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四十八章日本的卑劣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871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前田麻里绘看着他,缓缓地说道:“我并不认为解救整个人质的过程完全依靠了中国特种部队的成员,在我眼里,这三个中国特种兵的所作所为的确是在打击恐怖组织的袭击,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讲,快反部队的行动失败和他们也有非常直接的关系,我知道,在各位民众的眼里,这三个中国特种兵在解救人质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给民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我在说他们也不能为自卫队辩解什么,我只想说的是,自卫队前期的行动并非失败告终,而是给了他们三个中国特种兵解救人质的最佳机会”

  前田麻里绘此话一出口,立刻引起了下面的喧哗。

  那个神秘的中国男子嘴角淡淡的扬起一丝弧度,仿佛在嘲笑前田麻里绘蹩脚的借口。

  大阪公立第一医院手术室前,邹林帅狠狠的啐了一口:“妈的,说话真他妈的不要脸,给我们制造机会,谁他妈给谁制造机会了,你们的人笨的像猪一样,到头来还冤枉我们的不是,救人救错了,早知道就让他们都埋在下面好了”

  赵健和陈殿峰没有说话,只是拧着眉头盯着电视,他们预料的果然没错,出了这么大的事件,日本方面为了给公众一个理由,一定会把责任推出去,凌书记和他们很明显就是日本鬼子首选的替罪羊。

  新闻发布会现场,前田麻里绘的解释没有让那些记者信服,一个记者站了起来,问道:“前田情报官这样说,是在为东京快反部队的无能而辩解吗?据我们所了解,情报官你本人在执行任务中,因为快反部队队长,少校军官斋藤违抗命令,被你当场处死了吧,这次事件紧急处决指挥官,是否暴露了快反部队的组织领导上就存在矛盾,所以最终导致了这次行动的接连失利”

  前田麻里绘皱着眉头说:“我并不认为快反部队的行为存在任何不当,关于为何处决在斋藤,现在还属于自卫队的内部军事机密,我和斋藤在这次指挥上的确存在一定的分歧,但这并不是我们执行任务失败的直接原因”

  下面的记者又问道:“那么前田情报官,你如何解释这次任务的惨败?”

  记者没有用失利或者失败这样的中庸词句,而是用惨败这个刺耳的字眼来形容快反部队这次行动,可见民众对快反部队的失望已经到了底线的程度。

  前田麻里绘顿了顿,说:“我只能说,出现这一次的事件并不能完全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换句话说,不能把全部的责任都归结于快反部队和大阪的警察机构,如果大家认为那三名中国特种部队成员确实在执行任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那么我也的确要承认这一点,但是他们能够成功地解救人质,我并不认为这完全是他们的功劳”

  前田麻里绘环视了一下下面的记者,缓缓的说道:“据我们已知的情报显示,这一次雇佣兵组织的核心成员,也就是他们这支小队的小队长冷权,曾经在中国某神秘的特种部队服役,我们并不知道这支部队的任务和性质,但我们调查的情报显,冷权和那三个中国特种兵都曾在一个军队服役,而且是一个连队的战友!”

  大阪公立第一医院手术室前,来回踱步的邹林帅停止了脚步,和赵健他们都目瞪口呆的盯着电视新闻,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冷权和他们在同一个军队服役呢,他们的一切都是军事机密,难道是冷权被捕的那几个小时泄露了。

  想起冷权曾经要求见宣立军,而赵健和杨旭也在私下里见了冷权,难道被他们录像录音了,该死的,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泄露了绝命大队的存在,赵健此时懊恼不已,只怪自己当时太冲动了。

  大阪官邸,安倍晋刚才焦虑的表情忽然舒缓了很多,三岛吉隆和藤原秀吉也不禁认真的听了起来,在听到冷权和那三个中国特种兵都是战友的时候,他们就隐约的感觉到了什么,看来事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糟糕,只要这个定论一旦盖下,他们就有转机了。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前田麻里绘话一出,下面的记者立刻哗然起来,那三个中国特种兵,就是冒死解救东芝商厦人质的英雄,竟然和雇佣兵头目是战友关系?

  记者在下面议论纷纷,准备提出下一个问题,那名中国男子深深的皱了一下眉头,他似乎已经看清了日本这么匆忙的发布新闻发布会的目的,原来是想把责任推给中国,可恶,这些日本人竟然无耻到了这种地步,明明帮助你们解救了人质,到头来你们竟然为了自保把责任推给了中国!

