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三十章我不相信你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9761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前田麻里绘深吸了一口气:“你还有什么要求?”

  冷权笑了笑:“我的手下虽然不是很聪明,但也是一个整个东北亚雇佣兵中的佼佼者,能败在你手里很让我意外,看来你的确是个聪明的女人,我所了解的聪明人往往都会干出傻事,所以,我只是想对你重申一下我的要求,我只要宣立军和凌忠浩,别以为我们是在拖延时间,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我也不笨,一旦我们的要求没有达到,这些人质一个都别想活着走出这栋大厦,还有,你之前猜测的很对,我们的确是在拖延时间,可是就在刚才我忽然改变主意了,我决定必须要见到宣立军和凌忠浩,否则”

  一连串的枪声传来,东芝商厦中人质的尖叫和雇佣兵的呵斥声。

  “你干什么?”,前田麻里绘愤怒的说。

  “放心,我们没有杀人,但是如果你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那可就保证不了了”

  “我答应你,但是我需要时间,你也知道我们把那个中国人非常谨慎的保护起来了,他来到这里至少需要十五分钟”,前田麻里绘沉声道。

  冷权冷笑了一下:“没关系,这些年我都等了过来,不差这十五分钟的时间,十五分钟后,谁也保证不了他们的安全了”

  通话器关闭了。

  前田麻里绘放下通话器,看着前面的大厦若有所思:“这么短的时间就控制了整栋大厦,而且还布置了这么多准备,这绝对不是偶然,有人在帮助他们。我要知道这个人是谁,马上去查!”

  “是”,前田麻里绘身后的助手赶紧去办理。

  前田麻里绘愤怒的盯着大厦,深吸了一口气:“我需要联系外交部和安倍市长,我要知道凌忠浩和那个宣立军在哪里,还有”,前田麻里绘的眼睛中闪过一丝锐狠:“我要看到东芝商厦的设计图!”

  大阪市中心的川岛公寓,从外表上看,这里和普通公寓没什么区别,实际上却是安全级别堪比首相官邸的安全区域,公寓七楼的房子里,凌忠浩在里面的房间练习书法,林尚正、宣立军和陈殿峰陪陪着他。

  客厅里,吴冬、陈怡、李晓娟、段广威和刚刚回来的杨旭他们守在这里,时刻保护凌书记的安全。

  杨旭已经他们已经回来半个多小时了,这几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谁也不说话,杨旭他们回来之前他们几个走在一起还有说有笑的,杨旭回来之后,陈怡忽然的变了脸色,转过头,谁说话也不理,杨旭看了一眼陈怡,一反常态的也没有理会,走到窗前看着外面,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一看就是半个小时,邹林帅和赵健看着陈怡,又看了看其他人,气氛竟然显得有些微妙。

  “我怎么感觉气场有点不对劲”,赵健看着他们:“出了什么事吗?”

  赵健是最晚过来的,这里面的人都还没认熟,当然陈怡还是认识的,他也想到了他们可能吵架了,所以直截了当的问:“陈怡,你怎么不说话,以前见到杨旭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吵架了”

  话还未说完,邹林帅一拳锤在他头顶:“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不是”

  赵健捂着脑袋,有点摸不着头脑:“搞什么?”

  邹林帅求助的目光盯着李晓娟,李晓娟无奈的摇摇头:“该做的都做了”

  邹林帅又看着段广威,段广威盯着他:“看着我干嘛,我知道什么了”

  邹林帅最后将目光盯向了吴冬,吴冬看着他,两个人对眼瞅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

  “杨旭,外面有什么好看的”,邹林帅有点生他的气,这个家伙是不是榆木脑袋。

  “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仿佛知道了邹林帅想说什么,杨旭故意岔开话题:“我有种预感,他们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胡说什么呢?”,吴冬白了他一眼。

  “恐怕杨旭的预感很准呢”,里面的门打开了,凌书记带着陈殿峰他们出来了。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不解的看着凌书记。

  林尚正解释说:“刚刚接到日本外交部和大阪市长的电话,冷权和他的人挟持大约400名人质,控制了位于警察署总部附近的一个商贸大厦,冷权提出要求,要见凌书记和宣中队长,否则就会屠杀人质!”

