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四十二章撤退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1137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你以为是中国呀,什么地方都有紧急预案”

  “也不一定,说不定这就是他们的紧急状态呢”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就是紧急状态”

  身后的雇佣兵们有说有笑,刚刚经历的血战明明已经夺去了一半的同伴,但是他们依旧能笑出来,冷酷和绝情并不是他们的一些,对于他们而言,每一次能活下来都是生命的恩赐,就应该用笑容去对待,因为他们的生命,已经很艰难了。

  该怎么形容他们的世界,他们出生入死,然而他们的价值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去体会,就如同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背叛自己效忠的北方公司,陪着冷权在这里疯狂,而冷权自己的行动,争取一样东西,他们都为之向往,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自己的生命的东西。

  那就是尊严!一如零点行动之时吕超对杨旭和邹林帅所说的那样,我们是雇佣兵,但是我们同样有我们的价值和追求,请尊重我们。

  忽然,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内心深处压迫者冷权的神经,让冷权的心为之一紧,冷权不禁的放慢了步伐,这是什么感觉,是无数次在战场上嗅到的气息,是军人独有的第六感!

  冷权停住了步伐,做出停止前进,高度警戒的手势,身后的雇佣兵立即排成防御阵型,蹲伏下来,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的动静。

  “发生了什么事?”,吕超端着K3轻机枪,观察这四周。

  “很熟悉的感觉!”,冷权若有所思的说,右手不经意的摸向了手枪。

  雇佣兵们都收敛了气息,安静的隧道里甚至能听见周围的细小声音,雇佣兵枪口的激光瞄准器和战术灯的光线在黑暗的隧道中纵横寻找,枪火一触即发!

  冷权感觉着那股熟悉的气息,如此熟悉,如此霸道,又如此内敛,杀意如此暴涨。

  “走开!”,冷权猛地推开了身前的吕超和卡尔。

  啪啪啪,三个雇佣兵同时低呼一声倾倒在地,竟然是一发子弹同时穿过三个人的身体!

  刹那间枪声大作,雇佣兵所有的枪火瞄向了身后的隧道深处,无数条橘红色的弹道飞沙走石一般扫射过去,枪膛的怒火在黑暗的隧道中照亮了雇佣兵狰狞的面孔。

  啪啪,两个雇佣兵同时倒地,同样被一发子弹放到。

  “别打了,需找掩体隐蔽,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来”,冷权大吼着,那些雇佣兵也不傻,能让冷权下这样的命令,可想对方是什么人,立即四下逃窜,寻找角丝丝的隐蔽,一点头都不露出来。

  “队长,躲着干什么,让我冲出去去干掉他!”,卡尔端着冲锋枪护在冷权和吕超身前,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冲你妈个头”,冷权一脚将他踢到了后边的角落里:“一点脑子都不长,仔细看看,对方只开了两枪,就要了我们五个人的命,而且他用的是手枪,在这种地方连夜视器材都没用,你冲出去,你还能活着回来吗?”

  卡尔的嘴张的老大:“什么,手枪!”

  吕超看着冷权:“谁这么吊,两个手枪子弹就聊到了我们这么多人?”

  冷权苦笑了一下:“是我的队长宣中队,这个人只能我来对付了,想办法带着咱们的人赶紧撤退!”

  “你自己对付他?”,吕超瞪大眼睛看着冷权。

  “这是狙击手之间的对决,你们在这里帮不上忙不说,只会让我分心”

  “可是”,卡尔站了起来,刚想说什么,被吕超拦住了。

  吕超揍了卡尔一下:“队长说的没错,对方是队长的教官,他们都是狙击手中的绝顶高手,我们留下来一点忙都帮不上,走吧”

  冷权苦笑了一下走了出来,目光如同苍鹰一样深邃的注视着黑暗,冷权点燃一支镁棒,丢在地上,火把一样的光芒很快就照到了远处的宣立军和杨旭。

  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

  两个人的眼神中似乎都在写着同一个意思。

  “吕超,带着兄弟们赶紧撤离!”,冷权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前方同样盯着他的宣立军,燃烧的镁棒照亮了两个人冷峻到底的脸庞。

  “你小心点!”,吕超几乎没有犹豫就带着人赶紧撤离了。

  宣立军皱着眉头:“杨旭你赶紧从旁边的小道绕过去,追上他们,决不能让他们跑了”

  杨旭惊呆了一下:“你要一个人对付冷权?”

  “你以为我真的老了吗?”,宣立军的声音带着绝对的自信。

  “只是有些担心你?”

  “少废话,这个混小子是我的,我当年种下的罪恶,我亲自解决,你去对付其他雇佣兵!”

