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六十章兴师问罪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02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丰臣秀吉望着来回踱步的安倍晋,似乎也能看出他焦急的状态,当然,丰臣秀吉并不知道这个蠢货刺杀凌忠浩这件事,还以为他害怕凌忠浩调查到了多少东西。

  丰臣秀吉原本不想理会这些事,但是他害怕焦急的安倍晋会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从而影响他这次任务,于是他站起来对安倍晋说:“安倍阁下,你不用着急,事情马上就会有转机,您应该对您的哥哥有信心”

  安倍晋抬头看了他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家伙并不知道刺杀这件事,怎么知道他现在在烦恼什么呢。

  办公室的门被野蛮的推开,吓了安倍晋一跳。

  丰臣秀吉转过头,皱着眉头看着闯进来的张伟和林尚正二人。

  安倍晋的秘书还在他们后面跑进来,拦着两个人。

  “市长阁下,我拦不住他们”,安倍晋的秘书一脸委屈的看着安倍晋。

  “你们这是干什么?”安倍晋愣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闯进来的这些人。

  “我们来干什么,难道安倍晋市长不知道吗?”林尚正冷着脸,冰冷的问他。

  安倍晋心底一惊,他知道那个杀手的任务失败了,但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他们竟敢如此公然的过来兴师问罪。

  “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安倍晋故意装出冷静的姿态,打死他都不会承认他派人刺杀凌忠浩。

  他冷冷的看着张伟华文林尚正:“二位,这里是大阪市的办公场所,也是我的办公室,就算各享受国宾待遇,怎么能这么没有礼貌的闯进来?”

  丰臣秀吉冰冷的盯着他们,随时准备出手。

  张伟冷哼了一声,懒散的坐在沙发上,斜着目光看着安倍晋,嘲弄的姿态似乎在等着看一出好戏。

  “我们没礼貌,和安倍晋市长相比,我们也是小巫见大巫吧!到底我们谁不礼貌?不欢迎我们可以说,大不了我们回去,谁愿意在你的大阪多的一天,何必搞出这么多麻烦”

  张伟的话一语双关,叫安倍晋心底不禁的惊出一把冷汗。

  “你们这些家伙到底想说什么?”安倍晋明显的愤怒了。

  张伟冷冷地看着他:“我们是来要账的,欠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还?”

  安倍晋一听此话竟然愣住了,有些摸不着头脑:“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欠你们钱了?”

  张伟盯着他,逐字逐句的说:“我再说一遍,鞘欠我们的20亿美元还给我们,也许我们心情好了的话,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否则,你亲哥也保不住你这么大的耗子!”

  安倍晋心底一颤,脸上依然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你们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们,马上给我出去”

  说完这句话,安倍晋冲着门口那个目瞪口呆的秘书喊道:“你还愣着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去叫保安,把这些给我带走,我不认识他们”

  秘书被他吓了一跳,赶紧跑出去叫保安。

  沉默了半天的林尚正铁青着脸,张口说道:“安倍晋市长,昨天晚上凌书记遭到了刺杀,杀手竟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凌书记的房间里,我们逮捕了他,他是你们当地的山口组黑社会成员,据他交代,委托他刺杀的人正是安倍晋市长,所以我们今天来这里,就是想要你们给我们一个交代!”

  “你们是不是疯了?竟然认为我派人去杀凌忠浩书记”安倍晋矢口否认不说,还嚣张地拍着桌子,夸张的宣告自己的清白。

  “从你们的凌忠浩书记到来之后,大阪市几乎都陷入安全危机,我积极的配合你们,保卫凌书记的安全,配合他的工作上我们已经做到了最大的让步,到头来,你们竟然怀疑我,你们这个玩笑开的实在是太大,我为什么要杀凌书记?中国和田市是我们大阪市的重点战略合作伙伴,大阪和和田市有重要的经济往来,就冲这一点,我更不可能刺杀凌书记,你们自己说,自从你们到达大坝之后,对于你们的安保是不是亲力亲为的积极配合,虽然我没有完全的保卫凌书记的安全,但是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东京都多次询问为什么大阪会出现这么多雇佣兵的恐怖袭击,我每次都把事情最大限度的玩自己身上揽,你们怎么能怀疑我,又有什么证据怀疑我”

  安倍晋拍的桌子,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林尚正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紧握的拳头有些微微发白,一副恨不得把安倍晋拉过来狠揍一顿的表情,这么不要脸的政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撒起谎来竟然比真的都像。

