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一十九章我们是不想进入天堂的战士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645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大阪警察署招待中心,杨旭和段广威坐在书房里等着王彬自首。

  段广威看着手表,又看了看杨旭,刚想说什么,杨旭忽然张嘴了:“再等等”

  段广威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他说两个小时,现在都快五个小时了吧?”

  杨旭看着他:“你给我的承诺是一天吧?”

  段广威无奈的叹了口气:“很好,那就别浪费时间了,我回去睡觉了,就让他最后陪媳妇一晚上”

  段广威伸了伸懒腰,走了出去。

  杨旭叹了口气,安静的坐在那里,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是陌生的号码。

  “你好”

  “他已经死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冰冷的从容,记忆中,只有冷权才这样的冷酷:“他在郊区芦苇荡,给他收尸吧”

  杨旭心头一紧,惊慌的站了起来,电话那头的信号已经掐断。

  杨旭立即冲了出去。

  门口的段广威刚刚打开车门,忽然一个身影从身后窜过来,一把推开了他,抢过车就飞快的冲了出去。

  “喂”,认出了是杨旭的身影:“发生了什么事?”

  段广威发问的时候,他已经驾驶着汽车不见踪影。

  医院中的岳诗瑶已经高兴的辗转反侧睡不着,她有宝宝了,就要当妈妈了,那么宝宝的爸爸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高兴呢。

  想到这里,岳诗瑶有些奇怪,刚才王彬说马上就过来,怎么还没过来,岳诗瑶拨通了王彬的电话。

  荒野中的电话铃声孤独的响起,微风轻抚着那孤独而冰冷的身影,荧光屏上的来电显示是:亲爱的,那曾经的蜜语甜言再也无法寄托这个手机传达,仅仅一个小时的时间就阴阳两隔了。

  冰冷的冷风划过旷野,在芦苇丛中带着悲伤的风声,王彬冰冷的身躯忽然晃动了一下,确再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冷风忽然肆虐起来,仿佛来自九泉之下的巨大悲伤,从丰碑般的战士身躯中向整个大地弥散。

  那些死去的人,已经长眠在大地,而寄托在人间的思念,依旧准时的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化成阳光雨露,抚摸亲吻他最爱的人。

  “奇怪,怎么还不接电话”,岳诗瑶嘟着嘴,一种不安隐隐的在心中浮现,王彬从来都不会迟到的,就算有事也会打电话的,怎么今天……

  大阪政府接待中心里,吃不惯寿司的邹林帅饿得有点睡不着,在外面的超市里竟然找到了康师傅牌子的方便面,这可乐坏了邹林帅,当即买下两桶面和一些火腿肠花生米,又拎了几罐啤酒,找到吴冬喝酒去了。

  两个家伙喝到一半的时候接到了岳诗瑶的电话,邹林帅大大咧咧的说:“弟妹呀,王彬那小子不在我这里,有什么事吗……这么着急,一定要找他……”

  邹林帅看着吴冬:“你给他派什么任务了?”

  “派什么任务,今天不是他轮值”,吴冬嘴巴里塞了一把花生米,说话的时候花生皮差点喷到邹林帅脸上。

  邹林帅厌恶的踢了一脚吴冬,接着说:“弟妹,他可能有什么事,这样吧,实在不行我过去吧……什么,不用我,到底啥事呀……什么?你怀孕了,哈哈,明白了,放心,我一定找到王彬,好的弟妹,明天我就去医院看你”

  也许是太高兴了,岳诗瑶竟然忍不住说了出来,放下电话的邹林帅笑了起来:“还是这小子本事大,我们这批人里他是第一个当爹的,哈哈,咦,不对,他俩儿还没结婚呢,这小子,下手还真快!”

  “王彬媳妇怀孕了?”,吴冬愣了一下。

  “啊,怀了,咋了?”,邹林帅问。

  “唉”,吴冬有些郁闷:“下个月小李婚礼,老张升迁,小马满月酒,再加上王彬,*,这个月工资又他妈白领了”

  邹林帅鄙视的看着吴冬:“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出息,怪不得你只能在特警里面混,当不了军人”

  吴冬白了他一眼:“你厉害行不行?”

  邹林帅笑了笑,拿出电话:“不行,我得找到王彬,这小子干什么去了?”

  吴冬调侃着说:“喂,日本女优这么多,这小子是不是在哪里堕落呢”

  “滚”,邹林帅白了他一眼:“你以为王彬是你呀”

  他确实没有拨通王彬的电话,疑惑了一下,又拨通了杨旭的电话。

  “喂,杨旭,知道王彬在那里吗?……嗯……什么?”