  杨旭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你要小心,记住,你不光是我们的中队长,还是一个丈夫和父亲”

  杨旭说完这句话,转身闪到了旁边一个小洞口,跑了进去。

  冷权忽然笑了,笑容中带着莫名的兴奋和期待:“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我却从来没有想到,我们会这样重逢”,宣立军的脸上几乎没有没有任何表情。

  “五年前你就应该想到了今天,我知道那时候你想帮我,但是真的帮我就应该干掉我,而不是让我痛苦地活着”,冷权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宣立军。

  宣立军忽然笑了出来:“这话听着很熟悉呀,好像那个于磊在临死之前同样对杨旭说过,你们这些人呀,怎么都是一个样子,永远都会把责任推给别人,从来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这些年你在部队真的什么都没学到,想来我这个中队长真的失败呀”

  “这就是我和于磊共同的命运,都是被这个世界出卖的人!”,冷权淡淡的说。

  宣立军冷笑了一下:“少废话吧,你心中的黑暗,就由我来封住,枪手准备!”,说话之间,宣立军把手枪插入了腰间的枪套中。

  冷权换了一种神色,手枪无声的插入了枪套中。

  两个人几乎同时闭上了眼睛,面前的镁棒很快就要燃烧殆尽,周围很快就要再次回到黑暗当中。

  两个人都清楚,一旦突然陷入黑暗,他们的眼睛在将在三秒钟之内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光影将会笼罩在视网膜达十秒之久,这么长的时间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所以必须先闭上眼睛适应环境。

  两个人虽然都闭上了眼睛,但是警惕性却比睁开眼睛的时候更强,周围三十步之内的一切风吹草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就是影杀狙击手的绝对警觉!是常年在实战中终结出来的直觉!

  啪,镁棒燃烧殆尽,黑暗迅速侵入他们的空间,周围伸手不见五指,仿佛是一个信号,神经绷紧的两个人同时向两侧倾斜身体,同时掏出手枪瞄向了彼此。

  砰砰,砰砰,两个人同时打出两发子弹。

  嗖,嗖,冷权的子弹迅速封杀了宣立军两侧所有逃脱的位置!子弹沿着宣立军转过的身体擦过,宣立军痛的眉头紧皱,子弹从他的前胸后背一下擦过,哪怕宣立军的动作有一丁点迟疑也必然会胸口中弹!

  嗖,啪,宣立军的子弹和冷权的子弹方向大不相同,知道冷权左手开枪,所以一枚子弹瞄着冷权的左侧射去,而另一枚子弹竟然射到了墙上,冷权知道宣立军对自己的了解,电光火石的刹那竟然没有朝左侧奔去,而是向右侧倾斜,唰,一枚子弹竟然不偏不倚的射在了胸口,冷权被子弹的力量撞得后退了两步。

  冷权惊住了,原来那枚打在墙上的子弹反弹跳了过来,想不到宣立军竟然用跳弹!由于冷权上身的战术背心里面有防弹装甲,跳弹没有打入身体。

  宣立军趁这个机会对着冷权的位置连续开枪,刹那间冷权的身体周围被子弹封杀,冷权连滚带爬的滚到了一个角落,宣立军仿佛能看透黑暗一样,枪口竟然活灵活现的追着冷权,子弹剥削着冷权依托的哪个角落。

  “小王八蛋,竟敢挑战我,你还早一百年呢,你忘了是谁教你开枪的”,宣立军冷笑了,对着冷权的位置连番开火。

  地铁出口,一群浑身恶臭的男人走了出来,那些人出来的刹那立刻让周围的人退避三舍,守在地铁出口旁边的巡逻警察开了过来,还未等里面的警察下车,忽然那些人亮出了随身携带的军火枪械,一个雇佣兵的MP7对着里警车狠狠的开火,突兀的枪声吓跑了周围的人群,警车被子弹摧残的千疮百孔,已经看不清里面的警察,只有飞溅在破碎窗口上的血证明着刚才那个警察的活着。

  惊慌错乱的街道上,雇佣兵明目张胆的亮出了枪械,仿佛是对这个国家政权的绝对挑衅,在他们眼里,日本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国家。

  “卡尔,带着人,从这里开始铺设C4炸药,一直到前面那条街!”,吕超拍了一下卡尔,卡尔点了点头,带着两个雇佣兵,背着炸药从前面开始安装着炸药。

  雇佣兵继续大摇大摆的向前走去,吕超拿过卫星电话:“佩恩,我走累了,过来接我吧”

  “我早就在这里候着了”,通话器的声音刚刚传过来,忽然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跑车开了过来,横在他们面前,里面的佩恩带着太阳镜,身穿修身西装,身旁还有一个妖艳而丰满的女人依偎在他怀里。

  “*”,吕超瞪大眼睛:“妈的,你倒是挺潇洒的,出力的事情竟然都让我们干”

  “哈哈,兄弟们辛苦了,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在基地哪里,但是没有女人,你知道队长的脾气,不让随便抢女人,咦,队长呢?”,佩恩瞄了半天,也没看见队长冷权的身影。

  吕超叹了口气:“和他的中队长单挑呢,别管他了,你这车和女人是哪里来的?队长不让抢女人,你身边的从哪里来的?”

