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三十一章我的兵我来收拾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10272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前田情报官,我们是否可以开始了”,斋藤和面前几个快反部队指挥官看着前田麻里绘。前田麻里绘点了一下头:“抱歉,我刚才失态了”

  几个军官指着桌子上的几张设计图说道:“东芝商厦两侧都是密集的商厦楼层,安全通道和后门侦查小组已经侦查过了,都被他们堵死了,如果大规模强攻的话只能在正门”

  前田麻里绘冷笑了一下:“这些雇佣兵没有这么傻,他们一定在正门布置了重型火力,强攻进去必然会打受损失”

  “前田情报官不要忘了,我们有中型装甲运兵车!”,一个上尉模样的军官说。

  “不见得吧?”,前田麻里绘看着外面那些堆叠在商场门前的汽车残骸:“那些炸烂的汽车成了天然的反坦克锥,外面就敢布置成这个样子,里面呢,我们想拿下里面就算采用联合部队立体战,也不见得能在5分钟之内搞定他们,如果他们没有人质怎么都好说,问题是那些站在窗前的人质该怎么办?”

  斋藤深吸了一口气,沉吟道:“大规模强攻行不通的话,那只能小范围的攻入里面了,我有个意见,从空中机降特战小队和地下下水管路一起攻入,上下夹击,除掉他们”

  “这倒是个好办法”

  “恐怕都有难度”,上尉军官说:“大厦顶部配有他们的隐蔽狙击手和直接明着布置在哪里的哨兵,除掉他们很麻烦,而地下,你们看这些下水管线”

  上尉军官指着管路图:“这些下面的下水线路根本就没有能让成年人进入的管路,除非爆破,但是爆破的话必然会惊动他们,行动就会失败”

  “上面倒是好说,但是下面也真的很难办,如果真的要采取这种方法,必须保证五分钟之内结束战斗,否则,人质的安全将无法保证”

  “我对雇佣兵组织多少有些了解,他们训练有素,不那么容易对付,而且这次的雇佣兵很多,通过刚才的监控录像显示,至少有40人”

  前田麻里绘思索了一下:“我同意你们的意见,强攻只能采取小队渗透的方式,地点也只能在楼顶,但是我们必须先稳住他们,所以凌忠浩和那个宣立军必须出现”,前田麻里绘看着身旁的秘书:“动用我们的情报系统,我要知道这个宣立军的所有情况!”

  “是”

  “他们什么时候能到?”

  “已经通知了他们,估计再过十分钟就回到了”

  前田麻里绘皱了一下眉头:“不行,时间太长了,让他们快点过来,我怕那些雇佣兵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还有,谈判专家来了没有,用谈判专家稳住他们!”

  “是”,秘书赶紧去处理这些事情。

  西餐馆中的佩恩已经吃完了牛排,又要了一份甜点,一边玩玩着平板电脑一边看着外面一触即发的状况,拍摄下来的兵力图片发送了出去。

  “说实话,可有你玩的了,都是重兵镇守,幸亏我们早有准备,要不然你可能就得被打成筛子了”

  “能不能不要边吃东西边说话,还有,能不能别在我面前吃草莓蛋糕”,那一头的冷权看着佩恩吃草莓蛋糕的模样,真有些反胃。

  “是吗,我的吃相很恶心吗,我怎么不觉得”,佩恩笑着,又吃了一口。

  “他们一定是想稳住我们”,冷权点了点头:“你继续观察他们,有新情况继续报告,还有,少吃点吧”

  商厦内部,冷权瘫软的靠在椅子上,喝着旁边的酒壶里面的伏特加,一副迷离的样子,德里克看着冷权,想了想问:“队长,我们如何突围这里,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冷权冷冷的笑了一下:“我知道,不光是我们,他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德里克犹豫了半天,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

  “你是不是想问我,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到底是为了什么?”,冷权淡淡的问。

  德里克点了点头:“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的确很想知道,我们的任务仅仅是干掉那个中国老头,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

  “说得对,对谁都没有任何好处”,冷权苦笑了一下:“这就是战争,瞬息万变的战争,还未等窥视它的全貌,就已经深陷其中身不由己了,是不是后悔跟我过来了,我听说你们美国人最计较的就是利益得失,这次做了亏本的买卖了,是不是恨我这个白痴的指挥员了”

  德里克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该死的冷权,这何止是亏本的买卖,弄不好都不能活着回去:“我只想知道,公司高层是否知道这次行动?”