  “前田情报官,请问你这个情报准确吗?他们真的是战友关系吗?那么现在这个雇佣兵头目冷权,是否还和中国军队有关系,或者说这一次雇佣兵的准军事恐怖袭击事件,是否也与中国军队有关?”

  前田麻里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很抱歉,这些情况我们尚在调查之中,无法回答你的疑问,但可以肯定的是,冷权这个人绝对和他们是千真万确的战友关系,至于你所提问的冷权是否还在中国军队服役,这次恐怖袭击是否与中国军方有关,还在调查之中,也请广大民众相信外务省的侦查能力,关于此次雇佣兵袭击大阪的时间,我们一定会给各位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妈的”,大阪第一公立医院的手术室外,愤怒不已的邹林帅把手里的矿泉水瓶狠狠的砸向了电视,他粗暴的行为引起了周边的哗然。

  “这个女人是谁,谁找过来的,这么颠倒黑白的话也能说出口,我*妈的小日本鬼子”,邹林帅气的抓起旁边的灭火器就要上去砸电视。

  “你冷静点”,赵健很不情愿的过去拦住他。

  “冷静,你他妈让我怎么冷静”,邹林帅狠狠的推开了赵健,邹林帅竟然哭了:“妈的,为了就这些忘恩负义的小鬼子,中队长都快死,他们呢,说咱们一句好了吗?明明是我们冒死把他们都救出来的,结果呢,你看看他们在胡说什么,说我们和雇佣兵是一伙的,*妈的,侮辱我就算了,别把我们整个军队都算进去!”

  邹林帅红着眼睛,盯着走廊后面那些受伤的日本军警,用标准的日语破口大骂:“你们这些废物除了收拾废墟还能干什么,你们自己说,我们什么时候和雇佣兵搞在一起了,和他们开战的时候我们是第一个上的,也是最后一个下来的,你们呢,在一旁都他妈干了什么,你们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吧,你们这些人,那个人的伤有我们中队长的伤势重,我*们这些小日本鬼子的,摸摸自己的裤裆里有没有种,有种的话就他妈别做没种的事儿”

  邹林帅的叫骂让那些残兵败将都不好意思抬起头,他们知道前田麻里绘在说话,但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句实话,又或者,这就是他们日本国民伪善的劣根性,根本无法改变。

  大阪政府官邸,市长办公室里面,三个人笑了出来,整个神经也放松了不少,藤原秀吉满意的看着前田麻里绘:“很明智的自保”

  安倍晋更是不顾身份的开怀大笑:“我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女人了”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有的记者依旧疑惑的提出质疑:“前田情报官刚才提到,冷权所领导的恐怖组织曾多次刺杀凌忠浩书记本人,但是所有的刺杀行动都是在大阪市内进行的,却并不在中国境内发动袭击,这又作为何解释?”

  前田麻里绘冷静的看着他:“刚才我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这个组织本身就是极端民族组织,他们的核心成员均是中国人,由于二战期间,日中两国之间产生了一些历史遗留的误会根深蒂固,所以目前很多中国人都无法接受日本……”

  还未等前田麻里绘说完,坐在台下忍了半天的中国男子忽然站了起来质问:“那么你能否告诉大家,你所谓的中日二战期间的误会指的是什么?”,男子冰冷的看着女前田麻里绘:“国对日本八年的抗击侵略战争,和你们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难道仅仅是一个误会就能含糊其辞的说明白吗?”

  前田麻里绘微怔了一下,看着这个少年:“这位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否认那段战争的历史,1980年中国就已经和日本恢复了邦交正常化,我所说的误会是指近年来日中在地缘政治上的误会”

  男子冷笑了一下:“地缘政治误会指的是什么?情报官是要拿做文章吗?还是你的误会是指贵国修改历史教科书,向日本民众隐瞒侵略的事实,或者是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否认南京大屠杀,美化侵略战争,修宪扩张自卫队,支持右翼分子否定开罗宣言,还是说宣布博斯坦公报不具有国际法的法律效应!”

  男子盯着前田麻里绘,目光里带着莫名的愤怒:“难道在你眼里。这些迫害中国人最底线的行为都是所谓的地缘政治误会了?那么贵国的地缘政治可真是包罗万象了”

  大阪第一公立医院中,邹林帅目瞪口呆的盯着电视中的新闻发布会上,出现的陌生男子,“他他他”,邹林帅像是见到鬼一样,神经绷紧,一连说了三个他,也没有说出这个人的名字。

  赵健抬起头看了一眼奇怪的邹林帅,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转过头看着电视,忽然,赵健像是被雷击中一般,因为极度震惊,彻底呆滞在哪里:“我的天,这个家伙竟然……也在日本!”