  丰臣秀吉感觉到不对,赶紧拦在安倍晋的身前,准备随时保护他的安全。

  林尚正气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要说绝对的证据他们的确没有,昨天抓到的那个杀手,他完全可以矢口否认,充其量安倍晋只是有嫌疑,虽然他们知道绝对是安倍晋干的,可是证据不足,还是没有办法。

  林尚正刚想要再说什么,张伟忽然走了过来,按了一下林尚正的肩膀,低声的说道:“跟他置什么气,狗咬了你一口,你总不能反过去再咬狗一口吧”

  林尚正一听这话,忽然有点愣住了,不知道张伟到底在想些什么,安倍晋不懂中文,不知道张伟在说些什么,但是旁边的丰臣秀吉脸色微变,很显然这个外务省的特务还是懂点中文的。

  只见张伟笑嘻嘻的朝着小安倍晋三走过去,那种笑中带着一副奸诈的嘴脸,让守卫在安倍晋身旁的丰臣秀吉心里不禁有些不安,他赶紧过去拦住张伟:“你想干什么?”

  话音刚落,张伟忽然出手,斜掌打向丰臣秀吉的颈部,被丰臣秀吉猛地抬起的手挡了回去,丰臣秀吉早就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只不过没想到这个家伙上来就动手,一击未果,张伟毫不犹豫的收回,拳头对着丰臣秀吉的胸前抡去,丰臣秀吉也不含糊的出手抵抗,双方在极小的范围内手脚并用,攻击彼此的方式都是最简单最有效的格斗手段。

  丰臣秀吉出自情报机构的特工部门,从他赤手空拳杀死前田麻里绘就应该知道他的格斗技术应该是最好的,倒霉的是他遇到了出自绝命大队的张伟,张伟所在的影杀中队狙击手连由于战术需要,经常在敌后独立完成刺杀和侦查任务,所以狙击手连的战士除了掌握狙击步枪的*作之外,格斗技术也必须是炉火纯青的。

  影杀中队在考核狙击手晋级的竞赛中,往往把格斗的比分占到了全部成绩的半分之二十,可见张伟的近身格斗已经达到了什么程度,尤其是后来,他加入了军队的情报机构之后,格斗技术不仅没有荒废,反而更加应用到了实战当中。

  丰臣秀吉和张伟过了两招之后,竟然被压制了下来,他似乎完全不是张伟的对手,丰臣秀吉潜意识地抬起手,张伟反手一捉,狠狠的按在了安倍晋的桌子上。

  他们彼此动手的时候时间极短,可谓是电光火石,短暂的交手让丰臣秀吉连连败退,让旁边的安倍晋脸色铁青。

  更加不舒服的正式丰臣秀吉,最为外务省的高级特工,类似的格斗训练他已经接受五年,想不到竟然也会栽了,丰臣秀吉挣扎了几次没有脱离张伟的压制,反而被张伟很不屑地推到了一边,丰臣秀吉踉跄了几下,神色炆怒的丰臣秀吉不由分说的从腰间掏出了手枪,指向了张伟。

  “小心!”林尚正心惊了一下,脱口喊出。

  啪,清脆的声音声响,刹那间,这个办公室的气氛显得异常诡异,丰臣秀吉也彻底愣在那里,你指向张伟的手枪枪口,竟然插着一支钢笔,而这支钢笔是丰臣秀吉抬起手枪的那一刹那飞过来的。

  张伟从安倍晋三的桌子上抓起了一支笔,看来随意的向他飞了过来,想不到这看似随意的信手拈来,竟然堵住了他的枪口!

  丰臣秀吉吃惊的愣在那里,望着面前这个笑容人畜无害的张伟,忽然从心底冒出了一股强烈的恐惧,这个人到底是谁?竟然有这种实力,他是怪物吗?

  光是凭借这种实力,丰臣秀吉就能够感觉到张伟的枪法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望着这一幕,丰臣秀吉竟然也缓慢的放下了枪口,眼神中尽是恐惧。

  看到这一幕,安倍晋三也彻底的愣在了那里,仿佛看到外星人一样看待面前的张玮,张伟走到他身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让安倍晋微微颤抖的身体能够放松下来。

  “安倍晋市长先生,你可以不承认你曾经做的事,可是我不知道你这种无赖行径能坚持多久”张伟很不客气的坐在他的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盯坐在办公椅上的安倍晋,那种目光就像是豹子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让人不寒而栗:“你认为我们不远万里的过来,难道真的仅仅是为了保护凌书记这么简单吗?”