  “哈哈”,佩恩笑了:“车是在上一条街抢来,不对,是借来的,女人嘛,自愿跟过来的”

  吕超白了他一眼:“*,就你牛*,刚才听说你碰上‘神父’了,老李没毙了你?”

  佩恩笑了笑:“一顿牛排家红酒就收买他了,哈哈,这生意便宜吧”

  “你咋不说你的命便宜呢”,吕超跳上了车:“回去再说吧”

  “喂,下去”,佩恩一看吕超跳上来,赶紧驱赶:“一身屎味还好意思上车”,佩恩看着他满身的下水道污泥,几乎呕吐出来。

  “*,就你干净是不是”,吕超的把身上的臭泥抹在了佩恩崭新的修身西装上。

  “喂”,佩恩气急败坏的和吕超打闹起来。

  “哈哈哈哈”,两个人都弄得像泥猴一样,互相笑了起来。

  随后开过来了一辆校车,身后那二十多个雇佣兵相互看了看,郁闷的上了校车。

  “卡尔,完事了没有,磨磨唧唧的”,吕超对着远处安放炸药的卡尔大喊。

  卡尔很快跑了回来:“搞定了”

  “上车”

  卡尔上了兰博基尼,身后的那两个手下进了校车,校车赶紧从另外一个路口撤离。

  佩恩看着倒车镜,一个同样满身污泥的人从地铁出口跑了出来,手中同样拿着手枪:“诶,吕超,是不是落下一个人,又出来个兄弟”

  吕超回过头一看,竟然是杨旭:“*,队长这些战友怎么这么难缠”

  吕超迅速端起K3轻机枪,瞄向了杨旭的方向,哒哒哒哒,密集的弹雨疯狂的扫向刚刚出来的杨旭,乒乒乓乓的弹雨落了下来,杨旭猛地一个翻身,躲到了出口里面,子弹疯狂的摧残地铁出口,密集的弹雨让容不得杨旭丝毫空隙。

  吕超兴奋的扫射,大片的弹壳和子弹链的碎片抛落在跑车里,那个应召女郎吓得尖叫起来,佩恩笑着把她搂在怀里:“别怕别怕,跟我们在一起你的适应枪声”

  说完佩恩猛地挂档,跑车窜了出去,正在开枪的吕超被车的惯性猛地摔倒下。

  “你个傻B,怎么开的车”,吕超爬了起来。

  “哈哈,我难道没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有驾照吗?”

  地铁出口那一头的杨旭冲了出来,手枪瞄向了逃走的兰博基尼。

  吕超按下了炸弹引爆器:“欢呼吧!”

  碰的一声巨响,杨旭的身体随着爆炸的冲击波飞了起来,狠狠的摔在了旁边的台阶上。

  紧接着,一连串的爆炸此起彼伏的响起,这个街道竟然都爆炸了起来,一辆辆汽车被抛飞,一个个商铺被炸得粉碎,杨旭的后腰狠狠的撞在了水泥台阶上,痛得他几乎占都站不起来。杨旭挣扎了几次,才勉强的站了起来,脑袋嗡嗡直响。

  杨旭转过头,狠狠的摇晃着脑袋,清醒了过来,前面狼藉的街道里哪还有吕超他们的身影,早已经逃出很远了,杨旭颓废的坐了下来,忽然想起了宣立军还在和冷权决战,于是赶紧站了起来,向入口跑去。

  东芝商厦废墟哪里,大岛夏子和前田麻里绘正在商量这什么,忽然川岛俊逸跑了过来。

  “署长,合生区川谷街的地铁站发生连环爆炸,是雇佣兵干的”

  大岛夏子和前田麻里绘不可思议的相互看了看。

  “他们竟然明目张胆的从哪里地铁站出来?”

  “是的”

  旁边颓废的坐在角落里的赵健和邹林帅当即就精神了。

  “你说啥,雇佣兵又出现了?”,邹林帅问。

  “他们引爆炸药引起了连环爆炸,死伤了很多人”,川岛俊逸看着他们。

  赵健站了起来,两眼放光:“雇佣兵不会无缘无故就布置炸药,除非有很难缠的人在追他们!”

