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二十六章这一次我不会再放过你了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7019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黑暗的斗室里,于磊安静的调试着M40A1狙击步枪,一枚枚黄橙橙的子弹压入弹夹中,于磊的思维逐渐清晰,那些过往人生中最悲惨的记忆也逐渐浮现在脑海很重

  ————“于先生,我们对于家村进行了勘察,由于全村的人都是令尊的手下,在特种部队攻入于家村时,他们都带有武器和部队交火,所以他们全被歼灭了!”,律师的声音带着职业性的冷静和冷淡。

  “全被歼灭是什么意思?”于磊的拳头握的发抖,他激动地问。

  “于先生,节哀顺变”,律师的声音不带任何感*彩。

  巨大的悲伤笼罩在他的胸口,让他呼吸都为之灼痛。

  “对,说的对,他该死”,于磊的目光充满了绝望:“我老爸贩毒,我们全家都贩毒,我老妈就是被毒品害死的,于家村就是个毒窝,里面的人都是我老爸找来的逃犯和亡命徒,他们该死,这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李雪呢?为什么我没有看到李雪,她是无辜的,她也该死吗?她从来就没有接触毒品,她在哪里,在哪?”。

  于磊激动的大喊。

  律师沉默了一下,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照片交给于磊:“于先生,关于李小姐,我们找到了这个”

  一瞬间,于磊整个脑海里一片空白……从山崖坠下的一辆车的残骸里横卧着三具惨烈的尸体,父亲于立江和他的保镖,还有李雪……李雪穿着他最喜欢的连衣裙,血迹斑斑的死在里面,一个胳膊被硬生生的撕去,不知去向————

  于磊反复的拉动枪机,击发,调试击针的力度……

  ————“啊……啊……”

  黑暗的房间中,精神崩溃的于磊发疯的砸东西,拼命的大喊大叫。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他害怕这死一样的安静,他拼命的驱散惧怕的安静,他感到痛苦,感到无助,甚至感觉到了死亡,手枪已经不止一次的指向自己的头颅,他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死的勇气……

  于磊在李雪的房间里待了两天两夜,他寸步不离,不吃不喝。颓废的抱着李雪生前最喜欢的洋娃娃,沉默,死一样的沉默缅怀。他梦呓一样自言自语:“李雪..李雪…你怎么可以离开我?”,不是说好了吗?要一辈子不离不弃,一辈子厮守,一直到老,你怎么能说走就走,你怎么能离我而去。

  “我从来没有离开你呀”,恍惚中,于磊冒出一句话。

  突然他清醒了,惊讶,他没有意识到刚才那句话是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的,他看着怀里的洋娃娃,忽然感觉那个娃娃在笑,于磊惊恐的把洋娃娃丢到到地上。

  “我真的没有离开你呀”

  同样一句话仍然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但他却丝毫没有意识到。

  “阿雪……阿雪……”

  他激动的寻找并不存在的李雪,因为他听到了李雪的声音,他真的听到了,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的,于磊找寻的目光停留在衣橱前的镜子上,镜子里分明是他自己的影子,可是在于磊的眼睛中,竟然是李雪的身影。

  “阿雪”

  于磊痛哭流涕,颤抖的双臂,拥抱镜子里的自己————

  于磊坐在地板上,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外面那样美好,那么让人向往,却并不属于他……

  ————“于先生,我们检查了于家村被射杀的人,被一枪毙命的一共有49个人,基本上都是你家的人,从子弹的侵袭力和口径来看,射杀他们的武器应该是同一支狙击步枪,而且我们在解放军内部也调查到,这49人中有45个人的确都是同一个人射杀的”,雇佣兵组织的小队长冷权的手下终于送来了有价值的情报。

  “他是谁?”,于磊拼命的保持冷静,颤抖的手接过了文件。

  “他的身份是特种部队的机密,但可以肯定他是王牌战略狙击手,我们只知道他的代号,幽灵!”————

  “幽灵!”

