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三十八章影杀外援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6996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林尚正说:“抱歉凌书记,我只是安全局的处长,站在我个人职责所系的基础上,我只认为您的安全是最重要的,我还是建议您,能放弃出访日本”

  林尚正说的没有人和缓和余地,他不是说推迟,而是直接让他放弃,这足以看出他对于凌书记出访的安全有多大顾虑。

  凌书记看着他们两个:“那我可能要让尚正同志你失望了,这件事关系到和田市的振兴经济,我不能不去,我还是那句话,我凌忠浩从政20多年,不敢说对得起所有人,但绝对对得起我的良心,也对得起我身后的老百姓,人民群众信任我们,怎么能让一个小小的雇佣兵组织就把我吓退,就放弃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宗旨,别说是你们来劝我,就是省委书记来劝我我也是这句话,这几天的工作和出国访问的计划我不可能改变,我是党和国家培养的干部,怎么能像恶势力低头呢,我不想说太多,吕超和他背后的那个组织,你们必须在近期给我个答复,我只给你半个月的时间,有什么需要就尽快开口,我这里尽最大的努力,时间不早,我不能都浪费在你这里,我先走了”

  凌书记说完这句话也不管他们两个,直接就走了。

  陈殿峰和林尚正看着彼此,都没有说话,好像早就料到了一样,一个低头沉默,一个烟气熏天,也许他们都在想对策,但是对方是雇佣兵组织,又这么那么容易想到对策。

  “没想到你能查到这么多”,林尚正淡淡的说。

  陈殿峰摇了摇头:“本来是调查于磊,谁也没有想到顺着藤摸到这么大的瓜”

  “情报可靠吗?”,林尚正有些担忧的问。

  “那还有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为人,不调查清楚怎么可能跟凌书记汇报”

  “唉,凌书记是铁了心去日本,50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倔”。林尚正叹了口气。

  凌书记一直是个强硬派,脾气倔也是出了名的,从政20来年,一直都这么刚直不阿,得罪了不少人,和他同时从政的干部有的提到了省委,有的提到了中央,唯有他自己还是个市委书记,虽然是重点市区,政绩也不少,但依然没有提职的迹象,省委没人替他说话,这和他的性格是有很大关系的。

  “看来只能在外交和随行安保上下功夫了”,林尚正说:“北方战略资源公司我是知道的,近十年来他们接的活儿没有干不成的,凌书记真是九死一生了”

  陈殿峰深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中:“走吧,咱俩儿别耗着了,分开行动,情报收集和交给你,这是你的看家本领,外交方面就叫组织部的人吧,实在不行你在让你的局长出面,安保方面,就交给我吧”

  “你负责安保?你那些警察可靠吗?”,林尚正怀疑地问。

  “我不会请外援吗?”陈殿峰瞪了他一眼。

  林尚正明白了:“你该不会是又要请绝命突击大队的人了吧?”。

  陈殿峰无奈的说:“那些神仙,我的亲自去请呀”

  “嗯,也对”,林尚正喝了一口茶,已经泡了半天的茶水变成了褐色,弄得林尚正满嘴苦涩:“我和你一起去吧”

  “行呀”。

  绝命突击大队机关办公楼,参谋长的5号办公室里,林尚正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这对老战友。

  李修国一脸警惕地盯着笑眯眯的陈殿峰,就像盯着贼一样,弄得林尚正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老李,你这是干什么呀,还不容易有空过来看看你,你怎么这副表情,平时抱怨我不过来看你,现在我过来了,你怎么又这样了”

  陈殿峰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脸上依然笑眯眯的,弄得李修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警惕的看着陈殿峰,意味深长地说:“当年在大连步校,你半夜私自跳大墙出去的时候,回来用两个羊肉串就让我给你背黑锅,那时候你也是这幅德行”。

  “嘿,李老倔,你跟我翻旧账?,”陈殿峰不乐意了。

  李修国哼了一声:“俗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这是什么意思?”,李修国指着桌子上的两瓶泸州老窖问。

