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一十五章歼灭雇佣兵小队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065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杨旭想了想:“我留下来帮你”,邹林帅看着他:“你带着陈怡快走,这几个小喽罗我还能对付”,杨旭皱了一下眉头:“你太轻敌了,他们之中绝对有高手存在”“放心吧,这里交给我,你带着陈怡快走,陈怡要是被他们抓住,谁也救不了了”,杨旭想了一下,点点头:“你万事小心”,杨旭转身上了车,驱车离开,陈怡握着杨旭的一只手,隐约的感到不安,陈怡轻微的颤抖传到杨旭的心底,她知道陈怡在害怕,杨旭转过头看着陈怡,轻轻的拥她在怀中,轻声安慰:“别害怕,有我在”,陈怡闭上眼睛,颤抖的身躯逐渐恢复平静,只要在他身边,她就什么也不害怕,杨旭就是她整个世界。

  邹林帅飞快的穿上伪装衣,拿出背包中的TNT炸药,安放在路中央,又在路基下的草地中布置了炸药,根据战术原理,设置了一些诡雷,为了杀伤效果能更好一点,他还特地在周围撒上了尖锐的石头,做好这一切后,邹林帅飞快的朝前面的小树林跑去,爬到了一棵相对比较隐蔽的树上,又折下一些树枝插在身上,和枝繁叶茂的树冠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就算临近也不见得能分辨出来,伪装起来的88式狙击步枪瞄向公路哪里,等待着雇佣兵的出现。

  邹林帅潜伏没多久,就远远看见两辆吉普车飞快的开过来,邹林帅瞄准一看,果然是雇佣兵,“妈的,来的还真快”,邹林帅暗自庆幸自己准备的也快,白光瞄准镜追随着着两辆一前一后的越野车,等待最佳的出手机会,前面的汽车已经接近了公路上的埋雷点,邹林帅调整枪口,果断的开枪,砰,公路上TNT炸药爆炸,直接掀飞了向前飞驰的越野车,爆炸的火光将汽车托起,又狠狠的摔在公路上,惨烈的在公路上漂移了一下冲出公路,里面的人伤亡一片,“出事了”,后车的雇佣兵猛踩刹车,车轮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横在了路中间,“下车!”吕超大喝一声,心有余悸,幸亏这些年他习惯坐在后车,因为前车一直是冷权坐的,幸亏自己一直保持这个习惯,要不然自己已经倒下了,“注意隐蔽,注意警戒,快去救人!”,吕超大喊着,几个雇佣兵屈着身子,端着枪四下警惕的向翻到公路下面的车接近,其他的雇佣兵端着步枪躲在各色掩体后面,掩护他们,“想救人,没门”,邹林帅冷笑了一下,调整枪口。

  砰,树林中传来一声枪响,警戒的一个雇佣兵被打穿脑袋,栽倒在地。砰,又一声枪响,躲在车后面的一个佣兵胸口中弹,到底抽搐,霎时间,雇佣兵这里枪声大作,突击步枪疯狂的扫射树林,弹雨呼啸的从树林穿过,邹林帅却冷静异常,对他而言,雇佣兵的疯狂恰巧中了他的下怀,他们已经乱了阵脚,消灭他们只不过成了时间问题而已。

  砰,枪声再响,*纵班用机枪的雇佣兵当场被掀开天灵盖,白花花的脑浆和红艳艳的血水惨烈的泼洒,砰,躲在路基下面*纵无线电台的雇佣兵和电台一起被打穿,“分散,都散开!”,吕超大喊着,冲散人群,雇佣兵神色紧张的散开,但依然躲不开邹林帅的狙杀,他的狙击步枪依然在轻声响起,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又有6个雇佣兵被狙杀。

  吕超很沉不住气,蛮干的后果肯定得不到任何好处,他命令所有人趴下不要露出头,说白了就是在等邹林帅撤离,他已经成功阻止了他们的前进步伐,没理由在这里和他们耗下去,他们的沉默只是为了让邹林帅自动撤离,遗憾的是邹林帅根本不吃这一套,这里虽然不是中国的土地,他没必要对这里负责,但是他们还会以敌人的姿态见面,冷权以前是绝命突击大队的弃儿,现在却是绝命突击大队的敌人,他怎么可能留下将来的隐患,所以邹林帅丝毫没有让步,趁冷权不在,一定要将他们赶尽杀绝,这是他们自找的,谁让他们敢追过来。邹林帅在树上纹丝未动,双方就像一场拉锯战,一场比较谁的耐性更沉稳的战斗,在这方面虽然不是邹林帅的强项,天生好斗的邹林帅沉默不了太长时间,但是和这些雇佣兵相比,他的耐性真的大好了。