  高层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们虽然非常厌恶日本,但也不可能放任冷权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多少让德里克有些顾虑。

  “不知道”,冷权回答的很干脆:“不止是高层,连丁引那个老鬼都不知道”

  “什么?难道你……”,德里克心底一惊,不可思议的盯着冷权。

  “我已经叛变了”,冷权没有隐瞒,盯着德里克,目光中带着一丝讥讽的笑意:“而且是带着我的整个小队叛变的”

  “不可能,你在开玩笑是不是?”,德里克已经渗出了冷汗,再一看冷权那副模样,他知道这是真的,冷权竟让带着整个小队叛变,他是不是疯了,他们会被总公司干掉的。

  “你怎么会呢,吕超知道吗,佩恩呢,他们都不知道是不是?你竟然欺骗我们?”,德里克愤怒的盯着冷权。

  他在这里布置了将近半年的时间,等待这一次刺杀凌忠浩的任务,当时这个任务是丁先生亲自部署的,就连他在这里潜伏暗中收集大阪情报也是丁先生的命令,怎么突然发生这么大的转变。

  “他们都知道”,冷权看着他:“我劝过他们,可是他们还是执意过来,你现在退出的话还来得及”

  “妈的,退出?我还他妈怎么退出?要不了多久全世界都会通缉我的”,德里克微笑着,难以掩饰心里的愤怒。

  “那就跟着我继续干”,冷权看着他:“如果度过了这次风波,我保证你得到的绝对比在北方公司得到的更多”

  德里克的目光闪烁着复杂,很显然在权衡利弊的思考,当然,他首先要考虑的是他们怎么活着出去,没有北方公司做后盾怎么离开日本。

  “但是话说回来”,冷权盯着还在思考的德里克,忽然换了一种脸色:“你知道我的,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选择跟着我的话就应该做到基本的忠诚,如果你出卖我的话,哼”

  德里克的心忽然惊了一下,冷权的狠他是知道的,如果他背叛了冷权的话,那么后果可想而知,当前的形势摆在这里,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了。

  东芝大厦里面,吕超提着AK-150冲锋枪,不满的来回踱步,看着窗前那些战战兢兢低声抽泣的人质们,忽然心里爆出一阵不爽,吕超的冲锋枪举过头顶,大声骂道:“他妈的,哭什么哭,烦不烦,在他们哭都毙了你们”

  吕超粗犷的声音让那些惊慌失措的人质们更加惊恐起来,哭泣声连成了一片,吕超气的真想开枪,但是他还是控制了自己的愤怒,先不说和那些快反部队有过保证,让他堂堂雇佣兵副队长朝着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说出去怎么也不光彩。

  “*,真他妈烦人”,吕超转身走了,看着手表,十五分钟已经过了,那些人为什么还没有把凌忠浩和那个宣立军带来,吕超心里冒出一阵疑惑。

  旁边会议室里的传出一阵打斗声,吕超听得出来,那是他的手下,好像还有起哄的声音,这个关头竟然在打架?吕超气不打一处来的朝里面走过去,砰的一脚踹开会议室的门。

  吕超一看里面的境况,顿时怒火就冒了出来,两个担任小组长的雇佣兵竟然把全身的装备都解了下来仍到一旁,野蛮的徒手搏斗,两个小组的雇佣兵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坐在一旁像看格斗比赛一样起哄叫嚣着。

  “科里,把那小子打趴下,那个娘们你就第二个上他,哈哈,别说你不行了”

  “*,赶紧揍他行不行,连二组那小子都打不趴下,还干什么组长”

  “让开,我买肖恩三百美元,压他赢”

  “肖恩不行,我要压科里,六百美元”

  那些雇佣兵不仅在看热闹,竟然还在下注看谁能够打赢。

  “赶快赶快,快点下注,都快点,哈哈”

  吕超的脸顿时气绿了,他那么大声的一脚踢门进来,这些白痴竟然没有一个回头看看,如果这是外面的快反部队,这些人早他妈死光了。

  “都他妈给我住手!”,吕超愤怒的暴喊出来,洪亮的声音顿时震慑了那些雇佣兵,他们看到吕超的时候,顿时蔫了下来。

  吕超气愤的扫视了他们一眼,直接走向了中间搏斗的科里和肖恩。

  科里和肖恩有些惶恐的看着吕超,吕超的脾气很不好,这几乎是全公司都知道的事情,两个人老老实实的等着挨揍了。

  吕超上前一脚踢飞了科里,一拳打趴下了肖恩。

  “你们这两个白痴”,吕超愤怒的破口大骂:“外面大敌当前你们竟然在这里打架”

