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二十二章雇佣兵行动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110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这是非常危险的”,其中一个董事明显变了脸色:“北方公司一直以来都在坚持初代七大董事的遗训,坚决不与中国政府和军队发生任何冲突和矛盾,我们遵守这条底线并不是我们非得坚持初代董事的传统,而是我们的多数成员均来自中国,正是对于中国政权和军队的尊敬和畏惧,北方公司才存活至今,丁主管,我想你应该明白如果我们杀害了中国人,或者做出影响中国的事件,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个古老的民族不是我们能得罪得起的,如果让我选择,我宁可突袭白宫或者联合国总部也不会去袭击任何一个中国人”

  “我当然知道,董事先生”,丁引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没有还要收留这个冷权?”,董事问:“因为惜才吗,我想北方公司似乎并不缺乏这样的人才”

  “原因非常简单,我当时并没有查到这个冷权在军队服役的任何情况”,丁引坦诚的回答。

  “你在开玩笑吗?”,董事们显得有些不可思议:“有什么情报是我们调查不到的,北方公司特别侦查部的情报收集能力甚至可以和M16媲美,有这样的情报组织作后盾你竟然还是没有查到冷权的底细?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这个冷权是中国安全部或者是总参情报局的人?”

  “恐怕比这些还要复杂!”,丁引看着他们:“冷权当初所在的部队似乎是一个并不存在的影子部队,中央军委的编制中根本就找不到这个部队的存在,我们只是隐隐约约的判断这支部队可能是中国军队的王牌杀手锏部队,所以我们的情报系统根本不可能找到这支部队”

  “一支并不存在的绝密部队,只听命于国家元首和军队最高将领,你是这个意思吗?”,董事问。

  “恐怕是的”,丁引说。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就因为你没有找到他所在原部队的信息?”,董事问。

  “还有他的军事实力!”,丁引说:“我当初收留他的时候他刚刚二十一岁,在军队服役时间还不到三年,却有这样的军事才能和特种作战经验,这是什么样的部队能将一个少年培养成这样的战争机器!”

  “天哪,他是中国绝密部队的成员,丁主管,你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吗?”,董事气愤的简直快要拍案而起了:“我们收纳了中国绝密部队的成员,你认为中国军队会这样善罢甘休吗,那个冷权可是知道这个部队的,说白了他本身就是军事绝密,我们会彻底惹恼了中国的!”

  “我们现在就只有一个办法”,丁引看着他。

  “你想怎么做?”

  “除掉冷权!这是唯一的办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丁引带着一丝杀气。

  “他是中国人,你是不是疯了?”,董事对他的提议有些愤怒。

  沉默半天的董事长忽然张了嘴:“让他说下去”

  “很感谢董事长给我这个提议的机会”,丁引说:“冷权现在已经和中国军队发生冲突,并且在昨天杀害了他原部队的一名成员,并且企图刺杀中国一名正在访问日本的政客,现在中国方面肯定是想让冷权死的,我们这个时候过去清理门户,是唯一缓和我们和中国方面的方法”

  董事长沉吟了一下:“原来他已经捅了篓子了,刺杀中国政客,这个冷权的确是疯了,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这件事情已经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所以我认为,只能刺杀冷权和他的副队长吕超,只要这两个人死了,一方面对中国有个交代,另一方面,他们的小队因为没有指挥员,也必然会土崩瓦解”

  “刺杀冷权和吕超?”,董事长似乎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先不说我们的对中国的原则,冷权的实力我们都见识过了,谁有这个实力?”

  丁引说:“那就要总部哪里调人了”

  “你说的是谁?”

  “神父!”

  “神父?”,董事长目光一惊:“你想动用他?”

  神父,真名叫做李鹏,是北方公司的王牌战略狙击手,其实力早已超过冷权。

  “除了神父之外,我真的想不到还有谁能对付冷权,对付他总不能搬出副总吧!”

  董事长思考了一下,沉默的点了点头:“可以,我会把神父派给你,但是这件事你必须尽快解决,否则,对我们而言就是一场灾难!”

