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二十六章热血激战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30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杨旭深吸了一口气,控制了想揍他的情绪:“你给我听着,这里已经被雇佣兵渗透了,伤亡还不知道,他们控制了多少也不知道,马上报告你们的大岛夏子署长,叫你们的特警部队过来支援”

  “不行的,他们都出了任务”,小警察胆怯说:“刚才发生了好几起恐怖袭击和重大案件,几乎所有的警力都派遣出去了”

  “这么说他们是有预谋的了”,杨旭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不要管这些,尽管去找你的署长,她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我相信她一定应对的办法,赶快去”

  “那么你呢,你不和我去吗”,小警察问。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他们这次一定是冲着冷权来的,绝不能让他们得手:“赶快去”。

  小警察赶紧跑了出去。

  砰,刚跑到拐角的小警察当即血肉模糊的栽倒在地。

  杨旭的G36A飞快的上膛。拐角的雇佣兵飞快的冲了过来,砰砰砰砰,杨旭果断的开枪,枪枪打中那些雇佣兵的面门,四个雇佣兵的尸体血肉横飞的撞在墙壁上,拐角的雇佣兵被堵在了墙角,不敢擅自冲出来。

  “不是警察,到底是什么人?”,被困在拐角的雇佣兵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这么厉害,四个雇佣兵可是一起冲出去的,而且都是训练有素的枪手,竟然被人同时干掉,而且都是头部中枪,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拐角那一头的杨旭看了一眼拐角墙上的窗户,于是飞身冲了过去。

  啪,杨旭破窗而入,雇佣兵惊异的抬起步枪,杨旭的身体和玻璃的碎片几乎同时落下,砰砰砰砰,两方几乎同时动手,但雇佣兵还是慢了一步,杨旭的手枪疯狂的吞吐着火舌,跳动的枪击吐出一连串弹壳,下面的一窝雇佣兵被子弹打的身躯诡异的扭动,身后依靠的墙上飞溅着红白相间的血肉。杨旭落地的同时,那四个雇佣兵已经被打穿了头颅。

  杨旭迅速拿起地上的G36A突击步枪瞄向走廊尽头的墙壁,依稀的对照着角度开枪,砰,子弹在墙上反弹了一下,靠在走廊拐角的雇佣兵被杨旭的跳弹弹入眼睛,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杨旭飞快的朝审讯室的方向追去,这些雇佣兵的目标一定是冷权,绝对不会错,他掏出手机拨通了邹林帅的电话。

  “听到枪声了吧”,杨旭说。

  “听到了,这些人是雇佣兵的精锐小队,冷权最厉害的部下,现在已经基本控制了警察署,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最短的时间之内控制大部分警察署,在20分钟之内结束战斗,带走冷权,凌书记哪里不用担心,吴冬和安全部的人已经将凌书记转移了,宣中队在保护他呢”

  “你怎么知道的,你也和他们交手了”,杨旭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哪有,我可是很诚恳的询问他们的”

  那一头的邹林帅已经开始战斗了,5个雇佣兵被邹林帅干脆利落的干掉,只有一个活口是邹林帅准备审问的,但也和死了差不多,匕首在他身上连刺20多刀,虽不致命,却都是人体最敏感的部位,腋下,膝盖,脚心,下肋,腹股沟,这比杀了他更难受,虽然雇佣兵也接受过类似的训练,但是他真的挺不住了,很直接的就招了,当然,邹林帅也很守信用的给了他个痛快。

  “大岛夏子哪里已经通知了,警察署竟然还有一部分特警值班,这个女人真不简单,竟然留了一手,马上警察就会反攻,赵健埋伏起来了,就等着冷权出来呢”

  杨旭皱了一下眉头:“冷权还不能死”

  “放心,赵健不会这么做的”,虽然赵健恨他入骨,但这点原则还是有的。

  杨旭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这里很快就会被控制住了,咱们立刻去找冷权”

  “行,*,等等”,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枪声,而且是火力很猛的那种。

  “没事吧”

  “等会儿再打给你”,邹林帅放下电话,小心的探出头,盯着后面围过来的四个雇佣兵,那些雇佣兵手里的端着AK-150冲锋枪,那是最新版本的AK枪族,继承了AK-47凶猛火力,同时改进了火力的稳定性和瞄准具,邹林帅早就想要一把了,正好送上门来了。

  砰砰,子弹在邹林帅探出的头上擦过,石头上被子弹肯下了一大块。

  “妈的”,邹林帅拉动了一下枪栓,从石墩后面飞快冲出,霎时间枪声大作,雇佣兵的枪口对着邹林帅疯狂的吞吐着火舌,邹林帅飞快的战术跃进,身体两侧是子弹飞过的呼呼风声和弹雨溅起的尘埃。