  “不能去”,邹林帅第一个喊了出来,其他的的脸上也都写着和邹林帅一样的情绪,只不过没有喊出来。

  “不能不去”,陈殿峰局长叹了口气:“你们的担心和顾虑我们不是不知道,但那是400名人质的安危,我们不能不去”

  邹林帅虽然很不服,但是他也不能说什么,虽然他也很厌恶日本,但厌恶的是日本的左翼政客,和无辜的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我们必须跟着你们”,杨旭和赵健站了出来。

  “冷权只给我们两个名额,哪有你们的事”,宣立军看着他们:“在家好好待着,怎么信不着我了,不相信我能收拾那个小畜生”

  邹林帅无奈的说:“中队长呀,你当你还年轻是不是,你不是不知道自己的伤,要是你再出什么我们怎么跟嫂子交代,怎么跟我干儿子交代,麻烦你做事之前想想他们行不行”

  这话正好说到了宣立军的软肋,弄得宣立军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话。

  卡在脊髓的子弹造成的创伤这些年与日俱增,在拼下去真的时日不多了,但是冷权,绝对是他必须面对的。

  “那小子交给我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宣立军看着他们。

  “如果我们不允许呢”,杨旭站了出来,看着他们的目光竟然带着异样:“这方面的恐怖行动案例全世界有20多起,每次都是政府被*无奈之下发动攻击,能解救下了的人质少之又少,冷权是什么人我们不是不知道,你们竟然相信他们的话”

  “这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必须这么做”,凌忠浩固执的说,他决定的事情很少能够改变的。

  哗啦,杨旭握在手中的手枪猛地上膛,那刺耳的枪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杨旭你干什么?”,林尚正忽然挡在了凌忠浩身前。

  “*,你干什么?疯了”,所有人几乎都拦在了杨旭身前。

  “都给我滚开!”,杨旭冰冷的瞪着他们,犀利的目光竟然*退了所有人。

  “杨旭,把枪放下”,吴东第一个掏枪,紧接着,段广威和李晓娟也都掏出了枪指向了杨旭。

  “谁敢动手!”,邹林帅保护杨旭心切,拔出手枪就指向了他们,一时间剑拔弩张。

  “都干什么,把枪都放下!”,赵健按着手枪,压住了拔出手枪的冲动,冲着他们大吼起来。

  “他妈的,都他妈想干什么,造反呀”,宣立军愤怒的大喊:“小王八蛋,你他妈想干什么?”,宣立军瞪着杨旭。

  “干什么,干我该干的事!”,杨旭的手枪虽然上膛了,却始终没有举起手枪,但杨旭身上的杀气太重,要不然吴冬他们也不会掏枪警戒。

  杨旭看着凌忠浩:“凌书记,我们几个拼了命的保护你,你竟然就这样去送死,不说你对不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兄弟,你对得起你的国家吗?”

  杨旭的话让凌忠浩忽然愣了一下,竟然说不出话。

  “放他妈屁”,宣立军怒了:“有我在谁能动得了凌书记,小兔崽子,你什么意思?”

  “因为我不信任你!”,杨旭激动的抬起手枪,竟然指向了宣立军。

  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杨旭竟然把枪口指向了宣立军!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没有一丝犹豫,邹林帅的枪口和一直不肯掏枪的赵健同时将枪口指向了杨旭。

  “你他妈发什么神经?”,邹林帅愤怒的大骂,枪口却指向了杨旭的手枪,只要他有一丝开枪的征兆,他就会打掉杨旭的手枪。

  赵健也当然是这个想法,但是他们都知道,杨旭不会开枪的,不光是他们看出来了,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杨旭出自绝命大队那样的特种部队,竟然握枪的手颤抖的如同筛糠一样。

  宣立军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旭,走到了他面前:“杨旭,你说什么?你不信任我?为什么?”

  “问你自己!”,杨旭激动的看着宣立军:“你一直在等这一天是不是,是不是?”

  杨旭激动的简直快要哭了出来:“这些年你一直在等他回头,你甚至想尽办法想要推翻当年让你后悔的决定,你想为冷权翻身,让他归队是不是?”

