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雷霆狙击

第一百五十一章上级询问

雷霆狙击 铭镜轩羽 8983 2021-03-03 20: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雷霆狙击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你干什么?”李鹏惊讶的看着他。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中国!”吕超指着电视上的前田麻里绘:“明明他们的自卫队和警察一点水平都没有,被我们打的屁股尿流,反而还好意思说他们已经尽力了。还在给自己找借口,到头来竟然还把他们打不赢咱们的责任推到杨旭他们身上,真他妈的不要脸,明明被我们打的那么惨,还好意思在这里造谣,这些日本人,真是他妈的一群窝囊废和傻比”

  李鹏很不解地看着她:“你激动个什么劲儿?这不是好事吗?日本媒体这样报道,中国方面肯定会跑过来把杨旭和宣立军他们遣送回国,如果下一步你们还打算刺杀凌忠浩的话,不是方便了很多,估计你一个人就搞定”

  吕超愤怒的说:“话是这么说,但我非常讨厌这个日本女人说的话,他算什么东西,尽敢在这里胡说八道,他妈的,吃了败仗还好意思在这里遮遮掩掩,竟然还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自己拉不出屎,还怪地球没有吸引力,日本人的素质真他妈的差”

  李鹏被吕超傻乎乎的德行逗乐了。

  佩恩从桌子下面爬起来,盯着他们两个:“你们也真够可以的,为了他争执起来,这个日本女人一直都是这副德性,她今天在这里发布新闻的目的就是故意把责任推给中国,我可是一点都不奇怪呢”

  吕超狠狠的踢了佩恩一脚:“我说你这个家伙怎么回事?竟然栽在被这个婊子手里好几回,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吃东西,你到底是在哪里败了,究竟是在战斗中还是他妈的在床上,我真他妈的鄙视你”

  “*,别他妈看不起我,少跟我这儿废话,有种你去会会她,我最多败在她手里,要是换了你,估计都回不来”

  两个人吵闹的时候,突然电视画面里出现了一个年轻的男子,用犀利的话语反驳着前田麻里绘的话,那一副就事论事的态度和激烈的争辩,让整个现场忽然变得微妙起来,前田麻里绘竟然被他顶的哑口无言,连脸色都变的惨淡。

  “这个家伙是谁啊?”佩恩看着电视里的男子,幸灾乐祸的说:“这么厉害,竟然能把那个女人*到这种程度,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前田麻里绘这种便秘的表情,哈哈”

  坐在窗前的冷权忽然回过头,仿佛听见了极其熟悉的声音,他走了过来,看着电视画面中,那个气宇不凡。不吭不卑的年轻男子,忽然发自心底的一惊!

  “竟然是他!”

  众多的雇佣兵看着他们的队长冷权,他的脸上竟然是惊讶和惶恐的表情,所有的雇佣兵莫名的感到不安,在他们的印象里,冷权从来就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佩恩很奇怪的问:“队长,你认识这个人?”

  冷权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惊讶中走出,他沉吟着点了点头:“何止是认识,他也曾经是我的战友,这个家伙竟然也出现了,看来我们这次的行动,还真的导致局面失控了呢”

  李鹏转过头奇怪的看着冷权,难得看到冷权露出这样的表情:“你好像很为难,这个人到底是谁啊?能让你都紧张起来了”

  冷权不安的盯着李鹏:“这个人的名字叫张伟,曾经也是绝命大队的王牌狙击手,不,应该说是从影杀中队组建以来,实力最强的狙击手,这个家伙在绝命大队的狙击手中就是一个神话的存在,他被绝命大冠以‘狙神’的称号,也是我们中队长宣立军唯一一个认可的,实力超过零号狙击手人物!”

  听到这里,吕超和佩恩都惊讶了,两个人和身后那些雇佣兵都绝望的瞅着冷权,狙神!唯一一个超过零号狙击手的人物!

  冷权队长离开绝命大队的时候还不是正式的零号狙击手吧,这个家伙已经超过了零号狙击手的水品,这就意味着他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冷权队长!我的天,那这个家伙到底是都是什么变态的东西。

  “实力超过零号狙击手的人物?”李鹏很不可思议地盯着他:“这就意味着这个张伟的实力已经超过你,是吗?”

  冷权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凝重的说:“这些年来,绝命大队的狙击手没有任何人能超过他,我们遇到大麻烦了!”

