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四十一章顶级刺客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6660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回警局的路上,杨旭和邹林帅都沉默了起来,林尚正以为他们是为了凌书记的事情而头疼,于是他安慰了两句:“你们也别那么郁闷,这件事你们还得相信我和陈局长,抓住他们是迟早的事,你们就好好保护凌书记就可以了,现在凌书记出现任何事情都是大事,谁都扛不起”

  陈殿峰看了一眼杨旭,他可不认同林尚正的看法,虽然他对杨旭的了解还很肤浅,但如果林尚正能看到当初杨旭仅用了半天时间就发现于磊和他的杀人手段,他就不这么认为了,杨旭和邹林帅这种表情只能说明他们绝对比林尚正这个参与者更加了解这次行动的细枝末节。

  “你们是不是找出什么线索了?”,陈殿峰问。

  杨旭叹了口气:“那些家伙非常专业,目标和狙击手的距离只有300米左右,而警方的狙击手和他的距离在200米左右,而他连开多枪,几乎干掉了所有警方的重点目标,而警察却没有找到他的位置,这说明他的伪装非常出色,要知道城市狙击作战对我们而言还是一个新课题,如何狙击、位置选择、伪装等都是正在研究的课题,有的甚至还没有形成课题,城市环境的狙击绝对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林尚正一听杨旭的话,忽然愣了:“你们是不是有点夸大了,对方有那么神奇吗,你上次在凌书记演讲的时候开的那一枪还记得吧,不也是城市作战吗?”

  杨旭看着他:“那你平心而论,那一枪简单吗?”

  林尚正张了张嘴,杨旭那一枪的确让他印象深刻,以至于后来他坚决不敢用杨旭抓捕于磊,但是这一次杨旭说这些话,很显然他们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林尚正故作轻松的说:“那个狙击手没被发现只能说是一种运气,我没有你们那么专业,但是我知道,很多时候,狙击手靠的就是运气”

  林尚正说出来就后悔了,这种说法很容易激怒杨旭和邹林帅,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他们的枪法,但令他以外的是他们都没有什么反应,也许他们也认可运气这种东西,当然,也不排除他们看到林尚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或许他只是在安慰自己,在林尚正眼里,狙击手可能是最可怕的敌人。

  “你说的没错,很多时候我们真的是在靠运气,尤其是在战场上,但是经验和实力可是占了80%”,杨旭看着他:“两秒钟速射击毙四名武警,除了说明他的武器很先进之外,也说明了他本人的实力,两枪穿透四个人,而且都是头部,子弹贯穿头颅的角度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那就是子弹都是洞穿了脑髓,击碎了运动神经照成瞬间死亡,林处长,这绝不是运气能做到的!”

  林尚正皱了下眉头,没有在说话。

  杨旭严肃的说:“枪手选择的位置是一栋楼房顶部,他的前面是小区的花坛,所以那栋楼和周边的间隔较大,就像一个空场,他选择这里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视野开阔,另一个原因就是——回声!利用回声来混淆他自己身处的潜伏地点,其实他在一个非常明显的位置的下方阳台上实施狙击,正处于人的大脑思维和视觉的盲区,再加上他几近完美的伪装,警方的狙击手在短时间之内根本就不可能找到这个狙击手,还有,狙击手没有打扫战场,这绝对不是一个雇佣兵狙击手的行事风格,所以他是故意的!”

  “没错!”,邹林帅接过了杨旭的话:“林处长,这绝对不是一次恐怖袭击什么的,而是真正的准军事行动,从布局、行动到撤退,绝对不是一般雇佣兵能组织起来的,而且他们的撤退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留下,部署的完美,撤离的不留痕迹,你还认为这是运气?”

