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二十章我就是于磊,我潜伏至今就是等你出现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368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医院中,陈怡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

  “你醒了,没事了,头还疼吗?”

  陈怡费了很大劲才看清楚身边的人,“晓娟,是你呀”

  马晓娟端过一杯水:“你受伤了,是那个杨旭带你来医院的”

  “他人呢?”,陈怡想起了什么,紧张的问。

  “已经走了”,马晓娟有些奇怪,陈怡为什么这么注意那个当兵的。

  陈怡的心沉了下去,紧张地说:“手机给我,快给我!”……

  安全局中,林尚正紧急部署行动。

  “立即通知各个战术小组,刺杀凌书记的杀手已经出现了,马上行动!”

  紧接着他拨通了陈殿峰的电话:“陈局长,我们找到了刺杀凌书记的嫌疑人,是内部人!”……

  医院中,陈怡紧张地拨通了杨旭的电话:“杨旭,接电话,快接电话呀”陈怡的心悬了起来……

  造纸厂房中,杨旭看了一眼林辉,“走吧”,杨旭转身离去。

  手枪上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杨旭停下了脚步,却冷静异常,仿佛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杨旭缓缓的回过头,看着林辉枪口下面如土色的李沫。

  “这么快就要走吗,一切才刚刚开始!”

  林辉的脸上,充斥着一种阴笑……

  安全局中,林尚正对着电话说:“林辉有问题,我调查过了,他的身份出乎我们的预料!”……

  造纸厂房中,杨旭的电话忽然响起,林辉无声的冷笑,看着杨旭。

  “她醒了吧,接电话,快接电话呀”。

  杨旭盯着林辉,接通了电话:“喂”“教官,那个于磊就在你的身边!”电话中的陈怡声音急促:“于磊在战场上曾被炸伤,毁了容貌,他做过整容手术,他就是林辉!林辉就是于立江的儿子于磊!”

  杨旭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惊讶或慌张,他放下了电话,有些疑惑的看着林辉。

  “于磊?”

  林辉——于磊淡淡的冷笑:“我们终于找到了彼此!”

  于磊的笑容有些狰狞:“你没想到我还活着吧?伊拉克那里我没死,我命大,让我有机会回来为我的父亲报仇!”……

  天边的浮云不安分的翻涌,像是某种力量在蓄意酝酿,那些死去的人在云中哀嚎咆哮。

  安全局中,林尚正的应急快反小组已经出动。

  “马上调动公安特警,随时出动”

  “处长”,情报技侦组的小刘跑了过来:“杨旭的手机已经定位了,他在青山路19号的造纸厂里”

  “好”林尚正立即下令:“马上出动,地点青山路19号造纸厂,嫌疑犯林辉!”……

  ……李沫不可思议的看着于磊:“你,你竟然……”

  “没什么可惊讶的李沫”,于磊看了她一眼,又看着杨旭:“我终于找到你了,杨旭,你让我找的好辛苦,我潜伏在这里两年,就是为了找到你,我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如果我不用你杀人的手段*你出来,你恐怕永远不会出现吧?”

  “你到底还是找到我了”杨旭看着他:“但是你错了,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刻意回避你,从我知道于立江还有一个儿子也是战略狙击手的时候,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找我,只不过我没想到你会用这么疯狂的手段引我出来,当年你为什么不出现在于家村?有你在的话也许我就杀不了你老爹了”

  “哼,这时候你还有心思刺激我”于磊摇了摇头:“你以为你很强吗?我杀了那么多人,你干吗阻止不了我?”

  “两个小时前你就可以让我死,为什么救我?”杨旭问。

  “因为我曾经发过誓”于磊冷冷的看着他:“我要亲手打爆你的脑袋!”