  “我什么意思,我能有什么意思,想你了,过来看看你,随便把家里珍藏的两瓶老酒给你带过来,就你那点工资我还不知道,你李修国从办公室到你家里有啥值得我把你灌醉了偷走的,还不够我的两瓶酒钱呢”

  “嘿,你这个老家伙还瞧不起我?”李修国怒了:“老子的家里是没什么值得偷的,但你这泸州老窖……那年的?”,刚才李修国没有看清楚,这会儿他可看清楚了。

  “82年的”,果不其然,李修国上当了,有点禁不住诱惑,直愣愣的看着那两瓶酒。陈殿峰一看有戏,赶紧加码:“这是咱们上军校的时候,老团长给咱们的,你忘了吧?”

  “老团长?”李修国一愣:“你忘了,那一年全团就咱们两个考上了军校,老团长一高兴,用了半个月工资送咱俩一人两瓶酒,你小子喝的倒是快,去大连的火车上就喝光了,我的,一直留到现在”

  “嘿,老陈,你竟然留到现在了”,李修国欢喜的像个小孩子,摆弄着那两瓶酒,有点爱不释手。

  “今天我特意给你拿过来,怎么样,够意思吧”,陈殿峰看着他的样子就想笑。

  李修国忽然警惕的看着陈殿峰:“不对,不对,你一定有事,你肯定有事”

  “我能求着你啥”,陈殿峰不乐意了:“就这些年,你求我的次数多还是我求你的次数多?就你这个绝命突击大队,战斗力确实厉害,那又怎么着,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我对你还能图个啥,还不是老战友的交情嘛”

  李修国这下放心了:“哈哈,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修国欢喜的收下了酒。

  陈殿峰一看李修国收下了酒,那么接下来借人也就有底气了:“哎呀,跟你说实话吧老伙计,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还真有点小事想请你帮个忙”。

  李修国抬起头看着陈殿峰,用手指点着他:“我就知道,你这个老家伙就是贼不走空,是不是军训的事情,待会儿我就安排人手”

  “行行,但不是这件事,还有更好重要的事”

  “啥事?”,李修国这回清醒了,不知道陈殿峰又挖了什么坑等着他往里跳。

  陈殿峰笑嘻嘻的说:“和上次一样”。

  李修国一愣:“借人?”

  “对,知我者修国也”,陈殿峰调侃的拍着李修国的肩膀。

  李修国愣了半天才缓过神了,赶紧把他的酒送回陈殿峰的怀里:“赶紧拿走!”

  “嘿,老李,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修国可没理会陈殿峰,直接朝着门口喊了一句:“小刘,送客!”

  李修国的警卫员跑了进来,小战士比较实在,还真的朝陈殿峰走过去。

  陈殿峰见状赶紧说:“小同志,我和你们参谋长开玩笑呢,没事,别当真,你先出去吧”

  警卫员看了看参谋长,看他没什么反应,想了想,敬了个礼走了出去。

  “你个李老倔,翻脸比翻书还快是不是,不就是借个人吗,看把你牛的”,陈殿峰不满的说。

  李修国站了起来,瞪着陈殿峰:“陈殿峰呀陈殿峰,你这个老王八犊子,你还好意思和我借人?杨旭是我最好的兵呀,借给你还不到半个月,回来的时候就剩半条命,挨了两枪呀,昏迷了整整三个多月才醒过来,你还好意思过来借人,你以为我绝命突击大队是你们公安局的军犬支队呀,说牵走就牵走?”

  “老李,可没你这么说话的,还军犬呢,谁让你的兵都这么厉害,我不朝你借朝谁借呀”

  李修国可不吃这一套:“你少给我戴高帽,就是不借,爱咋咋地”

  李修国是真的生气了,也难怪,连大队长都不能私自占用兵员,更何况杨旭差点就死在了外面,要不是杨旭狙杀了于磊,说不定李修国也会记个处分。

  陈殿峰有点急了:“那你让我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你的老战友死是不是?”