  于磊站了起来,将狙击步枪装到了渔具袋里,走出了房间……

  幽灵杨旭,我的一生因为你而改变,今天我终于可以和我的命运对决,杨旭,我等着你!……

  下午两点,世纪名苑大厦下面的美味满屋韩国餐馆中,杨旭坐在经常坐的靠窗位置,他看着窗外的行人,低头沉思。

  于磊出现了,杨旭看着他走进来,坐到自己的对面。

  “挺有种嘛”杨旭说:“我以为你不敢你来了”,于磊冷哼了一声:“连死都不在乎的人会怕一个饭局吗?”,杨旭没有理他,看着服务员:“来一份里脊浇饭”,他看了看没有反应的于磊,又说了一句:“来两份吧”。

  于磊看了看这个小店,装饰的精致,应该是小女生爱来的地方:“想不到你喜欢来这种地方”

  “不是我喜欢,是陈琳喜欢”,杨旭淡淡的说。

  “你女朋友?”,于磊有些意外。

  杨旭点了点头。

  这里的顾客本来不少,只因为最近出现了一个杀人狂,很多商场和餐馆都受到了影响。

  “你都已经调查我了,还不知道陈琳是谁?”,杨旭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她死了,也知道你很爱她”,于磊说:“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战略狙击手,你以为是随便调查的”,杨旭淡笑了一下:“你调查了我三年就查到这点东西?”杨旭看着他:“她死在一个毒贩的手里,那个人的名字叫做叶火”

  “叶火!”于磊一愣,目光忽然变得复杂。

  “这个名字很熟吧?”杨旭看着他:“也许,我们的恩怨都应该从这个人说起”,

  服务员端着两份里脊浇饭和附赠的水果走了过来,放到他们的面前。

  杨旭不客气的拿起勺子吃饭。于磊看了他一眼,也吃起来,东躲西藏了这么多天,于磊就没有正经吃过饭。

  于磊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心里难受就别吃了,你这个样子很糗”,于磊注意到他的变化。

  杨旭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那时候我们在野外驻训,忽然接到地方公安的求助,一个在逃的毒贩被他们追到了这里,穷途末路的毒贩劫持了一个女医生,那个乡镇根本就没有像样的警力,更别说是特警了,唯一的指望也就是我们,我们到了现场,凶徒的确挟持了一个女人,这对我而言本来是非常普通的事件,开枪干掉匪徒对我而言根本用不上10秒钟”

  “这我相信”,于磊说的漫不经心。

  “但是我没有开枪”杨旭说。

  于磊有些惊讶:“为什么?”

  “凶徒挟持的人是陈琳,陈琳不希望我杀人!”杨旭无力的苦笑:“她是医生,看不惯死亡,在她眼里没有该死的人,只有该拯救的人,她一直认为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谁也没有权利让别人死”。

  于磊的目光闪烁,仿佛他看到了那一幕,叶火挟持着陈琳,而腰间那枚手雷,却是他们谁也没有看见的……

  于磊点了点头:“她是对的,她不该死”

  “就因为我没开那一枪,叶火才有机会引爆手雷,然后,陈琳死了”,杨旭有些痛苦。

  他看着于磊:“她教会了我仁慈,代价是她被别人杀死,不得不说,这件事改变了我对狙击手的看法,从那时起,我的枪下再也没有活人……一年后,我们接到围剿于家村的任务,我之前就已经查出叶火是于立江的手下,我的心情你可想而知,那时候的我和你今天一样,完全被仇恨遮蔽的双眼,我只想为陈琳复仇!”