  杨旭冷笑了一下:“我怕你没这个本事,刚才你救了我,这恐怕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杨旭看了一眼李沫:“想让我和你以狙击手的方式解决仇恨,可以,放了这个女人,你以为拿她就能威胁我吗?”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于磊的精神似乎到了亢奋的状态。

  “那就杀了她,免得她碍手碍脚!”杨旭平淡的声音带着冷酷。

  “喂,你说什么!”李沫吓了一跳:“有没有搞错,这个时候还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杨旭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要么放了她,要么杀了她,我是军人,为了完成任务我会不择手段,谁都不可能阻止我!于家村那一战上级的指示是杀死于立江,但我却狙杀了45条人命,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阻止我完成任务,所以我赶尽杀绝!”

  杨旭的脸上笼罩一层杀气:“谁阻止我,我就要谁的命,想利用这个女人威胁我,哼,看来这些年你对我的了解非常有限呢”。

  于磊盯着杨旭,目光中明显多了一层戾气:“杨旭,你根本就没有懊悔当初的杀戮对不对?”

  “你我都是军人,就应该知道战争不会给军人任何解释的机会,完成任务,是你我这样的军人唯一的尊严!”

  杨旭向前一步,冰冷的看着于磊:“死到临头还犹豫不决,怪不得你们都死在我的手里,找我这么多年,杀了这么多人,你的良心早就应该泯灭了,干嘛不作的彻底点!”

  “你也配叫军人!”于磊终于愤怒了。

  “配不配叫军人靠的是他的本事,你做不到,我帮你!”,砰,杨旭迅速掏枪开火,但命中的不是于磊,而是于磊枪下的李沫,李沫胸口中弹,低呼了一声倒地。

  “你!”于磊大惊,同一个时间,两个人的枪声同时响起。

  横飞的子弹从他们彼此周身擦过,两人开枪的同时,也在同时闪躲。

  他们在彼此的战场都有这样一个原则,战场上一旦开枪就必须要至敌人于死地,同时还要保全自己,开枪不闪躲的人只能变成尸体。

  混乱之中,两个人都找到了掩体依托躲避。

  “杨旭,我低估你的凶残了”,于磊在断墙后小心的注意着杨旭的动作。

  “你以为中国军人都是白痴吗,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勾当,想用李沫来控制我,你把我的智商想的太简单了吧?从头到尾我都看得一清二楚”,杨旭诡异的笑了一下:“你知不知道你的戏演得很烂,我早就知道是你了”

  “是吗?”,于磊一个翻滚从墙角跳出,跳到另一个角落,*近了杨旭:“你怎么看出来的?”。

  杨旭仿佛听出了于磊位置的变化,立刻改变了自己的位置:“还用问,模仿我的枪法,弹壳上刻了我的代号就想把我引出来,我出来了,但我不傻,我知道你一定就在我的身边,于是我就留意身边的人,尤其是你这个刻意接近我的警察!”

  杨旭笑了一下:“给你提个醒,下次在和我套近乎的时候把手上的老茧弄掉,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警员手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茧子,那分明是经过上千次拉动枪栓才能留下的老茧!”

  于磊明白了过来,干笑了一声:“真是百密一疏呀,原来你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就怀疑我了,卜香伟的手上也有老茧,你怎么不怀疑他?”

  杨旭冷笑了一下:“我说了,你的戏演得很烂,表面上你一天吊儿郎当,但是我不明白像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时不时的露出凶残的表情,尤其是在偷偷观察我的时候,你自己都没察觉吧?别忘了,我是狙击手,观察力可是超过常人的”。

  于磊输的很服气,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你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出手?”

  “你猜呢?我给你机会猜”

  杨旭忽然从角落里跳了出来,对着于磊的方向一通开枪,于磊连忙翻滚,数枚子弹落在左右。

  于磊翻身跃起,枪口对着杨旭的位置开了两枪,击退了杨旭的攻势。

  “我明白了杨旭”,于磊看着杨旭退身的角落:“你也在等这一刻对不对?你我都一样,都想用狙击的手段结束我们的仇恨”。

  杨旭摇了摇头:“你只猜对了一半,我们不一样,如果是在四年前,也许你说对了,但是现在,我有别的打算,还有,你千方百计的把我引到这里就是为了让你自己处于下风吗?你不是一直都在洞察我的弱点吗?你应该找到了吧?怎么不用来对付我?还是说你真的打算用李沫来威胁我?庆隆大厦那一枪是不是把你吓傻了”。