  李鹏干笑了两声:“这倒是很有意思,如果他做我的对手了,你觉得我们谁会赢?”

  冷权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打算帮我们出手了?”

  李鹏站了起来,看着他:“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情,今天如果不是你们,我恐怕也无法逃脱那些快反部队和警察的追捕,如果需要我干掉张伟,我可以出手,就当是还你们一个人情”

  “这个人情你恐怕还不起呀”,冷权摇了摇头:“我还在绝命大队的时候,他就是我们的助教,我和他多次比试枪法,演习的时候甚至接近实战的对抗扩,对他的实力我相当了解,在我眼里,这个家伙根本不是我这个阶段能挑战的。当然,我也知道你的实力,我无法准确分辨出你们谁更厉害,只能说不分伯仲,如果你们两个交手,我不敢保证你能活着回来”

  冷权此话一出,在场的雇佣兵无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竟然连神父李鹏这样的人物都有可能无法打败,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可怕。

  李鹏的眉头紧皱着,似乎冷权的就事论事彻底激怒了他,李鹏走到冷权面前,逐字逐句的说:“没有人可以逃脱我的枪口,你以为这个张伟能挑战我是吗,还是说你故意说这句话刺激我出手?”

  “我只是不想让你做傻事”冷权说道:“人外有人这句话你应该听说过,相信我,不要去惹张伟!”

  冷权忽然又笑了一下,看着身旁那些雇佣兵们:“如果真的想帮我,就帮我把这些兄弟带走吧”

  李鹏一听这话,眉头皱了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冷权看着他:“公司内部的斗争我不是不知道,总裁乔纳森李和副总裁林熠天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明争暗斗,抢地盘争实力,在各个区域拉拢人员,我们也一直知道,丁引之所以敢把我们放弃的这么彻底,是因为我们这些人都没有背景,换句话说,我们这只小队从来不想参与这种争权夺势的斗争,我也没有站队的打算,如果你能帮我,这支东北亚最强的公司行动小队,就会绝对听从于副总裁林熠天先生的命令,你看如何?”

  “队长,你在说些什么?”吕超和佩恩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你们俩给我闭嘴!”冷权瞪了他们两个一眼:“这里没你们说话的份”

  转过头又看着李鹏:“出现今天这些事情都是因为我的责任,我的兄弟们只是一时冲动才跟着犯浑,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是跟错了人,我自己会承担所有责任,只要放过我的兄弟们”

  李鹏面带微笑的看着他:“我曾说过,我喜欢和聪明人对话,哈哈,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李鹏对冷权莫名的佩服起来,这个人的确是个很有头脑的指挥员嘛,怪不得能在这几年把这个不入流的小队带成了东北亚最强的小队,的确不简单呀。

  冷权不是傻子,李鹏接到总裁乔纳森李的命令是首先杀掉冷权这个罪魁祸首,然后在调查丁引说的那些事情。可是李鹏却迟迟不肯动手,甚至在关键时刻帮助了他们,这说明什么?说明李鹏救他也是有目的的,换句话说,李鹏也根本不是总裁乔纳森李的人,既然不是总裁的人,那一定是副总裁林熠天的人了。

  这场公司高层的斗争里,总裁和副总裁一直在拉拢公司成员,甚至秘密的招兵买马,副总裁林熠天早就多次对他伸出友好的信号,这一次他们闹的事情这么大,虽然林熠天没有正面为他们辩解,但是这个李鹏忽然出现,他的意图他怎么能不知道!

  “队长,请不要这样说”,吕超激动的走了过来。

  冷权一脚把他踢了回去:“我说了,都他妈给我闭嘴”

  冷权面带微笑的盯着李鹏:“神父,你看如何?”

  李鹏笑了笑:“当然,没什么不可以,这也是我们彼此的明智之举”

  李鹏喝了一口酒,走到了冷泉的面前,轻轻地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我们已经等你这句话很久了,你的确是个聪明人,但是我有必要告诉你,林熠天先生需要的不是你这支小队,而是培养这支小队的队长,所以,你必须要活着回去见他,否则,林熠天先生是绝对不会收留这支小队的,你在大阪的任何一个决定,都将决定这支小队的命运,请你在做任何决定之前,能考虑清楚!”