  张伟的笑容带着一丝让人不安的诡异:“安倍晋市长,很多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一直在等着大鱼出现才收网,知道大鱼是谁吗?”张玮的笑容带着一丝狰狞。

  安倍晋狠狠的咬了咬黄牙,恐惧的看着张伟,他当然知道张伟口中的大鱼是谁?他们的目的既然不是为了他,那么一定就是他的首相哥哥了,这些该死的中国人,竟然要动摇国家首相,他们简直是疯了!

  “你说完了,我,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安倍晋的声音平缓,虽然依旧固执倔强,但是谁都能从他微微颤抖的声音中听出一副无奈和恐惧,那明显是心里没有底的表现。

  “其实你做任何事情我们都可以考虑原谅”,张伟淡淡地说:“欠我们的钱而已,还给我们就可以了,毕竟这些事情牵涉到你的大哥,我们中国人向来比较宽宏大量,息事宁人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为了这么一点钱,竟然要下手杀害我们的林书记,事情闹到现在,无论是日本大阪这里还是中国的和田市,都受到巨大的损失,你找人刺杀凌书记我可以立即你的狗急跳墙,可是你竟然派那些精神有问题的杀手,杀害我们和你们的无辜群众,这可就说不过去了”

  张伟的笑容中带着残忍:“杀手于磊,在中国和田市发疯的杀害了将近七十多人,其中竟然有近二十人是孩子,而冷权呢,在大阪累计杀害的无辜群众有二百多人了吧,这都是你们这些人干的,我怎么能饶恕,我泱泱大国,岂能容忍你这弹丸小国胡作非为,竟敢谋杀我们中国的国家官员,就算这次我想放过你,我背后的国家也不可能放过你!”

  看着张玮这种略显做作的姿态,安倍晋将从内心里开始恐惧:“我没有杀害凌忠浩书记,我根本就没有这么做”

  “草你妈的”张伟猛的抬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安倍晋的胸口,安倍晋肥胖的身体从办公椅上飞了下来,狠狠地摔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这一举动,让丰臣秀吉和林尚正都愣住了,在大阪政府官邸殴打最高官员,这件事情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作为外宾,竟敢公然做出这种行径,这简直就是在狠狠的打了这个国家的脸一巴掌、陈秀吉愤怒的把手枪再次瞄准了:“张伟,你想干什么,你这个混蛋,是不是以为你是外宾我就不敢开枪了,你在这里公然殴打威胁我们的市长,我就有权利开枪!”

  “冷静点,你把枪放下”林尚正指着丰臣秀吉,同时也去指向张伟:“张伟特派员,不要动手”

  张玮对丰臣秀吉的举动毫不畏惧,脸上依旧是那种可爱的笑容:“你不知道吗,日本人就实贱种,不这样的话他们永远不会把你当回事,你拿他们当人,人家把你当狗,你要是把他们当狗,人家才会把你当主人,说白了,日本人从骨子里就是这种下贱的胚子,我说的对不对呀,安倍晋市长,用一句粗俗的话讲,我不草你妈,你就永远不知道你亲爹是谁”

  张伟这句话用的是标准的日语,此话一出,丰臣秀吉和安倍晋同时愣住了,这个家伙竟然如此侮辱他们,丰臣秀吉都惊呆了,这个家伙,疯了吗,敢当着他们的面说出这种话,疯子,他一定是疯了。

  林尚正也愣在那里,虽然张伟骂的很过瘾,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下子他们一定是惹了麻烦了,以日本人的作风,这件事他们一定会在媒体上大肆宣传,弄不好还会添油加醋的不知道说什么呢。

  “你,你”,地上的安倍晋指着张伟,气的浑身哆嗦,被一个中国小辈如此侮辱,这简直打破了安倍晋承受的底线,作为铁腕的右翼,他可是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中国,思想还一直停留九一八事变时期,中国任人鱼肉的境地,想不到现在中国人竟然如此狂妄的打破了他这个意*,此时的张伟无疑不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中国不是你们这些蛆虫可以肆意侮辱的,蛆虫就是蛆虫,就算你能在东方雄狮不注意的时候爬到他的身边,但仍然阻止不了被一只手指碾死的下场。

  张伟走过去,像是拎死狗一样拎起安倍晋,又把他重新把它重新扔回在办公椅上,安倍晋三抬起头,惊恐的看着张伟:“你竟敢,竟敢如此侮辱我,而且,你竟敢动手伤人”

