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五章幽灵狙杀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4925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他当时正在打电话”陈殿峰仿佛看出了杨旭的疑虑,提醒了一句。

  杨旭的脸转向了窗户,被木板钉死的窗户没有阳光能照射进来,只有一个细小的弹孔透过一束阳光,正好落在杨旭的脸上……

  杨旭低头思索着,看着周围,仿佛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回到了杨林被杀的当天,眼前浮现了当天的一切。

  杨林看着地上的方便面桶,里面还有很多没有吃掉的面,却被人负气的丢开了,时隔多日,已经浮现了层层霉菌。那么之后呢?你应该去打电话。

  杨旭抬头看着前面的电话,忽然杨旭疑惑了起来,为什么电话的位置没有被弄乱,他当时的情绪应该很不稳呀,不对,他不是在打电话,而是在接电话!

  然而就在那个瞬间,枪手开枪了,杨林的头炸开,红白相间的脑浆和颅骨的碎片飞溅在墙上,杨旭紧紧的盯着墙上的鲜血,又盯着地面上尸体轮廓的痕迹,子弹的贯穿力将杨林的尸体抛出了一米多远,所以,这个电话的听筒才垂了下来,因为杨林的死实在瞬间!所以没有破坏那个电话的位置!

  杨旭看着那个弹孔,若有所思的站了起来:“他不是打电话,是在接电话!”

  陈殿峰点了点头:“没错,是接了个电话”

  杨旭走到窗前,用力拽下窗户上的木板,露出外面明朗的天空,杨旭回过头看了看尸体倒下的位置和墙上的血肉。

  要完成瞄准射击,最基本的就是三点成一线,既表尺、准星和目标,只有这三个要素形成一线,才能完成瞄准。但是射击就不同了,因为子弹受到风速、气流、湿度、温度、高度、阳光和地心引力等诸多因素影响,缺少任何一个条件,都不可能完成一枪毙命。

  杨旭问:“死者被害当天的天气怎么样?”

  陈殿峰想了想:“五天前,很好,和今天一样”

  杨旭转过头,看着窗外……从弹孔和墙上溅血的角度上看,子弹应该是从南北方向高度约23米的建筑物上射过来的,窗口面向太阳,所以你不必担心阳光带来的影响,风速和气流对你有利,你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抛物线,也就是地心引力。

  杨旭回过头,看着墙上的弹孔,缓缓的走了过去,蹲下身来,仔细的观察着……你使用的狙击步枪口径是7.62毫米,是比较通用的口径,这种口径的狙击步枪可以在800米之外击穿10厘米以上的木板,造成这种爆头效果。

  杨旭站了起来,看着窗外,目光盯住了西北角距离大约500米的一栋建筑物上:“陈局长,这间房子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17934563,你问这个干什么?”陈殿峰好奇地问

  杨旭走到电话前,把听筒放好:“您在这里等我,我出去一下”

  “干什么?”

  “找那个杀手的位置”

  “什么?”陈殿峰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杨旭已经走出去了。

  跑过了两条街,杨旭终于在一处建筑工地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正在建筑的楼房,目光盯住了7楼的位置,杨旭跑了上去。

  杨旭站在工地7楼的阳台上,目光空茫的看着东北角130度杨林家的窗户,鬼使神差地向右挪了两步,这就是9天前杀手开枪的位置!像是被恶灵附体一样,杨旭仿佛看清了杀手开枪的每一个细节……

  杀手缓缓地走到了阳台边上,从身后的渔具袋里掏出M24狙击步枪,瞄向了杨林家的窗口,白光瞄准镜的十字线定格在被木板封闭的窗户上的某一角。

  杨旭若有所思的口中喃喃:“当时的风速0.3,方向东北角130度,距离500米,狙击对你很有利”

  杨旭几乎可以想象,杀手的手滑过乌黑的枪身,拉动枪栓,7.62毫米的子弹推入枪膛,然后杀手按动耳边的无线蓝牙,整个过程,他的枪口没有一丝颤动,接通杨林的电话,说了声“再见”,然后扳机扣下。

  杨旭从口袋里掏出望远镜,望着杨林客厅的方向,他看到了陈殿峰,于是缓缓的掏出电话,拨通了杨林家的号码,杨林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陈殿峰走过去接电话,“喂”,望远镜里面的十字分划线正好对在陈殿峰的太阳穴上,仿佛一道闪电在面前划过,杨旭愣在了那里……

