我丢下他们不管?”

  “你在与不在都没什么用,你救不了他们的,我不是在小看你,而是你们真的无法和绝命大队抗衡。失去四个雇佣兵没什么,可是我不能失去副队长,听我的话,马上给我下来”

  吕超喘着粗气,看了看身旁的兄弟,狠了狠心,沉声道:“你们一定要挺住”

  说完这句话,吕超竟然撤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