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二十九章劫持东芝商厦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599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快反部队的装甲车和和重型装备迅速在警察署外面集结,一队全副武装的日本特种部队迅速冲进警察署,快速控制警察署。

  警察署的后门,特警艰难的抵抗冲出来的雇佣兵攻击,K3轻机枪吞吐着猛烈的火舌,对着前面一排举着防暴盾牌的特警疯狂的扫射,子弹在盾牌上撞出一连串的火花,卡尔和身后的雇佣兵端起榴弹发射器,嗖嗖,两枚枪榴弹炸飞了前面的盾牌阵,大片的特警飞了起来,横七竖八的摔在地上。

  嚣张的雇佣兵端着轻机枪和突击步枪,对着混乱的特警猛烈的开火,整个街区流弹横飞,一辆辆警车和商铺被打的千疮百孔,街上的人群抱头鼠窜,大声尖叫。

  警察和特警艰难的抵抗雇佣兵猛烈的火力,橘红色的弹道和流弹四下流窜,剥削着濒临崩溃的街区,嗖嗖嗖,枪榴弹对着前面警车设置的路障开火,随着几声剧烈的爆炸,三辆警车被膨胀的火焰托了起来,最后落在不等同的地方爆炸,特警和警察部队被打的七零八落。

  硝烟和火焰之中,雇佣兵端着突击步枪排列成战术队形,护送着中间的队长冷权和副队长吕超,那些雇佣兵的脸上没有任何畏惧,久经沙场的他们比任何人都理解什么是战斗,混战之后,特警部队和那些警察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大片的特警被枪弹打伤,躺在不同的角落里哀嚎,恐惧的看着面前的各色雇佣兵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对面的街口,东芝商厦的大门竟然敞开着,大厦的管理者和几十名保安竟然端着各色冲锋枪,荷枪实弹的站在门口,看着冷权和他的雇佣兵走过来。

  “队长,我们恭候多时了”,那名管理者走了过来,崇敬的看着冷权。

  “德里克,辛苦了”,冷权拍了拍那个管理者的肩膀,转身走了进去。

  吕超看着德里克笑了笑:“干得好”

  德里克笑了笑:“一直在等你们过来”

  吕超点了点头,回过身抢过身旁雇佣兵手中的流弹发射器,对着街前停着的汽车猛烈的发射,嗖嗖嗖嗖嗖,六枚流弹拖曳着白光飞了出去,停在路边的六辆汽车杯流弹炸毁,汽车的残骸燃烧着火焰,撞到了公路上。

  吕超笑了一下:“就怎么干”

  吕超话音刚落,身后的雇佣兵竟然全部将枪榴弹装上,对着街区和惊恐万状的日本警察发射,一连串的爆炸之后,整个街道的汽车差不多都被他们炸毁了,那些汽车冒着黑烟,横七竖八的躺在商场门前,成了阻挠警察和警车进入的路障。

  吕超玩够了,搂着的肩膀德里克走了进去:“有吃的没有,兄弟们都饿了”

  “那当然,这个大厦都是咱们的”,德里克笑了:“给你留了中国菜”

  “哈哈,还是你了解我”,吕超狠狠的搂了一下德里克,笑着走了进去。

  一片狼藉的警察署总部被快反部队迅速控制,那些荷枪实弹的军人彻底搜索了整个警察署,除了交战的时候死去的那些雇佣兵之外,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活着的雇佣兵。

  “他们已经逃走了,疑犯冷权已经被他们劫走”,大岛夏子走出了总署大楼,看着带着部队控制警察署的前田麻里绘:“刚刚接到我部下的汇报,他们控制了后面街区的东芝商厦”

  “这么快就控制了一个商厦?”,前田麻里绘皱着眉头。

  “恐怕那也是他们的计划之一”,大岛夏子幽幽的说:“我们现在很被动呢,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们几乎摧毁了大阪”

  前田麻里绘看着身后的秘书:“我需要那个东芝商厦的一切情况,马上”

  “明白”,秘书赶紧办理这件事情。

  “命令快反部队第三梯队迅速包围后面的东芝商厦”,前田麻里绘看着身后的一个军官,军官立即点头,转身去调整部队。

  “夏子署长,警察署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已经通知你们在外面的警力马上返回,那些案发现场已经被我们控制了”,前田麻里绘看着大岛夏子。

  大岛夏子点了点头:“那么,谢谢前田情报官了”

  前田麻里绘点了点头,迅速带着身边的人前往东芝商厦。

  大岛夏子看着干练的前田麻里绘,目光中闪烁出一丝惊讶,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嘛。

