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三十六章血刺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130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冷饮店旁边的中年人皱着眉头,他明显感觉到对他们不利的因素:“血刺,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血刺”那里没有任何答复,但他已经开始采取行动了。

  砰,一声枪响,特警的一名突击手颈部爆开,头颅当场飞了起来,大片鲜血想断裂的水管一样哧哧喷涌。

  “狙击手!”,吴冬大吼一声,命令特警马上寻找掩体潜伏。

  如果是看得见的雇佣兵突击队,他可以来个狭路相逢勇者胜,如果时看不见的狙击手,你还是冲出来,那只能说明你想挨枪子。

  砰,再一声枪响,子弹没有打中任何人,倒是特警头顶上的电线落了下来,电线噼噼啪啪的闪烁着电光和火花,当场电晕了两个特警。

  砰,枪声再次响起,那个变形的车门上闪烁一道火花,吕超狠狠地踹了一脚车门,从里面爬了出来,到底是老特种兵了,出来之后一个侧翻,抓地地上的一支自动步枪,寻找掩体对着特警开始开枪。

  “混蛋!”,王彬找不到雇佣兵的狙击手,枪口一转,对着下面的雇佣兵开枪。

  砰砰砰,三声连续的枪响,三个冲过来的佣兵当场被爆头,砰,枪声再响,小区门柱上飞溅起大片水泥,躲在后面的佣兵倒地抽搐,砰,王彬再次出枪,子弹落在地上擦出火花,点燃了从车里漏出的汽油,附近的三个佣兵引火上身,在地上惨烈的打起滚来。

  王彬瞄准了另一个位置,正准备逐一点名,忽然那个狙击手出手了,这一次的目标不再是下面的特警,而是他自己!

  王彬只感觉枪身一震,紧接着瞄准镜爆裂,破碎的镜体差点划伤他的眼睛,这个瞄准镜被他一枪打成了两截,王彬一个激灵翻滚到一边,狙击手*他开着一枪也彻底暴露了他的位置,两点钟方向,高程比他这个多出15米左右,他一个念头闪过,下意识的端起狙击步枪瞄准,却发现瞄准镜已经被打碎了,机械瞄准具怎么可能找到这个位置。

  “小周,注意观察他的位置,小周?”

  王彬转过头一看,观察员小周已经被打穿了脑袋,原来刚才那一枪不仅打碎了他的瞄准镜,也打死了他的观察员,王彬的目光盯着哪个方向,虽然狙击步枪已经被破坏,但他始终没有放低枪口,那个狙击手到底是什么人,他有绝对的把握干掉自己,为什么没有动手!

  “血刺”看着王彬愤怒的样子,忽然露出一丝冷笑:王彬想起我了吗?瞄准镜十字线中心点,停顿在王彬指过来的枪口上,王彬端枪的姿态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和以前一样平稳,于是他笑了,修正了一下风偏之后果断的开枪。

  子弹在各种力的作用下沿着一定的弧度,飞向了王彬的枪口,啪,王彬只感觉双手一震,狙击步枪的枪击破碎,一溜鲜血沿着王彬的右手虎口流淌,王彬被这股力量推到在地。

  “血刺”转过枪口,对着吕超的位置开了一枪,啪,吕超的手铐不是被哪里来的子弹打碎,他看了一样子弹射过来的方向,转身撤退,在雇佣兵的掩护下成功脱逃。

  不远处开过来的一辆车拦住了吕超:“副队长,快上车”

  吕超看了一样开车的雇佣兵,钻进了车里,汽车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远处的警笛声由远及近,特警的支援部队很快就要到了。

  “撤退!”,中年男子不露声色的下达命令。雇佣兵一边掩护,一边带走死去战友的尸体和枪械有规律的撤退,不到一分钟,雇佣兵撤退的了无踪迹。

  王彬爬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的狙击步枪,忽然愣住了,他看到了令他不可思议甚至是惶恐的事,雇佣兵狙击手那一枪竟然直接打入了枪管里,整个枪管几乎被撕碎!

  机针和枪击撕成两截,这是什么样的枪法,竟然如此神乎其技!这么远的距离竟然如此精确!

  王彬站了起来,望着哪个方向,依然看不见那个狙击手的位置。但是他能感觉到那个狙击手轻蔑的眼神,在他面前,自己真的太弱小了。他到底是谁?为什么放过自己?