  林景业,那个来自台湾特种部队的狙击手,悄悄的伸出了柯尔特狙击步枪,也在等一个机会,只要邹林帅的位置暴露,必然要他血肉飞溅:“他不在地面,一定在树上”,要是在地面的话,以这些雇佣兵的火力够他死十次的,林景业轻声的说:“他一定还没走!”,林景业的瞄准镜十字线在树冠上依次扫过,寻找任何可能藏匿邹林帅的目标。

  “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他还在吗”,吕超问,林景业说:“一定在,他一旦撤离就会从树上下来,必然会暴露自己,所以他一旦撤离就必死无疑!”,林景业露出一丝狞笑:“这就是狙击手的位置,一旦开枪就必须要赢,退一步就是死路,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刺激”,吕超明白他的意思,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你们都他妈有病”,吕超端起枪,绕过前面的路基,看了一下平静的前面,拍了拍步枪弹匣,引起手下的注意,做了一个推进的手势,佣兵小队警惕的站了起来,很自觉的呈前三角战术队形向前缓慢*近,邹林帅谨慎的藏匿在树冠上,看着他们*近也纹丝不动,他知道雇佣兵之中一定有狙击手,刚才偷袭时他没有做好准备,可是现在他们却敢过来,很显然后方有狙击手接应,他如果先开枪就等于把自己暴露在对方的视距内,一定是他让雇佣兵过来的引自己先开枪,妈的,不愧是雇佣兵,真他妈不拿自己人当兄弟看,邹林帅握紧狙击步枪,不敢在掉以轻心。

  前行的佣兵小队缓慢的搜索,迈过了那个不起眼的碎石堆,邹林帅所在的树林和他们现在的位置不算太远,又等了几秒钟,邹林帅感觉时机成熟,于是缓缓的调整枪口,对着第一个石堆的缝隙果断的开枪,砰的一声巨响,大地一丝震动,爆炸的气浪震飞了两个佣兵,炸飞的石块像榴弹爆炸的弹片,周遭的六个雇佣兵被横飞的石头打穿身体,当场血肉横飞。

  “有诡雷!”,惊慌的雇佣兵条件反射的向另一侧移动,这正好中了邹林帅的下怀,他的第二个埋雷点就在他们所处的中心位置,邹林帅调整枪口,朝第二个埋雷点开枪,砰,土石掀起三米多高,飞溅的石块让周围的三个雇佣兵四分五裂。

  “告诉他们不要乱动!”,在后方的吕超对着无线电大喊,林景业端着狙击步枪搜索着,邹林帅这两次出手已经暴露了他大概的位置:“他已经被我圈定在一个小范围内,我很快就找到他了”“他妈的,你还想让我的兄弟被挨个点名呀”,吕超大声骂道,“副队长,相信我!”,林景业很有自信的寻找目标,雇佣兵们趴在那里不动了,仿佛看见死神一样,他们的精神已经崩溃,邹林帅依旧小心的动作,他已经感觉到了林景业的存在,也知道自己再出手的话,林景业一定会找到自己,那将会成为非常糟糕的状况,双方沉默着将近二十分钟,都已经接近了彼此的心里底线,邹林帅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忽然他睁开眼睛,那种目光仿佛已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的瞄准镜十字线在那些散落地趴在地上的佣兵头上一一扫过,记住了他们每一个人的位置,邹林帅深吸了一口气,枪口瞄向了最前方,最后一个埋雷点!

  轰的一声巨响,最后一个埋雷点爆炸了,却没有伤到一个雇佣兵,因为这里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本来邹林帅打算用在最后他们攻过来的时候,现在不得不提前使用了,由于最后一个埋雷点大有一举歼灭他们的意图,使用的炸药也是最多的,那些掀起的土石足足有5米多高,尘埃瞬间遮盖了林景业的视线,整个瞄准镜里都是遍布的尘埃,不好!林景业俺叫不妙。就在这个瞬间,邹林帅忽然从树冠上站起,闭上眼睛凭借记忆搜索那些剩余的雇佣兵,砰砰砰砰砰,狙击步枪快速击发,速度堪比半自动步枪,子弹穿过浓厚的尘埃,依次打穿了剩下那些雇佣兵的头颅。

  五声枪响一气呵成,出自一处,林景业目光一紧,邹林帅彻底暴露了,虽然面前的尘埃让他看不见邹林帅,但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林景业转过枪口,果断的开枪,哧,一枚子弹从邹林帅耳边擦过,邹林帅立即从树上跳了下去,林景业站了起来,对着尘埃估算邹林帅从树上跳下来的逃走路线和角度,疯狂的开枪,几乎所有可能逃亡的路线都已经被他火线封杀,弥散的烟尘如同巨大的积云,遮蔽林景业的视线,尽管如此,他的子弹几乎力不虚发,如果他的对手不是邹林帅这样的一号狙击手,哪怕是二号狙击手,恐怕也已经必死无疑了。