  陈怡和陈殿峰疑惑的盯着他们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会这么震惊:“你们怎么了,这个人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杨旭的声音从身后缓缓地飘了过来,陈怡转过头,看见刚刚洗过脸,却没有把脸上的水擦干净的杨旭,杨旭凝重的看着电视上和前田麻里绘叫板的男子,忽然露出了一丝舒缓的笑容。

  “没想到竟然惊动他了,这下冷权可有苦头吃了!”,赵健淡淡的自语。

  “是呀,冷权真不走运!”,杨旭的笑容有些奇怪,敞开的衣衫露出小麦色的矫健肌肤,那种野性的色彩,带着说不出的气场。

  陈怡和陈殿峰更加疑惑了,奇怪的问他们:“这个人到底是谁呀!”

  “绝命大队狙击手中的神话!”,赵健站了起来,欣慰的盯着电视中的那个男子:“影杀中队组建以来,宣中队唯一一个认可的,实力超过零号狙击手的人物!狙神张伟!”

  实力超过零号狙击手的人物!狙神张伟!

  陈殿峰和陈怡彻底被震惊了,能从这些顶尖的狙击手口中得到这样的评价,可以想象这是什么样的人物,宣立军是中国军队中数一数二的王牌狙击手教官,能让他认可的超过零号狙击手的人,被零号狙击手成为狙神的人,这个家伙的实力得有多可怕呀!

  “那个混蛋是什么人?谁让他乱说话的,这个家伙是谁?”,大阪政府官邸,刚刚举杯倾庆祝的安倍晋愤怒的把酒杯砸在了地板上,藤原秀吉和三岛吉隆也是非常恼火,好不容易能自圆其说的把注意力转移到中国人身上,眼看就要成功了,从哪里冒出这个毛头小子。

  “会不会是中国人?”藤原秀吉问。

  安倍晋沉吟了一下:“我们见过他们的访问团中有这个人呀”

  “那会是谁呢?”

  “我们的敌人太多了”,藤原秀吉深吸了一口气:“希望前田麻里绘能对付这个人吧”

  新闻发布会的会场中,前田麻里绘皱着眉头盯着这个男子,不满的说:“这位记者先生,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的目的是官方解释这次的雇佣兵恐怖袭击的相关情况,并不是讨论日中两国的外交问题,你是不是有点跑题了”

  “那么你就应该好好解释这次雇佣兵组织袭击大阪市的时候,你们的军警都在干些什么,发挥了什么作用,袭击发生后又采取了什么预防措施,怎么让你们的人民群众相信你们,而不是在这里一味的强调那个雇佣兵的前身是不是曾经在中国军队服役,更不是一味的强调谁该对这次事件负责,你刚才的解释,我只能认为你们在逃避责任,所以你召开这个所谓的新闻发布会,把本属于你们的责任全部推诿给中国是不是?”张伟——目光如炬地盯着台上脸色发青的前田麻里绘。

  “我并不明白,你所谓的把责任推给中国人是什么意思?”前田麻里绘盯着他的眼神,带着一丝愤怒。

  张伟不屑的冷笑了一下:“或许这就是你们这些日本官僚的一贯嘴脸,东芝商厦那场战斗中,雇佣兵仅有四十一人,东京快反部队和当时能出动的特警算在一起,合计大约有一千人,一千人的全副武装以及高科技先进设备的保障,竟然还被明显处于劣势的雇佣兵武装打的落花流水,这是谁的责任?你怪那三个中国特种兵什么,如果不是他们出手,情况只会变的更糟糕,我也敢打赌,当时的你们根本就没有能力营救那些被困的四百多名人质,依我看,你们之所以在被少数的雇佣兵打败,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早就潜伏在日本国内,他们对于大阪市的社情、军情、地理、政治和军警的了解,恐怕比你的外务省情报官都要知道的更多,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战斗中,能以极少的伤亡取得让你们羞愧的战果的直接原因。另外,快反部队和大阪警察与雇佣兵组织的这次战斗视频已经在网上发布了,在视频中我发现雇佣兵装备的武器竟然有重型机枪、机炮和反坦克火箭弹,甚至还用有路航武装直升机的支援,请问外务省情报官前田麻里绘小姐,你们外务省的情报工作是怎么做的?雇佣兵渗透到大阪市内你们毫无察觉也就算了,这些差不多可以毁了整个大阪市的重型武器装备,被秘密的运送到市内,你们竟然也毫无察觉?难道说这不是你们的全部责任吗?”