  李鹏说完这句话之后,紧紧地盯着冷权,等待他的答复。

  “非常好,我答应你”,冷权回答的非常爽快。

  李鹏点了点头,转过身走了出去。

  重重警戒的大阪市外宾招待中心,收到最高级别安全规格的房间中,凌忠浩书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中的实况新闻转播,里面的新闻发布会似乎在说今天白天的雇佣兵恐怖袭击事件。

  凌忠浩戴上老花镜,皱着眉头听着外务省那些颠倒是非的解释,看到这一里,和邹林帅他们的愤怒像相比,凌忠浩竟然多了一丝冷静,那副安静的姿态,似乎早就已经料到了日本会作出这么卑鄙的事情一样。

  今天的事情出的这么大,不仅是日本国内举国震惊,就连整个世界都惊讶于日本军警的作为,出现了这么大的事件,他们当然需要有个人来负责,最大限度的维护作他们的国家形象,看来日本方面似乎已经决定让他凌忠浩来顶这个雷了。

  凌忠浩气的胸口有些闷痛,深吸了几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林尚正敲门,和他的探员李晓娟走了进来:“书记您好,打扰了”

  “是小林呀,有什么事情吗?”,凌忠浩的声音永远那么和蔼。

  “刚刚接到了局里的电话”李尚正说:“省委陈书记要和您进行视频通话”

  “哎,这么大的事情我还没有和陈书记回报呢”,凌忠浩摘下了眼睛,思索了一下。

  “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国内,北京安全总部也过问了局长,稍后我还要向局长汇报工作,估计陈书记的目的也是一样的”,林尚正在一旁说道。

  你凌忠浩点了点头:“也是呀,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没有及时上报,还要等领导过来过问,实在不应该呀,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就可以”,林尚正看着旁边的拿着笔记本电脑的李小娟:“小娟,开始吧!”

  李小娟把手提电脑打开,输入密码,通过特殊的加密网络连接上了江南省省委书记的办公室,点击视频,发送请通话求。

  林尚正对李小娟使了个颜色,她很会意和凌书记交代了一下使用视频的注意事项,就走了出去,,李晓娟把关上门,守在门口,防止别人进来打扰书记的通话。现在房间里只剩下凌忠浩和林尚正两个人。

  视频链接很快联系到了省委书记的办公室里面,电脑屏幕上的窗口出现了省委陈书记的面孔。

  “陈书记你好”凌忠浩恭敬地和省委书记打招呼。

  “忠浩同志啊!这几天你辛苦了,你的身体还好吧!”那一头的省委书记和蔼的说道:“我知道你那里也很忙,但是这个通话还是不得不进行呀,现在各级领导一直在关注你这次大阪的考察”

  凌忠浩点了点头:“感谢各级领导的关心,没有及时向上级组织汇报工作,是我的疏忽,还望陈书记批评”

  “还批评什么呀,你那里很不容易,我们都知道,你冒着生命的危险,在那里到底都查到些什么?现在关心你的不光是省委这里,连中央都对你十分关注,你在日本的时间并不长,却多次遭到刺杀,今天又因为你的大阪之行的目的,还发生了这么大规模的雇佣兵恐怖袭击事件,现在我们都顶着很大的压力,境外一些媒体在报道这次事件的时候似乎有意要将这次事件的责任有意推到你的身上,我想日本是不是也有意这么做呀?”

  林中浩笑了笑:“陈书记对事请的洞察力真是让人佩服呀,现在日本方面的确有这种想法,而且是日本官方的想法,刚刚日本外务省情报部门的一个情报官员还在发布这样的新闻发布会,但是外务省这种言论没有在日本引起太大的共鸣,很多日本民众也并不认为,这起事件与我们有直接关系,日本民众主要不满的是雇佣兵袭击城市的时候,日本军队和警察的无能表现,而且我们特种兵在这次雇佣兵袭击事件中,营救了所有的人质,在日本民众,尤其是大阪的民众中得到了信任,日本政府想要颠倒是非,恐怕民众也不见得会相信”

  陈书记在那头点了点头,又问:“你的调查取得了什么结果了?”