  “谢谢董事长”

  “关于你的问题,我想等到这件事情过后我们在讨论,你还是东北亚特别行动部的主管,在你担任主管期间,希望你能把这件事情办好”

  “明白”

  视频会议的视频忽然中断,丁引抬起头,看着变成黑屏的屏幕,目光变得复杂。

  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北方战略资源公司总部高层会议室中,八个董事面面相觑的看着董事长,不知道董事长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董事长先生,您真的这么相信丁引的话,这件事情恐怕没他说的这么简单吧?”,其中一个董事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董事长淡淡的喝了一口茶水,缓缓的说:“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也知道,只有除掉了那个冷权,我们才能和中国方面缓和,毕竟冷权刺杀中国政客和杀害中国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半个月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他在中国和田市所做的事情”

  董事长看着那个董事:“东北亚的事情交给你了,明天能带领观察团马上过去,尽快了解状况,还有,通知神父过来找我”

  “是,董事长”

  大阪东海岸卵石岸滩,被海浪推上来的人像尸体一样卧在沙滩上,任海浪一次次的冲刷,最后一片海浪淹没了他整个身体,被海水呛醒的男人痛苦的爬了起来,不停地咳嗽,咽喉中的泥沙和海水都快让他窒息了,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男人的脸上才恢复一丝神采,警惕的看了看海滩,踉跄着跑到一个礁石的后面躲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GPS定位仪,知道自己处在的位置。

  男人感觉胸口闷痛,难受的撕开了里面的衬衣,狠狠地扯下里面的防弹背心,深深呼吸了几口气,他拿起防弹衣一看,心口的位置竟然镶嵌着三枚子弹!

  5.8毫米的三个弹头紧密的镶在一起,就在他跳下悬崖那一刻,那个狙击手竟然能连开三枪而且命中一处!

  男人有些后怕起来,只能说这个狙击手太过于谨慎才打心口的,如果打的是头部呢,恐怕死了都没人能认出他了,这一次中国究竟派出了什么样的狙击手,实力竟然这么强大!

  口袋中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他一看代码,是他们自己人。

  “我是吕超”,男人略显疲惫的说。

  “副队长,我是韩智恩,任务完成了?”

  吕超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妈的,早知道就让你来了,真不知道冷权搞什么,竟然要让他故意被抓,他妈的,这一次差点就死了,明明知道这个方法杨旭也知道,竟然还玩这一手,他到底想干什么?”

  “队长一定有他的理由!”

  “那家伙只想着复仇”

  “说得对,但是,这正是我们的尊严所在”

  冷权是故意的,他怎么会不知道杨旭清楚水下弧线子弹的定点狙击手短,当他知道宣立军出现在大阪的时候就知道,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可能狙杀凌忠浩了,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这基本就是事实,有宣立军在谁也不可能成功刺杀凌忠浩。

  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让自己被捕,放松他们的警惕,敌后反攻,从他们内部除掉凌忠浩!

  “应急小队到了没有?”,吕超问。

  “已经到了”

  “很好”,吕超放下电话,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弧度。

  大阪警察署,大岛夏子和跟随她的川岛俊逸急匆匆的赶往审讯室。

  “你们提审了他快四个小时了,有什么收获?”,大岛夏子问。

  “到目前为止,他还是什么都不说”,川岛俊逸说.

  “现在谁在审讯他?”

  “福田俊夫和金田柯一”

  大岛夏子笑了一下:“你这两个笨蛋手下能审问到什么?”

  说话之间,大岛夏子的秘书走了过来:“夏子署长,刚刚接到情报本部的前田麻里绘小姐的电话,她希望你和谈一谈”

  “公事还是私事?我在工作的时候从来不接受私事”,大岛夏子的干练在整个日本国内都是出了名的。

  “前田麻里绘小姐说,既有公事也有私事”

  大岛夏子看了一眼秘书:“告诉她我没时间,我可不喜欢公私不分的人”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正在审问冷权的福田俊夫和金田柯一愣了一下,赶紧收拾桌子上的皮带和木棍等东西。

  “署长”,两个警察有些慌张的行礼,大岛夏子压根没有看他们,挥了挥手,两个人很识相的出去了。

  大岛夏子盯着冷权轻浮的目光,坐了下来,看着他脸上的青肿:“很抱歉,我的手下有些粗暴”

  “不错,他们很没礼貌”,冷权盯着大岛夏子。

  “可是我除了这种方法之外实在想不出什么方法发泄我的愤怒”,大岛夏子盯着他:“你知不知道你给我们造成了多少麻烦,有多少日本警察因为你而殉职!”