  “血刺”淡定的冷笑,果断的从脖子上扯下自己的军籍牌,丢在了地上:“绝命突击大队,影杀特别行动队,我回来了!”…………

  六辆黑色的厢式汽车和防爆装甲车了冲进来,特战队员身穿精良的作战服和轻武器,迅速控制了整个小区。

  又过了1分钟左右,蓝白相间的警用直升机从头上飞过,全程范围内搜索雇佣兵的踪迹,支援部队赶到现场的时候雇佣兵早已经撤退,除了打扫战场就是去追击雇佣兵,找到他们也许只是时间问题,但是他们不敢轻易和雇佣兵交手,这不是惧怕,而是怕他们真的顽强抵抗起来,死伤的无辜者可能更多,毕竟这里是人口密集的城市,还好刚才行动的之前他们隔离驱散了周围的群众,否则,后果太可怕了。

  王彬背着破碎的狙击步枪向刚刚交火的现场走去,特警死伤过半,医护人员奋力的抢救伤者,快反部队严密警戒周围的情况,那些牺牲的特警基本上都是被狙击手干掉的,安全处长林尚正一脸惆怅的对着电话安排追捕和现场急救的事项。

  “他妈的”吴冬气愤的直掉眼泪:“都怪我,我他妈的太轻敌了”

  吴冬这样的汉子蹲在地上呜呜哭泣起来,王彬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不能完全怪你”。

  王彬倒是比他冷静的多,他走到那些被狙杀的战友尸体旁边检查,他摸索了一遍,忽然发现很多特警的死法比较雷同,子弹从锁骨或肩胛骨射入,斜穿心肺之后从下肋或腰部射出,这种狙击方法虽然不能照成瞬间死亡,却成功避开了防弹衣和钢盔的防护,但这种狙击的难度很大,战斗中的特警都处于高度警戒的战斗状态,想打出这一枪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除了最开始那四个特警被两枪射穿头部之外,其余的特警几乎都是死在这种狙击之下,看来雇佣兵狙击手绝对不是无意射击,而是有意狙杀!

  他又检查了一下尸体的伤口,子弹的侵入口比较小,应该是小口径狙击步枪,子弹的直径应该在5.8毫米左右,精度高,射程不是很远,再加上这种高难度的射击,枪手应该不会太远,子弹贯穿身体的位置呈45度角。王彬站了起来,观察这个特警倒地的姿态,子弹不是瞬间照成死亡,倒下去一定还会有挣扎的时间,尸体倒地的位置不可能那么精确,不过可以解释的是,狙击手一定在不远的地方。

  “王彬,你的观察员呢?”,吴冬站起来问。

  王彬摇了摇头:“牺牲了”

  忽然王彬眼前一亮,子弹射过来的方向!能精确射中他的枪管,这不仅仅说明枪手的实力,同时也证明当时他瞄准的位置一定就是枪手的位置,王彬有点恨自己的脑子笨,怎么简单的道理竟然这么久才想起来。

  王彬立即跑向身后的那栋楼,他穿过狭窄的楼道,直接冲上楼顶天台,他站在上面四处寻找狙击手可能存在的位置,这个地方他刚才不止一次的观察过,根本没有狙击手存在的可能,难道是自己判断错了。

  王彬看着自己刚才的位置,没错,应该就是这里,可是为什么自己当时没有发现,王彬焦急的四下观望,忽然,右手边靠近天台下面的阳台吸引了他,他疑惑着走了过去,看着那个不起眼的位置,忽然眼前一亮,这里简直就是最佳的狙击阵地!

  虽然这里只是一个角落,但这里视线开阔,能观察整个战场,如果经验丰富的狙击手潜伏在这里,绝对能控制整个战斗的走向!最奇妙的是这里的位置处于暴露的边缘,上边就是最容易暴露的地点,而这里距离上面天台仅就只有两米的距离,是一个天然的视觉盲区,怪不得他找不到那个狙击手,别说他事先伪装了自己,就算他明目张胆的潜伏在这里,王彬也不见得能第一眼就看到他。

  王彬跳了过去,阳台上面还有狙击手没来得及收拾的弹壳,王彬知道他是故意的,就像他刚才故意不杀他一样,这么专业的狙击手怎么可能不知道打扫战场。

  忽然,一丝光芒跳入他的眼帘,王彬忽然愣在那里,目光闪烁着复杂的光芒,让他震惊的不是那些紫铜色的弹壳,而是地上那枚早已被岁月洗去光华的军籍牌……

  ————五年前,绝命大队……“小子们,别总说我抠门,今天我可是给你们带来礼物了,就当是你们参加全军狙击手比武胜利的奖励吧”

  中队长宣立军神秘的从挎包里抓出一把项链,围上来的战士们好奇地盯着宣立军手里的东西,一阵疑惑。

  “什么玩意儿?中队长,能不能弄点有用的东西”