  凌忠浩说:“现在经过我们审计组的秘密调查,和田市在大阪投资的这些外资企业并没有出现如他们所说的亏损情况,相反,他们的收益一直趋于稳幅的增长趋势,他们的企业一直在完善经营,我们做过一个虚拟统计,基本可以肯定,我们的收益亏损,绝对不是当初估计的两亿资金那么少,日本方面隐瞒的资金远比这个要多得多,仅仅大阪海上油气田这一个项目我们的账户上就减少了,接近一亿的收益金额,虽然能勉强保住我们当初的投资资金。但是我应该得到的投资回报绝对不是这小小的数字。另外,千盛建设集团所牵涉到利益更为广泛,我初步估计了一下,通过各方面的汇报来看,千盛集团一年的纯收益资金就已经超过了十五亿,而日本发到我们哪里的报表分明就是伪造的账目,他们暗中侵吞了这笔钱款,我初步调查的结果显示,这绝不可能是大阪市长安倍晋一个人能做的来的,这里面应该牵涉到日本很多人的利益,我可以认定,这绝对是日本近五十年来最大的一起腐败案件!”

  凌忠浩顿了顿,继续说道:“一开始我认为,大阪市长安倍晋和财政厅长藤原秀吉是这次侵吞产业收益资金案件的主谋,但是现在看来,他们恐怕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和胃口,而且我们也对安倍晋和藤原秀吉的个人财务状况进行了秘密调查,基本可以确定,这笔天文数字的巨款里面,他们所占到的比重非常低,甚至连零头都没有完全占到,这笔巨款只是被他们非法挪用了,至于他挪用的目的和挪用到那个地方,我们现在还不清楚,这也是我们正在进行的调查!”

  那头的陈书记认真的听着凌忠浩的汇报,沉吟了片刻问道:“也就是说,大阪市政府的确在挪用我们的公款,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

  凌忠浩肯定的点了点头:“就我们目前调查的情况来看,日本方面隐瞒中国投资公司的财务状况,秘密挪用资金这个事实,是毫无争议的”

  省委书记在那头沉思了片刻:“这样就好,只要我们有证据就不怕他们不承认那些投资收益的钱款,是我们和田市老百姓口袋里的钱,日本人有什么资格去挪用,我稍后会向上级首长汇报这件事情,忠浩同志,这一段日子你太辛苦了,甚至冒着被射杀的危险,终于调查到了这么多的情况,说实话,老凌呀,我真的是很佩服你啊,能有这样的勇气和精神来到大阪调查这些事情,没有想到你能做这么好准备,事先就已经派出秘密审计组和调查组现行调查这件事,当然,更没有想到你能挑选出那么出色的特种兵战士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关于你那里的汇报我已经看过了,三个特种兵和他们的中队长,竟然能和雇佣兵周旋那么久,营救出四百名大阪群众,这一仗日本打的很失败,却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了”

  这次行动中,日本派遣出最精锐的东京快反部队和最优秀的特警,共计一千余人,还出动了武装直升机和装甲车等大型装备,结果这么多人和装备所发挥的作用,远不如中国的四个军人,这一仗打的太漂亮了,打出了军威,也打出了国威。

  凌忠浩笑了一下:“这个呀,还要多亏了陈殿峰同志和林尚正同志呀,您还不知道吧,这些都是他们的主意!”

  凌忠浩看了一眼身旁的林尚正说道:“这两名同志在这次大阪之行的考察中,安全工作做得极其细致,及其负责,为了整个访问团队的安全,他们可是尽心尽责呀,参与这次安全保障的这些同志也是他们精挑细选的,到特种部队去寻找那几个特种兵当安保成员,就是他们两个的主意呢,没有他们两个,这一次我说不定就以身殉职了呢”

  陈书记点了点头:“小林同志和殿峰同志呀,他们在这次安保工作中很努力呀,恩,这笔我跟他们记下了,还有那些年轻的小同志,尤其是那三个特种兵,一定要褒奖的”

  林尚正在旁边听得很是感动,自从半年前和田市的于磊案之后,他和陈殿峰因为在处理事件中的不当,导致了和田市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他们也被上级严肃批评,虽然在凌书记的力保之下,两个人的仕途没有收到影响,但也基本无法获得进步的机会了。

  对于以后的提职任免,两个人基本不抱任何希望了,凌忠浩这次访问大阪特意让他们两个过来,也是想在拉他们一把,刚才凌忠浩对省委书记的话,已经给省委留下了一定的好印象,最起码在印象上就他们解了围。这让林尚正非常感动,就冲这一点,他们死也得尽全力保护凌书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