  邹林帅惊讶的站了起来,身体都不经意的颤抖。

  吴冬奇怪的看着他:“怎么了?”

  邹林帅还没有从刚才的惊讶中回过神儿来,忽然邹林帅放下电话,发疯般的跑了出去。

  “喂,出了什么事?”,吴冬惊讶的看着邹林帅。

  他妈的冷权,你这个畜生!

  邹林帅一脸悲愤的冲了出去,抢过警察署的警察,发疯般的开向杨旭说的方向……

  芦苇遍野的荒野湿地里,杨旭持枪搜索着冷权的踪影,但他没有看到冷权的踪影,只看到了那至死不屈的王彬,王彬拄着枪,拼命的让自己不在他的面前倒下,死前的倔强表情一如他在绝命大队时的固执,如同一座丰碑,在这杀机四伏的草野里,不屈于冷权的*威。

  那一瞬间,杨旭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他强忍着悲痛,潜伏在草野。

  他不确定冷权是不是撤离了,也许他就潜伏在附近,他不能中了他诡计,他还要留着命为王彬报仇,杀死这个朝自己兄弟开枪的混蛋!

  杨旭的目光被泪水模糊了一次又一次,王彬的身影始终固执的屹立在那里,不肯回过头看一眼自己的兄弟,那是杨旭执行潜伏任务以来鲜有烦躁,也是他最为痛苦的潜伏。

  不知过了多久,杨旭确定冷权不在这里,才奋力的跑向王彬,抱住他,看着他死不瞑目的王彬,杨旭痛哭了一场,一如多年前那一次战斗中,他的多个战友牺牲在新疆的一刻。

  随后跟过来的邹林帅和段广威几乎同时到达,他们遵循杨旭的痕迹追了过来,看到杨旭抱着死去的王彬时,两个人都惊讶了。

  段广威缓缓地放下枪,极其遗憾的看着死去的王彬。邹林帅更是痛苦的跪在地上,痛哭起来:“他妈的冷权,我怎么向弟妹交代呀,冷权,你这个混蛋,混蛋!”

  冷权!杨旭抬起头,目光冰冷的可怕,一如他曾失去陈琳时的失控状态。

  段广威无奈的叹了口气,拨通了林尚正的电话:“处长,恩……对……杨旭和邹林帅和我住在一起,什么?他到了……我明白……我有事情和你汇报……王彬被杀了,可能是冷权!”

  段广威看着芦苇丛中的他们,目光中带着惋惜。

  林尚正放下了电话,有些顾虑的看着面前这个两个刚刚从国内赶过来的军人。

  “是杨旭和邹林帅吗?这么晚了,这两个小子不休息还出去乱跑?”,少校军衔的军官有些不满这两个士官了,身旁的一个中士轻笑了一下,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林尚正想了想,走到了少校面前:“宣中队,他们刚才接到了冷权的电话!”

  提及冷权,少校和那个中士几乎同时变了脸色。

  “你说什么?冷权?他在日本?”

  林尚正点了点头:“他已经不是你熟悉的战友了,他现在的身份是雇佣兵组织的刺杀凌书记的主要负责人……也是杀害你们战友王彬的凶手!”

  少校和中士心头一震:“你说什么?王彬?王彬怎么了?”

  “刚刚杨旭和邹林帅出去就是为了这件事,王彬警官刚刚被冷权杀害了”,林尚正的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

  “冷权?他怎么可以杀害自己的兄弟!”,年轻的中士不敢相信做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面前发生的事实。

  少校铮铮的站在那里,脸色铁青,微微颤抖的脸庞因为极度的气愤而轻微扭曲,他曾经抱以期望最多的兵竟然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而且,毫不犹豫的将枪口转向了自己的兄弟。

  冷权!你太令我失望了!

  宣立军的怒火一瞬间被点燃。

  远离大阪市区的荒野,一处废弃的路边旅馆中,冷权坐在玻璃破碎的窗前,借着依稀的星光撕开腹部的衣衫,用酒壶中的烈酒清洗伤口,找不到针线,冷权索性用鱼钩和鱼线缝合了伤口,整个过程冷权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没有痛觉一样。

  冷权看了一眼屋子里面的门,仿佛感觉到了里面的呼吸,冷权没有理他,从急救包里拿出纱布和药品,包扎伤口:“你怎么还不走?我不是让你带着兄弟们撤离吗?”

  黑暗中,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吕超盯着有些狼狈的冷权:“我走了你怎么办?”

