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四十章火线营救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994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冷权的嘴角上扬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他拿起通话器,边说边打开:“可以打开通话器了,哼,现在方圆五公里范围之内,只有我们的通讯没有被摧毁”

  说完这句话,冷权对着通话器喊了一声:“佩恩,接下来看你的了”

  通话器那一头传来了佩恩的声音:“放心,我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大礼,一切都交给我”

  冷权关闭了通话器,看着身后的吕超:“集结成员,马上撤离!”

  吕超点了点头,看着身后的雇佣兵。大声喊道。我马上说你不要再理会这些情况。

  所有的雇佣兵虽然没有做到。但都默默的收拾自己的装备。全校。停车场的里面走去。

  东芝商厦外面,街角的西餐厅里,佩恩从怀里掏出一个怪模怪样的手机,拨通号码之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声:“空军一号,现在看你的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佩恩收好了平板电脑,在西餐桌上放了一张二十美元的小费,转身走了出去。

  大厦三楼的安全通道里面,废墟之下的杨旭几乎用尽了全力推开了压在身上的石板,他缓缓地伸出了双手,喘了一口气之后,又奋力的推开身上的木板,艰难的从里面爬了出来。

  杨旭爬出来之后,疲惫的靠在楼梯口,艰难的呼吸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意识还是那么恍惚,他已经被炸弹炸懵了,连方向都分不清楚,杨旭挣扎了一下,扶着楼梯扶手,艰难的站了起来。尽管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很差,但他的目光依旧带着斗志的盯着前方。

  干掉冷权!这是中队长给他的命令,他必须要执行,这就是绝队士兵争取的尊严和荣耀,还有仇恨。

  他费力地从满地狼藉之中拿起手枪,颤颤巍巍向前走。

  “藏龙,赤虎,你们听得见吗?你们在哪?”,杨旭拍打着耳边毫无反应的通话器,杨旭丢掉了通话器,走到一具雇佣兵的尸体旁边,拿起他的通话器,竟然也是坏的。

  精神有些恍惚的杨旭竟然没有意识到受到了电磁脉冲的干扰,现在的杨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冷权!他几乎想都没想,就朝着冷权撤退的下面奔去。

  一架涂装军用迷彩的直升机悄无声息地*近,下面的两架警用直升机还在东芝商厦周围盘旋侦查,这些特警直升机刚刚过来,无线电系统还没有受到强电磁脉冲的破坏,他们密切的注意下面,试图和地面部队取得联系,经过几次调试都无法通联。

  刚才的强电磁脉冲还没有完全散去,他们的飞机通信系统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无线电已经调到了降噪,但依然有刺耳的杂音,两架直升机只能相互通联。

  “飞鱼一号,我这里还是无法和下面的快反部队取得联系,你那里能否联系上?”

  “你能听见我的通讯吗”,无线电里面使他们听不清的杂音:“能听见吗?我这里无法取得联系”

  “通信为什么会中断?下面发生了什么事?”

  “不清楚,应该是雇佣兵的攻击”

  说到这里。忽然闯入的直升机出现在两架直升机之间,缓缓的悬停在哪里,两架特警直升机的飞行员都疑惑了起来,这家突然出现的直升机涂装着军用迷彩,不过快反部队的三架直升机不是已经被击落了吗,这家直升机是从拉力来的?

  “这里是大阪特警空勤警飞鱼一号,请回答,你们是那个编队?”,特警直升机试图联系这架陌生的直升机,然而对方却没有任何回答。

  地面上,前田麻里绘抬起头,盯着那架突然出现的直升机,忽然想起了什么!

  昨天她接到一份报告,大阪陆航自卫队一架执行营救任务的直升机忽然失踪,此事件已经被列入重案调查,前田麻里绘忽然将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

  刹那间,前田麻里绘瞳孔放大,大声吼道:“注意隐蔽!注意隐蔽!那是雇佣兵的武装直升机!”

  前田麻里绘还未等喊完,忽然那架直升机两边的机舱门被打开,两个身穿德国军用迷彩的雇佣兵伸出了反坦克火箭筒,瞄向了两边的特警直升机。

  “该死!”

  前田麻里绘和直升机飞行员同时失声吼出,嗖嗖,两枚火箭拖曳着火光从直升机两侧同时飞出,一前一后的精确命中两架特警直升机,两架特警直升机当即在半空中爆炸,残骸夹带着火焰和碎皮掉了下去。

  前田麻里绘惊恐的看着直升机从半空落下,还未等下面的快反部队跟上思维,紧接着两架加特林六管重型机枪从机舱里伸了出来,瞄向了下面的,六管机枪旋转了起来,那是堪比机炮一样恐怖的终极杀器!