  邹林帅连滚带爬,巧妙的避开了林景业的子弹,伪装衣上被子弹划出几道痕迹,子弹都是贴着肉皮划过,痛的邹林帅直咬牙,林景业的疾射终于停了下来,邹林帅翻滚到一颗树后,谩骂了一句:“妈的,什么枪这么快”,子弹的力度和口径分明是狙击步枪的效果,但是狙击步枪的射速怎么可能这么快,都快赶上自动步枪了。邹林帅不知道,林景业使用的是柯尔特半自动狙击步枪,这种枪的威力虽然不强,但确实是全世界最快的狙击步枪。

  林景业连续射击的目的就是为了一举歼灭邹林帅,但他有一种直觉,可能自己的希望落空了,他转过头,对着身边唯一的两个雇佣兵喊道:“火箭弹!”,趴在地上的雇佣兵猛地站起,扛着RPG火箭筒指向了邹林帅的方向,“10点钟方向!”,林景业喊了一声,嗖的一声,火箭弹夹带着火焰飞了出去,远处的邹林帅毕竟经历过战斗,立刻听出了火箭弹的声音,“*!”,连忙跳了出去,轰的一声闷响,大树被炸成两截,土石呈放射状四下扩散。

  吕超和那两个雇佣兵小心的站起来观察,旷野的风徐徐吹散了尘埃,前面的树林里一片狼藉,被打成两截的大树横倒在地上,一大团火焰在地上燃烧,火苗向上跳跃着,大片的黑烟冒起,已经找不到邹林帅的任何踪迹了。扛着火箭筒的雇佣兵不敢掉以轻心,立刻命令身边的那个雇佣兵换上一个火箭弹,瞄向了那里,林景业还在端着柯尔特狙击步枪,小心的搜索着目标,狙击镜中除了火焰浓烟和被破坏的树林之外几乎什么也找不到,“那小子是不是已经被干掉了?”,一个雇佣兵小心的问林景业,林景业不说话,依旧小心警惕的搜索,吕超低声说了一句:“小心点”。

  砰,吕超的声音刚落,一枚子弹精确的打中扛着火箭筒那个佣兵的火箭弹上,轰的一声巨响,那个雇佣兵的身体在火焰中四分五裂,鲜血飞溅在吕超的脸上,着实让他心惊了一下。林景业枪口一转,瞄向了那一堆火焰,火堆的火光在这样的黄昏里格外耀眼,除了火光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那充盈着耀眼的火光其实就是狙击最大的盲区,也就是那个瞬间,林景业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狙击手,跳跃的火光中闪烁出一丝光亮,那个瞬间,林景业仿佛看见死神一样瞳孔放大,几乎在同时,一枚子弹洞穿了他的瞄准镜,棱镜的碎片和眼球的液体掺和着红白相间的脑浆从后脑喷射而出,林景业的尸体悄无声息的倒了下去。

  “副队长!”,最后一个雇佣兵惊恐的转过头,叫喊着吕超,几乎在同时,那一堆火焰被掀翻,火堆下面的人满身泥土和燃烧的火种站了起来,宛如征服地狱的铁血战士,端起没有瞄准镜的狙击步枪瞄向了那个正把头转向吕超的雇佣兵,砰,邹林帅果断的开枪,电光火石的瞬间,吕超看见的是他被打穿太阳穴和被子弹挤出眼眶的双眼,死状惨厉的倒在面前的土坡里,让吕超反胃作呕。“妈的”,吕超有点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了,他违抗冷权的命令追了过来,非但没有干掉杨旭他们,反而葬送了小队,吕超懊恼不已。

  吕超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掏出一看是冷权的,冷权一直用卫星通信设备和无线电联系吕超,但是卫星通信设备在车里就被毁了,无线电台和通信兵也被邹林帅干掉了,导致冷权一度联系不上他,最后冷权心一横,冒着随时被定位的危险拨通了吕超的手机,“队长”“滚回来!”,电话那头的冷权声音沉闷,仿佛要吃了他一样,“队长,我,我葬送了整个小队”“给我滚回来!”,冷权的声音更加愤怒。