  宣立军一瞪眼:“*,25块钱一个呢,我跟人家软磨硬泡了半天才谈好的价钱,要是别人30块钱都搞不定”

  “抠门”,邹林帅翻了个白眼:“还不如一箱方便面实惠呢”

  宣立军一听,气的差点跳起来,他的这点心意竟然被兄弟们和方便面比,他能不生气吗,还未等他发飙,其他兄弟也跟着起哄。

  “行了,知足吧,你们知道啥,中队长的工资卡都在嫂子手里握着呢,能整这些东西不错了”,卢林*着标准的东北口音,刺激了一下宣立军。

  “可不是吗,别为难中队长了”,王彬也在一旁起哄:“别看中队长在咱们面前是老大,回到家的地位可是一落千丈呀,这个月的零花钱花超了,中队长还不得跪搓衣板呀”

  “嘿,你们这几个小王八蛋,找死是不是?”,宣立军气的七窍生烟,这帮小兔崽子,竟敢拿他开涮。

  杨旭摆弄了一下,疑惑的问:“中队长,这东西能戴吗,这可不是配发的制式标志”,

  宣立军眯着眼睛看着他:“你不会偷着戴呀,这点坏事还得我教你?”,宣立军的话引来一阵哄笑————

  王彬像丢了魂儿一样捡起了地上的军籍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将军籍牌握在手心里,似乎没有勇气去看,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惶恐的摊开手,目光有些游离的盯着那个军籍牌……

  ————“中队长,你太偏心了吧,那么好的代号为啥不给我?”

  正在吃饭的宣立军气愤的把铁饭碗一摔,瞪着耍无赖的邹林帅:“小王八蛋,老子什么时候给你们起代号了,这些年还不是你们自己给自己命名代号,你出去问问那个特种部队有过这样的先例,还嫌不够是不是?”

  邹林帅愤愤不平的说:“竟扯,‘血刺’这个代号不是你想的又是谁想的,肯定是你给被人起小灶了”

  邹林帅傻里傻气的样子差点没让宣立军背过气去:“怎么着,人家想个好代号你就眼红了,你脑子笨想不出来还怨我,我看你就叫猪头得了,挺适合你的”。

  “一大早的吵什么呀”,王彬端着餐盘走了过来:“帅帅,什么代号让你妒忌成这样子”

  “什么叫我妒忌,你小子找死呀”,邹林帅一拳挥了过来,王彬灵巧的一躲,邹林帅这小子天生神力,“猛犸象”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这一拳要是轮在他身上,今天他也不用训练了,直接去泡病号得了。

  当然,想打到王彬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邹林帅经常和王彬一起打闹,却从来没有赢过,这不是因为王彬比邹林帅的力气还大,而是王彬的灵活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用参谋长老李的话讲,这小子天生就是练轻功的料,邹林帅也是明知道他能躲过去,要不然他才不会下重手呢。

  王彬躲过了邹林帅还不忘气气他:“哈哈,我看你就叫‘大笨象’吧,比较贴切”,饭堂里发出一阵喷饭的笑声。

  邹林帅生气了,向他扑过来:“你小子给我站住,让我抓到你就惨了”

  宣立军气冲他们喊:“妈的,一大清早就不让人消停,精神好是不是,今天你俩儿不用训练了,到后面清理排水沟去”

  也不知道邹林帅和王彬听到没有,还在那里疯闹,宣立军气的直摇头:“妈的,都是我惯得”

  宣立军不管他们继续吃饭:“对了,‘血刺’是谁呀?”,宣立军问一旁安静吃饭的杨旭。

  “血刺?”,杨旭看了看前面那个比他还安静的年轻军人:“是他吧”

  宣立军看了一眼那个士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呵,血刺,人如其名呀,杨旭,你不得不承认,那小子可是你们之中最强的,他有可能成为真正的零号狙击手!你的压力不小呀”————

  王彬缓缓地摊开手,那枚军籍牌在手中闪烁出一丝暗淡的光,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戴了它多久,不锈钢的表层早已经磨得失去了光彩,那曾经耀眼的光辉再也不能重现,唯独那两个字还是当年一样,一鸣惊人,惊心动魄!

  “血刺!”王彬的胸口无端的疼痛,微颤的手紧紧地握住了军籍牌,闭上双眼的时候,仿佛又看见了那个在雨中怀着怨恨离去的身影……

  “真的是你!”,也许,王彬早已经知道了答案,除了他,还会有谁能打败自己。

  血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