  前田麻里绘大声惊呼:“注意隐蔽,注意隐蔽!”

  没有通讯器材的她几乎无法和地面部队联系,只有就近的几个战士,回过头了一眼前田麻里绘。

  砰砰砰砰砰。加特林六管重机枪的火力猛烈的射了下来,那密集的弹道火线如同飞流直下的瀑布一样,雨点冰雹一般密集,顷刻间,东芝商厦的下面爆出无数的血花和火星,剧烈的弹雨摧残着下面的一切物质,火线横扫之处,尽是碎片和残骸的绚丽的跳跃和摧毁。

  下面的弹雨中,是苦苦挣扎的快反部队士兵,躲在各自的角落对着上面的直升机断断续续的开火,但是根本无济于事。

  恐怖的重机枪声接连不断的传来,下面的一切几乎化为乌有,被弹雨扫中的战士几乎被打碎片,那些快反部队的装甲车,在子弹密集的扫射下疯狂地跳动起来,火花如同烟火一样在装甲车的上面点点绽放,厚重装甲竟然被子弹硬生生的撕裂开,加特林重机枪飞快的吞吐着火舌,大片的弹壳从枪膛下面的导管中泻下,犹如天女散花。

  砰砰的声音不断传来,那是装甲车被打爆的声音,装甲车尚且如此,那些暴露在外面逃窜的战士更加惨烈,无论到哪里,重机枪的火力依旧能穿透。

  直升机盘旋了一下之后,迅速向北方撤退,里面的雇佣兵欢呼看着下面的惨烈,欢呼了一下,直升机飞行员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按了一下*作杆旁边的绿色按钮,直升机腹部的巨大吊舱打开,里面的液体倾倒了出来,从半空泻下,犹如瓢泼大雨砸下去。直升机向北飞去,后面的大雨一路尾随。

  就像是森林灭火的直升机一样的姿态,只不过他们并不是为了救火,而是放火。

  “这是什么?”,那一阵暴雨淋湿了整个东芝商厦的外面战场,那倾盆而下的水带着难闻刺鼻的气味。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那些惊慌的战士恐怖的看着四周,一种一样的感觉油然而生。前田麻里绘彻底惊呆了。那些泼洒的地面和身上的东西,竟然是航空汽油和助燃剂的混合物!

  “快跑,离开这里!快点跑!”,前田麻里绘没命地呼喊,只见直升机向北方飞去的直升机舱里飞出了一发信号弹,黄灿灿的信号弹异常耀眼的冲他们这里飞过来,前田麻里绘的目光跳跃着恐惧。

  碰,信号弹落地的瞬间,巨大的火焰突然升腾而起,接连不断的爆炸传来。快反部队的那些残兵败将战士刹那间被剧烈澎湃火焰吞没,火焰几乎无休止的膨胀,巨大的火浪仿佛黑洞一样瞬间吞噬着周围的一切,那巨大的火焰竟然跳跃六米多高,仅仅是刹那,这里彻底变成一片火海。

  前田麻里绘被前面前的的爆炸震飞了,身体狠狠的撞进了后面的店铺里,火焰没有吞噬到店里,前田麻里绘侥幸的捡了一条命。

  大火剧烈的燃烧着,整个街区仿佛都变成了烈火炼狱,所有的战士在火种挣扎奔跑,惨绝人寰的哭嚎声此起彼伏,他们很多人犹如火人一样逃跑挣扎,最后惨烈的摔倒在地,任由身上的火焰燃烧,那种惨烈的情景,是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

  直升机上的飞行员回头看一眼后面,整个街区似乎都燃烧了起来,他对着无线电喊道:“佩恩先生,按照你的要求,下面的人都已经被烤成了七分熟,好像还有几个是全熟”

  “哈哈哈哈”,无线的那头,佩恩残忍的笑了起来:“你可以撤退了,干得很好,回来我请你们吃牛排,七分熟的,哈哈”

  飞行员哈哈地笑了起来,身后的两个雇佣兵一阵欢呼,直升机向北飞去,彻底撤出了这片战场。

  东芝商厦四楼,被埋在建筑材料中的赵健和邹林帅被人质抬了出来,他们两个依旧昏迷着,在哪数十个手榴弹飞过来的刹那,邹林帅忽然抓起身旁的两具雇佣兵的尸体,狠狠地挡在了赵健和自己的身上,结果手榴弹把他们炸成了碎片,他们没有受伤,但是爆炸的巨大冲击仍然让他们昏迷不醒。