  林尚正郁闷看着他们俩,心想军队出来的人还真是直肠子,说话直截了当不留余地,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你们是不是想告诉我最担心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杨旭和邹林帅看着他没有说话,林尚正叹了口气。

  “你担心的是什么?”,邹林帅问。

  “他最担心的就是出现像于磊那样的疯子!”,陈殿峰替他回答了。

  林尚正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遗憾的是我们几乎没有什么线索,凌书记出访的计划安排在了明天下午,时间太紧了,可是这个小队还有这个强大的雇佣兵狙击手我们一点线索也没有”,陈殿峰叹了口气。

  “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不是一点线索也没有”,杨旭看着车窗外,思索着什么:“狙击手应该是25-28岁之间的年轻人,而且是中国人,性格应该有一定缺陷,中等身材,曾经在特种部队服役,精通狙击,在北非等动乱国家和地区执行过任务,给你个建议,调查这种特征的雇佣兵你就能找到这个人!”

  林尚正和陈殿峰愣了一下,就连邹林帅也惊讶的看着杨旭:“你怎么知道的,狙击手也没留下简历,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很简单”,杨旭看着他们三个:“首先是狙击手的位置,在楼顶右下侧的阳台上,想从楼顶到达阳台只能从顶楼直接跳到阳台上,没有一定体力的人是根本做不到的,因为那个阳台很陡,其次是他了解武警的战术,那个位置不仅对他狙击目标身边的警察十分有利,而且对狙击你的狙击手也非常有利,为为什么他能这么了解你们的战术?只有经常和你们合作制伏暴徒的中国特种部队才知道,枪法这么出神入化,一定是王牌狙击手,我估计可能和我的级别差不多,也可能是零号狙击手,另外,他这次城市作战的表现非常出色,要知道对于城市作战的研究很多国家只停留在二战时期的柏林街巷战、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以及上个世纪的几场战争,对于这方面的战斗经验,全世界都十分缺乏,介于上述的分析,他应该很年轻,应该参加过北非地区的战斗所以才有这样的战斗经验”

  邹林帅听得一愣一愣的,陈殿峰和林尚正低着头思考着杨旭的分析在不在理。

  “真的假的,我发现你和柯南差不多了”,邹林帅笑着说。

  杨旭笑了笑:“你要是仔细观察你也能看出这些破绽”

  “那你怎么解释他的性格有缺陷呢?”林尚正问。

  “他留下了弹壳,可能说明他很紧张,但是性格如果不够沉稳是当不了狙击手的,这一点全世界的狙击手都这么认为,所以他是故意留下的,还有他的狙击手段,狙击手都有自己的狙击风格,但想置人于死地通常是打人的要害,久而久之会形成自己的习惯,也就是风格,很难想象像他这样的狙击手没有自己的风格,而这个人开枪的时候虽然有条不紊,但狙击的位置没有固定的点,随性而为,如果这不是为了张扬自己的个性就是这个人的性格有问题”

  邹林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刚才我就想说这个问题,他开枪太随性了,就像小孩子玩水枪一样,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新手呢,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感觉这小子的性格有问题了”

  陈殿峰点了点头,暗自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硬是把杨旭拉过来了:“你们两个提供的情况非常重要,我一定会认真调查”

  陈殿峰非常满意他们两个,但也有些遗憾,这么好的胚子怎么没过来当警察,李修国那小子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手底下有这么好的兵:“杨旭,邹林帅,你们两个又没有想过来我这里当特警呀?”

  “没有”,邹林帅和杨旭异口同声的回答让陈殿峰愣了半天。

  林尚正笑了:“你们这两个傻小子,当特警有什么不好,那是干部编制,比你们现在的工作环境要轻松很多,而且工资待遇也不是你们部队能比的,怎么想都不想就不干呀?”