  冷权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下:“你知道我独来独往惯了,从有了你们这个小队之后我才慢慢改变自己的习惯,很多时候我并不需要你们,你知道的”

  冷权拿出抗生素注射针,扎在自己的静脉。

  吕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没有我们说不定你会干的更好,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当队长?”

  冷权看着他:“因为上一个队长就是个白痴,除了冲动之外,我几乎看不到他的优点,吕超呀,我对你这个上一任队长真的无语了,作为突击队员,我非常欣赏你,可是当了队长你还把自己的性格放在突击队员的位置上,而忽略统揽全局,结果必然是整个小队的灾难”

  吕超看着他:“这就是你当队长的理由?你在耍我吧?”

  冷权冷笑了一下,坐在窗前,喝了一口酒壶中的烈酒,看着窗外的破晓:“我真是服你了,我取代了你的位置,你退下来当副队长,却对我这个夺取你权利的人俯首帖耳,几乎没有自己的意见和主意”

  “因为你值得信任”,吕超看着他:“你救过我们所有人的命”

  “却没有改变你这个家伙一分一毫”,冷权看着他,忽然笑了:“以后,小队靠你了”

  “你要叛逃北方公司?”,吕超还是和从前一样,说话一点不经过大脑。

  冷权笑了一下,也许正是喜欢他这种性格才进入这个小队的吧,恍惚中,他又想起了曾经峥嵘的日子里,那个性格暴躁的队长,曾经待他如父并且相信他的人,似乎和这个吕超的性格一样吧。

  “我早就说过”,冷权看着他:“终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完成我未完成的事情”

  “我也说过,我会一直追随你,不止是我,还有这个小队”,吕超看着他:“这个小队是你带出来的,你想带着我们毁灭,我们也一定跟随到底!”

  冷权苦笑了一下,喝了一口酒:“别那么幼稚”

  吕超看着他:“我是说真的,我来之前已经发出了命令,我们在总部的应急战略小队已经出动了,再过四个小时他们就会出现在这里任你差遣!”

  啪,金属酒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冷权愤怒的拎起吕超的衣领,手枪抵住了吕超的下颚:“你他妈疯了是不是?丁引已经知道我即将叛离公司,他一定告诉了高层,让你带着小队回去就是为了你们不受牵连,你竟然在这个时候动用应急作战小队,你是不是想明着告诉公司高层你们都叛变了”

  “对,我就是要叛变!”,吕超脸上跳跃着愚蠢的疯狂:“他们算什么,兄弟们死了,他们连起码的抚恤都不肯安排,说什么没有完成任务,没有为公司创造价值,死了也白死,他妈的,要不是后来你当了队长我早就带着兄弟们走了”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冷权盯着他:“你不是不知道北方公司的势力!”

  吕超看着他:“这是我的选择,跟着你我没有后悔,还有,我必须告诉你我为什么动用应急作战小队,我接到消息,林尚正在国内请了救兵,知道是谁吗,是一个实力堪比零号狙击手的家伙,叫赵健,相信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另外一个就是宣立军!你的队长!”

  冷权心头一震,眼神中闪烁着难以形容的光芒:“你说什么?”

  “宣立军来了,而你送给他的见面礼就是王彬的死讯,我相信你已经很成功的激怒他了”,吕超看着他:“不希望你输得很惨,所以兄弟们都过来帮你,如果队长都输了,这个小队就更没有什么希望了”

  冷权看着他,目光闪烁不定:“你们会跟着我下地狱的”

  “我们本来就是不想进入天堂的战士,当然会杀入地狱”,吕超看着他,缓缓推开他的手枪:“让我们一起行动,干掉那个宣立军还有杨旭”

  冷权放开了吕超,淡淡的说:“再过三个小时就是刺杀凌忠浩的最后机会!我杀他就是为了维护小队的尊严,你不要插手,否则,我干掉你!”

  冷权走出了房间,留下吕超一个人,吕超看着他离开,拨通了应急小队的电话:“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三个小时之内,必须到达大阪!”