  啪,还未等安倍晋说完,一记响亮的巴掌落在了安倍晋三的脸上,安倍晋三的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一片花白。

  “张伟,你给我住手!”,丰臣秀吉愤怒的再次瞄向张伟的头颅,到现在他都没有开枪并不是估计他的外宾身份,而是刚才那一幕,仅仅一支钢笔竟然将他的手枪击退,这种实力,竟然让他隐约的不敢动手,虽然枪在他手里,但是他却隐约的感觉命在他手里一样。

  林尚正心里一紧,这个家伙是不是太过分了?再这么闹下去,非得闹出国际问题不可,丰臣秀吉虽然都这样想,竟然没有一个过来阻止,都是傻傻的愣在那里,丰臣秀吉可能是畏惧他的实力,而林尚正不知为何也没有任何举动,虽然他也在犹豫,可能潜意识里他也认为张伟这种方法比较正确,想尽快得知真相,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而且,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也隐约的有种出气的感觉。

  安倍晋三的脑袋恍惚了半天才有感觉,他咳嗽了两下,一口血沫子从嘴里流了出来,他恐惧地看着张伟,竟然不敢再说话了,这些年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尤其是他的哥哥成为首相之后,巴结的人络绎不可,敢顶撞他的几乎都没有,而张伟的举动无疑让他恐惧了。

  张伟凑近他的脸,眯着眼睛盯着他:“你在挑战我们的底线吗,我可没有那么长的时间陪你在这玩儿,直截了当的告诉我,为什么要杀凌书记,欠我们的钱都到哪里去了?”

  安倍晋愣了半天,愣是没敢说话,过了许久才支支吾吾的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张伟冷笑了一下:“你他妈的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也不想想,没有绝对的证据我可能来这里问你这些废话吗,挪用那笔钱的人竟然就是你的哥哥安倍晋,这些东西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现在我要问的是,你打算还要嘴硬多久?或者我把你的嘴撬开,我今天竟然敢打得你想死狗一样,那么明天我就敢当着安倍晋三的面干掉他弟弟的命!”

  张玮那充满威胁的话,让安倍晋三的眼角跳了又跳,此时的他,虽然知道张伟的话可能是在威胁他,但是他忽然涌出一种错觉,这个家伙绝对不是在虚张声势,难道他真的干的出来。

  张伟来到这里的确已经知道了一些眉目,本来一开始他也只是在怀疑,可是通过前段时间的调查证据来看,他绝对可以相信,这件事情的幕后主谋应该是他们日本的安倍晋三首相!

  “安倍晋,你说还是不说呢?”张伟的耐心似乎越来越少了。

  “安倍晋阁下!”丰臣秀吉低吼道。

  “我他妈问你了吗,你张什么嘴”,张伟冰冷的目光扫向了丰臣秀吉。

  丰臣秀吉被那冰冷的目光*了回去。他知道此时的事态已经转变,他们知道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多了,安倍晋已经挺不住了,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必须把他们干掉,就冲着他们现在盲目的闯进来殴打安倍晋市长,丰臣秀吉就有绝对的借口将他们全都干掉,至于安倍晋,目前还不能受到任何伤害。

  丰臣秀吉的枪口瞄向了张伟,此时的张伟似乎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丰臣秀吉的杀气,眯着眼睛,左手缓缓的摸向了藏在腋下的手枪,他敢保证在丰臣秀吉开枪之前将他干掉,他绝对有这样的自信。

  双方剑拔弩张的刹那,忽然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撞开,几个人略显惊讶地盯着被撞开的办公室门,撞开门的竟然是外面保安的尸体,以及那身体单薄的市长助理。

  望着突如其来的变故,丰臣秀吉,林尚正,和安倍晋三都愣住了,之后张伟微微的转过头,有些不屑地盯着眼前的变故,和从门外悄然无声的走进来的那个男人,男人身穿灰色上衣,面容略显苍老的那个男人,一只手随意的拎着手枪,另外一只手却领着一个酒壶,一边喝酒,一边旁若无人地走了进来。

  那种姿态,一度让人以为他只是个喝醉的酒鬼而已。

  然而现在在场的这些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人就是雇佣兵的最后王牌,狙击教父,李鹏!

  李鹏走了进来,醉醺醺的环视了一下里面的人,缓缓地开口问道:“谁他妈是安倍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