  邹林帅笑着说:“林处长,三年前也有人说过同样的话,当时我们的回答是‘当不好这个兵就那里也不去’”

  “什么?”,这让林尚正很意外:“当不好兵就那里也不去,这从哪里说起,你们已经很优秀了”。

  “不,我们还差得远呢”邹林帅说:“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参谋长那样的军人,那才是我们的追求,军人的价值就在这里,我承认警察也很高尚,但和我们相比,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我们热爱我们的职业”

  邹林帅的话很朴实,也很让人动容,一瞬间,林尚正对他们充满了一种敬重,这和第一次见到杨旭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现在他知道了,没什么不一样的,归根结底他们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军人的勇敢和执着更独有挑战性。

  “陈局长,你的如意算盘没打好,收不了这两个傻小子”,林尚正笑着挖苦陈殿峰。

  陈殿峰摇了摇头,颇具无奈:“是呀,但是,我一样欣赏你们”。

  和田市的城市中心,繁华的解放路大街,商业楼宇起伏在世纪大道的两侧,匆匆忙忙的人群奔走在水泥森林之间,碌碌无为。隆恒大厦的楼顶,孤独的男子坐在电视塔的顶端,遥望着远方,那个他曾经最向往的地方,而现在他却只能以这种方式一睹它的高傲容颜。

  “我没想到你竟然会来救我”,坐在下面的吕超淡淡的苦笑:“高层如果知道这件事丁先生可能都顶不住”,吕超扬起目光看着冷权。

  冷权的嘴角慢慢抽起一丝弧度,看不出来到底是微笑还是冷笑:“你是我的兄弟,我为什么不救你”

  冷权看着吕超:“记住,我们是雇佣兵,没有人爱我们,也没有人尊重我们,想要得到爱护和尊重,只能靠我们自己去拼,换得尊重和爱护”

  站在顶点的男人依旧看着远方,似乎懒得搭理吕超。

  “下一步该怎么办?”,吕超问:“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整个和田市都在寻找我们,被他们找到可能只是时间问题,警察和安全局那些人可能已经知道我们的任务了,想干掉凌忠浩会更困难冷权看着吕超,目光冰冷:“这还不是你用人不当后果,竟然让公安局的人渗透到我们内部,还险些把自己搭进去,吕超,我真不明白,这些年你跟我都学会了什么”

  冷权从上面跳了下来,走到他身边,吕超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冷权依旧看着那个方向,城市的阴影中,隐隐约约的浮现一排排营房和碧绿色的*场,像是触及了心中的某个伤口,冷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下一步会去日本,我们在日本刺杀他,不能在国内行动了,这次风声这么大,高层一定听到消息了,丁引应该顶了不少压力”

  冷权看着他:“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说服他营救你!”

  吕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问:“为什么玩这么大,你有什么目的?”

  冷权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是为了引出绝命大队的人吧,是不是为了引出杨旭?”

  冷权依旧没有说话,过了很久,冷权忽然病态般的笑了起来:“吕超呀,该聪明的时候你笨的像个狗熊,该装糊涂的时候你就是不装糊涂,我真拿你没办法,以你的能力,稍微动点脑子你就已经是特战小队的队长了,何必在我手下当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副队长”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们那个本事,我的命是你就回来的,我只跟着你了”

  对吕超的忠诚冷权反而不屑一顾:“愚忠,你会后悔的”

  “后悔的话也不会跟你这么久,其实我也该想到你的心事,这些年虽然你从来不说,但是我也不傻,也知道你想和他们玩命,但是”,吕超看着他:“我只是在担心你,于磊不是等闲之辈,也栽在了那个杨旭的手里了,你……”

  “你认为我会输?”,冷权的目光忽然充满杀气,吕超被吓了一跳,冷权虽然性格阴晴不定,但是很少像今天这样。

  吕超顿了顿,说:“我只是认为不值,匪徒遇上兵,多么简单的事儿,你为什么要搞的这么复杂,要杀杨旭,为什么不动手,想干掉宣立军为什么玩这么多花样?”

  “因为我要的是他们毁灭,而不是死亡,死亡不是毁灭你懂不懂?”,冷权明显愤怒了。

  吕超盯着他半天,苦笑了一下:“你有病”,说罢转身走了。

  边走边说:“明天我安排小队偷渡到日本,后天在日本的集结地域见面,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小队是你带出来的,你要把大家带向毁灭,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吕超的话冷权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冷权从来不会和小队一同前往任务地点,这是他作为狙击手的习惯,也正是这种习惯让它成为北方战略资源公司最为神秘和抢手的狙击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