  肖恩和科里忍着痛站了起来,低着头不敢说说话。

  “我让你们看守这个楼层,你们竟然带着组员在这里表演自由搏击,还他妈的下注,你们两个还是他们组长吗”,吕超冒火的目光盯着他们两个:“看看你们的样子,简直就像是疯狗,为什么搏斗?最好他们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副队长,为了女人”,科里小声的说。

  “女人?*,我不是说不准动人质吗?”,吕超气愤的大吼。

  “不是人质,是一个警察”,肖恩怕在挨揍,赶紧解释:“卡尔带回来一个女警察,说要给兄弟们解乏,但女人就一个,所以”,下面的话肖恩没敢再说。

  “卡尔那个混蛋在哪儿?”,吕超愤怒的大骂,他抓那个女警的时候他是看见的,那小子是他最看重的属下,所以没好意思说什么,这小子自己玩就算了,竟然还他妈的搞出这么多事。

  一问卡尔在那里,他们谁都没有出声,集体将目光投向会议室旁边的小屋门上,里面还隐约的传来*靡的声音。

  吕超气不打一处来的走了过去,一脚踢开了门。

  小屋里面的卡尔和另外一个雇佣兵竟然一前一后的抓着那个女警丰臣樱雪,疯狂的坐着原始的野性动作,卡尔和那个雇佣兵一看踢开门的吕,顿时都愣住了,赶紧放开了丰臣樱雪。

  看着吕超愤怒的样子,卡尔咽了咽口水:“副队长,她是自愿的,我没强迫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丰臣樱雪故意的,他们明明放开了她,她竟然还犯贱的抓着卡尔的命根子,放入口中贪婪的吸食,含糊不清的呢喃着什么,看着门口瞪大眼睛的吕超,竟然还魅惑的抛了个媚眼,仿佛在叫他一起过来玩这个游戏。

  丰臣樱雪本来就是个很漂亮的日本女孩,就算没有这一幕也是非常动人的姑娘,如今这*靡的一幕怎能让人回绝,怪不得他的两个小组都败在了这个女人手中,知道她是为了活命才这样勾引他的手下,但这幅犯贱的样子也太让人恶心了吧。

  丰臣樱雪似乎也知道这个吕超不简单,应该是他们的头目,要不然她也不见得主动勾引他一下,可惜她不知道,这反而害了她。

  吕超黑着脸大步走了进来,野蛮的拽起丰臣樱雪的头发,拉着她气愤的往外走,丰臣樱雪痛苦的挣扎了一下,心想这个男人一定是他们的头目,竟然不让别人一起玩她,他一定是要单独玩了,这么粗鲁,一会是不是要玩些变态的东西呢,丰臣樱雪想到这里,竟然有些高兴起来,那么抓住这个男人就一定没问题了。

  她想到倒是挺好,遗憾的是吕超可不是这么想的,他拖着*的丰臣樱雪走出会议室,走出大厅,直接朝窗前走去。

  这是怎么回事,丰臣樱雪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心里隐隐的泛出恐惧,他要干什么。

  “都他妈给我让开”,吕超的暴喝让窗前的人质赶紧让开,露明亮的落地窗。

  “啊,不要,救命呀”,看着前面的窗户,丰臣樱雪彻底明白他要干什么了,惊恐万状的挣扎起来。

  她那娇小的力气怎么可能挡住吕超,吕超拖着丰臣樱雪猛地推向落地窗,啪,丰臣樱雪的身体破窗而出,白皙*的身体瞬间被大片的玻璃割的鲜血淋漓,随着她惊恐的叫声,丰臣樱雪的身体和碎玻璃惨烈的摔在下面的台阶上,鲜血淋漓的命陨。

  人质中传来一阵惊恐的哭闹,下面快反部队士兵的枪口几乎同时指向了窗口的吕超,吕超盯着下面毫无惧色,怒声喊到:“这他妈是警告,凌忠浩和宣立军要是再不出现,每隔一分钟我就扔下去一个人,老子说到做到!”

  哒哒哒,一弹夹子弹中吕超的枪口射出,下面的士兵是算是训练有素,竟然没有一个闪躲。

  前田麻里绘和那些军官从指挥车里面走了出来,震惊的看着被扔下来的女人,光看那*的身体就知道她活着的时候遭到了什么,前田麻里绘心口涌出一阵怒火,差点没被气吐血:“凌忠浩他们还有多久才能到?”

  “已经在路上了,应该很快了”,身旁的助理赶紧说。

  前田麻里绘努力的平复心里的愤怒:“收尸!”