  前田麻里绘紧张的愣在那里,张伟的话,竟然让前田麻里绘无法回答,或者说根本就不能回答。

  张伟淡淡的一笑,他太喜欢此时前田麻里绘的表情了:“另外,据我所了解,那个所谓的冷权的确曾经在中国军队服役,但是这个人在五年前,因为执行任务的过激行为,枪杀战友,已经被中国军队除以最高处罚,开除军籍,所以,他的确曾经在中国军队服役,但却是中国军队中被开除军籍的败类,那么他的行为从五年前开始就已经与中国军队毫无关系了,五年前中国公安部发现冷权脱离了地方政府的监管,擅自潜入境外,加入非法雇佣兵组织,已经被公安部通缉,中国公安部在五年前就已经对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关于冷权,这个前特种部队成员的通缉令,而今天,外务省的情报官竟然跟我们说,他们并不知道冷权这件事情,甚至还要把他的个人行为强加于中国军队的意愿,请问这种行为,是不是一种严重的渎职行为,请问前田麻里绘小姐,你又如何对这件事情进行解释?”

  前田麻里绘有些慌乱的看着张伟,忽然指着旁边的人喊道:“这个人是谁?他到底是不是记者?谁请他来的?谁让他在这里胡说八道?”

  张伟毫无惧色地看着她,慢条斯理的说:“我到底是不是在胡说八道,我想你们自己应该非常清楚,关于冷权被中国公安部通缉的消息,各位只要点击国际刑警组织的网站,输入他的名字进行搜索,就会发现关于他的消息和通缉令,这个通缉令五年前就已经粘贴在网站上了,而作为国家外务省的情报官员,你调查了冷权这么久竟然毫不知情,你们外务省的这种作为到底算不算渎职,日本民众心中自会有答案!”

  “哈哈哈,说的太好了,张伟这小子,说的太给力了”,短暂的忘却了宣中队的伤势,邹林帅竟然破涕为笑,险些要上去亲电视里的张伟。

  赵健无奈的笑了:“你这个家伙,刚才开始就又哭又笑的,有完没完”

  “哈哈,张伟,就这样轰他,该死的日本娘们儿,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邹林帅兴奋的大喊,引来周围伤员的围观。

  “张伟!”,杨旭紧皱的眉头舒缓开来,看得出杨旭的喜悦,陈怡在一旁欣慰的笑了一下。

  两个人四目相对,回想起今天上午的事情,两个人竟然都有些尴尬,视乎都在后悔当时的倔强。杨旭提出分手,因为太累了,他们都背不起这样的沉重,又或者,现在的他们维持现状,是最好的结局了。

  赵健看着两个人相互闪躲的目光,忽然疑惑起来,不知道他们又在闹什么。

  大阪市政府官邸,市长办公室中,安倍晋三个人惊恐的看着电视里面风云变幻的新闻发布会,脸上都变得铁青,是他们都高估了前田麻里绘的能力,还是说都低估了这个忽然出现的年轻人!

  “那个家伙到底是谁?我怎么会有种奇怪的感觉!”藤原秀吉喃喃自语。

  “他一定是中国人,一定是凌忠浩那个老东西派过来了的,一定是”安倍晋狠狠的拍着桌子:“该死的中国人,他们到底想怎么样”

  工商会的会长三岛吉隆抿着嘴,不说话,仿佛在惊恐的等待事情的发展和变化。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所有的镜头几乎都对准台下那个年轻的男子,不停闪烁的镁光灯清晰的记录了这个男子据理力争的风采,他继续对着脸色苍白的前田麻里绘说:“另外,这一次雇佣兵的恐怖袭击行动中,雇佣兵组织一共出动了四十一人,其中有二十余人被击毙,而击毙这二十多雇佣兵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中国特种部队的三名战士,当然,还有他们的队长宣立军少校,宣立军少校在战斗中被冷权的打伤,现在就在大阪第一公立医院中抢救,他的伤势很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不相信中国特种部队的表现,还会与雇佣兵组织的队长冷权有任何瓜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