  清晨,晨暮的薄雾在城市中环绕,仿佛死去那些人的荼毒幽怨,在这个岛国的工业大城中走街串巷的流窜漂浮,追寻那些活着的气息。

  警察署停尸房中,冰冷的储尸柜打开,不锈钢抽屉哗啦一声抽了出来,灰白色的塑料床单被揭开一半,尸体的上半身裸露在围观的众人面前,王彬苍白冰冷的脸和死前的怨恨呈现在众人面前。

  那一瞬间,岳诗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扑倒尸体上痛哭:“王彬,王彬,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陈怡赶紧过来拉住岳诗瑶,岳诗瑶一个柔弱女子,不知哪来的力气,抱着王彬的尸骸不动。站在一旁的杨旭,邹林帅还有刚刚过来的宣立军、赵健都过来劝慰:“嫂子,别这样,王彬走了,让他安息吧”

  仿佛听见了最不愿意听见的话,岳诗瑶摇着头,更加悲伤的痛哭起来。

  陈殿峰叹了口气,慢慢扶起岳诗瑶:“诗瑶同志,你要坚强呀”

  岳诗瑶像没听见一样,摇着头,痛哭流涕。

  一旁的大岛夏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川岛俊逸他们的脸上却轻浮的冒起异样的表情,这一幕逃不过邹林帅的眼睛,他看在眼里,隐忍着心头的愤怒,只因为宣立军和岳诗瑶在场他才没有发作。

  “陈怡,李晓娟,你们两个把岳诗瑶送回去吧”,林尚正吩咐着,两个人点了点头,扶着极度虚弱的岳诗瑶走了出去。

  杨旭强忍着心头的悲痛,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他静静地看着抽屉中的王彬,不是他不会哭,而是他不能哭,他知道这是非常时期,冷权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是他自己的失误吧,否则冷权怎么会这么快就动手,要知道他当初的计划是毁了他们,而不是让他们去死,杨旭的零点行动已经触碰了冷权的底线了。

  “夏子署长,事情比我们想的还要严重,我们必须尽快追查到冷权他们这一伙雇佣兵的下落,否则,流血事件只会升级,不会平息”,陈殿峰和林尚正盯着大岛夏子。

  大岛夏子点了点头:“看来我们必须要采取果断的行动了,二位有什么建议?”

  陈殿峰和林尚正相互对望了一样,他们当然是希望尽快回国,可是按照凌书记的意思,决不能在近期回国,否则就应愿了日本方面。

  杨旭静静的走了出去,没有听清他们的意见是什么,浑浑噩噩的走了出去,宣立军看着他,淡淡的叹了口气。

  杨旭坐在外面的长椅上,静静地看着天空。王彬、邹林帅、冷权和他的生活点点滴滴,仿佛又浮现在云端,让杨旭有种说不出的哀伤,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到最后他们却拼得你死我活,难道说,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已经不再重要了吗。

  “你想一直这么消沉下去吗?”,一身笔挺的军装的军人站在他面前,杨旭抬起头,阳光中,略显枯瘦的中士带着士兵与生俱来的自信盯着他,让杨旭有些不敢面对他的目光。

  “赵健呀,你怎么来了?演习没去吗,你可是主力呀”,作为第六届零号狙击手的候选人,赵健的狙击实力是整个影杀里最近进杨旭的人。

  “听说你们遇到了点麻烦,上面让我过来支援你们,当然,我也很想看看是什么人让你都应接不暇”,赵健坐在了他的旁边。

  “现在呢,是不是你也感到很棘手了”,杨旭无奈的苦笑。

  赵健看着他,盯着他的眼睛:“如果你这样的话,我想王彬会失望的,因为他白死了”

  杨旭抬起头看着和他,没有说话。

  赵健看着停尸房的方向,就事论事的说:“我们都了解王彬,他可是一号狙击手,而且是一号狙击手里最具潜力的一个,那小子的枪法和我几乎不分伯仲,但是每次我和他较量都没占到什么便宜,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赵健看着他:“因为他和我一样冷静,一样聪明。他是什么人,他是那种无论出现什么状况都能冷静应对的人,但是面对冷权,他为什么会死的这么惨,要不是我亲眼看见他躺在里面,我绝对不会相信,那小子那么聪明,怎么会着那么容易就被冷权干掉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杨旭看着他。

  赵健看着他的眼睛:“就是想让你冷静的想一想,王彬为什么会这么傻,说道狡猾,这小子比我们谁都狡猾,为什么这次失败了”,赵健看着杨旭叹了口气:“更想让你知道,你这个样子是我们谁都不愿意看见的”

  赵健说完这句话,起身就走了。

  杨旭低着头,沉思着什么,不知道是不是依旧沉浸在王彬牺牲的悲痛中……

  那小子那么聪明,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冷权干掉?……

  赵健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脑海,杨旭抬起了头,看着赵健离去的身影,冥冥中仿佛看穿了什么玄机,当感情用事的头脑被冷静覆盖,仿佛就看出了所有端倪,杨旭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的头脑和思维再次被冷静占据。

  杨旭想了想,转身走回了停尸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