  “哈哈,一定是杨旭和中队长了”,邹林帅笑了起来,刚才担忧他们的阴霾一扫而光。

  “马上派人过去,不能让他们跑了,歼灭他们!”,大岛夏子命令道。

  “必须歼灭他们”,前田麻里绘看着身旁的少尉:“命令第三小队的突击队员马上出动,干掉他们,注意里面还有我们的外宾,杨旭和宣立军!”

  “是”少尉赶紧传达命令。

  大岛夏子看着杨旭和邹林帅,问道:“你们还去吗?”

  “开玩笑,能不去吗?”,邹林帅来了精神。

  “我们也要去,就当我们也出一把力”,赵健看着大岛夏子和前田麻里绘:“这些雇佣兵非常凶残,我们刚刚和他们交过手了,也算有点经验,就让我们出一把力吧”

  大岛夏子想了想:“我们保证不了你们的安全,要知道对方可是残忍的雇佣兵”

  “你是在开玩笑吗?”,邹林帅皮笑肉不笑的说:“在你们眼里,中国军人已经弱到需要保姆的程度了?”

  “你们比我猛更知道那些人的可怕”,大岛夏子逐字逐句的说。

  “所以我们才必须去!”,赵健说:“这是我们的责任!”

  大岛夏子听到这里,已经没有话可说了:“好吧,你们要去哪里其实并不需要向我汇报,你们属于外宾,我无权干涉你们的人身自由”

  “那就好”,邹林帅点了点头:“借我们武器和汽车吧”

  大岛夏子看着旁白的两个特警:“把你们的装具和装备给他们”

  两个特警很配合的脱下了自己战术背心和自动步枪,交给了他们。

  “你们就坐我的车吧”,大岛夏子看着路边的一辆宝马。

  “谢谢了”,赵健感激地说。

  “你们也小心点!”

  邹林帅有点嫌赵健磨叽了,拉着他就往宝马车那里去。

  “磨磨唧唧的,一会儿中队长和杨旭他们顶不住了”

  “别拽我衣服行不行,一会儿又扯坏了”

  “哈哈,开宝马了,这还是第一次,日本警察署长就是牛*,私家车都是宝马”,邹林帅坐在驾驶位置上,兴奋了的挂档,宝马车向箭一样窜了出去,赵健还未坐稳的身体猛地靠在座椅上。

  “你慢点,撞坏了害的赔偿呢,你一个月工资够吗?”

  看着飞出去的宝马,大岛夏子深深地了一口气:“我该相信他们吧”

  前田麻里绘淡淡的苦笑:“恐怕我们别无选择了,想不到事情的发展竟然超出了我们之前的评估,弄到今天这个不可思议的结局”

  “我们都低估了雇佣兵这次行动的决心”,大岛夏子说。

  前田麻里绘叹了口气:“恐怕是我们低估了冷权这个人,也低估了他的疯狂程度,中国人竟然有这样恐怖的战士,亏我们的左翼集团还妄图和中国对抗,整个快反部队的一个中队,竟然比不过杨旭,邹林帅和赵健三个中国军曹,中国军队中竟然有他们这样疯狂的战士,我们怎么可能在军事上占到便宜,我们之前是多么的自大呀”

  大岛夏子也是无奈:“想不到事情发展到现在,竟然要完全指望那些中国战士了”

  “虽然对付雇佣兵我们有些无计可施,但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前田麻里绘换了一种神色:“到底是谁导致了今天的结果呢,这个人是不是也该受到惩罚!”

  大岛夏子愣了一下:“你是说中国和田市长凌忠浩?”

  前田麻里绘摇了摇头:“为什么是他,他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我们不能在自欺欺人了,一味的把责任推到中国身上只会让我们更加被动,我说的那个人是真正的始作俑者!”

  大岛夏子一下子就明白了:“安倍晋市长!”

  前田麻里绘没有说话,但是略带愤怒的声音已经说明了她的打算。

  大岛夏子没有说话,看着千疮百孔的城市。

  前田麻里绘也并非什么友好之人,而是目前的局势,容不得他把责任推诿给谁,现在对她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自保,当然,把责任暂时推给安倍晋也是为了拉拢大岛夏子,这个女人对她而言还有很多的利用价值。

  昏暗的下水管道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一道道橘红色的弹道弧线,在黑暗中穿梭纵横,那些橘红色的火线在枪声之下,穿梭在黑暗中活灵活现的身影之间,那两个纠缠的身影只要慢了一点都会被纵横的弹道打中。

  宣立军的双眼如同黑夜中翱翔的雄鹰一样,刺破黑暗,炯炯有神的盯着前面不停闪躲和开枪的冷权,乌黑的枪口对着那和黑暗融合在一起的冷权,开枪的果断早已经宣告这个人不在是他的战友,而是你死我活的敌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