  李修国瞪着他:“什么死不死的,你个老东西,借不着人还不活了”

  陈殿峰索性心一横,盯着李修国:“我跟你说实话吧,过两天我要和凌书记出国考察,有人找了雇佣兵要在国外杀市委书记……还有我!”,陈殿峰稍微撒了个小谎。

  “啥?杀你?为啥?”李修国一听有人要杀陈殿峰,脸都变了。

  陈殿峰说:“你也知道,凌书记和我都是搞政法的,尤其是我,乱七八糟的人得罪了一箩筐,比你一个营的人还多,人家放话了,找到了一个雇佣兵小队,七天之内让我们俩儿脑袋搬家,你看着办吧?”

  陈殿峰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姿态,在一旁听了半天的林尚正差点没笑出来,这对老战友还真是一对活宝。

  “杂种*的,哪个王八犊子敢动你,我第一个饶不了他”,陈殿峰的话有作用了,李修国当场就发火了:“敢动我的战友,是那路流寇?活腻了是不是?”

  陈殿峰摆了摆手:“你就少废话吧,我来借人是给我自己雇保镖的,这人你借是不借?你要是不借也行,我这就回家和老伴和儿子交代几句话就送死去,你看行不行?”,陈殿峰继续加码。

  “滚犊子,你的事我不管那谁还能管,还借什么人?我亲自出马还对付不了他们”,李修国掏出腰际的11式手枪,哗啦一声子弹上膛:“你等着,我这就和大队长请假去”

  李修国一向雷厉风行,说一不二,这次也不例外,戴上帽子就往外走。

  陈殿峰一惊,心想这下可玩大了,怎么杨旭没借着反而把这个老东西给引过来了,这哪行呀,他赶紧拉住了李修国:“你个老东西,你还以为你年轻呢,你保护我,你不要老命了”

  “*,啥意思?瞧不起我是不是?我告诉你,我这个参谋长的位置时从一个特战排长一步一步走上来的,我可是老特种兵了,我……”

  “你什么你,这么大的部队你不管了?撂挑子了是不是?”陈殿峰说:“你绝命突击大队是干什么的?突击大队,常年战备,直属总参管辖,你还说走就走呀,再说了,我们是出国执行任务,是要政审的,你以为是去我家呀,你是机密部队的参谋长,5号首长,谁敢批准你出国呀,多大人了,怎么还怎么冲动,你这个臭脾气就不能改改”。

  李修国愣了一下,刚才他头脑一热还真没想这个大事,现在冷静下来了,他还真不能走,绝命突击大队可是直属中央的特战部队,就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擅离职守呀,更何况是出国,大队长更不可能批他的假。

  其实李修国也不是冲动的倔老头,只是这件事涉及到他的老战友才一时没控制住。

  “别废话了,跟我走”,李修国不由分说的拉着陈殿峰往外走。

  “去哪?”

  “去影杀中队,找宣老四,那小子专门培养特战侦察能手和狙击手,借人就得找他”。

  影杀中队!杨旭的所在单位,陈殿峰心中狂喜,差点笑出来,这个李修国真的上当了。跟在他们身后的林尚正是真的笑出来了,这对老战友,真是太有意思了。

  “什么!”

  杨旭的惊呼声从中队营部办公室里传出来,几乎整个一楼的班排都听见了,几个正在午睡的战士愣了愣,把头伸出来奇怪的看着走廊尽头的营部,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杨助教今天是怎么了,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大的声音。

  “你给我小点声,要是我那活祖宗醒了,这一中午谁也别想消停!”,宣立军赶紧跑到儿子那里,看儿子醒没醒。

  小家伙在襁褓中伸了伸退,吸食着手指,眼睛眯着,眼看就要睁开了,宣立军赶紧抱起儿子,又哄又拍又唱的,几分钟后小家伙睡着了,宣立军终于如释重负的放下了儿子,长吁了一口气,老婆不在家,还真为难了这个只会拿枪的汉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