  冷权和陈琳,那应该宣立军和杨旭之间谁都不敢再提起的两个人,因为太沉重,也太困惑,就像宣立军不懂杨旭对陈琳的执着和忏悔一样,杨旭更不懂得宣立军对冷权的执着和忏悔。

  当年宣立军提出开除冷权军籍的第二天,他就去找大队长妄图推翻自己的处理意见,哪怕是劳动教养也好,至少他能有回到影杀的机会,然而常委会早已经开完了,而且他们都知道,以冷权的罪名,开除军籍已经是最轻的意见了。

  杨旭永远不会忘记冷权被赶出大队的那场大雨中,当宣立军喊出要么像冷权一样滚出绝命大队的时候,他在流泪,只不过那场大雨掩盖了他的悲伤,但是杨旭却看得一清二楚,这些年宣立军一直想着冷权,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在他眼里,这个弑杀战友越境作战的败类才是真正的零号狙击手,才是继承他宣立军衣钵的人,所以杨旭拼命的努力,拼命提高自己的狙击技能。

  这些年,杨旭的实力早已经超出了零号狙击手的实力,是一个名比零号狙击手更强大的狙击手,他这么拼命就是想让宣立军知道,他的选择没错,他不比冷权差,甚至比他还要强,而且永远不会让他失望。

  这些年他做到了,可是为什么宣立军始终记得那个冷权,那个人的照片和他当年留下的奖状,一直被宣立军当做家珍一样保留在办公室的文件柜里,每次杨旭帮他收拾营部的时候内心除了酸楚更多的是愤怒。

  为什么还是他,为什么宣中队就不能正眼看看他,他才是真正的零号狙击手呀,其他的那些零号狙击手,什么骆宾,什么王鹏,那个实力敢和他相提并论,但是为什么中队长就是不能忘记冷权那个叛徒,杨旭简直快要疯了,以至于陈琳死后,受到双重心理打击的他一度萎靡,甚至愤怒,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宣立军看懂了杨旭眼眸中那些闪烁的光华,这些年过去了,为什么这两个孩子还是这个样子,一点都没变,冷权已经堕落成这个样子了,为什么杨旭你也正变成这个样子。

  宣立军愤怒的看着他,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巴掌,那一声清脆的响亮声响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杨旭的手枪落在了地上,这时候赵健和邹林帅才注意到,杨旭的92手枪的枪膛显示杆竟然没有凸出,原来手枪里根本就没有子弹。

  “你说对了,我没有忘了冷权,而且这些年一直希望能在见到他,因为他是我的兵,他成为今天这个样子难道我这个中队长就一点责任没有吗,难道我这个中队长,就不能关心曾经在我手里倒下的兵是不是还有站起来的勇气吗?”,宣立军看着他:“你也一样,赵健,邹林帅,王彬都是我的兵,难道我就不应该去关心他们吗,他们有的人走上了错路,我就不应该去救赎他们吗,杨旭,我对你真的失望了,我要的不光是绝对的狙击手,而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他妈的杀人机器,你要是这样想,你和现在的冷权有什么区别,今天就敢用枪指着我和凌书记,那么明天是不是比冷权还要残忍,是不是明天邹林帅和赵健也会死在你的枪下”

  宣立军盯着杨旭的眼睛:“你再决定干掉于磊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你让我失望了,因为那个时候你想到的不是自己的使命和荣耀,而是把自己比作于磊那样的人渣,想着和他一起毁灭,而今天,你作为我军堂堂的功勋狙击手,堂堂的二等功臣,被大队列为重点转干对象的准军官,竟然把自己和冷权那个堕落的人相比”,宣立军咽了咽嗓子,悲伤的看着他:“我的兵不应该是这样的!”

  “你们都一样,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宣立军回过头对着赵健和邹林帅激动的大吼:“一个冷权已经让我痛苦了五年了,你们是不是也要步他的后尘,是的话现在就杀了我,来呀,别他妈让我看到你们堕落的那天,也别提是我宣立军的兵,更他妈别提是绝队的兵,至少我他妈死后在赵二狗教官面前还能勉强的抬起头来”

  宣立军喘着粗气,平复了一下激动地心情,回头看着凌书记:“凌书记,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们走吧”

  凌书记点了点头:“走吧”

  林尚正看着他们,跟着一起出去了,吴冬他们也一起追了出去。

  宣立军推开门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他妈的带出了一百二十五个一号狙击手,二十四个零号狙击手,怎么就没有一个正常一点的,我这个带兵人呀,真他妈的失败”

  宣立军摇了摇头。凌忠浩微笑地看着他:“你这叫什么失败,应该是很成功吧,杨旭那孩子错不了呀,只不过有太多的心结了”