  ————“喂”“再见”杀手果断的扣动扳机,清脆的枪声在嘈杂的工地上空响起,又很快被淹没,没有一丝痕迹,杨林的公寓里,一枚子弹击穿了封在窗户上的木板,击碎了杨林的头,大片的鲜血飞溅,杨林的尸体像破抹布一样摔倒在地上————

  杨旭缓缓地放下手机,目光闪烁着震惊……

  ————电话中传来一个声响之后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杀手冷笑了一声,拉动枪栓,退出了那枚刻有“幽灵”字样的弹壳,收好狙击步枪,转身走去————

  杨旭回过头,仿佛时光重叠,他似乎看到了那个枪手以胜利者的姿态从容的离开。

  “好枪法!”杨旭不禁喃喃自语……你早就调查了杨林!你很细心,无论是他的性格还是习惯,甚至连他家里的摆设都一清二楚,你对杨林的观察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你了解他的习惯,甚至比他自己都要了解,所以你知道他烦躁的时候可以破坏家里的任何东西,唯独不会破坏电话的位置。你甚至连他接电话的习惯和姿态都了如指掌,在这个基础上你只需要知道他的身高就可以,所以才能在无法观察到他本人的情况下一枪毙命,隔着无法透视的木板实施精确射杀,好恐怖的枪法!理论上的盲区,你做到了。杨旭的目光闪烁不定。

  杨旭的思维忽然回到了两年前,在云南立县于家村那次围剿毒枭的任务,他曾经和这个杀手同样的方法,狙杀了那个贩毒组织的二号人物,毒蛇!

  杨旭站在工地的楼上沉思着,他当时能命中毒蛇,是因为在行动之前他侦察出靠近窗户右侧的墙后有一排沙发,沙发的最右边放着一个电话,毒蛇有坐在那里打电话发号施令的习惯,而当天行动的时候,他们换了一个位置,换了一个环境,而对于“幽灵”杨旭而言,环境丝毫没有改变,人在不经意间露出的习惯是自己永远都不知道的,就像毒蛇,永远不知道自己会以什么样的习惯和姿态坐在沙发上打电话,但敏锐的狙击手绝对比你要了解!

  那一次狙杀毒蛇是在冒险,但是刺杀杨林的杀手更是在冒险,为什么选择头部?而不是概率更大的胸部?为什么留下弹壳?又为什么在上面刻下我的代号?你在模仿我,甚至比我做的更出色,你有没有想过一旦第一枪没有命中要害,你就彻底失败了,你在向我挑战是吗?你到底是谁?

  杨旭的目光闪烁,仿佛是冥冥中注定的冤孽从遥远的世界轮回,等不得他丝毫喘息。杨旭知道,他多年的宁静已经被打破,等待他的,即将是血肉横飞的开始与结束……

  杨旭回来的时候,陈殿峰已经在车里等他了。

  天色接近黄昏,他看着杨旭一脸忧愁的样子,安慰着说:“不错了,你用10分钟就能找到杀手开枪的位置,我们查到现在都不敢确定他当时到底在哪儿开的枪,看来狙击手之间的确有共同点呀”

  “他比我想象得要厉害,而且更富于冒险!”杨旭幽幽的说。

  陈殿峰点燃了一支烟:“我们必须快点找到他,也许明天,还会有人死在他的枪下”

  “带我去另一个现场吧”杨旭紧锁着眉头:“我正在了解他!”

  陈殿峰苦笑了一下:“好吧,小张,去御风广场”

  “好嘞”小张发动汽车,开了出去。

  “御风广场?”杨旭有些惊讶:“他在人多的公共场合杀人?”

  陈殿峰很无奈的点了点头,雷厉风行的陈殿峰在公安事业干了十多年,中国警界谁不知道他陈豹子的威名,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那小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陈殿峰简直就要抓狂了。

  陈殿峰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卷宗和一叠照片,递到杨旭的手中,杨旭接过一看,是杀手在御风广场杀人后现场勘查的资料和报告。

  杀手和被害人的距离有920米,当时正值黄昏,广场人最多的时候,杀手的位置是广场东侧的观礼台,被害人林聪在广场待了很久,杀手却迟迟未动手,林聪走到东北角地下商场入口的后面时,杀手突然开枪,但这不是关键所在,关键是当时的情况根本就开不了枪,因为杀手根本看不到林聪本人,子弹撞到地下商城右侧的墙上,造成跳弹现象,斜穿进林聪的脑袋———枪手这一次用的是更高难度的跳弹杀人!

  更不可思议的是当时林聪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经过,两个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杀手才开枪,鲜血溅了那女人一身……

  杨旭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手里的照片和资料,杀手的位置,墙面的弹痕,林聪被爆头后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