  砰,砰,邹林帅的枪口对着前面的佣兵连开两枪,两个雇佣兵的头颅被子弹炸开,惨烈的栽倒在地。

  “妈的”,雇佣兵低声骂了一句。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类,速度竟然这么快,两个雇佣兵赶紧屈伸躲在了石墩后面。

  “妈的”,邹林帅看着打空子弹的手枪,低声咒骂了一句,想都没想就赤手空拳的冲了过去。

  两个雇佣兵躲在石墩后面刚换下空弹匣,就惊异的看着从天而降的身影,彪悍的邹林帅竟然从上面的石墩上跳了下来,雇佣兵的反应也不慢,枪口同时指了过去。

  从上面跳下了的邹林帅毕竟更快一步,手枪的套筒竟然当匕首使用,插进了离自己较近的雇佣兵的眼睛里,噗嗤一声,带着头骨碎裂的声音,那个雇佣兵死的非常干脆。

  另一个雇佣兵的枪口指了过来,邹林帅迅速抓住伸过来枪管向旁边拽去,哒哒哒,争夺中一连串的子弹射出,子弹贴着邹林帅的脸和衣衫扫过,撞在石墩上又跳出一串火花,跳弹贴着两个人的身体擦过。

  邹林帅猛地向前一拽枪口,哒哒哒,一串子弹从肋下射出,烤炽的气浪几乎撕破了邹林帅的衣衫,咔擦一声,邹林帅腰间的手枪弹匣插进了雇佣兵的嘴中,雇佣兵手一抖,松开了步枪,痛苦的睁大眼睛。

  邹林帅猛地夺过冲锋枪,枪托狠狠的朝他的嘴砸去,噗嗤一声,半截弹匣从他的颈后血肉模糊的伸了出来,尸体软绵绵的倒地。

  邹林帅吐了口唾沫,从他身上拿下丛林匕首和弹匣袋,向着警察署大楼走去。

  大岛夏子在办公室眯着眼睛中听着外面的警报,那些雇佣兵的目标果然是这里,“很好”,大岛夏子的眼睛带着冰冷的神色:“立即出动特警第三队”

  特警第三队,大岛夏子顶着压力留在警察署的精锐部队,她留下这些警力的目的本来就是应对这种情况,她原本以为雇佣兵的目标会是凌忠浩或者大阪政府,想不到他们竟然敢动这里。

  大岛夏子看了一眼手表,只要特警第三队坚持20分钟就可以,20分钟后东京快反部队就会到达。

  居住在警察署后面训练基地的特警第三队接到了紧急命令,全副武装出动,雇佣兵竟然敢冲击警察总署,他们是不是疯了。

  “副队长,K区遭到袭击,是杨旭,他现在正在朝大楼方向赶去”

  “D区报告,邹林帅杀掉了我们的人,正在朝大楼过来了”

  走在警署大楼的吕超接到了外围的无线电。“他妈的,真够快的,这些混蛋竟然都在这里,不会是找你聚会吧”,吕超调侃的看着冷权。

  冷权苦笑了一下:“你竟然还笑得出来,撞到他们真的很不走运呢,看来撤退的时间要耽误了,真是走到哪里都要撞上他们”,冷权的笑容有些无奈,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得罪了这些家伙,怎么走到哪里都会遇到他们阻拦。

  “来得正好,一起干掉他们”,吕超倒是满脸不屑。

  冷权苦笑了一下:“日本外务省情报部门已经介入,大岛夏子很可能和他们什么联系,他们的快反部队很快就会到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命令你的人马上撤退”

  “明白了”,吕超虽然很不甘,但也知道这里的确不能久留,这次的任务就是救出队长,目的达到了也就够了。

  守卫在警察署后面的雇佣兵小队严密的看守这里,刚刚点燃一支烟的小队长林夕忽然听到身后的兄弟高呼了一声:“敌人”,紧接着枪声就纷乱的响了起来。

  林夕转过身,低头看去,一群全副武装的日本特警竟然从后面的训练营地冲了出来,原来警察署竟然还留了一手,“给我打”,林夕一声令下,潜伏在周围的雇佣兵疯狂的开火。

  冲过来的特警只见前面的绿化带里闪烁出几道枪火,紧接着一阵阵弹雨密集的落下,重载最前排的几个武警当即栽倒了下去,子弹呼呼的飞过,训练有素的特警迅速卧倒翻滚,寻找掩体掩护,反击。