  房间里只剩下邹林帅、赵健和陈怡面对着失神的杨旭,邹林帅气愤的收起了枪,看着杨旭骂了一句:“你他妈有病呀”,说罢赶紧追了出去。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赵健也是一脸不理解,赶紧追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陈怡和杨旭两个人,陈怡面对着颓废的杨旭,忽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杨旭疲惫的捡起了枪,目光闪烁着难以言状的疲惫:“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对他说出这些话”,杨旭幽幽的说:“就像我从来不想伤害你们一样”

  杨旭看着目光闪烁的陈怡,忽然说:“陈怡,我们分手吧”

  放手了,就不会再有伤害,就不再勉强,就不会再固执,哪怕永远没有交集,至少不会在一起,也不会再想起对她的忏悔,我们都已经彼此折磨的太久了。

  不是她的错,也不是他的错,只是他们中间那个负责爱的丘比特已经疲倦了,也或者是他们彼此太累了,再也经不起这份爱恋的沉重,走在一起固然是美好的,可是当爱的沉重已经超过了在一起的欣慰时,分开了,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杨旭转过身走了出去,留下一片窗前的阳光,陈怡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明媚,淡淡的微笑,靠在墙根下蹲了下去,抱着双肩。

  是的,他们都累了,真的很累了。

  两行晶莹的泪水,缓缓的流下。

  那些破碎的美好像失控的电影画面,反反复复的在脑海中播放,回放,播放,在回放,陈怡微笑了起来,原来自己最喜欢的还是他,只不过对他的爱只能仰望,因为接近他的人都会被伤害的遍体鳞伤,就像他的姐姐,陈琳一样。

  在大阪市区执行反恐维稳的其他快反部队被前田麻里绘全部召集到东芝商厦外围,一列列军队驾驶着装甲车团团围堵住东芝商厦,三架长弓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盘旋在商厦上空,警戒监视,各色枪口,机炮和火箭弹的火器死死地盯着商厦的每个角落,战斗一触即发。

  东芝商厦的规模不是很大,甚至都没有排在大阪二十大商贸集团之内,大阪经济上可是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但是现在,却成为牵动整个日本神经的关键所在,东京快反部队名义上是保卫东京国都的“御林军”,实际上是日本特种部队最为精锐的力量,当年这支特种部队组建之后,曾一度引起周边国家的广泛关注,这支部队的出现极有可能是日本自卫队变成自卫军的重要标志,而事实也证明,这个特种部队的确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就是这样一支备受关注日本军队核心力量,今天却一反常态的包围了大阪这个被挟持的商厦,今天这一仗能否取得胜利,已经不是简单的战斗这么简单,将直接影响到日本的国际形象。

  装甲指挥车中,东芝商厦的设计图和地下管网图铺开在前田麻里绘和斋藤等指挥官的面前。

  “前田情报官,这是外务省总部发回来的情报,是关于东芝商厦安全部门主管的情报”,前田麻里绘的助手将军用级平板电脑递到前田麻里绘面前。

  “东芝商厦安全主管?”,前田麻里绘有些疑惑的接过了平板电脑,查看里面的资料。

  “情报本部查到,半年前东芝商厦招收了一个美国籍的安全主管,这个人叫做德里克格洛弗,曾经在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服役,退役后加入黑水国际雇佣兵公司,之后的三年去向不明,后有情报显示,他加入了东北亚地区的雇佣兵组织,极有可能就是北方战略资源公司”

  前田麻里绘看着德里克的照片,目光中闪烁出一丝精锐。

  “他担任大厦安全主管之后是否招收了新一批保安?”

  “没错,据说是为了大厦的安全级别能够提高,半年的时间大约招收了20多名保安”

  “而且都是外籍的吧”,前田麻里绘冷笑了一下:“就是他了,看来早就动手了,为了刺杀凌忠浩竟然提前半年就做了准备,要知道凌忠浩也的确是提前了半年访问大阪的,怪不得那些雇佣兵把大阪所有的情况都侦查的这么清楚,他们竟然早就渗透了过来,而我们竟然没有发现”

  前田麻里绘气愤的把平板电脑摔在桌子上,目光中闪烁不定:“半年的准备,怪不得我们会出现这么多失败,他们窥视了这么久,一定有无数的应急方案,他们把我们看得一清二楚而我们却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又不失败的道理”

  前田麻里绘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刚才的震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