  川岛俊逸看着大岛夏子:“署长,杨旭他们已经走了”

  “我知道了”,大岛夏子点了点头:“这里的危机已经由快反部队处理了,他们应该是去保护凌忠浩的安全了”

  大岛夏子看着川岛俊逸:“现在外面的警力已经被调回,你现在马上带一部分人去政府官邸,务必保证政府的安全”

  “是”,川岛俊逸点了点头,赶紧去办理。

  “安倍市长”,大岛夏子皱着眉头,目光闪烁的看着前面:“你真是疯了”

  大岛夏子忽然开始怀疑安倍晋才有可能是真正雇佣这些人刺杀凌忠浩的元凶,或许在你秘密雇佣那些雇佣兵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吧。

  砰砰砰,东芝商场顶楼的狙击手竟然打碎了门前街角的监控探头,韩智恩收回了狙击步枪,对着通话器说:“副队长,门前的监控已经搞定了”

  “很好”,吕超咬着手里的烧鸡,看着身后的那些雇佣兵,含糊着说:“两分钟后,快反部队就会过来,我只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

  “明白,那些雇佣兵齐声回答”,背着背包纷纷跑了出去。

  一队雇佣兵冲出了商场大门,前面的六个雇佣兵持枪警戒着周围,剩下的那些雇佣兵分工有序的拿出背包里的C4炸药,安放在那些已经烧毁的车下面,德里克和吕超看着窗外忙碌的雇佣兵,淡淡冷笑:“快反部队,*,老子让你们狗日的小鬼子有来无回”,吕超将鸡骨头扔到了楼下。

  擦了擦嘴,转过身走到了德里克的手下刚刚抬过来的那些箱子面前,拿起撬棍粗鲁的撬开了军绿色的箱子,一排K3轻机枪和M16突击步枪,另外几个箱子也被撬开了,重型机枪和单兵火箭弹展现在面前,吕超兴奋地笑了笑,搂住了德里克:“真他妈有你的,这些东西都能搞到,妈的,快反部队,老子就和你们玩玩”

  吕超端起一个加特林六管机枪,凶悍的*作了一下。

  雇佣兵布置完炸药后,迅速跑回了大厦,待他们彻底跑进去之后,那些警戒的雇佣兵才依次撤退。大厦门口的卷帘门缓缓的放了下来,卷帘门里面的大堂里,是四个沙包堆叠起来的机枪堡,防御一会儿冲进来的快反部队,烈性炸药安置在机枪堡下面,一旦这里失守,他们就会引爆炸药同归于尽。

  “一旦他们攻破,就玉石俱焚”,德里克看着身后一直坐在沙发上喝酒的冷权队长:“我已经让手下在每个楼层都布置了烈性炸药,一但这里被他们攻破,就立刻炸毁这里”

  冷权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继续喝酒,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些事情。

  “*,玉石俱焚,你这个美国兵痞也会用成语了”,吕超笑了一下。

  “哈哈,没办法,队长和副队长都是中国人,不学点中国文化怎么跟你们混”,德里克也笑了出来。

  卡尔端着冲锋枪走了进来:“队长,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狙击手和机枪手已经到位,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冷权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顶楼和七楼的狙击手警戒在最前线,瞄准镜的十字线已经在整个街区来回侦查,六个机枪手端着各色轻机枪砸破窗户,黑洞洞的枪口瞄向了外面。

  远处的轰鸣声由远及近的传来,顶楼的雇佣兵观察员看着街口出现的迷彩波普装甲车,和头顶盘旋的武装直升机立即汇报了过来,吕超点了点头,拿出军用平板电脑,无人机在云层上清晰的看到周围的包围状况。

  “哼,阵容不错嘛”,吕超扔掉了嘴上的烟头,回过头猛地拉动枪栓,看着身后的雇佣兵们,凶悍的说:“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身后整齐有力子弹上膛声仿佛是最有力的回答。

  “很好”,吕超看着他们:“那就干掉他们!”

  “等一下”,冷权忽然放下了酒壶,看着吕超:“不能硬来”

  吕超指着面前的这些弹药:“要枪有枪,要火箭有火箭,你还顾忌什么?”

  冷权站了起来,看着外面正在快速奔袭过来的快反部队,整齐行进的战车和装备颇有一番气势:“他们不是一般的部队,是日本核心的特种部队,虽然比不上三角洲和绝命大队,但也是这个国家军队的精锐部分,他们可不是中东那些乌合之众”

  “怕什么,我就不信我们打不退他们”,吕超说。

  “你以为这是上甘岭阵地呀,死守着干什么”,冷权看着吕超:“这里是日本,后援和补给源源不断,我们抵御他们几次攻袭?”