  那些人质无论怎么叫他们,都无法将他们叫醒,就在这时,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大片的火焰升腾而起,火光甚至跳到了四楼,大厦的玻璃瞬间被击碎,冲击进来的热量让那些人只惊恐地抱成一团,哭泣起来。

  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赵健和邹林帅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两个人醒来的如此迅速,让那些来不及反应的人质都下了一跳。

  两个人没有都没有理会身旁那些可怜兮兮的人质,而是警惕地盯着窗外跳跃的火焰,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走了了窗边,俯视一看,整个视线里都是橘红色的火焰,雇佣兵仿佛把这里都变成了炼狱一样,过了将近十秒钟,那些跳跃的火焰才缓缓降落下去。

  “*,他们怎么做到的?”,邹林帅奇怪的问。

  “我怎么知道”赵健疲惫的喘着出气。

  这时候邹林帅和赵建才发现身后那些无辜的人质,他们都用渴望的目光看着他们,那样的神态,明明就是普通的百姓,而冷权竟然把他们也卷入其中。

  赵健和邹林帅相互扶持着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的火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赵健冷冷的笑了一下:“冷权玩的越来越过分了,看来他这些年一点都没有改邪归正的意思,亏中队长还一直盼着他改过自新”

  邹林帅狠狠的摇了摇头,拼命的让自己保持清醒:“怎么救这些人质呢?”

  下面都是火海,走出去肯定变成烧鸡了,就算一楼畅通无阻,那么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不知道会不会给他们走出去的时间。

  赵健和邹林帅回过头看着周围那些渴望的目光,那些人质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年纪最小的还在襁褓之中,年纪最大的,已经满头白发,虽然是日本人,但也是需要保护的无辜群众,这让身为军人的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这些人。

  “不能把他们放弃,除非我死”,邹林帅虽然喘着粗气,但锐气不减。

  赵健冷苦笑了一下:“废话,必须把他们就出去!靠咱们是有点白扯了”

  赵健对着耳边的通话器喊道:“幽灵,幽灵,你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通话器中竟然没有丝毫回应,赵健拿下来一看,耳麦的外壳居然烧变了形。

  “怎么会这样?”赵健皱着眉头:“竟然烧了,什么质量!”

  邹林帅扯了一些耳边的通话器:“用我的吧”,忽然邹林帅发现自己的通话器也不好使了,那些来一看,竟然也被烧毁了。

  “他妈的,竟然是电磁脉冲,冷权又留了一手,他又把我们耍了”,赵健愤怒的摔了损坏的通话器。

  “现在该怎么办?如果我们这里也被电磁脉冲干扰了,那么楼下这些快反部队也一定受到了干扰,现在谁也联系不上了!”,邹林帅有点浮躁了。

  赵健想了想,看着外面,消防车的报警声紧接着传来,但是他们短时间根本控制不了下面的火海,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忽然,赵健的视线停留在消防车上面的高架上,赵健灵光一现:“有办法了,现在四楼和五楼所有人人质都集中在这里,然后用那个消防梯临时拼成一个滑梯溜索,从这里直接滑下去”

  “我们的通讯系统都已经被毁了,怎么通知他们我们的想法?”,邹林帅问。

  “有办法”,赵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战术灯,这种强光战术灯即使在白天也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在下面看了看瞅了瞅,寻找着前田麻里绘的身影。

  “帮我留意下一个女人”这里低声说。

  “女人?你找什么女人?”,邹林帅奇怪地问。

  “刚才有一个女人,大约33岁左右,身高1.76米,她现场击毙了快反部队的最高军官,之后就接管了快反部队的指挥权,我猜那个女人应该是现在的最高指挥官,找到她就好办了”

  “我*”邹林帅惊讶了:“日本的老娘们儿这么厉害,现场枪毙,连审判程序都免了”

  “别废话了,赶紧找”,赵健还在寻找前田麻里绘的身影。

  “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她呀?”,邹林帅冲着前面指了指,正对着大厦的一家店铺里,走出一个颓废的女人,好像在焦急的指挥着什么。

  “衣服大姐大的姿态,应该是她吧”,邹林帅问。

  “说对了,就是她”,赵健对她的印象太深了,就她刚才那果断的一枪,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赵健的战术灯指向了那个女人,一闪一闪的打着信号。