  冷权冷笑了一下:“真是抱歉,对我而言死再多的人也无所谓,我只为了我的任务”

  “你的任务就是杀掉凌忠浩吗?”

  冷权笑了一下:“我干嘛要告诉你?”

  大岛夏子笑了一下:“也就是说,你很不配合了,你知不知道你的后果是什么?你将会承担什么责任,如果你不想下辈子呆在监狱里的话,我认为和我们合作视乎是不错的选择,冷先生,你看呢”

  大岛夏子摆出了一副交易的姿态,她知道,面对冷权这样的雇佣兵,常规审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的,无论作为雇佣兵还是之前的军人身份,他都接受过类似的训练,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合作,毕竟雇佣兵没那么多的信仰,在面对利益的时候谁都能做出明智的选择,尤其是这些杀手。

  但是这次,大岛夏子真的想错了。

  冷权淡淡的笑了一下,盯着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如果你认为我选择和你合作的话,我当初还有必要过来吗,你这一套应该对付你们自己人比较合适,对付我好像还不够火候”

  “我可以立即将你处死!”,大岛夏子眼神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冷权忽然笑了:“真想处死我干嘛还过来和我说这些废话,你知道我手里有你感兴趣的东西,所以就算你们占了上风,也甘愿低三下四的派遣一个警察署长和我谈条件是不是?”

  大岛夏子气的不说话,要不是这个人身上有价值的情报太多,说不定大岛夏子已经开枪打死他了。

  “不如这样,我们选一个折中的办法”,冷权戏弄的盯着大岛夏子。

  “什么条件?”,对于大岛夏子而言,如果他还肯开出条件,那么说明还是有希望让他开口的。

  “我想见见宣立军少校”,冷权淡淡的冷笑。

  大岛夏子的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的念头,也难怪她如此疑惑,请那个宣立军过来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冷权为什么开出这么低廉的条件。

  “好,我答应你,你马上就能见到他”,大岛夏子站起来,走了出去。

  冷权看着大岛夏子离开,淡淡的露出了微笑。

  “马上联系林尚正,冷权提出他想见宣立军的条件,还有,我需要知道这个宣立军和冷权到底有什么关系”,大岛夏子对着身旁的川岛俊逸说。

  “明白”,川岛俊逸不敢怠慢,赶紧去办。

  “夏子署长”,迎面过来一个身穿制服,身材高挑的女人,和大岛夏子年龄相仿,就连气质都有几分神似,都是精明干练的女性,只不过和大岛夏子的女强人形象相比,似乎还多了一丝狡黠。

  “你是谁?”,大岛夏子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女人。

  “你的秘书应该和你说过了,我叫前田麻里绘”,女人的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外务省情报本部情报官”

  大岛夏子皱着眉头:“您好,我现在很忙,能否等到下午”

  “我知道夏子署长很忙,可是,忙碌的不光只有夏子署长一个人”,前田麻里绘微笑着说:“我想我们有情报共享的义务,也许我知道的事情正式夏子署长想知道的呢”

  “你怎么知道我想知道什么?”,大岛夏子问。

  “那么比冷权更加具有价值的情报呢?”,前田麻里绘问:“夏子署长就真的没有什么兴趣?”

  “真是遗憾,我现在只对冷权的情报感兴趣”,大岛夏子说。

  “那你可真是错过了很重要的东西呢”,前田麻里绘盯着她的眼睛:“有人雇佣了冷权刺杀凌书记,你就真的没兴趣知道这个雇佣人是谁”

  大岛夏子皱着眉头看着她:“你说什么?”

  “呵呵,看来夏子署长是感兴趣了呢”,前田麻里绘掩面而笑。

  ……

  大阪郊外,一栋废弃的烂尾楼外面,身穿各色迷彩,手持AK和M16突击步枪的雇佣兵,荷枪实弹的站在烂尾楼的周围,密切警戒着周遭的变化。

  蓝色的皮卡车缓缓地从远处开过来,停到烂尾楼的前面,里面的雇佣兵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的副队长吕超,纷纷行礼。

  吕超走下车,淡淡的点了点头。

  “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吕超问。

  “我们接到命令后就立刻动身了,两个小时前我们的潜艇到达大阪海岸,按照坐标来到这里”,雇佣兵说。

  “佩恩呢?”,吕超问。

  “佩恩先生在里面”