  吕超说:“打退一次是一次,等佩恩来了我们就突袭出去”

  冷权摇了摇头:“妈的,你要是队长这个小队早就没了,真不知道你带着脑袋是干什么,听我的,没我的命令不准开枪”

  吕超转过头看着德里克:“这里有多少人质?”

  德里克说:“二楼三楼和四楼都有人质,大约四百多人”

  冷权点了点头:“让这些人质全部都站在窗户前,挡住你们,防止狙击手的狙杀,所有人提高警惕,等着那些人和我们谈判”

  “是”,德里克立即拿起对讲机,联络各个据点的雇佣兵。

  快反部队开进到了东芝商厦的下面,无法在靠前,那些横七竖八的汽车残骸彻底挡住了他们的路,迅速进入战斗状态的快反部队立即排列成包围战术队形,装甲车里里面的士兵训练有素的冲出来,寻找各个依托的掩体,警惕的举起突击步枪瞄向大厦,等待进攻的命令。

  四个机枪手冲向东芝商厦对面一栋大楼里,迅速占领四楼和五楼,探出轻机枪,随时准备火力掩护,几栋顶楼的铁门被猛地撞开,一组组狙击手端着墨黑色的狙击步枪冲到了顶楼,寻找掩体潜伏,狙击步枪瞄向了东芝商厦大楼。

  被*到窗口的那些无辜日本人绝望的哭泣,对着下面的快反部队恐惧的呼喊,是身后那些雇佣兵粗暴的吆喝着,命令他们趴在窗户前,挡住了整个窗户,对面大楼顶部的狙击手首先侦察到着这里的情况,立即上报了指挥官。

  “鬼冢报告中队长,敌人把人质*到了窗口,我们无法实施狙击”

  通话器中传来了指挥官的声音:“有多少人质?”

  狙击手的瞄准镜在那些窗口一一扫过:“报告中队长,大于在三百八十人左右”

  指挥车里,身穿整洁军装的中队长转过头,看着车载监控的画面:“继续观察”

  “是”

  快反部队的前锋中队长斋藤走出了装甲指挥车,看着一片狼藉的大厦门口,又抬头看着窗前密集站着的那些无辜群众,皱着眉头:“藤原小队长”

  斋藤旁边正在警戒的一个军官跑了过来,对着斋藤敬礼:“中队长阁下”

  斋藤看着大厦:“和他们谈判”

  “是”,藤原接受命令,跑到了前面,拿起旁边士兵递过来的扩音器对着大厦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

  砰,还未等他说完,一声枪响直接掀开了他的头盖骨,藤原中枪的瞬间,所有快反部队的士兵整齐的抬起枪口,瞄向了里面。

  大厦里面的冷权放下了狙击步枪,转过身抓起身后一个人质,人质吓得没命的呼喊,冷权把他拉到窗前,看着他:“帮个忙”,说完将一个手持通话器塞到了他的胸前:“帮我把这个给那个军官”

  人质愣了一下:“你要放我走?”

  冷权笑了一下,忽然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他的头上,那个人质一个踉跄,身体撞破窗户从楼上掉了下去,随着一声惨叫,尸体摔得惨烈。

  斋藤愤怒的盯着那个窗口,冷权看着斋藤,冰冷的晃了晃手中的通话器就走了回去,斋藤皱着眉头,看着那具掉下来的尸体:“把尸体弄过来”

  血淋淋的尸体被士兵用担架抬了过来,斋藤拨开血淋淋的衣服,拿出了沾满鲜血的通话器,打开了开关。

  “想和我谈判就要摆出个谈判的姿态,别以为我们会示弱,就凭你们还妄想武力征服我这里,你可能还没还有资格,不要以为有几辆中型装备的支持就可以虚张声势,说到打仗,我们比你更有经验,以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执行了几次维和任务就真正了解战斗了,不见得吧”,大厦中的冷权坐在沙发上,对着通话器淡淡的说。

  极具嚣张的话让斋藤气的脸色发青。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想活命的话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斋藤的声音带着愤怒。

  “被包围了是不假,能不能真的征服我们还是个未知数,你的手下的确都是精锐部队,可是我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你以为我们是一群乌合之众,那你可真的太大意了”,通话器那头,冷权不冷不热的说。