  下面的前田麻里绘狼狈地走出来,看着那些尸体和装备在火海中燃烧,及时赶过来的消防车拼命的救火,那些被烧伤烧死的战士惨烈到抬到了路边,死亡的直接丢下,没死的直接送上救护车开始抢救。

  望着那些燃烧的战士和装备,前田麻里绘心中一阵扭曲的刺痛,这些该死的雇佣兵,竟然让这个国家为数不多的快反部队一个先遣营全军覆没。

  前田麻里绘心情烦躁的瞬间,一道光亮闪了过来,前田麻里绘恍惚的抬起头,他看见东芝商厦四楼那里站着两个战士,是两个中国特种兵。

  他们相互扶持,似乎刚刚进行了异常惨烈的战斗,他们正对着她用手电筒晃来晃去,前田麻里绘的头晕沉沉的,但是她隐约地感觉到那些信号的作用。

  她盯着那些信号半天,麻木的脑袋忽然变的激灵,她紧盯着,看着,口中喃喃自语:“整个大楼安装了无法拆除的烈性炸药,随时可能整体爆破,所有人质都已经集中在四楼,请利用消防车的支架搭建一个滑梯或溜索,马上让人质安全离开,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赵健打出的信号竟然是航海船舶最常用的灯语,身为情报官的前田麻里绘懂得很多信号,当然知道了赵健的意思。

  她立刻反应过来,冲着身边的那些人喊道:“快!马上让消防车构成滑梯或者溜索!马上营救人质,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快点马上!”

  前田麻里绘像疯了一样大喊,指着赵健的方向:“看见他了没有,就是那里,马上给我快点!”

  两辆正在扑火的消防车开了过来,停在了火海的边缘,上面的钢架支了起来,对着赵健的位置,缓缓地向前延伸,升降梯以最快的速度升到了四楼,消防员立刻冲了上去。

  赵建推开了面前的些消防员,过去查看下面的钢丝绳,确定没问题之后,对消防员说用标准的日语说:“让下面准备一个气垫,人质要马上从这里滑下去,你明不明白”

  那些消防员听懂了,有些犹豫,“可是这么做很冒险,我们无法保证这些人的安全!”。另外一个消防员说道。

  “还保他妈什么安全,现在生命安全才最重要”,邹林帅扑过来狰狞的大喊:“你他妈是不是白痴,这里马上要爆炸了,你告诉我该他妈怎么办?”

  消防员被骂的愣住了,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赵健就已经开始组织人质排队,简要的告诉他们如何滑下去,邹林帅也不闲着,跑到旁边的消防栓那里,扯出软水管,掏出匕首,一段一段的切割着。

  “还愣着干什么,不知道过来帮个忙吗!”,邹林帅对着那些愣神儿的消防员大吼道。消防员回过神来,赶紧过来帮忙。

  那些消防员迅速打开消防栓,拿出了工具刀。把那些消防水管割成一段一段的,保证每个人都能有一条。

  此时下面的火海已经被扑出了一个缺口,竟然能架设防火的气垫滑梯。

  “年轻人用滑索,老人和孩子用气垫滑梯,动作快点”,赵健一边组织一边大喊。

  那些人质相互拥抱了一下,按照赵健说的,分别从气垫滑梯和溜索上滑下去,远远看去,煞为壮观。

  不一会儿,很多人质都已经被营救了,赵健和邹林帅已经在那里组织着,好像丝毫美有考虑自己什么时候撤离一样。

  “叔叔”,稚嫩的声音低声的传来,赵健和邹林帅低下头,看着扯着他们衣角的小女孩,小女孩有些却生生的把手中的两个糖果塞到了赵健和邹林帅的手中:“谢谢你们了,这是我最后的两枚糖果,叔叔吃吧”

  赵健和邹林帅愣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军人的使命感和荣耀油然而生。

  “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小女孩身后的父母抱起了她,很感激的看着他们,那种真诚的感激,让他们看在眼里。

  “赶快走吧”,赵健看着他们,邹林帅拉着他们走到滑梯前:“注意的安全”

  临走前,小女孩稚嫩的小手还在冲着他们摆手告别。

  一个个人质在消防员和他们的组织下,纷纷向下面滑落,大批的人群向流水一样落下,流水一样,大批的人质都得救了,刚刚落下面,就被送上了开过来的大巴车,一面检查身体,一面送上毛毯。

  “再快一点,我们没时间了”,邹林帅和赵健冷静的输送那些人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