  特警冲锋队在一个盾牌的掩护下快速*近,特警突击步枪吞吐着火舌,子弹在绿化带中纵横飞窜,溅起一阵阵树叶和青草。

  “打,给我狠狠的打”,林夕双目通红,像嗜血的疯子一样,端起突击步枪疯狂的扫射。

  哒哒哒哒哒,砰砰砰砰,各色火力交织出一串串橘红色的火线,枪声震动之中,特警掩护着伤员,雇佣兵栽倒在树丛中,战斗瞬间进入白热化。

  “联络副队长,报告这里的情况”,林夕对着身旁的属下大喊。紧接着掏出手榴弹猛地扔了出去。

  砰砰,大地轻微的抖动,飞溅的泥土之中,三个特警被直接炸飞,盾牌被炸到了天上,狠狠的摔落下来。

  “报告副队长,在警察署大楼的后面发现了大批武装特警,我们正在阻拦他们,已经交火了,请求支援”

  “该死”,吕超没想到他们还有一批特警存在:“坚持住,我马上去支援……”

  冷权一把夺过吕超的对讲机:“我是队长冷权,给我听着,放弃抵抗,马上撤离,整个警察署的佣兵小队都给我听好了,我是你们的队长冷权,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马上以班组为单位依次撤退,决不能恋战,10个小时后在第七集结地域集结”

  冷权把对讲机塞回到吕超的怀里,看着他:“我们跟他们耗不起,再不撤离损失将会更大”

  吕超虽然没有说话,但也知道冷权的选择是正确的。

  林夕看着前面的特警,深吸了一口气:“每个人给我扔一二手榴弹,然后立刻撤离,这里有我掩护,快点!”

  林夕的命令迅速传开,紧接着十多个手榴弹几乎同时扔了出去,看着飞过来的十几个手榴弹,特警队长高呼一声:“卧倒”

  三十多人的特警部队四下卧倒,砰砰砰,接连的爆炸震动着大地,飞溅的泥土几乎将他们活埋起来。特警除了少数被炸死的人之外其余的都被炸得头晕脑胀,分不清南北。

  雇佣兵趁这个空挡全部撤离,林夕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弹鼓装在了AK-47上,对着前面的特警疯狂的开火,子弹的弹雨大面积的扫射在特警的前面,飞溅的泥土之中一个个特警被打碎了身体。

  特警的士气低落了下去,林夕趁这个空挡一边撤退一边开火。

  “八嘎牙路”,特警队长顶着一脸灰跳了起来,举着手中的突击步枪高声喊道:“统统的消灭掉”

  特警的残余立即组织起来,飞快的向前跃进。

  冷权和吕超一众人飞快的赶往大楼门口准备撤离,刚走到大门那里,冷权忽然一个机灵,拦住了身旁的吕超和后面的一行人。

  “怎么了?”,看着冷权的表情,吕超也隐隐的感觉到前面的危险。

  “气场不对,还有一个人没有出现!”,冷权盯着外面,宣立军应该是去保护凌忠浩了,那么赵健呢,杨旭和邹林帅都出现了,为什么赵健还没有出现,他不是一心要为王斌报仇吗。

  冷权看着外面,隐约的感觉杀气的存在。

  大楼的外面,斜对着总部大楼的附属楼顶上,赵健身披着城市伪装网,端着88式狙击步枪,严密的监视着这一区域,十字线在大楼的门前冷静的停顿,他相信冷权一定会在这里出现。

  冷权看着吕超,问:“有没有部署狙击手?”

  “有,韩智恩就在这附近”,吕超说。

  吕超闭上眼睛,回想着自己刚刚被押进警察署大楼的时候,他似乎注意了周围的环境,警察署大楼正对的位置没有高层建筑,没有实施狙击的位置,只有一个标准的位置在左侧的附属楼,和警署大楼的高度相差不多。

  “叫他注意左侧附属楼上的情况,一旦发现目标就立刻开枪,开枪之后马上撤离”,对方可是接近零号狙击手的家伙,他根本不指望韩智恩能干掉他,只要韩智恩干扰他一下,他就有机会反击。

  “明白”,吕超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也见识到这些狙击手的可怕。

  吕超赶紧联系韩智恩,传达队长的命令。

  冷权看着身后的十多个手下,命令道:“你们全都给我趴下”

  “什么?”,雇佣兵们有点摸不清队长的意图。

  “费什么话,趴下”,吕超暴喝了一声。

  十多个雇佣兵赶紧趴在地上。

  冷权看见了躲在旁边装死的日本警察,讥笑一下,走过去把他拉了起来,警察吓得竟然尿了裤子,满嘴都是日语求饶声。

  冷权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罩在他的身上:“滚吧”

  警察一愣,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还不等警察反应过来,吕超一脚就把他踢了出去。

  身穿冷权衣服的警察踉跄着跑出了大楼,十字线迅速对上了他的头颅,砰,天空传来一声狙击步枪的枪响。那个警察还未站稳身体,头颅就被子弹掀开,红白相间的脑浆和鲜血惨烈的泼洒。