  “于是你在于家村大开杀戒?”。

  于磊的声音没有任何愤怒,平淡的好像与己无关,这让杨旭有些奇怪。

  “没错”杨旭回答的坦然:“可是那次任务之后,我发现我没有变得更好,相反变得更加痛苦,之后我退出了绝命狼特遣队,在狙击手连充当一个小小的教员,因为我在也没有勇气开枪杀人”。

  “为什么?”于磊问。

  杨旭苦笑了一下,看着他:“记不记得我跟说过,我曾经做过一件让我后悔一辈子的事”。

  于磊说:“你提过,但是没细说”“我最后悔的事,就是杀死了李雪”。

  杨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真实的忏悔,于磊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杨旭的眼睛,此时的他们不是军人,不是匪徒,也不是仇人,仅仅是两个想互相了解的陌路人。

  “很多时候我质问自己,为什么没看到车后面的李雪,也许是我被仇恨冲昏了头,我一心想拦截于立江,不管他是死是活,但我真的没有看见李雪……你父亲的确该死,但李雪是无辜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杨旭苦笑了一下,吃下了最后一口饭:“我输给了我自己”。

  “怪不得”,于磊摇了摇头:“在庆隆大厦,我狙击凌忠浩的时候你第一枪本来可以要我的命,那么远的距离,任何一个狙击手的条件反射就是避开头,而你却偏偏朝我的头开枪,明摆着不想让我死,一开始我还在纳闷,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是没有勇气开枪了”

  “我只是想给你个机会”杨旭淡淡的说。

  “我知道”,于磊看着他:“上次在造纸厂你没有追我,如果追我的人是你我绝对逃不了,但在我眼里,你这种施恩远比杀了我更残忍”

  “我的救赎伤了你的尊严?”杨旭漫不经心的说。

  “真想救赎我就杀了我,而不是让我继续痛苦的活着”,于磊的声音非常平淡。

  杨旭点了点头:“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放过你了”。

  服务员走了过来,收拾桌子上的碗碟。

  “等一下”,于磊拦了一下服务员,从杨旭的盘子里拣出一块没有吃掉的苹果,放到嘴里吃掉了,服务员奇怪的看了一眼于磊,收拾碗碟端走了,于磊看了杨旭一眼:“中国军队不是有勤俭节约的作风吗?你在浪费粮食……归根结底,你们根本不懂得饥饿!”于磊说:“在伊拉克那里,我曾经见过因为缺少食物而饿死的当地人”。

  于磊想了一下又问:“吃过人肉吗?”。

  杨旭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话。

  “我吃过,而且是我战友的肉,我们一个班的人一边吃着人肉一边哭泣,那是我们唯一能活下去的方式,伊拉克在我眼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看来你经历的远比我想的要残酷多了”,杨旭幽幽的说。于磊摇了摇头:“庆幸的是我能活着回来,而我的很多战友,只能盖着国旗长眠在棺木里,甚至没有见到家人最后一面”。

  说到这里,于磊忽然抬头看着杨旭:“不,应该说我和他们一样,我也没有见到家人最后一面……我从伊拉克回来,等待我的不是家人的拥抱,而是接受他们死亡,说实话,我宁可死在伊拉克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的事实,杨旭,是你改变了我的生活,难道我不应该复仇吗?你说我是一个残忍的疯子,那么你呢?为了一个陈琳灭了我于家满门,他们的确该死,可你也有机会让他们不死,你却丝毫没有施舍你的仁慈”。

  于磊疑惑的看着杨旭:“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你杀了那么多人,把我*到了绝路,你却变成了英雄,我为了家人而复仇,全世界都在反对我,究竟是我错了还是这个世界错了”,杨旭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对和错,不是我能说清楚的,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坚持我入伍之初的誓言,军旗下的誓言”。

  于磊点了点头:“那就让我们用最原始的方式结束我们的恩怨”,于磊站起来准备离开。

  “这就走了,不多聊聊了?”杨旭问。

  “有什么可聊的,一顿饭的交情,就值这么多”,杨旭笑了一下:“如果你不是于磊,而我不是杨旭,也许我们会成为朋友”,于磊苦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杨旭:“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如果,我在造纸厂等你,顺便说一句,我希望你活着”,于磊走出了餐厅,杨旭看着于磊离开,“恩怨?我们之间只有仇恨,哪来的恩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