  “哼,你想玩?”于磊换下空弹夹:“我奉陪到底!”。

  于磊忽然冲了出来,对着杨旭连翻开火,杨旭立即退身,身侧的墙上剥落层层尘土。

  子弹的声音减弱时,杨旭又冲出来追于磊,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神枪手,发现目标,歼灭敌人,仅仅是抬手掏枪的瞬间。

  “你在美军就学到这些?那可真是让我失望了”,杨旭注视着四周的动静,哪怕任何声音的出现都可以让他发现于磊,虽然四周黑暗,但瞒不过杨旭那双精明的眼睛。

  厂房里安静的出奇,杨旭知道于磊已经潜伏在某个角落里端着狙击步枪,这样的形势对他非常不利,可是军人骨子里的无畏让杨旭毫不退缩。

  一切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于磊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已经对准了杨旭的眉心,开枪,击发,仅仅是动一动手指的问题,但于磊却迟迟没有动手。他仿佛在等待一个机会,这么容易就让杨旭死,他不甘心,于家上下45条人命,又怎能这么容易就了结,杨旭,我要让你在临死之前痛苦万分。

  “你已经瞄准我了吧,怎么不开枪?”

  杨旭知道,他的生死已经握在于磊的手里了,但他依然没有一丝畏惧。在追踪这个美军海军陆战队的战略狙击手时,他对于磊可能已经了如指掌,他对他的了解可能比他自己还要多。

  “我说过了”杨旭犀利的目光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战争不会给军人任何解释的机会,你错过了这次,这辈子都杀不了我!”。

  黑暗中的于磊无声的冷笑,说的对,战争不会给军人解释的机会!可是我不会输,我也不需要对自己解释什么……

  通往郊区的公路上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青山路上的警车飞快的奔驰。特警和国安探员火速赶往造纸厂。

  “杨旭,你给我挺住!”

  林尚正深吸一口气,技侦专家查出杨旭最后一个电话是于磊打过来的,很显然他把杨旭引到了造纸厂,于磊没有十足的把握又怎么会引杨旭过去,想到这里,林尚正的心悬了起来。

  “快点开”,林尚正拍了一下司机……

  厂房中,杨旭的目光从方才的犀利精明瞬间变得愕然,最后,溃不成军。

  他的视线里忽然出现了一具血淋淋的尸体,那具女尸就横在杨旭面前的空地上,尸体遍体鳞伤,面目全非,破碎的衣衫上血花点点,仿佛是淘气的小学生把一瓶红色染料弄洒在身上一样——那是一具被炸死的尸骸。

  一束阳光从厂房破碎的瓦片上照射在尸骸上,仿佛是舞台的灯光都集中在那个女人身上一样。

  杨旭的脑海一片空白,仿佛被吸走了灵魂,只留下行尸走肉一样的躯壳……

  嘣,手雷爆炸的声音犹响在耳畔,陈琳被弹片撕扯着,最后被气浪抛飞……

  一切恍如昨日,无限真实,却并不遥远。

  “陈琳……”杨旭的呼吸越来越重,仿佛被黑暗中的妖魔掐住了咽喉,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陈琳……”一种排山倒海的痛苦娓娓道来,吞噬着杨旭每一根神经,他自己都没感觉到自己的颤抖,前一秒钟的强悍被下一秒的崩溃所取代。

  黑暗中的狙击手无声的冷笑,幽灵,这就是你的弱点!十字线对准了杨旭的头颅,扣动扳机的手指缓缓加力……

  “陈琳……”,杨旭喃喃自语,像是陷入漫长的梦境,陈琳,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铃铃铃,杨旭的手机忽然响起,仿佛从噩梦中清醒,杨旭忽然意识到上当了。

  砰,角落里传来狙击步枪的枪响,杨旭忽然倒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