  邹林帅忍着烧伤的痛楚瞄着吕超的方向,刚才的火箭弹弹片打坏了他的瞄准镜,击毙火箭筒手和林景业都是用机械瞄准具完成的,这才400米,对他而言不用瞄准镜也没问题,幸亏他刚才躲在火堆里面,虽然有点烧伤,但总算干掉了他们,刺耳的警笛声由远及近的传来,邹林帅和吕超几乎同时皱住了眉头,一个是看紧了对方,绝不能让他跑了,另一个是必须跑,否则就跑不掉了,但他也知道,邹林帅一定不会让他跑的,犹豫了一下,吕超咬咬牙翻身跳到了路基下面的沟里,向路边的那辆越野车跑去,邹林帅当即开枪,却发现狙击步枪没有反应,拉开枪栓一看,没子弹了,弹夹又不知道被刚才的火箭弹炸到哪里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吕超开车溜走了,气的邹林帅把枪都扔了。

  邹林帅的电话铃声响起,他掏出一看,是杨旭的:“喂”“你没死吧?”,邹林帅一听这个气呀,他自己留下来和这帮雇佣兵玩命苦战,杨旭这个没良心的不安慰他也就算了,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挖苦他,邹林帅没好气的对着电话大喊:“我要是死了,就天天趴你们家窗户上,让你不得安宁!”,电话那一头的杨旭被震的耳膜生疼:“看来你也吃了不少苦头吧”“大约一个步兵排的乌合之众,除了那个带头的吕超跑了,其他的都干掉了”“放心,他们跑不掉的,辛苦了,回头我请客”,邹林帅放下电话的时候,一群荷枪实弹的日本特警已经冲了过来,一支支M4卡宾枪指了向了他:“站起来!”,日本特警冲着他喊,邹林帅看着他,用标准的日语骂道:“我站你大爷,事儿完了你们他妈才来,也还意思让我站起来,没让你们背我回去就很给你们面子了”,那个日本特警被骂的愣住了,猖狂的匪徒他见过,还没见过这么猖狂和淡定的匪徒,他可是最高通缉令上仅次于杨旭的通缉犯,还敢这么嚣张。这时他们的特警课长和中国特警队长吴冬都走了过来,吴冬看见了邹林帅,先是愣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不是邹林帅吗,怎么搞的跟个烤番薯似的”,邹林帅瞪着大眼睛看了他半天,气得他抬起屁股就走,而且直奔警车而去,上车开车就走。

  “课长,他跑了”,特警惊呼,“跑就跑呗,你能追上他呀”,特警课长淡定的说,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发泄不满,邹林帅在公路上漂移了几下,特警不可思议的看着课长:“他可是红色通缉令上的通缉犯呀”,吴冬嘿嘿一笑,看着他们:“日本大兄弟,那是上午的事儿,现在,他是我们中国的英雄了”,紧接着他们的特警课长和吴冬一起哈哈笑了起来,日本特警们愣在那里,还以为他们的课长喝多了,“别愣着了,马上你就知道了,赶紧打扫战场吧,一连干掉这么多荷枪实弹的雇佣兵,中国的特种兵就是厉害,比我们的自卫队强多了”

  飞驰的汽车飞快的在大阪市区穿梭,杨旭的目光看着前方,没有一丝色彩,陈怡在一旁,不时地看一眼杨旭,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片刻之后,杨旭看着陈怡:“我让李晓娟把你安排在了大阪政府官邸宾馆,和凌书记在同一楼层,想了想去可能只有这里是最安全的,这样你可以24小时守在凌书记哪里,而且还能保护你自己,我先去一趟警察署,我想这几天的事情应该和他们解释清楚,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要逃亡多久”,陈怡说:“我和你一起进去,这几天的事情我最清楚了”,杨旭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起下车,向警察署警卫室的大门走去,执勤的警察背,对他们敬了一个礼:“先生,你有什么事?”,杨旭说:“我要见你们的署长大岛夏子”,警察警惕的问:“你是谁,和署长联系过了吗,我得先和她联系,确定她是不是要见你”“不用了,他一定会见我”,杨旭非常淡定的说:“我是来自首的,我是你们警察署发布的最高通缉令上的一级通缉要犯,杨旭!”,警察一愣,随即将枪举了起来,厉声喊道:“站住别动!”,陈怡的心紧了一下,赶紧上前阻止:“我是凌书记随行的安全人员,他没有刺杀凌书记,我可以证明”,警察哪里还顾得上陈怡,面前的可是高度危险的A级通缉犯,紧张的警察差点把枪口指向陈怡,“陈怡”,杨旭牵住了陈怡的手:“没关系……警察先生,请你传达大的到现在署长,说我要见他”,警察没有回答他,而是在用对讲机联络其他警察,但是大岛夏子似乎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竟然把电话打到了警卫室,让人把杨旭带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