  “这么说你执意找死了”,斋藤愤怒的问。

  “很遗憾,你没有这个本事,谁会死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一旦枪声响起,先死的一定是这些站在窗前的人”,冷权看着那些惊恐万状的人质:“说实话,我们也不想杀这么多人手无寸铁的人,我们今天搞出这么多事情就是想然你们知道,不要小看我们,你们是正规军我知道,不见得就有我们这样丰富的实战经验”

  斋藤气愤的盯着东芝商厦,不说话。

  “你可以一意孤行的冲进来,只不过我不知道你有多少人可以死,有多少血可以流”,冷权站了起来,看着外面的那些快反部队,自信的冷笑了一下。

  斋藤愤怒的咽了咽口水,说实话他也真的没有吧冷权放在眼里,他现在唯一在乎的就是那些站在窗前的无辜群众,如果他们出了事,必然会影响他以后的仕途,他这个中队长也不用当了,斋藤平复了一下愤怒,淡淡的问:“你有什么要求?”

  “很简单”,冷权看着他:“我只想要见到宣立军和凌忠浩,就这么简单”

  斋藤吸了一口凉气,这些穷途末路的雇佣兵竟然没有想办法撤离,反而要见什么宣立军和凌忠浩。

  “我不认识这些人,你说的是谁?”,斋藤问。

  “你不知道,那就找个知道的人和我对话”,冷权果断的关了通话器。

  斋藤一脸困惑,看着刚刚走过来的前田麻里绘:“他们什么要求也没有提出,只要求见什么宣立军和凌忠浩”

  前田麻里绘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大厦,目光流露出几许复杂:“稳住他们,他们一定是在拖延时间,让你的人注意四周的变化,他们一定在等后援!”

  “是”

  大厦内部,冷权看着吕超和德里克:“让他们带来宣立军和凌忠浩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给佩恩争取时间,他们也会耗着我们,之后会像对待恐怖分子那样派遣反恐小队进入,我没猜错的话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后门和地下!”

  冷权询问的看着德里克,德里克点了点头:“这里的后门在昨天就已经堵死了,想爆破进来几乎不可能,下水道进入也不现实,所有的下水道已经被我们放了毒气,还埋下了诡雷,根本就不可能进入”

  “你别太小看他们,这些部位给我严密监视”,冷权皱着眉头,冷冷的命令道。

  “是”

  冷权转过身,拿起卫星电话拨通了佩恩的电话:“佩恩,你在那里?”

  电话那头的佩恩笑了一下:“当然是战斗的位置了,我的队长,听你的声音就知道你很安全,是不是需要我过去接你”

  冷权笑了一下:“说的很对,我还真需要你过来”

  佩恩早在预料之中:“我们已经在这里了,只等你一声命令”

  此时的佩恩竟然就在东芝商厦侧面的一栋商贸大厦下面的西餐厅里面,一边吃着黑胡椒牛排一边看着外面的快反部队包围大厦。

  佩恩嚼着牛肉,含糊的说:“你很不走运呀,这些都是正规部队中的精锐,而且出动的装备很唬人呢,等等,那个女人!”

  佩恩好像发现了什么,卫星电话那头的冷权没有说话,等着佩恩的下句话。

  “我认识那个女的”,佩恩紧紧盯着前田麻里绘,仿佛看见了一个老对手:“竟然是她,队长我们遇到对手了,快反部队中竟然有外务省情报本部的人,那个女人叫做前田麻里绘,是一个干练的情报官员,我和她交过手,而且都栽在她的手里”

  “是你太逊了还是她太强了”,冷权不动声色的问。

  “恐怕是她太强了,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佩恩的直言不讳让冷权皱了一下眉头,佩恩是个很聪明的家伙,一直以来他的才干都在吕超之上,只不过这个人一直不愿意当队长才让给了好冲动的吕超,能让他直言对手难缠可想而知,这个女人有多不简单。

  “也就是说他很了解我们了?”

  “应该说非常了解我,可能也连带了解你了”,佩恩淡淡的说。

  冷权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等我命令突围”

  “放心,早就准备好了”,佩恩放下了电话,喝了一口红酒。

  冷权思索了一下看着外面,打开了通话器:“让你身边的女人跟我说话”

  斋藤还未等说话就听见里面传来这样的声音,斋藤愣了一下,把通话器给了身旁的前田麻里绘:“他找你”

  前田麻里绘皱着眉头,很显然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接了过来。

  “喂”

  “外务省情报官前田麻里绘小姐是吗?”

  前田麻里绘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冷静的问:“我们认识吗?”

  “我们不认识,只不过我的手下和你交过手,碰巧认出了你,如果你是外务省的情报官,那么你就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