  吕超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烂尾楼二楼的大厅里,雇佣兵的成员紧张的组装特种通信模块,便携雷达天线,卫星通信终端,站在顶楼的雇佣兵放飞了小型无人机,周边的地图和动向立即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嗨,佩恩”,吕超走了过去,张开双臂。

  佩恩转过头,笑了:“超,你好吗”

  两个曾经在东南亚战斗中并肩作战的雇佣兵拥抱在一起。

  “说实话,很不好,但是你们来了,我也放心了”,吕超兴奋地抱了一下佩恩。

  “我听说了你们的事情,作为小队的第二个副队长,我似乎没有资格怀疑冷队长的决策,可是这次,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简单的刺杀行动,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这太令我不可思议了”,佩恩说出了自己的疑惑,难以想象冷权那样的军人竟然会把事情搞得这个样子。

  “这不是单纯的刺杀行动”,吕超接过了佩恩递过来的古巴雪茄,抽了起来:“而是复仇,冷权队长曾经的仇恨,我试着让他放弃,但是他太固执了,直到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你打算怎么做?”,佩恩直截了当的问。

  吕超看了他一眼,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何必问我,你既然能过来就代表你已经做出了决定,值与不值,你都已经权衡利弊的分析了吧,明知道这是亏本的买卖,弄不好还得把命搭上,干嘛还过来?”

  佩恩点了点头:“这是我人生最冒险的一次抉择,但是我更想知道你怎么看?”

  吕超看着他,笑了一下,抽了一口雪茄:“我们是雇佣兵,没有信仰,没有国家,有人说我们是冰冷的杀手,是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恶魔,所以上帝早就将我们拒之门外,我们这样的人能指望去天堂吗”

  佩恩一听这话笑了出来。

  “但是我要说,我们有自己的信仰,也有自己的天堂”,吕超坚定的看着佩恩:“没有人爱我们,我们必须自己爱自己,冷权队长带给了我们荣耀,他救过我们每一个人的命,是他带给了我们尊严,所以我才一直追随他,哪怕是现在,我曾经试着劝阻冷权队长这种愚蠢的复仇,但是他却依然这么坚持,是什么原因让他变成这样,我只能说这是刻骨的仇恨,仇恨到他宁可玉石俱焚也要走下去,所以后来我不再坚持,这与信仰无关,但与尊严有关,佩恩,我们拼命地战斗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尊严吗”

  佩恩目光闪烁的点了点头:“我已经决定,跟随冷权队长,直到死去”

  “很好,冷权队长没有看错你”,吕超笑着和他对了对拳头。

  “那么现在,是不是该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队长在哪里?怎么救他出来?还有,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别告诉我是日本自卫队那群乌合之众,如果是的话,我感觉我们有点兴师动众了”

  佩恩看着满屋子的装备,调侃的笑了。

  吕超笑了一下:“当然不是,我们的对手,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军人,他们的名字叫做绝命部队!”

  …………

  大阪警察署总部大楼,署长办公室里,大岛夏子看着面前的文件,满脸都是惊愕的神色,虽然她已经努力的控制,但还是被情报本部的调查震惊了。

  “你们有证据吗?”,大岛夏子询问的目光盯着面前身材高挑的情报本部情报官前田麻里绘。

  前田麻里绘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嘴角露出一丝弧度:“如果有证据早就满城风雨了,这可是震惊全国的特大腐败案件,而且当事人竟然是这个国家元首的弟弟”

  “凌忠浩来到大阪,就是为了这个天文数字的亏空!”,大岛夏子目光闪烁不定:“怪不得,在大阪短短几天遭到三次刺杀,而且直到现在也没有动摇他待下去的决心”

  “他已经接近真相了”,前田麻里绘说。

  大岛夏子看着她:“你想怎么样?”

  “合作”,前田麻里绘淡淡的说:“调查雇佣兵和腐败本身就是我们的事情,单纯的依靠大阪警署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外务省情报本部有权利依据区域应急安全法案动用反恐怖部队维持治安,你也不希望大阪再因为这些人找到恐怖袭击吧”

  “你会动用什么部队?”,大岛夏子问。

  “相信你应该知道这个国家最精锐的机动部队吧?”,前田麻里绘问。

  “东京快反部队?”,大岛夏子吸了一口凉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