  “是”

  幸亏这里周围的800米都在警戒范围内,闲杂人等进不来,要不然被记者拍到这一幕,他们就彻底名誉扫地了。

  “我*,搞什么”,西餐厅里的佩恩清晰的看到这一幕,看到那个落下了的*女人,佩恩疑惑了一下:“我说冷队长,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吧?”

  那一头的冷权淡淡的苦笑:“吕超呀”,十五分钟已经过了,他刚刚想用什么办法给前田麻里绘点压力,想不到吕超竟然用这种哭笑不得的方式帮他搞定了。

  快反部队的战士刚刚收拾好丰臣樱雪的尸体,不远处的街区一辆车飞快的开了过来,前田麻里绘定神细看,竟然是政府的车辆,凌忠浩和宣立军终于来了!

  “告诉那些雇佣兵,他们要的人已经来了,不要再乱杀人了”,斋藤看着身旁的下士,下士赶紧跑了过去,对着谈判专家说了什么。

  谈判专家赶紧拿起扩音器喊着:“你们需要的人已经到了,请你们一定要冷静,不要再徒增杀戮,你们要的人已经来了,你们马上就能见到……”

  扩音器的声音一直传到大厦里面,坐在大厦里面的冷权缓缓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监控器的画面,那辆政府轿车飞快的朝着离开过来,隐约的在副驾驶上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冷权笑了:“我的中队长,这么快又见面了”

  大厦周边的楼顶上,执勤的狙击手密切的盯着下面,注意着大厦的动静。忽然身后传来异样的感觉,身后那种爆发着杀气的气场让他们心口一紧,仿佛如临大敌,狙击手和副手赶紧转过身,枪口指向了身后出现的人。

  “自己人,紧张什么”,邹林帅和赵健连正眼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潜伏在楼前,展开背包里的伪装网,蹲伏在那里持枪狙击快反部队的狙击手看了他们一眼,知道他们是中国的狙击手,没有再理会。

  88狙击步枪的瞄准镜追踪着开过来的车辆,时刻盯着前面的风吹草动。

  在各种监视之下,这辆车终于停在了东芝商厦左侧快反部队指挥车的旁边。

  从车上走下来的除了凌忠浩和宣立军之外,还有林尚正、陈殿峰和段广威等人。

  “这里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了”,林尚正看着欲言又止的前田麻里绘。

  “不能再有无辜的群众牺牲了”,看着前面两个血淋淋的担架,凌忠浩痛心疾首:“我现在就去会会这个冷权”

  宣立军点了点头,和凌忠浩向大厦门前走去。

  “凌书记”,林尚正和陈殿峰不放心的看着凌书记,又看着宣立军:“宣中队长,凌书记的安全就拜托你了”

  “放心”,宣立军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我的兵我来收拾!”,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坚决,以至于让林尚正和陈殿峰更不放心了。

  宣立军和凌忠浩朝着大门缓缓走了过去。

  看着紧紧闭合的卷帘门,宣立军愤怒的大骂:“冷权,你他妈费这么大劲把我们叫过来,竟然还关着门,什么意思,赶紧把门给我打开”。

  宣立军还是他当年的中队长的派头,丝毫没有把冷权放在眼里。

  里面的冷权淡淡的苦笑:“让他们进来”

  大厦外面的卷帘门缓缓地打开,剑拔弩张的两队人端着各色冲锋枪和轻机枪相互怒视。宣立军和凌忠浩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丝毫没把这些凶残的雇佣兵放在眼里,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机枪堡!”,斋藤看着卷帘门里面的火力时,竟然也皱起了眉头:“这些重型机枪他们是怎么运送进来的!”

  这一句自问的话让身旁的前田麻里绘竟然有种被人扇了一耳光的错觉,这一句一问彻底暴露了他们情报本部的官僚和无能,前田麻里绘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指挥车厢里。

  东芝商厦的左侧巷口,身穿黄灰色外套的男子带着鸭舌帽悄无声息的站了出来,暗中观察着东芝商厦的情况,那一列列军队和装甲装备无不宣告这里局势的紧张,这里周围800米都被快反部队的巡逻兵严密驱逐,而这个男子竟然在重重包围之下如入无人之境的走到这里!

  男子看着大厦,淡淡的露出冷笑,男子掏出怀里的酒壶,喝了一口烈酒:“冷权,你玩的很过分嘛,这一次看你如何收场!”

  男子握着酒壶的右手两指和虎口之间竟然布满了老茧,那是上千次拉动枪栓时留在手上的痕迹,这个人就是北方战略资源公司里实力在冷权之上的第二狙击手,绰号神父的李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