  错了,不是冷权!一个念头从赵健的脑海闪过,紧接着,他条件反射一般向后倾斜身体,唰,一枚子弹竟然从他的面门擦过。子弹的气流险些把耳朵扫下了。

  这是绝命大队狙击手的条件反射,哪怕赵健的速度再慢一点都将必死无疑。

  转过的身体还未稳下来,赵健的枪口就指向了射过子弹的方向,依稀从子弹飞过来的方向就已经找到那个狙击手的位置了,真是大意了,光顾着冷权,竟然忽略了这些人也布置了狙击手。

  砰,赵健的子弹迅速射了过去,子弹擦断了正在撤退的韩智恩的枪背带,幸亏他听从了冷权的命令,打完一枪立即撤离,眼不然这会儿他已经被打穿头颅了。

  “*”,韩智恩低声咒骂了一句,连滚带爬的撤退,这次他们一共过来了四个狙击手,都是北方公司里数一数二的狙击手,现在只剩他一个了,这些中国狙击手怎么这么厉害。

  暴露了!赵健和冷权的脑海里同时闪出这个念头,也在同时行动,赵健顺势一个战术卧倒,翻滚到另一侧,砰、砰、砰,冷权的子弹竟然透过水泥遵循着赵健的足迹一路尾随,子弹都是贴着赵健的衣服擦过,哪怕只有丝毫的偏差他也必死无疑了。

  大楼门口,冷权端着M4A1狙击步枪果断的开火,仿佛冥冥中打开了天眼,竟然看透了赵健的逃脱路线,依旧沉稳有力的果断开枪。

  赵健在楼顶跳跃,翻滚,子弹却在身后呼呼的飞过,砰、砰、砰。子弹沿着赵健的身体穿插,要不是赵健灵活的身体,说不定早就被打成马蜂窝了。

  “该死的”,赵健气愤的飞快奔走,想不到冷权对他们的了解竟然已经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就连他的战术动作都能透析的这么准确。

  第十声枪响后,赵健迅速奔了出来,他知道冷权已经没有子弹了,冷权速度再快,换下弹匣至少需要一秒钟的时间,这一秒钟就是干掉他的绝佳时机!

  “走开!”,冷权发觉自己没子弹之后迅速推开身旁的吕超,和他一同跳入大楼里面。

  砰砰砰,狙击步枪三声枪响一气呵成,仿佛轻机枪的点射一般。三发子弹封杀了冷权的左右和前面,三个子弹都是贴着冷权的衣襟擦过去的!

  看着胳膊上被子弹擦破的痕迹,吕超着实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怎么感觉这个家伙和那个杨旭的实力差不多呢。

  “不许起来!”,冷权按住吕超,对着旁边趴在地上却跃跃欲试的那些雇佣兵大吼了一声。

  雇佣兵们还未等理解他的意图时,几发子弹打碎了玻璃,在他们头顶依次射过,原来外面的赵健早计算出了他们的位置,赵健熟悉这里的地形,也知道特种作战关于街巷战斗的最佳地点是墙壁里侧,如果他们没有趴在地上,而是站着的话,毫无疑问,他们可能都被爆头了。

  这就是冷权经常提起的“影杀”狙击手吗?雇佣兵们忽然不寒而栗,冷权训练他们的时候就经常提起中国军队有一支代号为“影杀”的狙击手组织,他说那是当今世界上最可怕的狙击手部队。

  那时候他们还以为冷权是中国人,所以在替中国军人吹牛,他们从来不会相信,半个多世纪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国家怎么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狙击手,可是今天,这样的狙击手竟然就站在外面,随时可以像摘瓜一样搬掉自己的脑袋,这简直让他们不寒而栗。

  “没打中!”,赵健忽然有种感觉,他一个都没有打中,因为他们都太了解彼此了,冷权不会让他的人流血:“该死!”

  赵健退下空弹匣,换上满弹匣,换了一个位置据枪瞄准。

  冷权坐了起来,退下M4A1狙击步枪的空弹匣,慢条斯理的填装子弹:“你们从侧门走,带走所有人,估计他们的快反部队就要到了,让佩恩做好接应”

  “这里你一个人应付的来吗?”,吕超问。

  冷权瞪了他一眼。

  “当我没说”,吕超悻悻的说,要不是他一再坚持过来营救他,要不是他还有别的目的,他才不会让他搞得这么大呢。

  “快点滚,你们走了我才能安心对付他们”,冷权拉动了一下枪栓。

  “明白,所有成员立即撤退”,吕超大手一挥,身后的一队雇佣兵跟着他跑了出去,从后面的窗户跳了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